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范文大全 > 介绍 > 正文
文章正文

中国灯都什么时候开始-中国灯都往事

范文大全 > 介绍 > :中国灯都什么时候开始-中国灯都往事是由小学生作文网(www.zzxu.cn)为您精心收集,如果觉得好,请把这篇文章复制到您的博客或告诉您的朋友,以下是中国灯都什么时候开始-中国灯都往事的正文:

中国灯都在哪里_中国灯都往事

01 2017年,广东中山灯都古镇举办的“灯光文化节”。 中国论文网 https://www.xzbu.com/3/view-13050382.htm  “没法干了。”凌晨两点,在中山古镇的一家大排档里,李杰愤愤地放下筷子,举起酒杯。坐在对面的许振华边点头边放下正在剥的虾,也端起杯子,“原材料价格这样上涨,也是做不了多久了。”他停顿了一下,“关键是我们进入这个行业太迟了。”两人碰杯,一饮而尽。
  李杰是江苏一家玻璃配件制造厂的老板,也是许振华的供货商,许振华是中山西德尼灯饰有限公司的老板。每年,李杰都会来古镇待上一个月,见一见客户,到现在已经有十多年了。但近年,他感到灯饰生意越来越难做。
  如果说玩具有东莞,家具有乐从,提起灯饰,人们就会想到古镇。这个位于广东省中山市西北面,中山、江门、佛山3个地级市交会处的小镇,总面积47.8平方公里,下辖12个行政村、1个社区。改革开放以来,灯饰业成为古镇的支柱产业。古镇是全球几大灯饰专业市场之一,也是中国最大的灯饰专业生产基地和批发市场。在古镇及邻镇,大大小小的灯饰及其配件企业,登记在册的有上万家,如果算上未登记在册的,可能有三四万家之多。数据显示,2014年古镇灯饰业总产值达到160.8亿元,销售占全国民用灯具市场60%的市场份额;出口总额4.8亿美元,产品销售到中国香港、中国澳门、中国台湾、东南亚、日本、美国及欧洲等130多个国家和地区。
  1990年代以来,广东出现了被称为“专业镇经济”的新型经济形态。其特点是,经济规模超过十亿、几十亿甚至百亿元,产业相对集中、产供销一体化、以镇级为单位。这些专业镇最显著的特征是“小企业、大产业、小产品、大市场”。古镇,正是最早打响名号的首批专业镇之一。
  古镇与灯饰业的结合要回溯到1982年的冬天。古镇海州村村民袁达光去香港探亲带回一盏茶色玻璃壁灯,他花了整整一个冬天琢磨这盏灯,随后去了周边的小榄、顺德、佛山、江门等地购买零配件组装并考察市场―古镇第一家私人灯饰企业就这样诞生了。其后,一家家“前店后厂”模式的“夫妻店”“兄弟店”迅速在古镇涌现。
  灯饰是一个低门槛、高利润的行业。做成品灯的灯企通常不负责生产,它们采购各种配件―包括灯罩、光源、驱动、五金、电线等等―回来自己组装。1990年代末,灯的毛利率能达到50%。李杰2006年进入这个行业时,灯的毛利率基本能稳定在30%。这一时期的古镇,一间毫不起眼的门市,一年接好几千万元的订单并不奇怪。古镇最早的买家里,有一部分是全国各地做灯具买卖的,对他们来说,古镇是最综合的批发市场,另有一部分则是国内工程单位(比如酒店、会所、楼盘)的从业者。
  但从2016年年底开始,许振华就觉得生意越来越不好做了。他2010年办厂,一开始做内销,如今转做出口,客户大多来自以色列和土耳其。这些年,古镇的买家群体也发生了一些变化,支撑起古镇的生意的越来越多是国外买家。许振华的一个客户是以色列的一家工程公司,老板是以色列人,六十多岁了,每年会来古镇三四次。还有一个土耳其客户,在当地的一家批发市场开了几间门面,许振华的厂为其做代工。相比欧洲的客户―他们通常会制定一个长期的销售计划―这些国家的客户,采购的频次更高,单次采购量少,更为灵活。
