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范文大全 > 介绍 > 正文
文章正文

[白鸟之死 席慕容]白鸟之死

范文大全 > 介绍 > :[白鸟之死 席慕容]白鸟之死是由小学生作文网(www.zzxu.cn)为您精心收集,如果觉得好,请把这篇文章复制到您的博客或告诉您的朋友,以下是[白鸟之死 席慕容]白鸟之死的正文:

[白鸟之死 席慕容]白鸟之死

你若是那含泪的射手   我就是那一只   决心不再躲闪的白鸟   只等那羽箭破空而来   射入我早已破裂的胸怀      你若是这世间唯一 中国论文网 https://www.xzbu.com/5/view-1269550.htm  唯一能伤我的射手
  我就是你所有的青春岁月
  所有不能忘的欢乐和悲愁
  就好像是最后的一朵云彩
  隐没在那无限澄蓝的天空
  
  那么让我死在你的手下
  就好像是终于能
  死在你的怀中
   ――席慕容
  
  不说,永远都不说,不说爱你有多深,深得已经无法用语言来陈述,于是,我选择沉默,选择用生命验证。感谢你给了我一个这样的机会,用我的生命去爱你……
  
  苏小落日记9月13日星期三
  今天又是周三,他依然没来。他已经两周没有来按摩。
  我坐到窗边,向外看。居高临下,能看到著名的鱼尾狮公园。鱼尾狮像静静伫立在新加坡河畔,依然悠闲地吐着清泉。美丽的新加坡一如既往地美丽着,只有我,莫名烦躁。
  下午两点,以为他快到,开始有些坐立不安。不停地抬起手嗅自己的手腕,希望香气留得久一点,再久一点。昨天新买的香水,很贵,花掉我半个月的薪水,可是想到今天为他按摩的时候他能闻到,就觉得值得。
  三点,手心里出了汗。芳姐笑我,人还没到,你紧张什么。我红了脸。这样明显吗?连她都看出我的期待。
  四点,仍然没到。五点,六点,七点。天黑下来。他不会来了,我知道。
  眼皮一直在跳,右眼。芳姐说左眼财右眼灾,我发了慌,一直在心里反驳她,记错了吧,一定记错了。
  沈木白,你要平安。
  
  [旁白]
  其实,自己和他的关系,苏小落是很清楚的。她只是名按摩师,而他的钱夹里插着会馆的VIP卡。世界连锁的高级会馆,十几万新币一张的贵宾卡,他办的时候,眉头都没皱一下。苏小落不知道他的身份,可她明白他们之间一定隔了崇山峻岭,浩瀚汪洋。
  况且,他从来没有正视过她,一眼都没有。
  别的客人,总是与自己的按摩师热络得很。开口便笑,语气柔和。按摩时常会闲谈,家长里短娓娓道来,不烦不倦。她自然是要聆听,并且报以微笑,神情或赞同或惊讶,引得他们谈兴更浓。
  可是,他不一样。
  第一次见他,两年前。7月。那年的夏天格外炎热,四季如春的新加坡,空气竟也灼热得漫天流火。偏偏供电出了故障,冷气全停。主管把他带到苏小落面前的时候,她额角还泛着微微的潮气。她对他伸出手,他头也不抬,垂着眼皮将手搭上来,晃一下,就算完成了这项礼仪。没用一丝力气。
  她将手收回来,忽然就打一个寒战。他的手很凉。冰凉。那种凉与众不同,一直浸到骨里。
  她带路,他就跟在后面,脚步很轻,但是很稳,步伐间极有规律,不疾不徐,很从容。她有些好奇,回头看他。依然低着头,手插在兜里,帽檐压得很低。
  之后发生的一切,在苏小落的记忆里已经并不鲜明,可是她清楚地记得自己回头看他的那个瞬间。有那么短短的刹那,她忽然觉得自己能看出这个男人的寂寞。在米黄墙壁米黄地毯的走廊里,他走得安静而孤独,阳光在他身前缓慢地隐去,那样明亮的色彩里,他是唯一的一抹灰色。
  她忽然想起古龙写李寻欢的这句话――无论和多少人在一起,他都是寂寞的。
  
