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范文大全 > 介绍 > 正文
文章正文

宛希先被错杀的前前后后

范文大全 > 介绍 > :宛希先被错杀的前前后后是由小学生作文网(www.zzxu.cn)为您精心收集,如果觉得好,请把这篇文章复制到您的博客或告诉您的朋友,以下是宛希先被错杀的前前后后的正文:

宛城区教体局_宛希先被错杀的前前后后

在井冈山革命烈士陵园韩非,在苍松翠柏的簇拥和绿草红花下,巍然屹立着井冈山革命根据地斗争时期领导人和著名人士的二十尊大理石雕像,在毛泽东雕像的右边,紧排着宛希先的雕像。毛泽东的左臂右膀。 中国论文网 https://www.xzbu.com/4/view-10385930.htm  宛希先,湖北省黄梅县人。1905年秋,出生于黄梅县宛家大屋一个经营布庄的小康家庭。1924年他中学一毕业便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旋即投身北伐行列。1925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26年秋到武汉入国民革命军第二方面军总指挥部警卫团当兵,后任连长。1927年“七・一五”汗精卫叛变革命后,随警卫团于同年9月参加毛泽东领导的湘赣边界秋收起义,并很快成为毛泽东的左臂右膀,为创建和保卫井冈山革命根据地,作出了重大的贡献。   ――坚决赞成毛泽东的在敌人力量薄弱的农村进军的意见。在秋收起义后不久的文家市前委扩大会议上,宛希先同总指挥卢德铭、以及曾十峨、张子清等人坚决赞同毛泽东的意见,放弃攻打大城市,向敌人力量薄弱的农村进军,到井冈山建立革命根据地,否定了师长余洒度顽固坚持的“直取浏阳,攻打长沙”的错洪主张,在宛希先的带动和支持下,一大批战上争先恐后地站到队伍前面,表示要跟着毛泽东上井冈山。
  ――积极推行“把支部建在连上”的建军思想,三湾改编后,秋收起义部队缩编为工农革命军第一师第一团,下辖一、三两个营,宛希先任团副党代表,并被增补为前敌委员会委员,直接作为毛泽东的助手,抓部队的思想政治工作,积极贯彻和推行前委的一系列决定,为支部建在连上,实行民主制度,加强官兵团结,改变部队面貌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同时,配合毛泽东说服宁冈农民自卫军总指挥袁文才同意秋收起义部队进驻井冈山。
  ――两次打下茶陵,成立边界第一个工农兵政府,并与团长陈皓的叛变行为进行了坚决斗争。1927年10月21日,宛希先带领的工农革命军突击队攻占了茶陵县城,活捉了国民党县长,救出了被关押的农民运动骨干80多人。为了巩固井冈山根据地,毛泽东决定由此时担任团政治部主任的宛希先和团长陈皓一起,于1927年11月18日带领部队第二次攻打茶陵,并指示攻下县城以后迅速建立工农兵政权。宛希先指挥主力发起猛攻,里应外合,很快攻占了茶陵县城。攻下茶陵县城后,陈皓开始贪图享乐,走向歧途。宛希先作为团政治部主任,和三营营长张子清等对陈皓等人的所作所为进行了抵制和批评,但陈皓等拒不接受批评。宛希先及时将情况报告了毛泽东,毛泽东对陈皓等人提出了严厉批评,并指示宛希先成立工农兵政府,塞尔维亚希先根据毛泽东的指示,从基层产生了工人代表谭震林,农民代表李炳荣,士兵代表陈士榘,组成新政府常委,并由代表推举谭震林任政府主席,诞生了全同第一个县级红色政权。
  1927年12月下旬,湘敌方鼎英、吴尚等分别从安仁、攸县、高陇等地进逼茶陵时,陈皓对革命悲观失望,企图叛变革命,欲把在茶陵的丁农革命军700多人拉到敌十三军军长、他的老上司方鼎英那里去。为此,陈皓还下令拆除茶陵城东门河上的浮桥,切断了工农革命军回井冈山的退路。宛希先对陈皓的叛逃行径早有觉察,已写信向毛泽东报告了这一紧急情况,并派出侦察员截获了陈皓与敌联络的信件,揭发陈皓叛变投敌的罪行。1927年12月27日晚,毛泽东下令逮捕了叛徒,化解了井冈山革命根据地初创时期的分裂危机,在极端危急的时刻挽救了年幼的工农革命军。
  ――前往九陇山(今九龙山)开辟新的根据地,使之在严酷的对敌斗争中起到坚强的堡垒作用,成为井冈山根据地的行力屏障。1928年元月,宛希先自告奋勇前往九陇山开辟新的根据地。他带领干部战士走村串寨,访贫问苦,宣传革命道理,培养了一大批积极分子,发展了20多名党员,建立起九陇山第一个中共支部和200多人的农民赤卫队,开展了打土豪分田地活动,指挥赤卫队机动灵活地打击敌人,粉碎了国民党对九陇山的围攻,使九陇山成为井冈山革命根据地的一大屏障。1929年初,湘赣两省国民党军阀策划对井冈山革命根据地进行第三次“会剿”。针对敌人的“会剿”,红四军在“柏露会议”上做出了“围魏救赵”的决定,即跳出敌人包围圈吸引敌人,在运动中消灭敌人,以解井冈之危。同时派宛希先留守九陇山军事根据地,兼任中共湘赣特委副书记,继续坚持工农武装割据的斗争。期间,他穿梭于九陇山、三湾和永新、茶陵、莲花等县,并会同各地中共组织负责人,共同组织力量顽强地保卫着九陇山军事根据地,使“围剿”之敌始终爬不上九陇山。
  ――负责边界的“洗党”工作。由于中共党内、工农红军内错误路线的干扰和极端民主化思潮的抬头,导致了井冈山斗争的“八月失败”,根据斗争的需要,组织决定让边界特委组织委员宛希先开始负责边界的“洗党”工作。在他的精心工作下,边界中共组织的战斗力增强了。
  另外,宛希先还极力反对杜修经、杨开明极力把红军拉往湘南的错误主张,对中共湖南省委撤去毛泽东特委书记的决定表示异议。在茨坪主持办了一期党、团训练班,参与指挥了“黄洋界保卫战”、“永新困敌”等著名战斗。
  
