当前位置:首页 > 范文大全 > 介绍 > 正文
文章正文

孙启玉的铁本式颠覆_孙启玉的铁本式悲情颠覆

范文大全 > 介绍 > :孙启玉的铁本式颠覆_孙启玉的铁本式悲情颠覆是由小学生作文网(www.zzxu.cn)为您精心收集,如果觉得好,请把这篇文章复制到您的博客或告诉您的朋友,以下是孙启玉的铁本式颠覆_孙启玉的铁本式悲情颠覆的正文:

孙启雨_孙启玉的铁本式悲情颠覆

  山东最大民营企业万杰集团的董事长孙启玉曾经豪情万丈地放言:“地球上任何一点都可以成为中心。”被孙启玉自诩为地球上的一个中心-----万杰集团真的曾经辉煌过,如今这个亮点正在逐渐暗淡。美国钢铁大王安德鲁・卡内基的传记作者W・克拉斯曾说过:“每一块钢铁里,都隐藏着一个国家兴衰的秘密。”万杰集团的钢铁项目里则演绎了一幕“铁本式悲情颠覆”,孙启玉也由此步了戴国芳的后尘。
  
  农民企业家的钢铁梦
  
  上世纪80年代初,孙启玉是公社广播站站长,时常在广播里读一些加强市场管理、打击投机倒把之类的新闻稿子。
  在那个贫穷的年代里,他的家乡岜山村穷得丁当响,缺水、缺钱、缺粮。农闲时,村里的壮劳力每天外出做挑夫,一天只能挣一毛钱,一个月的收入仅可购两双布鞋。
  眼看着乡亲们在家里受穷,孙启玉心里很不是滋味。1981年8月,24岁的孙启玉应村民们的要求,回岜山村担任生产队长。
  水是山村经济发展的命脉。村里有一口老井,天旱的时候极度缺水,每家每户睁开眼睛的第一件事,就是匆忙提上水桶冲向井台,先把小孩放入井里,用勺子往水桶里刮水,半天才能打满一担水。老井干枯的时节,人们只好到五里外挑山泉水吃,水成了困扰岜山村的穷根子。孙启玉上任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带领全村村民打了一口深井,解决了饮用水问题。
  接下来孙启玉就盘算着如何帮助乡亲们脱贫致富。岜山村大多是砂石地,在风调雨顺的年份,亩产也只有150公斤,人均大约仅100公斤谷物,一个劳动力一年的收入不超过150元。显然,光靠那几亩薄地永远断不了穷根,必须另辟蹊径才能摘掉贫困的帽子。
  1981年9月12日,是岜山村值得纪念的日子。这一天,岜山村有史以来的第一家工厂――岜山漂染厂建成了,首期投资是孙启玉磨破嘴皮从银行贷来的6万元贷款。第一年这个村办厂的利润是10万元。一炮打响,趁势而上,孙启玉又先后建成了6家企业,到1989年底,全村工业产值达到1亿元,成为淄博地区第一个“亿元村”。
  孙启玉的事业风生水起,他瞄准了市场制高点,先后创办了万杰医院、万杰纤维、万杰织造、万杰制药等一批竞争力强的高科技企业,逐步探索出了一条科技产业化、工业现代化、管理科学化、精神文明化的民营企业发展之路。万杰集团也发展壮大为拥有76家子公司及分公司,110亿元总资产,12000多员工,以化纤纺织、医疗医药、钢铁电力、教育商贸等综合发展的国家级大型企业集团,一个立体化的企业航母。2003年万杰集团实现企业总收入75亿元,被国务院批准为全国120家试点企业集团之一,进入全国500强,也是山东省21家特大型工业企业之一,成为山东省民营企业的老大。
  到了2003年春天,孙启玉的事业如日中天。他本人也被选为全国人大代表、淄博市博山区委副书记。
  而此时,博山区境内的淄博钢铁有限公司正面临着破产的命运。淄博钢铁1968年建厂,曾是淄博地区(后改为淄博市)国营大型一级企业。但到了2003年前后,淄博钢铁已经风光不再,当时公司拥有资产5.6亿元,负债6.8亿元。在2002年11月份,公司已经陷入停产境地,濒临破产,各种矛盾开始集中爆发。在博山区的几个大企业中,银行贷款都是互相担保的,一旦淄博钢铁这个环节断裂,将引发连锁反应。这种情况下,银行和地方政府都不能容许淄博钢铁破产,唯一的出路就在于对其进行重组。
  在这危急关头,淄博市政府很自然地想到孙启玉的万杰集团,只有这家特大型企业才能救淄博钢铁于水深火热之中。
  2003年3月9日,博山区常务副区长找到正在北京参加全国人代会的孙启玉。博山区政府希望作为区里最大企业的万杰集团尽快伸出援助之手,对接收淄博钢铁有限公司做出承诺,以稳定职工情绪。
  早在2002年5、6月份,万杰集团就曾与淄博钢铁有过接触。淄博钢铁希望通过与万杰集团的合作,引进投资,但当时没有合作成功。虽然此时孙启玉已经意识到万杰集团的产业结构需要调整,但对钢铁这个陌生行业,孙启玉不敢轻易涉足。
  而此时,国家将要对钢铁产业进行强有力的宏观调控,孙启玉也耳有所闻。他犹豫一阵子之后,经不住当地政府领导的劝说,山东人“拉兄弟一把”的豪侠秉性让他最终决定受命于危难之际。
  于是,孙启玉踏上了淄博钢铁这艘正在下沉的大船,他也想乘机做一把“钢铁梦”。早在2001年,孙启玉就想进入钢铁行业,那时候,随着宏观经济的持续高速成长,钢铁价格持续上涨,几乎到了“一天一价”的地步,孙启玉怦然心动。待到国家宏观调控政策行将出台之时,他又盲目相信自己凭借万杰集团的实力,一定能跟国家的宏观调控过招,在博弈中取胜。如果成功了,把淄博钢铁救活,他可是千古功臣,就是中国民营企业中的钢铁大佬,他的企业帝国也更加庞大。
  