  苏小落日记9月16日星期六
  我想,我该做点什么。
  下午,找芳姐请假。她审视地看我,笑说,好。
  脸有一点发烫。我知道她看出来了,看出我的忐忑,我的担心。一个女人牵挂着一个男人的时候,整张脸就有了不同,纵然再想掩饰,也无异掩耳盗铃。
  我很感激她。如果没有她,我没有今天的生活。按摩师并不是如何体面的工作,可起码正规干净。总好过按摩小姐,洗头小妹。我已满足。
  刚要出门,忽然来了人。心沉下来,我知道,我走不掉了。
  芳姐迎上去,喊,周督。没人叫他的名字,只叫他周督。警察署督察,屡破大案,声名远播。这个称呼,远比名字威风得多。
  他见到我,对我笑。小落,去哪,忘了今天我要来吗?
  芳姐笑说,去哪,她哪也不去,是吧,小落。
  我只能笑,只能点头。
  房间里漫着薰衣草的香。周督说,怎么又是这个香?一股怪味,哪有檀香好,换了好吧,小落。
  熏起檀香,薰衣草的味道立刻淡下去。按到肩膀的时候,周督说,小落,累不累?考虑好了没有,辞职不做了,我养你。
  我挣开,只是微笑。
  他哈哈大笑起来。我就是喜欢你这股倔劲,耗吧,我有的是时间。
  他便不再说话,只是饶有兴致地看我。他总还是有身份的人,讲规矩,从不逾越。房间里只有檀香的味道,越来越浓,我有一点晕,更有一点惆怅。薰衣草的味道没有了,一丝都没了。
  对不起,沈木白,我留不住你的薰衣草。
  
  [旁白]
  薰衣草,是沈木白对苏小落说的第一句话。
  他第三次来按摩,苏小落照常熏了紫丁香,他躺在按摩台上,忽然头也不回地,开口说,换薰衣草吧。
  她愣住了,半晌才回过神来。
  这是她第一次听他开口说话。声音很低,很哑,却很柔和,与他的外表不一样。声音是会泄露一个人的秘密的,原来他并不像外表看起来一样冷漠,懒散,不近人情。她怔怔地看着他,忽然有小小的欢喜。
  与前两次一样,他仍不肯把脸放入气眼,喜欢将手臂枕在头下,侧头而卧。她按着他的肩,他的背,他的腰。肌肉很结实,却也僵硬。这样怎能舒服?她加大力道,想化开那份僵硬,很久过去,他依然不动。
  她想了想,轻轻低下头,凑近了看他。呼吸很均匀,神情很安详,竟已熟睡。
  她失笑了,竟连睡着也是这样地紧张,身体像一根弦,紧紧绷住。
  扯一条大毛巾轻轻为他盖上,忍不住仔细地凝视他。鼻子很挺,笔直的一条线,法令纹很明显。苏小落素来喜欢男人生出这两道沧桑的纹路,像梅尔・吉布森。无关美丑,只是性感。
  嘴的线条却很是柔和。唇有些苍白,很干燥,有严重的脱皮,甚至露出隐隐的血丝。她忽然有些心疼,忘了这是哪,他是谁,竟然伸出手,轻轻地朝那嘴唇碰过去。
  轻,那样地轻,他却猛地一动,飞快地睁开眼睛。她这才醒了,慌忙站起身来,别过头去。心咚咚跳着,像被戳穿了秘密一样局促。
  他仰起头,左右看一下,重新埋下头去。她呼出口气,手下依然没有停,只是偷偷抿着嘴,微笑了。心里分明有几分孩童般小小的得意。
  晚上下班,她跑到最近的网吧,在搜索栏中敲下五个字:薰衣草花语。页面刷出来:等待爱情。
  对着屏幕,她傻傻而明媚地笑了。她当然知道这不过是巧合,可这样温情脉脉的词汇,还是让她在这个炎热的夏夜,满心清凉。
  
  苏小落日记9月19日星期二
  我从未有过这样地恐惧。
  下午,没有客人,坐在大厅里休息,细致地为每一根手指涂上润手霜。这是职业道德。我们的工作,不允许手上有任何的死皮厚茧,必须永远细嫩光滑。
  电视在放新闻,某高官在家中被杀,一枪毙命。有目击者听到枪声,在阳台拍下凶手的背影。
  我抬头看,硕大的电视投影上,一个男子的背,清晰地定格。
  心立刻跳到喉口,润手霜挤了一手,浑然不觉。
  黑色外衣,立领,黑色鸭舌帽,仔裤,白球鞋。多么普通的装束,可我一眼便认出是你。
  沈木白,我认识你,两年两个月又五天。每周一次,隔着温热的白色毛巾,我的手按过你的每一寸皮肤,没人能比我更熟悉你的身体。你的体重增减一斤,你的腰围变化一寸,我清楚无比。那是一个按摩师的职业嗅觉,也是一个爱慕者的观察入微。
  电视依然在播。几年之内,陆续有几件大案,手法与此次极为相似,警方怀疑是专业人士所为。
  我的手凉下来。专业人士。什么是专业人士?杀手?
  沈木白,你是杀手?
  