  “土籍的党。客籍的枪”
  
  由于宛希先立场坚定,为人正直,工作勤奋,成绩卓著,在群众中有较高的威望。1929年1月红四军主力下山时,毛泽东特意留下他,有意识地让他去调解土客籍矛盾。但不幸的是,他却无意卷入了这种矛盾纠纷之中,从而招来自己的杀身之祸。
  关于井冈山根据地的土客籍矛盾,毛泽东在给中共中央的报告(即:《井冈山的斗争》)中指出:“边界各县还有一件特别的事,就是土客籍的界限。……我们的区域内,宁冈、遂川、酃县、茶陵,都有土客籍问题,而以宁冈的问题为最严重。”
  井冈山根据地的土客籍矛盾由来已久。自明代中后期开始一直持续到清代中期,大量的福建、广东移民由南而北迁入包括宁冈、永新、遂川等县,他们主要居住在山区,这部分移民就是所谓的客籍。与此相对应的是,本地的居民就称之为土籍。客籍人的进入与发展改变了当地的社会经济与政治权力格局,他们与土籍的冲突构成了地方社会的主线,这种矛盾体现在经济、政治、教育、文化、习俗等各个方面。居住在河谷、平原地带的土籍相对比较富裕,而住在边远山地的客籍则多贫困,“为占领平地的土籍所压迫,素无政治权利”,且政权主要掌握在土籍手中。两籍人分办学校,语言各异,也不允许通婚。
  井冈山革命根据地时期,宁冈县和永新县的大多数中共党员为土籍。因为经济上比较富裕,土籍的子弟比起客籍的子弟更容易得到受教育的机会。部分土籍子弟如龙超清、刘辉霄、谢希安等人在长沙、南昌、吉安等城市学习期间,受到马克思主义的影响,参加了共产党组织。他们返回故乡 后便宣传革命,扩大中共组织,开展农民运动。因此“边区如强征人夫般地招收党员,往往一个村有一个党支部,支部开会的时候,简直就是在开家族会议”(中共湘赣边界特委书记杨克敏提交中共中央的报告语)。1928年2月,中共宁冈县委和县工农兵政府成立之初,以龙超清为书记的中共县委和以文根宗为主席的县工农兵政府,主要负责人几乎都是土籍。而以袁文才为团长的工农革命军第一军第一师第二团(后为工农革命第四军第三十二团)则大部分是客籍。也就是说,土籍人掌握了政治权力,客籍人则掌握着宁冈县的军事权力。于是,社会上便流传“土籍的党,客籍的枪”之说。
  龙超清与袁文才曾有过一段“蜜月”合作期。受中共组织的派遣,龙超清利用富家子弟的公开身份(其父亲为江西省参议会议长龙清海),回到宁冈秘密开展中共党的工作,劝说县长沈清源和当地驻军把袁文才的“马刀队”收编成县保卫团。1926年7月,乘广东国民政府的北伐军进入湖南、江西之际,袁文才在龙超清的安排下,于宁冈县起兵策应北伐,赶走县长,成功地夺取了宁冈县政权。年末,袁文才在龙超清的介绍下加入了中国共产党。1927年,国共合作破裂后,袁文才回到了井冈山,重新开始了“山大王”生活。同年7月,袁文才与王佐率众攻进永新县城,救出了中共永新县委王怀、刘珍、贺敏学等共产党员以及农会干部和革命群众100多人,解放了整个永新县城。毛泽东在报告中说:“前年至去年,宁冈的土籍革命派和客籍结合,在共产党领导之下,推翻了土籍豪绅的政权,掌握了全县。”说的就是这段历史。
