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范文大全 > 介绍 > 正文
文章正文

旧金山对日和约|《旧金山对日和约》再研究

范文大全 > 介绍 > :旧金山对日和约|《旧金山对日和约》再研究是由小学生作文网(www.zzxu.cn)为您精心收集,如果觉得好,请把这篇文章复制到您的博客或告诉您的朋友,以下是旧金山对日和约|《旧金山对日和约》再研究的正文:

【旧金山对日和平条约】《旧金山对日和约》再研究

[摘 要]西沙群岛、南沙群岛主权本属中国,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被日本占领,日本战败后理应由中国收回,但1951年美国起草和主导签署的《旧金山对日和约》只表明日本放弃这些岛礁,未明确主权归属问惠,为的是防止中国(大陆)从(对日和约)中得出对中国主权有利的结论来。《对日和约》如此处理主权问题为日后两群岛“主权未定”论埋下了祸根。 中国论文网 https://www.xzbu.com/4/view-10430777.htm  [关键词]西沙群岛 南沙群岛 主权 《旧金山对日和约》 头国
  [中图分类号]12829.13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5-4952(2006)01-0099-09
  西沙群岛和南沙群岛历来为中国领土,其主权自然归属中国[1]。但中国对此的主权却不断遭到侵犯和挑战,目前已有多国对这些群岛提出了主权要求,导致南中国海形势几度紧张,其中主权问题是核心所在。形成目前状况的原因是多方面的,其中1951年美国主导签署的《旧金山对日和约》(以下简称《对日和约》)未明确两群岛的主权归属,由此造成的所谓西沙群岛、南沙群岛“主权未定”论是原因之一。
  1951年美国草拟、制定的《对日和约》与其召集、主持的对日和会都涉及了西沙和南沙群岛问题。《对日和约》中明确规定日本放弃其对西沙和南沙两群岛的“权利、权利根据与要求”,但未明确中国收回主权,尽管这些群岛历史上就是中国的领土,且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中国政府即派员接收了两群岛。在签署《对日和约》的对日和会上,苏联极力为中国争取权利,但在中国未与会的情况下,①力量仍显不足;而南越则在法国的要求下得以与会,并在会上声明其对西沙、南沙两群岛的“权利”,这样就使得在此后的主权之争中中国陷入被动。②
  本文将根据《美国对外关系文件集》(ForeignRelationsofTheUnitedStates)和相关当事人的回忆录(《顾维钧回忆录》第9分册)以及(对日和约问题史料汇编》等资料,论述美国在起草《对日和约》过程中如何处理两群岛的主权问题,并分析其原因,然后说明《对日和约)处理方式对西沙、南沙群岛主权的影响,特别是对中国的主权所造成的负面影响。
  ①美英在中国与会一事上的分歧与结果,参阅陈奉林《战后日台关系史》,香港社会科学出版社2004年版,第63-68页。
  ②限于篇幅,本文不对和会一事展开论述,笔者另文专述。
  行文之前,有必要简单回顾对此问题的研究情况。《对日和约》因其对台湾问题的处理所造成的后遗症,加上台湾的重要性和敏感性,由此展开的研究在国内已经很多。所以,研究《对日和约》已不是新话题了,但研究该《条约》草拟时美国如何处理西沙和南沙群岛的主权问题则是新课题。国内很早就谴责《对日和约》的非法性[2]。之后的研究包括批判《对日和约)所造成的台湾“主权未定”论;[3]美国对日媾和政策如何形成;[4]美国在对日问题上与英国、苏联的争斗[5];战争赔偿问题[6];《对日和约》的影响,其中包括对中国台湾的影响《对日和约》对日韩关系的影响[8]等。不过,上述关于《对日和约》的研究基本上没有涉及西沙、南沙群岛问题,仅有一本专著提到苏联在和会上提出修正案要求把包括西沙群岛在内的领土归还中国――为美国拒绝,但未提及南沙群岛[9];此外,该书在比较《对日和约》的最后文本与草案时分析了两者的不同,其中之一就是最后文本出现了关于“南威岛和西沙群岛”的处理,但没有说明为什么会出现[9](p.176)。