  船到江心补漏迟
  
  孙启玉万万没有想到,当他踏上淄博钢铁这艘漏船时,船已到江心,补漏已晚。用孙启玉自己的话说,这四年中,在钢铁投资方面,万杰集团是阴差阳错,步步踩空。
  孙启玉的如意算盘是从美国引进一套二手的生产设备,以100万吨板材为主导产品,达产后形成300万吨钢铁的生产能力。
  经过一番紧锣密鼓的筹备,从美国引进的生产设备如期到货,万杰集团在毗邻的大庄村租赁了1700亩土地,开工建设新厂房,可是村里的农民因为土地补偿金跟万杰集团过不去,工程被迫中断。孙启玉转而奔赴淄山区政府提供的另一处农田兴建厂房,同样的问题再次困扰着他。在已经投入3000万元铺设了电缆的情况下,在博山区政府的协调下,又将建设工地挪回大庄村。屋漏偏遇连阴雨,万杰集团重返大庄村后,连遇阴雨天气,根本无法施工。这样一来一去,工程整整延期了9个月,而国家对钢铁项目的清理整顿如期而至,万杰集团正好赶在风头上。2003年12月,全国范围内整顿钢铁项目的风暴掀起。此时,与万杰相距900公里的铁本首当其冲地面临地毯式审查。铁本原本只有200万吨产能,2003年仅产钢80万吨,却雄心勃勃梦想发展为2000万吨的大钢厂,在包括长江边的地段上低价征地9400亩,预备投资106亿元,首期建设年产800万吨的钢铁项目。
  2004年4月13日,由发改委、监察部、国土资源部、人民银行、税务总局、工商总局、环保总局、审计署、银监会等有关部委人员组成的国务院派出的专项检查组对该项目的工商管理、项目审批、土地保护、环境保护、金融税收等方面进行了全面检查,宣告了铁本世界大钢厂梦想的破灭。
  铁本事件成为民营企业违规经营的一个典型,也是地方对抗中央经济决策、顶风作案的突出典型。中央政府理所当然地果断地宣布铁本项目立即下马。
  铁本事件的冲击波很快就殃及到万杰集团。跟几乎所有的领域一样,民营钢铁企业一直有成本上的优势,民企炼铁成本比国企要低60元~90元/吨,炼钢成本低60元~150元/吨,成品钢低100元~300元/吨。万杰兴师动众大上钢铁项目,显然威胁到国企的钢铁市场竞争力。也许同行是冤家,山东一家国有钢铁企业几乎在相同的时间里,从荷兰引进了类似的二手设备,也正是产品结构趋同的原因,这家钢铁企业向国家有关部门告状,万杰集团的钢铁新项目也成了反面典型。
  2004年春天,国务院调查组两次进驻万杰集团,下令该项目立即停工。
  可万杰的钢铁项目毕竟与铁本有本质的不同,如果说铁本的颠覆是野心膨胀所致,那么万杰的颠覆则是异化的社会责任悲剧。
  经过多方努力,2005年5月,国家发改委批复山东省发改委,山东省发改委又批复万杰集团,原则同意项目恢复建设。
  这时候又遇到国内钢铁产业滑坡,许多钢铁企业开始亏损。可是孙启玉又踩空了一脚。由其他钢铁企业对万杰钢铁项目进行托管是孙启玉考虑的一条出路。山东省方面也有此考虑。2006年3月份,济南钢铁公司曾派人到万杰集团考察,万杰集团钢铁项目有批准文件,济南钢铁也想增加产量,双方一拍即合。但随后,山东省决定对钢铁产业进行重组,济南钢铁和莱芜钢铁进行合并,组成一家年产量超过2000万吨的大型钢铁集团。托管事宜也只有等到两家重组之后再行商议,使得万杰集团盘活既有投资的愿望遇到障碍。
  雪上加霜的是,银行已经开始抽回资金。此时,万杰集团在钢铁项目上的投资已经达到23亿元。
  就在今年2月14日,万杰集团旗下上市公司万杰高科又发布一则诉讼事项公告,上海浦东发展银行青岛分行和兴业银行济南分行分别向有关法院提起诉讼,要求公司偿还贷款本金合计1亿元及相关利息等其他费用。这已经是万杰高科在2月里发布的第4份重大诉讼事项公告了。仅在这4份公告中,万杰高科就已涉及与银行贷款有关的诉讼事项达12件,累计未还的银行贷款本金高达11.01亿元。
  银行逼债,使得万杰的资金链紧绷,随时有崩盘的危险,万杰陷入了灭顶之灾。孙启玉焦头烂额,像热锅上的蚂蚁,坐立不安,他只得拆东墙补西墙,已然身不由己,尽管使出浑身解数,但效果甚微。万杰这艘企业航母正遭遇下沉的噩运。
  
