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范文大全 > 介绍 > 正文
文章正文

打黑英雄无间道|“打黑英雄”无间道

范文大全 > 介绍 > :打黑英雄无间道|“打黑英雄”无间道是由小学生作文网(www.zzxu.cn)为您精心收集,如果觉得好,请把这篇文章复制到您的博客或告诉您的朋友,以下是打黑英雄无间道|“打黑英雄”无间道的正文:

英雄无间道阵容推荐_“打黑英雄”无间道

昔日以“打黑”闻名的沈阳公安局原副局长张建明,而今因“护黑”和受贿出庭受审;他的辩护理由竟同当年他打击过的黑社会性质组织头目刘涌相同――“受到刑讯逼供”   
  曾经的“打黑英雄”张建明或许没有想到,有一天自己会因为充当“黑社会保护伞”而坐到被告席上。 中国论文网 https://www.xzbu.com/3/view-715367.htm  45岁的张建明系农家子弟出身,毕业于沈阳市警察学校,从基层民警做起,39岁荣升沈阳市公安局副局长。他曾先后主持打击全国闻名的刘涌黑社会性质团伙,破获沈阳2003年“118”抢劫运钞车案等系列大案,三次荣记个人一等功,被誉为“打黑英雄”。
  2008年6月26日下午2时45分,在两名法警押解下,张建明反铐双手出现在辽宁省辽河油田中级法院的法庭上。穿着橘色“辽看”囚服的张建明头发乌黑,脸色苍白消瘦,表情平静。这是自2006年11月22日被专案组带走后,他第一次在公众面前亮相。
  公诉机关的指控显示,伴随着“打黑”仕途,他早在1994年起就和涉黑团伙头目郝万春保持良好的私人关系。
  2006年10月至11月间,辽宁省公安厅“607”专案组在侦办郝万春涉嫌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案件过程中,发现时任沈阳市公安局副局长的张建明有包庇黑社会性质组织的嫌疑。
  当年11月22日中午11时,“607”专案组办案人员在沈阳市桃仙机场,将刚从欧洲考察回来的张建明直接带走。11月30日,张建明因涉嫌包庇黑社会性质组织罪被刑事拘留。12月19日,经辽宁省人民检察院辽河油田分院批准,张以涉嫌徇私枉法罪被逮捕,当月被沈阳市委免职。2007年7月22日,以涉嫌包庇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和受贿罪移送起诉。
  
  2008年6月20日至29日,辽河油田中级法院在盘锦市辽河油田看守所设立的临时法庭,开庭审理了张建明涉嫌包庇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案。张建明与郝万春等23人的涉黑团伙一同受审。
  该案未当庭判决,法院将另行择日公开宣判。
  