研究南中国海问题的部分专著和文章也注意到了《对日和约》对西沙和南沙群岛处理的模糊性,如奠定西方南中国海研究基础的塞缪尔斯的专著[10],另外罗奇金的研究[11]等均指出《对日和约》与和会均涉及西沙和南沙群岛,但也仅是指出《对日和约》最后文本未明确两群岛的归属而已;台湾学者虽明确指出“美国……于1951年《旧金山和约》及1952年《中日和约》中幕后策动‘西、南沙主权未定论’,意图严重损害中华民国继承、管辖西、南沙群岛之合法地位”,[12]但也仅此而已,未解其因。上述简要的学术回顾表明:有必要重新研究《旧金山对日和约》,以厘清其在处理西沙、南沙群岛一事上的来龙去脉,并分析其影响。
  
  一、《对日和约》的变化:从3月草案到7月草案
  
  第二次世界大战前,法属印度支那侵占了南沙群岛部分岛礁;日本也曾经到西沙、南沙群岛开采资源。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日本占领了西沙、南沙群岛,作为南进基地,划归台湾管辖。美国为首的盟军曾轰炸驻守那里的日军,并在南中国海破坏日本的交通线,对最后击败日本起到了一定的作用。战后,中国政府派员接收了西沙、南沙群岛,不过,随着国民党政权在大陆的失败和撤退,驻守西沙、南沙群岛的人员也撤出了。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很长一段时间内,亚洲局势处于转变之中,南中国海在美国亚太战略中位置还不明确。1950年1月12日,国务卿艾奇逊在全国新闻俱乐部的讲话表明,[13]美国在西南太平洋的防线到菲律宾群岛为止,南中国海在美国的防线以外。朝鲜战争爆发后,美国改变其政策,随着加大对法国在印度支那活动的支持力度,南中国海事实上已经进入美国的防线以内。至草拟《对日和约》和召开和会时,南中国海已经成为美国遏制“共产主义”的前沿阵地。《对日和约》草拟过程中与和会召开之时,国民党的驻军已经撤出了西沙和南沙群岛,但法国人连同南越驻守着西沙群岛的西半部――永乐群岛。此外,法国和菲律宾都有意于取得南沙群岛。
  美国在起草《对日和约》时,即3月草案对领土处理问题上,最初并没有涉及西沙和南沙群岛问题;但在最后的和约中,却有了对西沙和南沙群岛的处理方式――7月草案及最后签署的定案。这种“从无到有”且不明确两群岛主权归属的处理办法,反应了美国对两群岛主权归属问题的态度和政策。
  首先来看美国起草的、1951年3月公布的《对日和约》草案(以下简称3月草案)以及各方――主要是海峡两岸的中国人对草案领土条款中没有两群岛一事的反应与对策。
  1951年3月28日,美国公布了《对日和约》草案。这是由美国草拟、交由各国讨论的草案。该草案没有涉及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曾经被日本占领的南海诸岛问题。在涉及中国的领土条款中,仅有“日本放弃对朝鲜、台湾和澎湖列岛的一切权利、权利根据与要求”。[14]大陆和台湾当局对此有不同的反应。
  美国将和约草案送到台湾当局驻美国的“外交机构”,驻美“大使”顾维钧会同其他驻美“外交官”分析和约草案,草拟出对和约草案的意见,以供台北参考。1951年4月11日,顾维钧与李惟果商讨草案。顾维钧发现了《对日和约》草案对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曾为日本占领 的南沙群岛处理方式的缺失。他认为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日本曾占领这些岛礁,理应在日本放弃的领土之列。遂草拟了一份关于美国对日和约草案的修改意见,包括六个部分,其中第六部分向台湾“外交部”建议在和约第三条有关领土问题的条款中加入有关南沙群岛的内容。顾维均立即就此事致电台北:“(六)领土部分,尚有团沙群岛①,前曾一度由日本占据,中法两国似均曾认为已有,似应于第三条内,加入由日本一并声明放弃任何要求。请查案核夺。”[14](p.65)不知何故,顾维钧未提到西沙群岛。不过,台湾“外交部”同意了除有关南沙群岛之外的所有建议。