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范文大全 > 介绍 > 正文
文章正文

中日关系的现状与未来|中日关系的现状及未来走向

范文大全 > 介绍 > :中日关系的现状与未来|中日关系的现状及未来走向是由小学生作文网(www.zzxu.cn)为您精心收集,如果觉得好,请把这篇文章复制到您的博客或告诉您的朋友,以下是中日关系的现状与未来|中日关系的现状及未来走向的正文:

中日关系的现状与未来|中日关系的现状及未来走向

摘要:中国崛起以及日本对中国崛起的矛盾认知决定了中日关系的基本格局。2010年9月钓鱼岛撞船事件发生后,中日关系进入了新的低点,但现在乃至未来的长时段内,中日关系仍是一种“竞争中合作”的关系。撞船事件平息后,中日之间开始进入新一轮的调整期,日本大地震为中日关系的改善提供了契机,中国在这次中日关系调整中将占据更多的主动。考虑到日本的灾后重建与经济恢复离不开中国,日本民主党对历史问题的现实态度和中日之间的权力变更,在未来,中日之间的经济相互依存度将会进一步加深,政治关系将进入一个新的发展阶段,而在军事安全、能源安全等领域的竞争有可能加剧,但不会演变成大国对抗。 中国论文网 https://www.xzbu.com/4/view-10238864.htm  关键词:中日关系:中国崛起:撞船事件;日本大地震:日本民主党
  中图分类号:D822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672-3104(2011)06-0029-05
  一、中日关系基本格局的奠定
  日本自上个世纪90年代陷入泡沫经济以来,中日实力对比关系已经发生了明显有利中国的变化。据统计,2010年中国GDP为58 786亿美元,日本GDP为54 742亿美元,中国已经超过日本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中国的崛起引起了日本的不安,日本炮制的“中国威胁论”是这种不安的心理反应。日本认为,中国经济实力的快速提高以及由此带来的军事能力的增强,将威胁到日本的国家安全。2002年由小泉外交智库提交的《2l世纪日本外交基本战略》通篇围绕着一个隐含的战略主题,就是如何应对中国的崛起,认为日本遇到了“鸦片战争以来150年间未曾出现的‘强大的中国’的新问题,在安全方面,中国军事力量的增强,从中长期看可能对日本构成严重威胁”。在2010年12月日本制定的《防卫计划大纲》中,其防御重点已经由俄罗斯转向中国。日本对“中国威胁”的认知,一方面来自于对中国权力增长的恐惧;而另一方面则来自于日本国内政治的需要,在日本,所谓的“中国威胁”已经成为日本凝聚国内共识、打击国内和平主义思潮和调动各种政治力量突破和平宪法体制约束的最重要的“外在因素”。
  但近年来,在经济领域,日本对中国崛起的认知也有了些积极变化,在日本国内出现了另一种声音――“中国机遇论”,认为中国经济发展对日本是有好处的。日本对中国的出口成为近两年来带动日本经济复苏的重要因素之一。亚洲开发银行曾利用全球贸易关联模型从反面估算了如果中国经济减速会对周边国家和地区产生的潜在影响。结果显示,如果中国大陆经济增长下降两个百分点,日本的GDP可能下降0.24%。日本企业也在对华出口中获益良多。“据日本财务省统计(快报),2004年日本和中国(包括香港)之间的贸易总额达222005亿日元,超过日美贸易总额的204975亿日元及日本与欧盟贸易总额的156820亿日元。第二次世界大战后,中国首次成为日本的最大贸易伙伴。另外,从日本来看,对中贸易有14551亿日元黑字,而且毫无疑问,许多日本企业依靠对华出口恢复了元气”。2010年4月日本的最新版外交蓝皮书认为“中国的稳定发展对日本而言是机遇”。
  日本对中国崛起的认知是矛盾的。日本一方面认为中国崛起是一种机遇,期望从中国经济的快速增长中获益;可另一方面又认为是一种威胁,担心逐渐强大的中国“进行对外扩张、自我伸张和实行帝国主义”。日本对中国崛起在心理层面的矛盾认知,使日本难以给中国战略定位,搭中国崛起的快车还是遏制中国的崛起成为日本对华战略选择的焦点,这种矛盾认知导致了中日之间在现实层面的矛盾冲突与利益交集,成为决定中日关系现状及其未来走向的基础性因素。
