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范文大全 > 介绍 > 正文
文章正文

黎庆洪涉黑案疑窦重重-黎庆洪案红与黑

范文大全 > 介绍 > :黎庆洪涉黑案疑窦重重-黎庆洪案红与黑是由小学生作文网(www.zzxu.cn)为您精心收集,如果觉得好,请把这篇文章复制到您的博客或告诉您的朋友,以下是黎庆洪涉黑案疑窦重重-黎庆洪案红与黑的正文:

【李庆远】黎庆洪案红与黑

一个地区局部的法治环境落后和司法不公,已经无法阻挡中国体制内“健康力量”总体上的发展进步。更多的普通公民开始习惯于用“法律”同公权力叫板。  历时4年的黎庆洪案即将进入尾声。2012年8月31日,贵阳市中级法院二审合议庭通知辩方律师,表示一审判决认定的事实清楚,决定二审不开庭审理。据预计,终审结果将很快见分晓。中国论文网 https://www.xzbu.com/3/view-3628185.htm  这一广受关注的打黑案件,经历了贵阳市中级法院一审、贵州省高级法院发回重审,到贵阳中级法院指定小河区法院重审,再到贵阳中院终审。漫长司法拉锯过程中,对案件事实和法律的认知,控辩、审辩双方分歧极大。法庭上下,双方在程序和实体上激烈交锋,再加上黎庆洪的特殊身份,涉案人员纷繁复杂,致使审判旷日持久。
  贵州黎庆洪涉黑案从启动、反复、扩大化到“小河审结”,恰好经历了这个国家打黑态势的起落。
  决定案件走向的小河法院一审,在今年7月23日收尾。57名被告人,其中一号被告黎庆洪多达7项罪名的起诉,57000余字的起诉书,200多卷的案卷材料,上百名律师的参与,显得33天的开庭审理仍显仓促。为节省庭审时间,实体证据上,公诉人放弃了三分之二证据的举证。
  这一刑诉史上并不多见的标志性战役让少数一部分人获得了自由。91000余字一审判决书中,原被控“组织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的54名被告人有5名被法院全面认为不构成犯罪,十几名被告人摘掉了涉黑犯罪的帽子,包括被控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的二号被告黎崇刚。但目前仍有14名被告人在押,近40人涉黑罪名成立。其中周泽与杨金柱律师共同为之做全面无罪辩护的一号人物黎庆洪以4项罪名被判处15年有期徒刑。
  超过100名律师的司法资源介入,24位优秀律师的法律援助活动,微博舆论资源的投入,令黎庆洪案二审走向仍具高关注度。该案8月6日上诉期满后,第二日即在贵阳中院立案,高效进入二审程序。
  在重庆打黑模式式微的大背景下,如何在下一步的打黑行动中实现法治化——既打击真正的黑社会组织,又保护公民的正当权利和自由,已成为公众关注的焦点。
  贵州黎庆洪案中显现的“体制内的健康力量”,尽管极其微弱,无疑也给公众带来了对中国司法的信心。
  如何理性看待黎庆洪案的“红与黑”?“体制内健康力量的胜利”预示了什么?近日,《新商务周刊》记者专访了浙江京衡律师事务所律师陈有西、著名律师张思之、上海大邦律师事务所律师斯伟江和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贺卫方。
  律师的声音
  《新商务周刊》:历时4年的黎庆洪案,给了公众一个辨识此案的机会。小河法院宣判后,多有律师提及该案中刑事诉讼、辩护程序中的漏洞和瑕疵,我们应如何看待?该案中律师的表现尤其引人注目,其对小河庭审产生怎样的影响?
  陈有西:小河法院一审的案子(以下简称“小河案”)呈现出的主要问题,是程序问题。尽管检察院和法院都进行了抗争,检察院进行了退查,法院进行了发回重审,但在程序问题的影响下,司法的审查和把关的环节都出现了异常。其他的后续问题,都是由于这一基本的大问题派生的。小河案体现了中国的审判权受外力干扰、司法制度不独立的后果。
  张思之:需要特别说明的是,在执法过程中,律师和公检法的责任和任务是不一样的。在这两种任务之间,律师和公检法会发生矛盾,这个不一致是在法律轨道上的不一致,是两种责任、两种任务的不同,而不是两种势力的对抗。
  另外,律师的作用就在于要同公检法有不同的声音,如果说在一个案子里,律师的声音和公检法一样,那律师的存在就没有意义。从这个角度来讲,可以讲是两种声音的不同,不要把它看成两种势力的对抗。
  贺卫方:说到小河案,我会想到重庆。当年那里有人一手遮天,造成很多问题,放到今天,其造成的后续问题处理起来依旧非常困难。小河案还只是一起个案,但它在特殊时期却成为了舆论关注焦点。主要问题,还是在于我们缺乏一个合理的机制,使法院能够不受干扰地真正独立行使它的职能。
  现在公检法之上有一只看不见的手,把整个体系有效动员起来。实际他们也想控制律师,比如说通过司法行政机关对律师的行为进行抑制甚至打压。幸而出现了_一大批勇于担当、有非常好的道德勇气的律师们,他们为了正义,为了推动法治进步,根本不顾及自己的个人利益所受到的损失,令人敬佩。
  正是这样一种能够跟政府保持距离的独立律师,能够让人感觉到这个国家的法律还有希望,可以指望得到一个公正的法庭审判。
  管辖权争议
  《新商务周刊》:小河案再审的二审管辖权仍然被指定为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一些律师也对小河法院的管辖权提出了异议。对此,管辖权应该怎样处理?在整个司法程序中,如何最大限度地保障案件管辖的正义性?
  陈有西:我认为小河案管辖的程序问题是一目了然的。
  1 发回重审的审理法院,是原审贵阳中院,中院无权往小河交这个案子而由自己终审——这等于逃避了高院的二审监督;
  2 这不是一个新案,说是新案是不符合基本事实的,因为无权改变原高院的发回审判的主体;
  3 如果是新案,原几十本案卷的审理证据,要全部重新侦查,而本案全部是用原证据在举证判决,因此是老案;
  4 本案起诉书有57个被告,是大案;有人命,有重伤,是要案;明显要判无期以上,应中院一审,法院无权在审判前就说会轻判某某人无期以下;
  5 贵州打黑第一大案,是省内有影响的大案,法律规定中院一审;
  6 本案没有一起犯罪事实同小河有关,指定到小河法院审理没有任何法律依据。
  因此,小河的审判基础和合议庭的成立都存在问题,这是律师抗争的主要原因。律师抗争中的方式可能有不当,但基础是正确的、正义的。
  斯伟江:这个管辖确实是没有依据的。当地法院还是按照1979年制定的刑诉法来管辖,当时的刑诉法可以直接把自己管辖的案子拿给下面去管辖,但在1996年修改刑诉法的时候,把这一点给修改掉了,地方司法系统还是按照老样子干,这是一个最大的问题。
  另一个旁听席

黎庆洪涉黑案疑窦重重-黎庆洪案红与黑由小学生作文网(www.zzxu.cn)收集整理,转载请注明出处!原文地址http://www.zzxu.cn/fanwen/jieshao/1252014.html

相关推荐
Copyright © 2006 - 2016 WWW.ZZXU.CN All Rights Reserved
小学生作文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