“外长”叶公超认为,没必要向美国提出关于南沙群岛问题的修改意见,理由有二:南沙本是我领土;当前已有纷争,若在国际场合再提,将使问题复杂化,对我不利。所以,顾维钧的电报发出不久,叶公超首先在4月19日就此事回电,电文说:“电悉。卓见与本部呈院者大致相同。惟团沙群岛,我向认为系我国领土。日军既系1939年4月占领并将其划归台湾高雄县管辖,但投降后,即由我派舰接收,并经我划归广东省管辖。日军之占领,我似宜视为战时占领性质,故无须日本在和约内放弃。再,菲、法两国,对该群岛现仍觊觎,将其加入第三条,不但无必要,且将招致纠纷。”[14](p.65)因此,4月24日,台湾当局驻美“使馆”回复美国的照会中就没有提及南沙群岛问题。[14](p.690)依上述可知,台湾当局虽然意识到了此一问题,但没有就3月草案中没有两群岛一事同美国交涉。值得注意的是,顾维钧的发现和建议以及同台北的往返商议电文只涉及南沙群岛,没有提及西沙群岛,不过在《对日和约》的最后文本中还包括了西沙群岛。
  中国大陆对3月草案提出批评,但未涉及南海诸岛问题。1951年5月7日,苏联政府发表了《关于对美国“对日和约草案”的意见书》,第一次详细地阐述了苏联政府在对日媾和问题上的立场和意见。随后,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在回复苏联的照会中表达了对和约草案的意见,共和国政府对草案的意见与苏联一致。苏联在对美国和约草案的回复中,提出了很多批评,其中涉及中国的包括:中国被排除在和约签字国之外的问题;台湾和澎湖列岛没有明确归属问题。[15]如上所述,海峡两岸都看到了3月草案的内容,也都提出了意见。大陆谴责和约的合法性和把中国排除在外②;台湾当局虽然意识到了南海诸岛问题,但在“外长”叶公超否决之后也就没有再提。
  1951年6月14日,美英拟定了《对日和约》草案的修订案;[16]1951年7月,美国再次公布《对日和约》草案。与3月草案不同之处之一是:该草案中出现了有关曾为日本占领的南中国海岛礁问题的处理条款:在该草案第三章“领土”部分、第二条“己”款中写有:“日本放弃对南威岛①及西沙群岛之一切权利、权利根据与要求。”[7](p.693)
  ①即南沙群岛。
  ②目前限于资料,还无从知道中国政府对1951年3月草案中没有提及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被日本占领的南海诸岛如何处理的条款持何种意见,笔者尽可能查找目前公开的大陆材料,包括中国外交部公布的最新档案,仍没有找到。外交部档案中仅有1951年2月外交部对人民出版社编辑出版(对日和约问题)一书的意见(档案号:116-00026-01“我对《对日和约问题》一书的意见”)。
  这一草案基本上就是最后和约的文本,在9月份签署的正式《对日和约》中,该条款未变,即模糊处理――不明确两群岛的主权归属。[17]
  与对3月草案的反应相反,海峡两岸的中国人虽然都关注《对日和约》与和会,但这一次,大陆明确谴责美国有意抹杀中国对两群岛的主权;而台湾当局则忙于争取参加对日和会,无暇顾及这等“小问题”了。与对3月草案不同的是,法国也对《对日和约》中关于两群岛一事发表评论。
  中国政府看到7月草案后,发表声明批驳《对日和约》的非法性,表示中国将不承认《对日和约》;声明涉及南海诸岛。1951年8月15日,中国外长周恩来在关于英美《对日和约》草案及旧金山会议声明中,就有关南海诸岛主权问题指出:“草案又故意规定日本放弃对南威岛和西沙群岛的一切权利而亦不提归还主权问题。实际上,西沙群岛和南威岛正如整个南沙群岛及中沙群岛、东沙群岛一样,向为中国领土,在日本帝国主义发动侵略战争时虽曾一度沦陷,但日本投降后已为当时中国政府全部接收。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于此声明:中华人民共和国在南威岛和西沙群岛之不可侵犯的主权,不论美英对日和约草案有无规定及如何规定,均不受任何影响”。[18]这是中国政府首次公开、正式表明官方对西沙和南沙群岛主权问题的立场。[11](p.27)
  7月草案公布时,台湾当局正在为和会代表权的问题而争取美国支持,并且有了前述台北的指示,也就没有就两群岛问题同美国交涉。