  二、“撞船事件”不会影响中日关系“竞争中合作”的主流
  虽然发生在2010年9月的撞船事件使中日关系进入了一个新的低点,但是,冷战后中日关系的发展进程已经表明,中日之间的矛盾冲突不可能发展为大国对抗,“竞争中合作”仍是目前乃至未来中日关系的主流。但是,全球化背景下经济上的相互依存,也使中日两国已经形成的合作关系正逐步向政治、安全领域扩散,合作的成分在不断增加,从而保证了中日战略竞争不会走向大国对抗。
  地缘因素是一国制定对外政策的重要依据。现实主义者通常认为,国家的地理位置即使不是最终决定,但也在很大程度上影响着它们的政治行为。中日同为东亚的地区大国,并且都在崛起,竞争是中日关系中的主要矛盾,这也符合东亚洛克政治文化的特征。中日之间的权力变更,已经使两国由过去明显的不对称关系转向强国之间的竞争关系,加上领土争端、历史问题、台湾问题、能源之争等因素的影响,中日之间的战略竞争是无法避免的,美国的“离岸平衡手”战略又使中日战略竞争更加复杂。同欧洲的德法之间的战略竞争不同的是,中日战略竞争是在严重缺乏战略互信的情况下展开的,中国对日本军国主义的担忧使中国对日本在东亚的长期角色和意图保持着警惕;同样,日本对华夷秩序的历史记忆也使日本对中国的崛起显示了战略焦虑。中日战略竞争的实质是东亚地区主导权之争。
  中日两国地缘上的接近在导致竞争的同时,也提供了最有可能性、费/效比也最合适的国际经济合作机会。日本和中国经济互补性很大,两国在经济合作上有着广阔的前景。日本拥有资金和先进的技术,中国拥有丰富的劳动力资源和广阔的国内市场,经济发展水平的差异为两国经济合作提供了现实可能性,中日之间的“经热”说明了这一点。日本财务省2008年8月21日公布的贸易统计速报显示,今年7月份日本对华出口额首次超过对美出口,中国成为日本最大的贸易出口国。目前,日本对华出口额相当于10年前的5倍,经济持续两位数增长的中国正在对日本经济发挥着支撑作用。7月份日本对中国出口额为1.2864万亿元,比上年同期增长16.8%,相当于lO年前的5.4倍。当月向美国出口1.276 3万亿元,同比下降11.5%,比向中国的出口少约100亿元。目前中日在经济领域已经形成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相互依存局面。
  三、中日关系新一轮的调整期及未来走向
  日本小泉首相在其任期内,曾经连续六次参拜靖国神社,严重破坏了中日关系的政治基础,中日关系陷入了建交后的最低点。自2006年9月安倍晋三担任日本首相后,日本开始修正小泉内阁的对华政策,中日关系也随之进入了一个调整期,期间包括安倍晋三、福田康夫访问中国,温家宝、胡锦涛访问日本,以及中日之间共同发表的《中日关于全面推进战略互惠关系的联合声明》等等。但是,这次关系调整所取得的成果因外相麻生太郎在2009年1月的施政演说中重提“自由与繁荣之弧’,而打了折扣,在2010年9月中日之间发生钓鱼岛撞船事件后,中日关系出现了严重倒退,始于安倍晋三的中日关系调整因此而划上了句号,中日关系再次陷入僵局。
  钓鱼岛撞船事件发生后,日本国内民众对菅直人政府表达了不满,菅直人政府的支持率也大幅下降。日本《产经新闻》的评论最具代表性:中国是日本在 亚洲地区最大的贸易对象,菅直人输不起中日关系,如果中日关系无法修复,对于两国是两败俱伤,但是“日本损失更惨烈”。日本首先伸出“橄榄枝”。2010年11月13日,在日本横滨APEC工商领导人峰会召开期间,应日本方面的请求,胡锦涛与营直人进行了会晤,这意味着“近来因钓鱼岛撞船事件而严重受损的中日关系呈现转机”,“中日两国关系在往好的方向发展”。2011年2月6日菅直人在政府组织的“中国问题恳谈会”首次会议上表示,愿意在文化、经济和政治等多方面重建日中关系。3月11日日本发生大地震后,中国总理温家宝当天即向日本首相菅直人表示慰问,并表示中国愿意提供援助。胡锦涛主席也于3月18日到日本驻华使馆吊唁地震遇难者。中国外长杨沽篪19日在与日本外相松本刚明会谈时,提出了希望菅直人首相和松本访华的邀请。种种迹象表明,中日之间正在酝酿甚至已经开始了新一轮的关系调整。