  悔恨的泪水洗不掉沉重的债务
  
  万杰集团本是一家十分红火的民营企业,在介入钢铁行业之前,可以说一路高歌猛进。在2003年之前,万杰集团步步都踏在了点子上,企业飞速发展,经济指标直线上升。公开资料显示,万杰集团从6万元贷款起家,到2004年,总资产达到118亿元,员工12000多人,实现收入90亿元,利税10.97亿元,利润5.7亿元,成为当时山东省最大的民营企业。
  如今的万杰就像是大病缠身、苟延残喘的垂危病人,面对整天债主盈门的凄惨景象,孙启玉心中一片悲凉,像是做了一场噩梦。
  从一开始,淄博钢铁就是一块烫手的山芋,明知前面是布满荆棘,可孙启玉还是往火坑里跳。
  当初面对手中拿着一份接收淄博钢铁的意向书的博山区常务副区长,孙启玉实在难以拒绝,他在电话中与公司的几位主要董事做了简单沟通之后,就十分爽快地在意向书上签了字。
  其实,孙启玉在接手淄博钢铁之前,对国家行将大力整顿钢铁项目的宏观调控行为已有所闻,而且钢铁行业对他来说,完全是一个陌生的行当,“不熟不做”历来是商家一条不成文的潜规则,可孙启玉却冒险进入。
  “咱是搞医疗、教育、化纤的,对钢铁行业很陌生,可以说,我当时就根本没有考虑这个事。”几年后,孙启玉痛定思痛地说。
  “在接收淄博钢铁的意向书上签字之后,就被逼上了梁山,不搞不行了。后来与政府方面进行了沟通,政府给予了一定优惠条件,比如,在土地使用方面给予支持,承担部分土地租赁费用(每亩土地一年租赁费2500元,政府补贴1300元),为淄博钢铁公司投资2000多万元新修一条道路,在一定时期内税收予以返还等。”但地方政府的优惠政策在国家宏观调控的大局面前,显得十分脆弱。
  其实孙启玉当时也是抱着赌徒的心态,他要赌一把。如果成功了,他就是民营企业的钢铁大王。
  2005年9月,孙启玉对工商部门的人说:“只要新项目能够顺利上去,发展空间巨大,我们便是最强的。”
  万杰由轻工业向重工业领域转型扩张,这是当初很多国内企业选择的道路。但是对于民企来说,这种转型往往暗含风险。万杰转而投资钢铁产业高达36亿元,项目总占地面积2200多亩。孙启玉雄心勃勃,希望籍此进入国有资本云集的钢铁行业,并宣称此举意在拉长产业链、优化产品结构。
  显然虚荣心在作祟,孙启玉付出了沉重的代价,二十多年的奋斗毁于浮躁的事业追求。
  悔恨的泪水洗不掉万杰沉重的债务包袱,一着不慎,满盘皆输,成了孙启玉心中永远的痛。
  