  但是,法国却对7月草案对两群岛的处理方式表示赞成。1951年7月20日,法国外交部发言人对不交还中国西沙和南沙两群岛的文本表示欢迎:“美英的《对日和约》草案文本,特别是与领土有关的条款,完全符合法国政府的观点”,它们“确定了法国对南威岛和西沙群岛的主权”。[19]
  
  二、草案发生变化的原因
  
  事后美国一直未公开对未在《对日和约》中明确西沙、南沙群岛归属的原因作出解释。直到1974年西沙群岛冲突,当美国不得不公开对西沙群岛的主权问题表态时,美国官方仍采取回避态度,拒绝对西沙群岛主权归属问题表示明确立场。1974年1月21日,有记者问“美国在1951年对于当时究竟谁拥有帕拉塞尔群岛一定有它的立场还是没有什么立场?”国务院发言人说:“我曾匆匆地把1951年条约研究了一下,我们第一遍阅读时看到唯一提到斯普拉特利、帕拉塞尔群岛②等等的是,日本放弃对这些岛屿的主权要求――照我看来,这是……无论如何,美国将不承担任何义务”。[20]同一时间,美国的媒体则认为这些岛礁“在1951年签署《对日和约》时交给了中国”。[21]
  ①南威岛系南沙群岛中的一个岛,其英文名即“Sprafly",西方对南沙群岛的称呼就是用的这个名词,不过用的是复数。在中译本中,都是用了“南威岛”,但后来就(对日和约)此一条款的争议就不限于南威岛了,而是整个南沙群岛。
  ②斯普拉特利和帕拉塞尔分别是南沙群岛和西沙群岛的英文名称音译。
  日本是主要当事国之一,但日本在和约的草拟过程中没有多少发言权,且对和约中涉及两群岛的条款也是到1974年西沙冲突时才发表了意见。日本外务省在1974年1月21日声明:就中国和南越围绕南中国海西沙群岛的领有权争端不特别发表见解。理由是,西沙群岛虽然第 二次世界大战时由日军占领过,然而我国根据旧金山和约第二条第f项,已经放弃了对该群岛的所有权利、取得权利的法律依据及请求权,不处于应就归属问题发表意见的地位。[22]
  在后来的时间里,这个问题被多次提及――虽然引起很多注意,但给出原因的不多,有说服力的就更少。
  有学者认为是法国人作用的结果,“《旧金山和约》规定日本放弃对西沙和南沙群岛的一切权利而未提及归还主权问题,这本身是越南的宗主国法国的建议使然”。[23]从法国在1951年7月发表的声明看――该声明欢迎《对日和约》对西沙和南沙群岛的处理,[19]这种说法有一定的道理。
  德国学者亨齐格认为如此模糊处理与英美关于中国的分歧有关。由于英美对于应该由“哪一个中国政府代表中国”没有达成一致意见,所以“条约没有明确规定由哪一方接收这些岛礁,原因在于条约的签字国,尤其是美国和英国,在对于究竟哪一个政府――北京还是台北,可以被视为合法的问题上存在意见分歧”。[24]
  上述解释均有一定道理,但都不够明确。对上述问题,可从两个层面分析:一是为什么两群岛问题会出现在7月草案中;二是为什么没有明确两群岛的主权归属。
  首先是关于两群岛问题是如何出现在7月草案中,即哪一方提出了这一问题,使得在3月草案没有涉及这一问题的情况下,在7月草案中被补充进去。
  根据目前的材料,台湾当局是较早意识到这一问题的,但没有向美国提出。中国大陆在对3月草案发表的声明中没有涉及南中国海的两群岛问题,2004年初中国外交部解密的档案中也没有这方面的内容,此外当时大陆也没有同美国沟通的渠道,所以中国大陆不大可能就3月草案同美国交涉。那么,很有可能是中国之外的其他国家提出了这一问题,较有可能的是法国和菲律宾,因为两者都提出了对两群岛的要求。不过菲律宾的可能性不大,因为它是从安全角度考虑,不愿让南沙群岛控制在敌人手中,而台湾当局并非菲律宾的敌人,且菲律宾也表示南沙群岛为“友邦”(台湾当局)控制是可以接受的;再者,菲律宾对《对日和约》关注的是日本的赔款问题。
  法国最有可能提出这个问题,因为法国曾经占领过这些岛礁,并且在草拟和约时仍占有部分岛礁,此外法国对日没有其他要求。从法国1951年7月20日针对7月草案发表的声明中,也可以看出是法国作用下的结果,因为法国外交部曾表示,和约草案对“南威岛和西沙群岛”的处理是“符合法国政府的见解的”,“确定了法国对南威岛和西沙群岛的主权”;中国指责这是美、法勾结的结果。[19]
  其次,7月草案没有明确两群岛主权归属的原因,《对日和约》的主导者――美国为何如此处理?