  但是,随着革命政权的建立和各项工作的深入开展,土客籍错综复杂的矛盾也逐渐显露出来。一些共产党员,包括龙超清、刘真存内,说话办事,往往不是站在土客籍贫苦农民的立场上,而是土籍人站在土籍一边,客籍人站在客籍一边。随着这些争执的累积,并最终导致曾经联手的龙(超清)、袁(文才)从此反目成仇。中共宁冈县委在《关于错杀袁文才、王佐的调查报告》中谈到三件事情,从一个侧面可以看到土客两籍的对立在革命展开过程中被激化。
  第一、围绕人事权的对立。宁冈县工农兵政府的第一任主席是土籍出身的文根宗,文根宗任期结束后,客籍出身的甘金皇继任主席之职。但是,一个月后,土籍占多数的党委会以甘金皇文化低、能力差为由将其撤职。
  第二、围绕“打土豪”的对立。随着土地革命斗争的深入,宁冈县农民协会决定以8个在逃的土豪为斗争对象,其中土籍6名,客籍2名。对此,土籍出身的党员和群众觉得土籍吃亏了,深感不满,
  第三、烧毁巽峰书院事件。宁冈县土籍与客籍的子弟在不同的学校:学校峰书院系土籍所办的最大学校,袁文才以该书院系土豪劣绅的大本营而将其烧毁,由此更引起了一些土籍人的不满。龙超清与袁文才为此事大吵了一顿。在这场族群利益争夺中,掌握兵权的客籍占了上风,掌握党权的土籍暂居下风。
  但是这种格局很快就被打破。1929年1月,当中共六大的决议案传到井冈山时,土籍的“党”终于找到了向客籍的“枪”发难的机会和政策上的依据。决议案指出:与土匪或类似的团体联盟仅在武装起义前可以适用。武装起义之后宜解除其武装,并严厉地镇压他们,他们的首领应当作反革命的首领看待,应完全歼除,杀戮其领袖。当这一既无具体分析、又无区别对待的“左”倾政策传到井冈山时,红军将领对于如何看待和执行中共中央的指示产生了分歧。1月4日,红四军、红五军的干部与中共宁冈、永新县委召开了联席会议,参加者有毛泽东、朱德、陈毅、彭德怀、谭震林、邓乾元、陈正人、永新县委书记王怀、宁冈县委书记龙超清等,在处分袁、王问题上展开了激烈的论战。据在场的陈正人事后回忆,王怀和龙超清是袁、王的宿敌,力主处死二人。毛泽东、陈毅、陈正人、谭震林、宛希先都明确表示:不同意杀袁、王。宛希先还建议要袁文才随红四军主力下山。前委采纳了宛希先的建议。宛希先与袁文才、王佐等人的私交甚厚,他的这些发言,使王怀、龙超清等人感到很不舒服,并从而萌发了欲除袁、王,必先除掉宛希先的念头。
  