  结识“黑老大”郝万春
  
  张建明涉嫌包庇、纵容的黑社会性质组织头目,是沈阳富宅房屋开发有限公司总经理郝万春。
  现年50岁的郝万春与其弟郝万顺、其兄郝万祥,号称“郝家三虎”。郝万春人称“黑心虎”,在沈阳市皇姑区颇有声名。
  上世纪90年代初,一个四川老板在沈阳皇姑区明廉街经营赌博麻将机、老虎机的游戏厅,郝万春受雇帮忙,有事替老板“摆平”,每月分利三五千元。1991年,郝万春自己在沈阳市和平区南京街开了一家汽车配件店,六年时间挣了400多万元,积累了“第一桶金”。此后,兄弟三人即在沈阳经营多家餐饮、娱乐以及色情场所。
  检察院的起诉书称,郝氏家族自1997年先后在沈阳经营大鹿岛酒店、天恒酒店、祥泰洗浴、大鸟网吧、未来网吧、佳兴网吧等场所,从开业至2006年7月,一直拒缴电费,欠费额达55万元。电业收费员不敢按章收费,电业稽查部门慑于郝氏家族声势,也不敢采取相应措施。
  公诉机关指控郝万春涉嫌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故意伤害罪,寻衅滋事罪,敲诈勒索罪,诬告陷害罪等14项罪名。起诉书显示,郝万春、郝万顺等采取敲诈勒索、强迫交易、诈骗等方式大肆敛财;利用貌似合法的手段,“以商养黑,以黑护商”,通过网罗社会人员,在2000年形成了“黑社会”性质组织。其手下赵志怀、张永利,各自网罗了多名“两劳”(劳改和劳教)释放和社会闲散人员,成为郝氏家族的忠实打手。
  也就在郝万春的“黑势力”逐步形成之际,1994年底,张建明担任沈阳于洪区公安分局副局长,主管刑侦。张主管的刑警大队从老边乡门台村承包80余亩土地作农场,承包期50年,一次性付费15万元。时任大队长的付建国又以25万元的承包经营费,将该地转包给郝万春。张建明就此结识郝万春。
  张建明在庭审中称,此后不久,他不再主抓刑侦,两人便鲜有来往。直到2000年夏秋季节,张建明担任沈阳市公安局局长助理,他分管的公安医院拟建副食基地,看中了两块地,其中一块就是郝万春之前承包的农场。于是,郝万春将已建了猪舍、鱼池等附属物,市值早已翻倍的农场,以六年前的承包原价转给了公安医院。
  此后,两人过往逐渐密切。2002年春节,沈阳市公安局提拔两名副局长,时任沈阳市公安局局长助理的张建明在三名候选人中排名第二。郝万春知悉后,主动通过亲属向沈阳市某领导帮张建明打听情况。此外,张建明妹妹的公司资金周转困难,郝万春又借款300万元。
  其间,张建明也帮助郝万春几度“了难”。公诉机关对张建明涉嫌包庇、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提出四项指控:2002年郝万春报复关勃致其重度伤残,张建明授意办案人员私了,对涉案人员没有追究责任;2004年5月,郝万春等擅自拆毁沈阳市电业局架设的输电铁塔,四名被雇者被当地派出所抓获,张建明为郝万春找陵西派出所所长谭某打招呼,“如果情节不严重,就从轻处理”;2005年,郝万春指使杨冰和郝万祥捏造事实,向沈阳市公安局经侦支队举报房地产商周勇涉嫌职务侵占、挪用资金,张建明打电话给经侦支队支队长邱某,授意受理此案,导致周勇被无辜关押403天;2006年6月,张建明得知郝万春已被沈阳市公安局列为“打黑”对象,给郝万春通风报信,郝万春因此连续三次离境去往韩国避风。
  庭审中,张建明也当庭坦白:“郝万春在农场的两次交易中很给我面子,做朋友讲义气,我对郝万春心存感激,所以帮他做了些有徇私情的事。”但张建明拒绝承认自己充当“黑社会保护伞”,对公诉机关指控的收受郝万春五项贿赂也基本否认,只承认2004年在北京晋升警衔时,郝万春帮忙出了1万元请同学吃饭。
  
  “打黑”者“护黑”
  