  《对日和约》草拟、对日和会召开之时,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正同中国军队在朝鲜半岛作战;美国对华遏制政策已经成形,旧金山会议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召开的。
  朝鲜战争的爆发改变了美国对西太平洋防线的看法和政策,随着美国介入印度支那,南中国海事实上已经进入美国的防线以内。1951年6月15日,美国国防部长就6月14日的(对日和约)草案的有关问题致函参谋长联席会议;6月26日,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回复,其中指出:必须确保《对日和约》的文本既不声明、也不会被引申出这样的推论,即“共产党中国”对西沙群岛和南沙群岛拥有主权。[16](p.1167)美国此举旨在从条约上防止中国(大陆)对西沙和南沙群岛的主权要求;但并未从主观上否认台湾当局对两群岛的主权。
  除此之外,没有其他有关美国对两群岛主权问题的态度的材料。直到1956年,美国接到南越从西沙群岛发回的消息后,国务院开会时几位高官明确指出西沙群岛的主权问题尚未解决,拟由南越同台湾当局协商解决。[25]美国对两群岛主权问题的这种态度持续至今。
  此外,当时两群岛存在争议的复杂局势可能也是原因之一。从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日本从这些岛礁上退出到形成和约草案之时,尽管中国早在1946年底、1947年初完成了对两群岛的接收,但围绕西沙群岛有法国和法属越南同中国争执;围绕南沙群岛还有菲律宾同中国理论。再考虑到1950年时台湾当局已从两群岛撒军、两群岛在《对日和约》形成之时并不在中国人手里的事实,围绕两群岛而发生的争执是美国在决定和约草案时不得不面临的现实。相关学者的研究也认为:主导和约起草与和会的美国和英国为了各自的利益考量,有意使两群岛在条约中处于未定状态;因为美国不愿开罪与当时争执两群岛的中国台湾当局和法国,而英国当时还对那里的岛礁有权利要求,同时还要为北婆罗州的安全着想。[26]
  另外的问题是,美国在《对日和约》起草、酝酿过程中,如何定位“斯普拉特利群岛”(Spratleylslands)?在1951年6月14日英美拟定的《对日和约》草案文本中,用的是“斯普拉特利岛”,即“Spratley lsland”,[16](p.1120)中国名称是“南威岛”,最后文本也是如此;[17](p.335)1951年8月,中国批驳美国的声明中也用的是“南威岛”户刨有关的翻译用的也是“南威岛”;[14](p.65)但在1951年6月26日参谋长联席会议致国防部长的备忘录中用的是“斯普拉特利群岛”,即“Spratleylslands",[16](p.1157)中国名称为“南沙群岛”。事实上, “南威岛”(Spratleylsland)只是南沙群岛(Spratleylslands)中的一个岛,当“岛”(1sland)在英文中使用不同的名词形式――复数或单数时,所指的地方和范围就大不一样。目前还不知道美国在讨论(对日和约)时和确定《对日和约》文本时为何用词不同。
  
  三、《对日和约》的负面影响
  
  中国未参加《对日和约》的起草和签订,也不承认《对日和约》的合法性,当然也不认可《对日和约》对西沙和南沙群岛的处理;但中国的立场对《对日和约》效力的影响却有限,《对日和约》为一国际文件,由较多的国家签署,当然为签署国所承认。它是第一份涉及南中国海岛礁主权问题的、正式的国际条约,也是迄今唯一的一份;它对主权归属问题的模糊处理,在法理上制造了“西沙和南沙群岛主权未定论”,在事实上和理论上都为后来主权的争执埋下了伏笔。
  1951年(对日和约)对西沙、南沙群岛的模糊处理――“主权未定(或未明)”引发了争执各方对此条款的不同解读,均力图从《对日和约》引申出对己方有利的解释来。其他国根据事发时与争执国的不同关系对此也有不同的解释。此外,各国学者也有不同的理解。