  值得注意的是,中日关系的这次新的调整是发生在两个大的背景之下的:一个是中国已经超越日本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另一个是日本刚刚发生的9.0级地震。中日之间的权力变更在量的积累上已经达到了新高度,东亚历史上第一次迎来了“两强并立时代”。权力结构的变化,将引起国家行为的改变,中日之间的权力变更也必然要在两国关系上有所体现。日本大地震对日本的影响是巨大的,其破坏力相当于一场高强度局部战争所造成的冲击,这次地震后,日本政府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将不得不把注意力放在救灾和灾后重建等内政问题上,在对外政策上很可能难以有所作为,并且由于缺少日本的支持,美国在朝鲜半岛和东亚也很难有大的举动。相反,今天的中国比小泉时代的中国更强大,外交资源更多,军事实力更强大,政治上反制日本的手段也更多,承受中日关系恶化的能力增强了。因此,在与小泉任期结束后的中日关系调整相比,中国在这次新一轮的调整中将占据更多的主动。
  基于以上分析,可预测中日关系今后的几个基本去向:
  (一)在经济领域,中日之间的经济依存度将进一步加深
  进入新世纪以来,由于中国的迅速崛起,中日之间的经贸关系也有了很大发展。2006年,中国首次超过美国,成为日本最大贸易伙伴,而日本是中国第三大贸易伙伴。日本出口的对华依赖程度从4.7%迅速增加到13.5%。日本GDP的对华依赖程度也从O.4%增加到1.8%。相反,中国同期的出口对日依赖程度却从17.8%下降到11%,GDP对日本的依赖程度也从4%缩减到3.8%。数据表明,中国对于日本的重要性在逐渐上升,而日本对于中国的重要性却在不断下降。
  中日之间的权力变更,迫使日本能够以更加务实的态度发展中日关系。自2003年10月温家宝总理、小泉纯一郎首相、卢武铉总统签署和发表《中日韩推进三方合作联合宣言》后,中日两国政府间的合作有了长足发展。2007年12月,首次中日经济高层对话在北京举行,充实了中日战略互惠关系。中日两国政府的积极推动和两国原本就有的密切的企业、市场联系,使建立中日自由贸易区并以此为基础建立东亚自由贸易区的可能性增加了,可以说双方进行FTA或EPA谈判的经济基础已经具备。民主党上台执政后,其亚洲外交的重要一环就是要构建东亚共同体,“区域一体化和集体安全是我们应该遵循的道路,以实现日本宪法所主张的和平主义和多边合作原则”。考虑到中日两国经济在整个东亚地区所占的比重,如果中日之间能够建立自由贸易区的话,将极大地推动东亚自由贸易区进程。
  (二)在政治层面,中日关系将进入一个新的发展阶段
  长期以来,历史教科书问题和首相参拜靖国神社问题一直困扰着中日关系。日本民主党执政后,在历史问题上采取了比较现实的态度。鸠山由纪夫在当选首相前曾明确表示:若当选将不参拜靖国神社,现首相菅直人2010年6月15日在国会参议院全体会议上说,靖国神社合祭着甲级战犯,首相和阁僚正式参拜欠妥当,他在任期间不打算前去参拜。关于教科书问题,日本前外相冈田克也曾表示,对于历史问题,未来最理想的模式就是由日中韩共同编写历史教科书,虽然冈田克也的倡议面临着诸多挑战,但是,这种表态至少显示了日本希望获得中国民间的谅解以减少中日合作障碍的愿望。虽然日本现外相前原诚司是日本新右翼鹰派势力的代表,但是以他一己之力恐怕很难扭转民主党政府外交的基本方向,中日关系倒退和俄日关系紧张已经说明前原诚司的外交策略是不符合历史潮流的,其本人也由于政治献金问题于2011年3月6日宣布辞职。