  井冈惨案
  
  宛希先被杀与永新县委妇女部长龙家衡被错杀有着直接关系。龙家衡,虽然出身于一个大地主的家庭,但思想进步,很早就背叛了自己的家庭投身革命,并与同她一道投身革命的学长刘真(中共永新县委书记)结为夫妻。1928年8月中旬的一天下午,正在永新县九陇山区开展工作的龙家衡,突然得到丈夫刘真父亲病逝的噩耗。她未经请假,只向身边的同志交代了几句便化装成村妇模样,连夜赶到位于白区的刘真家中,料理公公的后事。但是,她的行踪被敌靖卫团探知。当龙家衡返回根据地时,敌靖卫团尾随其后,企图偷袭区委机关和红军医院。此时正好宛希先率二连红军战士到了九陇山区,组织力量击退了敌靖卫团的进攻(另一种说法是宛希先此行是专门来找龙家衡落实一桩事情的,因为不久前警卫排抓到一个奸细,从他身上搜到了一封龙庆楼写给他妹妹龙家衡的策反信)。宛希先早就知道龙家衡出身富绅家庭,原本就对刘真娶她做老婆有看法,现在又发生了龙家衡前脚到、敌人后脚跟来的事情,不免对龙家衡产生了怀疑,于是宣布对龙家衡进行审查。在审查中,宛希先的手下排长竞掏枪威逼她招供,无意中枪走火,致使龙家衡倒在了血泊之中(另一种说法是宛希先调袁文才部杀了刘真的妻子)。
  龙家衡与朱昌偕、王怀等人有浓厚的革命友情,关系甚好。她不仅是永新土籍人,而且她的丈夫刘真又是朱昌偕的入党介绍人,她本身又是与朱昌偕一道出生入死的战友。因此,龙家衡的死引起了朱昌偕、王怀等永新县委不少人对宛希先的强烈不满,甚至怨恨。
  宛希先在“洗党”中的过激行为及平时工作的方式方法也是导致他被错杀的另一个原因。1928年10月间,中共湘赣边界特委决定在根据地内实行“洗党”,宛希先负责永新、宁冈两县的“洗党”工作。在“洗党”工作中,由于他对党团骨干要求过严,在对一些干部的错误进行批评与教育时毫不留情,方法上也有不当之处,令许多人下不了台。人们开始对他敬而远之,甚至还给他送了个“暴君”的绰号。同时因打击面过宽、清洗过多,损害了部分土籍人的利益,故再一次引起了朱昌偕、王怀等人的不满。
  宛希先惨遭杀害的导火线是茶陵工农武装未参加攻打永新县城的行动。1929年11月间,中共边界特委决定边界各县地方武装统一行动,攻打仍被敌军占据的永新县城。宛希先在茶陵县作了布置,但茶陵工农武装要去参加攻打永新县城的消息被驻扎在茶陵县的国民党军队获悉。国民党军队在茶陵通往永新 的要道上布下重兵,等候茶陵工农武装自投罗网。为保存革命力量,宛希先决定茶陵工农武装不参加攻打永新县城的行动。攻打永新县城的战斗虽然最后还是取得了胜利,但也付出了较大的代价。朱昌偕对宛希先不服从特委调遣大为恼火,他在永新大湾村的一户较为富庶人家的宅子里开专门会议,要宛希先说清原因。在会上,无论宛希先怎样解释,朱昌偕都置若罔闻,严厉指责宛希先,其他与会人员矛头也指向宛希先。