  1951年8月15日,中国外长周恩来发表声明,谴责和约的非法性,同时指责美国有意制造两群岛“主权未定论”。其后,在1956年6月28日《人民日报》发表的“观察家评 论”――《别想从中国人民手中占便宜》,[27]以及1959年2月28日《人民日报》发表观察家评论――《中国对西沙群岛的主权绝不容侵犯》,[28]均指责“美国的确故意仅仅规定日本放弃对南威岛和西沙群岛的权利,而不提这些岛屿归还中国的问题”。
  南越认为《对日和约》此一条款是为了解决法国与日本之间的争端,与中国无关。1975年,南越发表关于两群岛的白皮书,认为“旧金山和约内关于帕拉塞尔和斯普拉特利两群岛的简短条款,其目的仅在于确认:日本撤销其先前与法国争端中的一切要求”。[29]统一后的越南继承了这一观点。越南学者指出:“(《对日和约》)没有谈到把西沙和南沙交还中国之事”。[删
  菲律宾是《对日和约》的签字国,也是和会的与会者。但不知何故,菲律宾在和约草案的讨论过程中、在签署和约的和会上,都没有提出对南沙群岛的权利要求,尽管它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前和战后初期曾经提出对南沙群岛的权利要求。即使在50年代中期,菲律宾人克鲁玛到南沙群岛活动时,菲政府也没有就《对日和约)对南沙群岛的处理作出解释。[11](pp.138-143菲律宾副总统在1957年的一次记者会上表示:“南沙群岛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为日本所占领,此一群岛即不属于任何国家所有,基于经济及商业待遇机会均等原则,对所有盟国公平开放”。[26](pp.838--839)但没有提及《对日和约》的问题。只是到了20世纪70年代,当菲律宾进占部分南沙岛礁时,为了寻找理论根据,才对《对日和约》作出了有利于菲律宾的解释。“国际上所熟知的、叫做斯普拉特利的‘七岛组”’,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的胜利一方――同盟国的托管之下,因为日本在1951年放弃了对斯普拉特利群岛的所有的权利、名誉和权利要求之后,同盟国没有作出领土处理方面的安排;基于此,菲律宾政府认为这些岛屿是“平等地对同盟国或其任何成员开放的,这些成员在社会、经济和商业及其他相关时宜等方面机会和待遇均等”。[11](pp.141-142)1987年12月1日,菲律宾外交部发表其对其所称的卡拉延群岛立场的文件――《菲律宾认为卡拉延群岛不是世人所称的斯普拉特利群岛这一地理实体分组成部分),延续了上述立场:“日本在1951年在旧金山签订的和平条约中正式放弃了对这些岛屿的权利。但上述和平条约未将这些被放弃的岛屿转让给盟国中任何一个国家”。[31]
  菲律宾对《对日和约》的解释被中国学者认为是“断章取义,不全面的”。“引述1951年盟国所签署的金山对日和约,认为日本仅表示‘放弃’南沙主权,未言明放弃后的归属,故应属‘盟国’托管,显是故意断章取义,无视中日和约系双边条约。双边条约规定缔约国一方之日本放弃原由日本侵占现已由另一方的中国收回的固有疆土,当然亦由中国收回此等疆土上的主权”。[32]
  除上述南中国海争端的直接当事国之外,另有一些国家对(对日和约》有不同的解读。1974年1月,中国与南越在西沙群岛发生冲突,[33]这场冲突引发了对西沙群岛主权的争议,一些政府和媒体提到了1951年《对日和约》对南海诸岛的处理。
  英国是《对日和约》的起草、修改者之一,但英国政府一直未对涉及两群岛的和约条款表示意见。只是1974年,英国的媒体认为旧金山会议肯定了中国对这些岛屿的主权。“1951年的旧金山会议宣布这个群岛是中国人的;但是直到最近当在这个群岛发现丰富的油矿的时候为止,北京并没有使用武力来支持它的领土主张”。[34]