  张建明案发,导火索源于“关勃伤害案”。关勃系时任辽宁省政协常委、省监察厅副厅长关某的儿子。
  2002年3月25日,因为琐事,关勃将郝万春砍致轻微伤。同年4月28日,赵志怀、张永利、李卓等人受郝万春、郝万顺兄弟指使,在一家歌舞厅找到关勃,实施报复,将其砍致重度伤残。
  关勃案长时间没有破获,一些省市领导对案件做了批示。2002年10月28日,赵志怀、李卓因涉嫌对关勃故意伤害,被沈阳市公安局和平分局刑事拘留。11月初,郝万春找到张建明,问:“能不能给对方花点钱,公安局不追了?”张建明说:“你得让关家主动到公安局提出,公安局的事我来安排。”11月26日,郝万春以支付120万元为条件,与关勃父亲达成协议。接着,关勃父亲便亲自找到沈阳市公安局要求此案私了。张建明遂电话告知和平分局局长,授意此案私了。和平分局遂对赵志怀、李卓两人取保候审,对其他涉案人员未再追捕,之后对取保候审涉案人员也未做任何处理。
  这个案件成为最初抓捕张建明,以及确定包庇、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罪的侦查方向的主要依据。但据《财经》记者了解,张建明“涉黑”行为中最典型的案件,是陷害房地产商周勇一案。
  2002年,沈阳人周勇和杨冰,共同注册成立了辽宁万聚隆房地产有限公司。此后,万聚隆与其他相关企业合作开发了沈阳铁西区两处房产项目。2003年,万聚隆资金紧张,郝万春幕后操作自己的富宅公司与万聚隆签订了协议,郝万春就此介入万聚隆地产开发,并很快控制了其中的主要开发项目。
  此后,因利益纷争,郝万春、杨冰与周勇等人产生纠纷。为此,周勇以郝万春侵占万聚隆公司利益为由向法院起诉郝万春和富宅公司。2005年8月11日,沈阳市中级法院开庭审理万聚隆和富宅公司案件。周勇在调解过程中与郝万春发生争辩。庭审结束后,周勇还没走出法院大门,就被郝万春指使手下殴打。此事在沈阳一度引起轰动,当地多家媒体以“原告没出法院就进医院”为题予以报道。
  由于此事影响恶劣,2005年8月17日,沈阳市委书记张行湘批示:“从涉黑涉恶角度严厉打击,维护良好的社会治安。”但沈阳市公安局一直没有抓捕凶手。周勇认为,是时任主管刑侦副局长张建明庇护郝万春,因此举报张建明为“黑社会保护伞”。
  此次庭审的起诉书显示,2005年8月,为了阻止周勇告状,郝万春指使杨冰、郝万祥捏造事实,向沈阳市公安局经侦支队举报周勇涉嫌职务侵占、挪用资金。经侦支队举报中心认为不符合受案标准,未予受理。郝万春便请张建明打电话过问一下,张建明便给经侦支队支队长邱某打电话,授意受理此案。邱照办,把案件交给经侦支队四大队李再新初查,并把信息反馈给张建明。张建明随即通知郝万春:“案件受理了,你到四大队找李再新。”郝万春即向李再新行贿10万元。同年9月7日,沈阳市公安局以周勇涉嫌隐匿、销毁会计资料对周勇立案侦查。
  2005年9月8日,周勇带着公司会计资料进京到中纪委、公安部等部门上访。在此期间,沈阳市公安局把周勇作为“在逃”人员,向全国公安部门发出协查通报。9月26日,周勇在北京市龙都宾馆被北京警方抓获。
  此后,郝万春派了两名手下,亲自与沈阳公安局办案人员一起赴京,将周勇押回沈阳。在周勇的皮箱里,郝万春找到了周勇控告张建明充当郝万春“保护伞”的举报材料,立即告诉了张建明。9月28日,沈阳市公安局对周勇刑事拘留,此后经逮捕、移送审查起诉、退回补充侦查、提起公诉等程序,周勇被无辜关押403天。
  周勇被关押期间,周勇的家属一直上访鸣冤。2006年8月8日,周勇的妻子李萍将“警黑一家配合办案,无辜周勇被错误关押”的举报信,直接寄给了时任辽宁省公安厅刑侦总队总队长的许文有,以及辽宁省相关领导。
  2006年是辽宁省公安厅的“打黑年”,早在周勇妻子举报前,郝万春已经被列入“打黑”对象。2006年6月7日,辽宁省公安厅确定在全省打击黑恶势力专项行动,这也是“607”专案组的由来。郝万春位列打黑名单。此次张建明案庭审的起诉书显示,2006年6月,张建明得知郝万春再次被沈阳市公安局列为“打黑”对象,便找到郝万春,告诉他“省、市、区‘打黑’越来越紧,你被皇姑区报上来了”,“关勃的案子有把握不?”郝万春答复:“要不我出去躲躲?”张建议,“别躲了,躲了目标还大。”但此后,郝万春还是连续三次离境去韩国。
  2006年7月16日,从韩国归来仅两天的郝万春,在家里被沈阳市公安局抓捕。
  郝万春被抓三个多月后,2006年11月3日,周勇被法院判决无罪;沈阳市公安局亦以周勇的行为不构成犯罪为由,决定撤案。这名无辜的房地产商终于结束了403天的冤狱噩梦。19天后,张建明涉案被抓。
  在郝万春被抓后,来自各种渠道的消息已经表明,张建明将被采取措施。因此,2006年10月28日和10月30日,张建明给时任辽宁省公安厅刑侦总队总队长许文有、公安厅厅长李文喜分别写信,交待了自己和郝万春的关系以及关勃案的处理结果,也承认了错误,并请求给机会全面详细交待。
  但这一切已经太迟。2006年11月,张建明在忐忑中踏上赴欧洲考察的旅途。在欧洲期间,有人秘密通知他,回国将被控制,劝他不要回来。张建明坚持回国,他认为自己只是犯了一些小错误,可以向组织说清楚。11月22日,在沈阳桃仙机场,张建明一下飞机就被“607”专案组控制。
  