  [旁白]
  苏小落是猜测过他的职业的。她想,这样年轻而富有的男人,该是商人吧,或者白手起家,或者在海外学了商管归来,至少也该是家境殷实,子承父业。没有丝毫来历的人,办不起她们会馆的贵宾卡。谁会拿十几万当做一年的消遣?
  可是,他不像商人。商人该是有几分市侩的,纵使家财万贯,花起钱来不皱眉头,骨子里也仍然有几分斤斤计较。商人是最精于算计的职业,付出与得到至少要成正比,哪里像他一样淡漠?她给他按就按,她想停就停,时间多些少些,他从不过问。一次周督忽然来了,指了名要苏小落,芳姐得罪不起,跑到房间里来找她。正常男人总会发怒的,他却只淡淡应一声,哦。便坐起身来。
  
  因为他的淡漠,苏小落不是没有过难过――两年,他甚至从未正视过她一眼。却也因为这淡漠,他更加地与众不同起来。
  不是商人,那么,是艺术家吧?或者,他精于某种乐器,或者,他会写小说,又或者,他会画画。这样想着,她悄悄去注意他的手指。手指长而有力,手心起了茧。淡黄坚硬的茧,让她更有几分笃定。是吧,艺术家。握乐器,握画笔,敲琴键……太勤奋了,都会生出这些茧来。
  可是,她从未曾想过,这些茧的由来,与枪有关。
  
  苏小落日记9月20日星期三
  下午三点,他没有出现。
  门一开,立刻警觉地抬头去看。有人哑着声音说话,立刻顺着声音寻过去。甚至有人的脚步慢些,也会心跳加速,猛地回头。
  芳姐叹气说,好吧小落,放你半天假,把你的心结解开去吧。
  她以为她洞察了我的心事。可她哪里真的明白?
  她以为我情窦初开,以为我春心荡漾,以为我暗暗恋着一个男子无法安眠。可她自是猜测不出,我所有的牵肠挂肚,皆是源于电视上那个熟悉的背影。
  我换了衣服,坐上230路汽车,到了长安巷。左转第三排,一栋老而陈旧的红砖小楼。轻车熟路。左起,二层,一,二,三,第三个窗口。窗子紧闭。
  我的心凉下来。他不在。
  我轻轻上楼,将耳朵贴在门上,死一般沉寂。心沉下去,再沉下去。良久,终于从包里翻出纸,凌乱地写几个大字――
  已败露,危险,快跑!
  顺着门缝塞进去,算着它飘然落地的时间。终于长长叹一口气,倚着门,慢慢滑坐下来。
  沈木白,你在哪?
  
  [旁白]
  沈木白在不在家,自然瞒不过苏小落。
  他若在,窗口会挂上淡蓝色的薄棉窗帘,被风卷着探出窗来,温柔地招摇。定有音乐传出,或梁祝,或十面埋伏,总是些悠扬的古曲。声音不大不小,在楼下经过,刚好隐约分辨出旋律。
  苏小落总是这样坐在他窗外的大槐树下,一个下午,又一个下午,跟着他听了无数的古筝琵琶,便如同陪着他走完一遍上下五千年。她心里很欢喜。喜欢古典音乐的男人,一定文雅睿智,满腹经纶。这样想着,便忍不住随着旋律轻轻打起节拍,全然忘记了自己只是个不太磊落的跟踪者。
  是的,当然是跟踪。
  第一次跟踪,心里很是惴惴。按摩结束,他去服务台结账,她便匆匆洗把脸,换好衣服。他出门,她紧跟着溜出门去。
  上了出租车,她指着前面那辆车,示意司机跟上。司机好奇地看她一眼,她装作冷静视而不见。心却兴奋得几乎跳出腔来。这多像电影中的对白――跟上前面那辆车――明明是这样滥俗的情节,一做出来却有了味道。她忽然觉得,自己是一个多么勇敢的女人,为了爱情,敢于做一场热切的、疯狂的奔赴。
  车停在长安巷,她不是没有意外。这样有钱的人,不是该住大大庭院的别墅吗?可是看着他走进楼去,她心里忽然缓慢地开出花来。
  这真好,不是吗?这栋陈旧的小楼与他的身份越不契合,便与她的梦想越是靠近。这让她觉得,原来他们之间,并不是隔着高山峻岭,浩瀚汪洋。她欣喜地看着二楼的窗子推开,淡蓝色的窗帘飘出来。周遭这样宁静,都市的喧嚣在这里被隔绝得干干净净,空气很清新,树很绿,树枝随风轻摆,还有些不知名的小花精彩地绽放。
  她靠着楼下的大槐树,静静地坐下来,微笑了。在那一刻,她觉得自己懂得了他。他在追求一方净土,一份纯净,这让他在她心里越发地高贵起来――无论他有多少钱,却永不会沾一丝铜臭。
  可是如今,苏小落终于悲哀地明白:他选这样一处僻静所在,或许,只是便于藏身。
  