  “成交量其实还可以”,许振华说,这些年,这个以色列客户的采购量保持着小幅上升,去年的采购量大约在三四百万元。“但利润太薄了,现在毛利能有10%就不错了,除去开支,利润也就不到7%。”他的厂在横栏镇,厂里只有二十来名工人,是典型的古镇小灯企。横栏和古镇挨着,不塞车也就20分钟的车程。随着古镇的土地越来越紧张,工厂都搬到了周边城镇,横栏就是一个主要的生产基地。
  自今年年初以来,数十条环保新政正式实施。大部分灯饰小作坊很难完全达到环保政策的要求,此外,人工、租金也都在上涨,这是利润变薄的主要原因。
  “原材料价格涨得太厉害”,许振华解释道。原材料价格的上涨,很大程度上是受2016年年底严查环保的影响。2016年11月28日,中央环保督查组进驻广东,陶瓷、化工、不锈钢、家具、塑料、涂料、五金制品等排污严重的行业都受到监查。“卡死了很多环保不达标的小作坊。大工厂成本高,要纳税、请工人,单子多了,供不应求,就把单价提高了。原材料价格就是这样涨起来的。”
  “拿我们做玻璃需要的工业氧气来说,去年至今已经涨了50%。打包用的纸箱从前年开始涨价,都涨了30%了。”李杰说。而人工、租金等开支,这些年也一直在上升,“2006年横栏的厂房,月租才几块钱一个平方米,现在涨到二十几块,当时工人工资每月才几百,现在要三四千。”李杰说,如今古镇有三四万家灯企,已经形成了僧多粥少的局面,大家只能拼价格,�@样一来,利润就更没多少。灯具高利润的黄金时代就此过去了。 门市,卖场和电商
  在此之前,古镇已经经历过一次从门市到大卖场的整合。 02 古镇灯饰品牌琪朗自己研发设计的天鹅灯。
  江西人许振华还依稀记得属于门市年代的古镇。他2003年来到古镇时刚22岁,大学毕业。来古镇之前,他先在东莞的一家玩具厂打工,工资一天9元钱,还要再扣掉2元生活费。于是待了半年,他就去了佛山,在乐从镇的一家家具厂做仓管。仓管要搬运,是体力活,许振华感觉不好待,又跑到了相距不远的古镇,去到一个叫六坊的村子。六坊是一个老工业区,古镇的灯饰厂当时都集中在这里。但这里比不上东莞,没有五六层楼高的厂房,满眼是鱼塘和没有粉刷的、瓦片盖的矮房子。   许振华拿着毕业证到处找事做,找了一个星期,“人家都不要我们,要的是熟手,那时找工人有的挑,他们要三四十岁成了家、能吃苦的”,熟手每月工资能有七八百元,普工的话是四百五元。本地人招杂工,不说“杂工”,说“什工”。许振华一问才知道“什工”就是“什么都要做的工”,比“杂工”好听。当时没暂住证就要被遣送回老家,遣送之前先要去山上挖一个月的石头,给几百块钱,相当于是把回老家的车费挣了。“这边人有点歧视外地人。”他回忆道。
  最早来到古镇的外地人里,一部分是温州人,一部分是台湾人,他们手头有资金,开起了公司。但更多来古镇的外地人,都像许振华这样,先在一个厂上班,有把握自己做了,就跳出来。
  在卖场建成以前,门市都开在街边,古镇邮局附近的新兴大道是最繁华的一条路。一个铺面由五六家灯企共同租下来―多的情况下有10家甚至20家。做吊灯的就租天花板,做壁灯的就租墙壁,做草坪灯的租地面―大家刚开始就商定好,不要做同类型的产品。许振华也只租了3平方米的墙壁,租金每月超过7000元。古镇的灯企最初就是靠这种方式接单。外地人的到来,也催生了本地繁荣的租房市场。李杰在古镇租了间仓库,身价据说有二三亿元的房东还另外出租着一间8000平方米的厂房。
  就在许振华来到古镇前一年的10月,古镇举办了第一届国际灯饰博览会(以下简称“灯博会”),主场馆古镇灯饰广场―古镇最早出现的灯饰卖场―花了重金修建。从1999年开始,灯博会就成了古镇一年一度的盛事,灯博会期间也是生意最旺的时候,吸引着全国乃至海外的买家。
  卖场的出现,让古镇的灯饰产业从放养走向了集中。据传,灯都时代广场在2009年开业时,5万多平方米的楼面全数租满,连开幕仪式都省了。进驻卖场的企业想要吸引的是讲究品质的客户,毕竟路边店给人的感觉可能是“脏、乱、差”。
  为此,他们不惜花大价钱来装修,1平方米的租金可能是二三百元,装修费则要七八千元。时代广场的卖场租金昂贵,最疯狂的时候涨到了每平方米450元。