  从2009年9月日本民主党执政到2010年9月钓鱼岛撞船事件发生,这段时间应当是中日之间的外交磨合期。日本民主党成立于1996年9月,1998年4月,日本民主党、民政党、友爱新党、民主改革联合4个在野党组成新的民主党。2003年9月,民主党与小泽一郎领导的自由党再次合并,组成现在的民主党。从民主党的历史可以看出,它缺乏相应的执政经验,在外交领域可能更是如此。日本与美国在普天间机场搬迁问题上长期僵持不下;不顾中国的强烈反对与美国在黄海举行大规模军演;钓鱼岛撞船事件发生后日本政府的非理性行为;在梅德韦杰夫视察国后岛后召回驻俄大使等等。这些都显示了民主党外交刚性十足,但缺乏相应的弹性。撞船事件后中国的强硬态度应该使日本对中日关系的重要性和复杂性有了更深刻的理解和认识,这是中臼关系进一步发展的起点。
  (三)在安全方面,未来中日之间的安全竞争有可能加剧
  在军事安全领域,由于同为东亚的地区强国,中日之间不可避免的存在着结构性安全困境。随着中国军事实力的进一步增长,中国军事力量的投射范围正逐步向东拓展,这被日本认为是对其海上交通线和国家安全的威胁。2003年11月,中国海军一艘攻击型潜艇出现在接近日本海岸的公海海域,被日本视为“展示军力”和“向日本示威”;2004年11月,中国海军一首汉级核潜艇出现在日本水域,日本向中国提出抗议并“表示遗憾”;2010年4月,中国海军编队通过宫古水道南下深入太平洋,日本认为这是“前所未有的事态”。针对中国日益增长的军事力量,日本2010年12月《防卫计划大纲》明确规定;在今后5至8年中,在宫古岛或石垣岛上部署数百人的陆上自卫队警备部队。另外,在与那国岛也将部署约100人的陆上自卫队沿岸监视部队。而这些部署,主要是针对与西南诸岛最邻近的中国大陆与台湾。
  在能源安全领域,中国和日本同为石油进口和消费大国,能源安全是两国安全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日本大地震引发的海啸严重破坏了日本的发电能力,“东京电力公司丧失了高达20%的发电能力,这相当于日本发电总量的11%”。日本核泄漏危机,使全球对核能的使用有了新的认识和思考,日本对核电的开发和利用无疑会采取更为谨慎的态度,在未来的相当长的时间内,日本可能不会再建设新的核电项目,日本的石油和天然气需求将会大大增加。同样,中国自1993年成为石油纯进口国以来,石油进口量大幅增长,2010年中国的石油对外依存度超过55%。能源领域的竞争是一种“你失即我得”的零和博弈,因此,在未来中日之间的能源竞争有可能更加明显。考虑到钓鱼岛附近和东海蕴藏的丰富的能源资源,钓鱼岛问题和东海划界问题在中日关系中将变得更加突出。
  四、结语
  撞船事件使中日关系出现了严重倒退。但是,“竞争中合作”仍是中日关系的主流。同为东亚的地区大国,中日之间的战略竞争是不可避免的。但是,由于中日之间存在着紧密的经济联系,加上中美关系发展和美日同盟因素的制约,中日之间的竞争烈度是有一定的限度的。对日本来说,与中国交恶意味着将在东亚的国际关系中被边缘化,不利于实现“迈向政治大国”的战略目标。同样,对中国来说,促进经济的持续增长是当前工作的重心,而日本的经济实力和科技水平是中国崛起所不可或缺的。考虑到美国东亚霸权衰落和中国崛起的长期性,中日之间“竞争中合作”的关系,将会持续相当长的时期。
  撞船事件发生后,始于安倍晋三的中日关系调整已经结束了。撞船事件平息后,中日双方均渴望改善双边关系,中日关系开始进入一个新的调整时期,中国将在此次的关系调整中占据更多的主动,而日本大地震给双方改善关系提供了契机。经过一年多的外交磨合,日本民主党政权对中日关系的重要性和复杂性应该有了更为深刻的了解,应该说,此时的中日关系正站在一个新的起点上。日本的灾后重建和经济复苏离不开中国,在未来,中日之间的经济相互依存度可能会进一步加深,民主党在历史问题上的务实态度会使两国政治关系进一步发展,而在军事安全和能源安全等领域的竞争可能会加剧,但不会走向大国对抗。

中日关系的现状与未来|中日关系的现状及未来走向由小学生作文网(www.zzxu.cn)收集整理,转载请注明出处!原文地址http://www.zzxu.cn/fanwen/jieshao/1252145.html

相关推荐
Copyright © 2006 - 2016 WWW.ZZXU.CN All Rights Reserved
小学生作文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