  变现还债 壮士断腕
  
  按照当初万杰集团接收淄博钢铁时与银行方面达成的协议,从2003年开始的5年之内,银行方面对万杰集团及其下属公司的贷款利率按照银行基准利率执行,并且在5年之内保持当初的信贷规模不减少,除非借款人或者担保人因合同违约。如果没有当初与银行方面达成的协议,万杰集团不可能在钢铁方面做如此大规模的投资。
  当万杰遭遇国家宏观调控的挤压身陷困境之时,银行却一窝蜂似地逼债。而当初万杰红火时,银行可是争着贷款给万杰。现在5年约定时间未到,银行方面大量抽回资金,减少信贷规模,这是造成万杰集团现在困境的重要原因。此一时,彼一时。眼前的孙启玉只有变卖万杰的优质资产,以应付银行的债务官司。
  在2006年福布斯中国排行榜中,孙启玉及其兄弟孙启银以25亿元的身家排名第97位,在山东排名仅次于烟台龙口市丛林集团的张修基,位居第二;在随后出炉的中国兄弟富豪排行榜中,孙氏兄弟更是夺得内地第一名的位置。
  但是,频频上榜显然并没有为孙氏兄弟带来好运气,万杰集团在多个行业的经营均出现问题。其主导产业化纤因为遭遇行业性不景气,业绩持续恶化,2005年旗下上市公司万杰高科全年亏损1.21亿元;根据2006年10月底万杰高科发布的业绩预警报告,其2006年全年业绩继续亏损,“ST”处理难以避免。
  上市公司如此,大股东万杰集团亦债台高筑。1月20日,万杰高科公告称,万杰集团因借款保证合同纠纷被浦发银行济南分行申请财产保全,两次轮候冻结万杰集团持有的公司限售流通股23895.625万股,冻结期限各为一年。
  在此情势下,孙启玉只得忍痛割爱,在“甩卖”青岛万杰医院两个月之后,再次做出惊人之举――关闭北京万杰医院。
  2007年1月22日,万杰集团正式宣布撤出北京万杰医院的投资,北京万杰医院就此关门。至此,万杰集团的三大主力医院已去其二,仅剩淄博万杰医院一家尚在经营之中,令孙启玉功成名就的医疗产业终于由进攻转入防守,进入战略收缩。人们注意到,在万杰集团的网站上,北京万杰医院的有关资料已被撤下,标志着万杰集团赖以起家的医疗产业正在萎缩。
  此前,人们对万杰的了解,更多的是来自于1992年建立的万杰医院。这家医院从兴建起就是大手笔,先后投资15个亿,引进了在国内领先的高科技大型治疗设备。去年6月,又投入4亿元引进了高科技顶尖治癌设备全球第4套质子治癌系统,并建起了6.8万平方米、高26层的医院大楼。
  出卖优质资产变现还债,壮士断腕,悲壮而无奈。
  在孙启玉的办公桌上,曾经摆放着一张投资钢铁项目的大幅远景图,每一次浏览,他心中便涌起无限豪情。如今项目远景图已束之高阁,桌上代之以法院的一张张传票,一张张债务催还单,令人揪心。(编辑/左后卫)
  