  申诉“刑讯逼供”
  
  庭审中,除了“涉黑”,公诉机关还指控张建明收受沈阳于洪重矿机械厂厂长王佐奎贿赂共七次:2000年,张建明任局长助理期间前往西欧考察,王佐奎送给张建明3000美元;2002年,张建明装修房屋,王佐奎送给他一张5万元的支票;2003年3月张建明前往日本考察,王佐奎送上50万日元;2005年夏,王佐奎以8万元价格购得一辆二手本田雅阁轿车,送给张建明妻子;2005年六七月,张建明搬家,王佐奎送给他2万元;2006年,张建明的儿子去英国念书,王佐奎主动提出承担一年的学费,送上30万元;2006年9月,为庆祝张建明的儿子出国聚会,王佐奎又送给张建明2000美元。
  起诉书显示,张建明为王佐奎谋取不正当利益作为回报:2005年11月,王佐奎儿子参军,年龄不够,张建明帮忙更改年龄,使其顺利参军;2006年8月,王佐奎外甥安某从部队转业,张建明帮忙安置在沈阳市公安局。
  但张建明和王佐奎均当庭表示,两人为结拜兄弟,十分亲密,这些钱不属于行贿受贿。张建明称,两人相识于1984年,当时张建明为派出所干警,王佐奎为小餐馆老板,十分投缘,两人和马吉安、陈广祯四人结拜为兄弟。张建明父母视王佐奎为己出,称其为“老儿子”,张建明的妹妹亦称王佐奎为“老哥”。两家互有经济往来,在1999年前,一直是张建明在经济上资助王佐奎。1999年后,王佐奎开办铸造厂发家后,对张建明支持比较多。
  此外,张建明还被指控收受郝万春贿赂总计五项:1996年春,张建明向郝万春借款3万元,张建明还钱时,郝万春拒收;1999年春节前,郝送给张4万元;2002年春节前,郝万春在沈阳市公安局楼下,送给张建明两块浪琴手表;2003年春,郝万春得知张建明要到日本考察,送给张建明1万美元;2004年春,张建明在北京培训,郝万春在东方君悦酒店送给张建明1万元。
  对于上述指控,张建明只承认最后一项,其余坚决否认。张建明当庭宣称,自己和郝万春的交往完全不是因为钱,而是觉得郝万春“讲义气”。
  庭审中,张建明称,自己在受到长时间刑讯逼供等情况下,被迫作出有违事实的受贿供述。他申诉称,在2007年4月21日至28日,办案人员曾连续八天不准他睡觉。巧合的是,在庭审中,郝万春也否认了大部分行贿事实,称自己由于受到刑讯逼供,被迫作出行贿供述。
  这一令人似曾相识的场景,在五年前张建明亲自参与主办的著名“打黑”案件“刘涌案”中亦曾出现。当年,“受到刑讯逼供”的辩护曾成为“刘涌案”判决一度反复的重要缘由。这一次,同样的辩护理由转到了当年的主要办案人张建明头上。
  那么,等待这位昔日“打黑英雄”的结果会是什么呢?■

打黑英雄无间道|“打黑英雄”无间道由小学生作文网(www.zzxu.cn)收集整理,转载请注明出处!原文地址http://www.zzxu.cn/fanwen/jieshao/1252096.html

相关推荐
Copyright © 2006 - 2016 WWW.ZZXU.CN All Rights Reserved
小学生作文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