与宛希先关系尚好的袁文才、王佐因休整部队未到会,宛希先陷入孤掌难鸣的境地。会议最后以不执行特委决议、破坏对敌斗争的罪名将他关在一间茅屋里。为及时向组织报告情况,宛希先趁深夜看守疏忽,撬开窗子逃了出来。因大湾村一带四面尽是高山峻岭,加上夜色漆黑,看不清山路,只好暂躲在山里,计划天亮后再走。但朱昌偕等很快得到宛希先逃跑的消息,断定他是畏罪潜逃,连夜动员千余人打着火把搜寻。在一个小山洞里,宛希先被赤卫队员搜出。盛怒之下,朱昌偕亲自下命令,将宛希先枪杀了(另一说法是,宛希先在山上被发现,未等他开口,就被推进一孔用于保鲜生姜的窖中,被乱枪射杀)。宛希先死后不久,王佐、袁文才也先后被杀。
  毛泽东说:“希先是个好同志呀”
  一颗将星就这样陨落了,宛希先牺牲时年仅24岁。他死得很惨很悲很可惜,他本可以为共产党和人民做更多的工作。他的死是一场悲剧,但更是一场教训。他的死在牵动着许多人的心。毛泽东十分怀念这位志同道合的助手和战友。1945年中共七大前夕,毛泽东拉着何长工的手满怀深情地说:“长工,还记得宛希先吗?希先是个好同志呀!”在中共七大上,中共中央组织部郑重宣布宛希先等一批为革命作出重大贡献而英勇牺牲的同志为革命烈士。1965年5月毛泽东重上井冈山时,在与中共湖南省委第一书记张平化等人的谈话中。曾专门提到宛希先,“宛希先原来是个班长,三湾改编一下子就担任了营党代表。实践证明,宛希先是一个很优秀的同志。”当年参加井冈山斗争的何长工曾经回忆说:“宛希先是一位了不起的好同志呀!他1927年就在毛主席身边工作,很有才干,很有组织能力,很有领导水平,是毛主席身边很得力的干部。当年没有宛希先这些人,毛主席的队伍是拉不上井冈山的。”事隔60多年后,1992年萧克在《朱毛红军侧记》一文中也写到:“大家喜欢他(宛希先)性格开朗,说话直率,敢于批评不良现象。红四军主力下山之后,他留下坚持斗争。1930年听说他被错杀了。朱德有一次谈起宛希先,说他是好人,即便有缺点,也不应枪毙,我和知道他的人都有同感”。
  宛希先牺牲前,曾以炭代笔在关押他的房子墙上留下了他的绝笔诗:“断头今日已成局,煮豆燃箕我未泣。希先之志报国死,悲哉成仁一墙戏”。当我们今天读这首诗时,心中会有怎样的深思呢?

宛希先被错杀的前前后后由小学生作文网(www.zzxu.cn)收集整理,转载请注明出处!原文地址http://www.zzxu.cn/fanwen/jieshao/1252161.html

相关推荐
Copyright © 2006 - 2016 WWW.ZZXU.CN All Rights Reserved
小学生作文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