  链接〉〉〉
  “不纯粹商人”孙启玉
  
  历志钢
  演讲家的口才,政治家的宏愿,视家产如公产的豪气,面临危机时先要挟后逃避的抵御,孙启玉兼而有之。
  山东省淄博市博山区岜山村,淄博万杰医院就坐落于此。阳光晴好的中午,三三两两的人走过,相较其他地方的医院稍显冷清。在医院的北侧,是一幢21层的大厦,孙启玉说,这象征着21世纪。不过,因为旧有床位尚且住不满,这幢2000年建好的大楼也就从来没有使用过。
  万杰医院往南不到1000米,就是万杰集团的总部,三幢高达30层的烂尾楼已经风吹日晒三年之久,至今仍看不到完工的希望。
  从万杰医院东北方向走下去,则会看到万杰集团的钢铁项目,打满了地基的工地杂草丛生,从美国进口的二手设备就裸露在工地上,由数百个工人看守着。但知情者介绍,正是他们和附近的村民“监守自盗”,设备已然所剩无几。
  孙启玉的一系列宏伟愿望,大概很难有机会完成了。
  1978年,年仅29岁的孙启玉当选岜山村委会主任,他放弃了公社文化站站长职务回岜山村任职。1981年,他依靠6万元贷款起家,成立了村办企业岜山漂染厂。
  “孙启玉做过文化站站长,特别会讲故事,讲话具有煽动性。”当地熟悉他的人说。一个连吃水都困难的山村,在1981年就能够从银行贷款6万元,并且半买半赊,弄回两口价值十几万的染缸,还能从上海请到两位漂染的行家,孙启玉的游说能力可见一斑。
  孙启玉成功的另一个特点是胆子大,“可以说是浑身是胆。”当地人士介绍,“在计划经济时代,什么都是管制的,只要你能弄到原材料,可以生产,就有丰厚的利润。”依靠这两条,孙启玉创办企业当年投资当年赢利,掘到第一桶金。
  此时的孙启玉已展现出政治上的抱负。他用赚到的资金建设住宅楼、幼儿园、学校等公众设施。及至万杰集团实力壮大,孙启玉进一步推行全村人住楼房,年满60岁的老人住养老公寓、领取养老金等举措。
  孙启玉也由此获得了政治上的成功。他不仅成为第八、九、十届全国人大代表,还担任了淄博市博山区副书记。
  商仕两顺的孙启玉顿生一种视家产如公产的豪气,提出了一个宏伟计划:在岜山村建设十幢高楼,以此来宣布岜山村进入小城市行列。孙启玉为大楼投入了2亿元贷款。而这笔贷款,原本是万杰集团收购淄博钢铁厂后工行提供的配套资金。
  在孙启玉决定做这些投资时,万杰集团早已风雨飘摇。
  接近孙启玉的人士称,此时的孙启玉并非一个纯粹的商人,“他做企业不仅考虑是否赚钱,还要考虑能否光宗耀祖、能否在政治上得分。”
  知情人士告诉记者,孙启玉政治活动能力强,但并不擅长财务管理和企业经营,“什么热就做什么”,还一味热衷于资产规模的扩大,全然无视潜在的风险。
  例如,万杰医院当年引进伽玛刀后非常成功,据说赚钱不菲。但孙启玉决定再买一台机器。由于治疗人数始终没有增加,新买的机器不仅将原有收益都沉淀成为固定资产,还加大了财务成本。
  再比如,在万杰高科最赚钱的2000年至2001年,孙启玉将万杰高科的利润抽走,办了两所学校――投资3亿元的万杰医学院和投资4亿元的万杰医学高等专科学校。
  在万杰集团最为成功时,孙启玉与其弟弟孙启银分道扬镳。随后,其外甥、原万杰高科董事长刘东也自立门户。有知情人称,这两人功高震主,经营理念也和孙启玉逐渐产生了分歧。
  借助银根宽松与政府支持,孙启玉盲目出击,投资屡战屡败。不过,这并未能让孙启玉警醒。及至危机爆发,在债权人看来,其反应则几近无理――孙启玉要求银行要无条件展期、降低利率等,破产亦被他视为争取政府资源的武器。
  今年3月全国“两会”结束后,身为全国人大代表的孙启玉返回公司,还将有关领导接见他的照片挂上了万杰集团门口的宣传栏,也挂在了万杰集团的网站上。当发现照片的荣耀并不能缓解万杰集团危机时,他选择了逃避,不仅逃避银行,也逃避当地政府官员,留下一句:“见了也没有钱还。”

孙启玉的铁本式颠覆_孙启玉的铁本式悲情颠覆由小学生作文网(www.zzxu.cn)收集整理,转载请注明出处!原文地址http://www.zzxu.cn/fanwen/jieshao/1251799.html

相关推荐
Copyright © 2006 - 2016 WWW.ZZXU.CN All Rights Reserved
小学生作文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