  意大利媒体在1974年西沙冲突时认为旧金山会议上将西沙群岛还给了中国。“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被日本人占领了的帕拉塞尔群岛已随着1951年签订的旧金山和约还给了中国”。[35]
  总的来看,各方对《对日和约)对西沙和南沙群岛问题的处理有不同的解释,这都是《对日和约》没有明确两群岛归属问题留下的祸患。
  而研究南中国海问题的学者也注意到了1951年《对日和约》对南海诸岛的处理,并认为这是冲突的根源之一。台湾学者陈鸿瑜认为“(旧)金山和约中条款的缺失”对中国极为不利,“最为人所争议的是和约第二条……第六款之规定‘日本放弃对于南沙群岛及西沙群岛之一切权利、权利名誉①与要求’。由于该两条款只规定日本‘放弃’对于西沙群岛及南沙群岛的权利,而未指明接受该权利之国家,再加上我国非金山和约签字国,因此极易导致误会我国接受该项权利之合法性”。[36]由此,陈鸿瑜指出了《对日和约》的严重后果。如前所述,台湾学者林苹苹也提到了美国有意策划了西沙、南沙群岛主权未定及其造成的后果。
  日本学者也认为,对日和会与和约均没有解决南沙群岛的主权问题。“1951年旧金山会议结束了太平洋战争,日本放弃了对南沙群岛的所有权利。尽管会议明确宣布日本没有拥有过群岛,但到现在也没有解决到底是谁拥有这些岛屿”。[37]
  上述种种对《对日和约》的不同解读,除了因为各方对两群岛权利要求的事实外,重要的原因就是美国主导的《对日和约》没有明确两群岛的主权归属问题,从而在一定程度上为后来的争执留下了后遗症。
  ①关于“名义”与“名誉”的说明:前者为大陆用词,后者为台湾学者用词,为尊重原文,本文在引用时依照原文。
  
  [参引文献]
  [1]参见张鸿增《从国际法看中国对西沙群岛和南沙群岛的主权》,《红旗》1980年第4期;赵理海:《从国际法看我国对南海诸岛不可争辩的主权》,《北京大学学报(哲社版)》1992年第3期。
  [2]李纯青:《对日和约问题:斥美制对日和约草案》,世界知识出版社1951年版;中国人民保卫世界和平反对美侵略委员会编《对日和约问题》,1951年版;力如:《美国武装日本与对日和约问题》,东北人民出版 社1951年版。
  [3]王建朗:《台湾法律地位的扭曲――英国有关政策的演变及与美国的分歧》,《近代史研究》2001年第1期;余子道:《旧金山和约和日蒋和约与美日的“台湾地位未定论”》,《军事历史研究》2002年第1期。
  [4]崔丕:(美国对日单独媾和政策形成史论》,(美国研究)1992年第2期;豆艳荣:(杜勒斯与美日媾和),《历史教学》2004年第10期;于群:(美国对日政策研究),东北师范大学出版社1996年版,第127、171页。
  [5]赵爱伦:《英国对日媾和政策形成史论》,《哈尔滨工业大学学报(社科版)》2003年第2期;杨黔云:《战后初期美苏对日问题斗争探析》,《曲靖师范学院学报》2001年第1期;张盛发:《20世纪50年代初期中 苏共同抵制美国主导的对日媾和》,《世界历史》2001年第2期。   [6]崔丕:《美国关于日本战争赔偿政策的演变》,《历史研究》1995年第4期;侯文富:《略论美菲交涉与〈旧金山对日和约〉中的“劳务赔偿”问题》,《日本学刊》1997年第4期。
  [7]孙瑜:《旧金山对日和约的签订及其影响》,《现代日本经济》2005第4期。
  [8]安成日:《旧金山对日和约与战后日韩关系》,《日本学刊》2001年第6期。
  [9]于群:《美国对日政策研究》,东北师范大学出版社1996年版,第174页。
  [10]MarwynS.Samt.1s,ContestfortheSouthChinaSea,NewYorkandLondon,1982,pp.77-79,
  [11]Chi―Kim I OinaPoiTowards TerritorialDisputes. The CaseOthe South China Sea lslands,
  London;Rout.1edge,1989.