  如今到古镇,从广州坐城际列车,也就半小时。下列车,从楼梯下去,走到出站口,灯具品牌的广告随处可见。在烈日下揽客的摩托车车主,见人就迎上前去。出站走几步,抬眼就能看见一栋高达300米的大楼,名为利和灯博中心,这是一家2016年10月开业的灯饰卖场。沿着岐江公路向西,再向北转向中兴大道,不到4公里的范围,经过的卖场就有数十家,开元灯配城、华艺广场、佰盛灯饰广场、光立方、国贸广场、星光联盟……这些卖场建造耗资不菲,大多是近几年建成的。
  但卖场的好景不长,随之而来就是电商的冲击。从2015年开始,卖场日益冷清,不少门店的订单都有所减少。电商把传统的营销渠道击穿了。以前每年灯博会的时候,灯饰卖场人头攒动,2015年年底,众多卖场纷纷降租。据《每日经济新闻》当时的报道,以星光联盟卖场为例,其LED专业卖场的租金基本都降低到每平方米百元以下,稍微偏一些的商铺更是每平方米只需要35元。大部分卖场的租金同比均出现40%至50%的下滑,街上商铺大批挂出关门转租的告示。2013年才开业的太古灯饰广场,更是在2015年11月初就关门了。“星光联盟看上去很富丽堂皇,其实是亏钱的。”许振华 说。
  在古镇,支票是通行的支付方式。买卖双方不信任彼此,于是找托运部做第三方,货由托运部收,货款也由托运部代收。但是托运部收货时,开给供货商的是支票,供货商过一两个月才能到银行进账。在支票到期之前,供货商还可以用这张支票,支付供应商的货款,供应商又可以拿支票去买原材 料。 01 琪朗集团董事长袁仕强,这家公司年销售额超过10亿元,它强调自己不做代工,而是自主设计。
  “以前利润高,赚得到钱,没人跑路。现在赚不到钱,有人就想捞一笔跑路。”李杰说。如果有人跑路了,手里的支票就是空头支票,废纸一张。几百万元的货款收不回来,企业甚至就破产了。从2016年左右开始,越来越多的灯企要求实行款到发货。但是总有新进入行业的人,为了拿订单,仍然同意先发货再付款。“风气不好,大家都不好做。”许振华 说。 02 琪朗集团位于古镇的其中一条生产线。
  如今,像许振华这样跳出来开厂的已经很少了,但这个行业仍有一些新的加入者。他们没有自己的工厂,只需投入1000元的保证金,就可在淘宝或天猫开店,在线下找工厂供货。
  因为小工厂很难转型,于是这几年,古镇形成了这样的模式:负责生产的生产,负责销售的销售。工厂的库存都录在一个数据库里,�_淘宝店的可以进入这个系统,查看款式、库存情况,上午接的单,下午就可以发货。大的灯饰厂则开始转型,发展线上业务。“但是现在互联网的运营成本也不低,甚至高过传统的实体店,工厂是赚不了什么钱的。”许振华说。
  难的还有招工的问题。“这边产业太集中也不好做。一个工人在我这边做得不开心,跟我说我不做了,让我把工资结算给他,可能下午他就去别的厂上班了。” 海外市场和自主创新
  国内市场如此不稳定,不少企业开始寻找海外市场。
  “做国内市场,必须得跟上节奏。”金胜昔说,他是中山市隆琪灯饰有限公司的副总经理。隆琪在古镇已经称得上一家规模中等的灯企。这家公司成立于2003年,做防爆玻璃和平板玻璃起家,2008年年初开始做花灯。花灯就是装饰类灯具―灯的分类很广,分为户外灯和室内灯两大类,花灯是室内灯的一种―刚开始,隆琪也做内销,但从2009年开始,隆琪逐渐给国外品牌做代工,采用OEM和ODM两种生产模式,基本放弃了内销生意。它的客户主要来自美国。

中国灯都什么时候开始-中国灯都往事由小学生作文网(www.zzxu.cn)收集整理,转载请注明出处!原文地址http://www.zzxu.cn/fanwen/jieshao/1251972.html

相关推荐
Copyright © 2006 - 2016 WWW.ZZXU.CN All Rights Reserved
小学生作文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