  [12]林苹苹:《美国柯林顿政府对中(共)菲美济礁争议事件之立场与反应(1993--1996)》,台湾《东南亚季刊》第2卷第2期,1997年4月。
  [13]Acheson,“CrisisinAsia:AnExaminationOfU.S.Policy",TheDel~rtmentOfSuaeBulletin,Jm.23,1950.p.116.
  [14]《1951年3月美国致送对日和约临时草案的节略全文》,《顾维钧回忆录》第9分册,中华书局1989年版,第678页。
  [15]《对日和约问题史料》,人民出版社1951年版,第58~107页。
  [16]ForeignRelationsofTheUnitedStates,1951,V01.VI.p.1120.
  [17]《国际条约集;1950~1952》,世界知识出版社1959年版,第335页。
  [18]《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外交部长周恩来关于英美《对日和约草案》及旧金山会议的声明》,《人民日报》1951年8月16日,第1版。
  [19]《在美国所谓〈对日和约草案定本〉中、暴露美国阴谋侵犯我台湾南威等岛主权》,《人民日报》1951年8月23日,第1版。
  [20]《美新处华盛顿1974年1月21日电》,《参考资料》1974年1月22日(下)。
  [21]《美联社西贡1974年1月19日电》,《参考资料》1974年1月20日(下)。
  [22]《时事社东京1974年1月21日电》,《参考资料》1974年1月22日(上)。
  [23]李国强:《南沙群岛问题对中越关系的影响》,《中国东南亚研究会通讯》2003年第1期。
  [24]DieterH6nzig,D/sputa/Islandsin theSouthChinaSea:Paracel,$pratlys,Pratas, MacdesfiledBank.Weisbaden,Gexmany:Harrassowitz,1976,p40,
  [25]Fore/griRelationso/TheUnitedStates,1955―1957,V01.Ⅲ.p.378.另参阅张明亮《美国与《“甘泉岛事件”》,《东南亚研究》2005年第2期。
  [26]TimoKivimaki.WarorPeace切theSouthChinaSea,NIASPress,2002,p.12.
  [27]《别想从中国人民手里占便宜》,《人民日报》1956年6月28日,第4版。
  [28]《中国对西沙群岛的主权绝对不容侵犯》,《人民日报》1959年2月28日,第4版。
  [29]戴可来、童力合编《越南关于西南沙群岛主权归属问题文件资料汇编》,河南人民出版社1991年版,第34页。
  [30](越)刘文利著、戴可来等译(越中关于黄沙和长沙两群岛的争端)(LuuVanLoi,CuocTranhChapVier ―TrungVeHodOuanDaoHoangSeVaTruongSe),海洋战略发展研究所1996年版,第74页。
  [31]新华社马尼拉1987年12月1日英文电:《菲律宾外交部公布对南沙群岛立场的文件》,《参考资料》1987年12月5日。
  [32]萧曦清:《中菲外交关系史》,台湾中正书局1995年版,第953页。
  [33]《当代中国海军》,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87年版,第392―399页。
  [34][美)理查德・休斯:《中国的胜利引起了人们对可能向其他岛屿推进的恐惧》,《参考资料》1974年1月27日(下)。
  [35](意)《信使报》1974年1月20日,《参考资料》1974年1月21日(下)。
  [36]陈鸿瑜:《南海诸岛之发现、开发与国际冲突》,台北国立编译馆1997年版,第171页。
  [37]KoichiSato.TheJapanCard,FarEasternEconomicReview,13,1995,P.32.
  [责任编辑:叶张瑜]

旧金山对日和约|《旧金山对日和约》再研究由小学生作文网(www.zzxu.cn)收集整理,转载请注明出处!原文地址http://www.zzxu.cn/fanwen/jieshao/1252207.html

相关推荐
Copyright © 2006 - 2016 WWW.ZZXU.CN All Rights Reserved
小学生作文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