  苏小落日记9月21日星期四
  一切终于平息。白天发生的一切,将是我毕生难忘的经历。沈木白,我终于为你做了些什么。
  下午,周督来按摩。依旧满室檀香。记挂着沈木白,心神不宁。我想出去透气,他笑,说好。
  我知道他的目光追随着我,直到我合上房门。我靠在墙上,沉默地流泪。我究竟在做些什么?我爱的男人生死未卜,我却只能在这样浓重的香气中,按着另一个男人肥硕的身体。
  良久,抹干泪,去扭房门把手。这就是生活,无论你有多么无奈悲凉,却无法逃避。
  门开了缝,忽然听到两个字:木白。
  我猛地退回来。木白?沈木白?
  声音来自房中。竟是周督。我屏了气,细细地听。他在对着手机说:木白,你不必再躲了,回一趟长安巷,我找人给你些东西。
  我怔住。
  挂了机,他掏出另一部电话,按着号码。沉声说:通知各部门,已知道凶手的行踪,长安巷15号,立刻行动。
  我紧紧靠在墙上,无法呼吸。
  这就是真相?他本身就是组织的头目,一面用杀手排除异己,一面将稍有败露者送给警方。这就是他屡破大案的真相,是他加官进爵的真相?
  多么可怕!
  那么,木白?我的木白,你将是这一次的牺牲品?
  不,不!
  我摘掉帽子,飞快地向前跑去。忽然身后有人喊:小落!我回头,房门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大开,周督坐在床上望着我,眼神锐利。我的心猛地一跳,却依然转过身,继续飞奔。
  沈木白,我不能看着你送死,我要救你!
  我来到长安巷,来到他必经的路口,苦苦守候。我的手心握出了汗,浑身每一根毛孔都在战栗。我期待着他快些出现,在警察到来之前,这样我就可以让他知道他的危险,让他远走高飞。我又期望他永不要出现,希望他在路上遇到了突然状况,有了耽搁。甚至希望整条路忽然断掉,长安巷从此荒废,再无人烟。
  就这样痴痴地等,直到几个小时过去。天黑下来,周遭依然一片宁静。我的恐惧逐渐冷却,我明白,他们不会来了。沈木白,警察,他们都不会来了。
  周督知道我听到了一切。他改变了计划,另行作了通知。他可能并不清楚我对沈木白的爱,可他必须部署周密,容不得丝毫纰漏。
  我流下泪来。
  这就好。沈木白,这就好。
  
  [旁白]
  在长安巷等待着沈木白的时候,苏小落想起了很多事。
  比如,她第一次知道他的名字。再比如,她送他的第一份礼物。
  知道他名字那天,天有一点阴,空气很闷很潮湿。午休,所有人都去吃午饭,她悄悄跑到前台电脑前,紧张地翻看客户资料。她找到她的名字,按摩师,苏小落。点开。从她的客户名单中,一列列的资料里,准确地找到了他的照片。
  照片上,他在笑。居然在笑。她从没见过他的笑容,原来这样温和,这样宁静。她伸出手,轻轻去触碰屏幕上他浅浅的笑容。冰凉的屏幕,却让她炙红了面庞。她笑起来,小心地收回手指,很满足。
  前台的服务员回来,好奇地说,苏小落,你来这里干吗?
  她腾地站起来,有些尴尬,却藏不住笑。微微抿着嘴,吐一吐舌头。在关掉页面的那一刻,她记住了他照片旁的名字――沈木白。
  她至今仍记得自己当时的那份喜悦。多好的名字,干净,简单,雅致。她爱着的人,果真是处处美好的,竟连名字也是这般不同。
  而她送他的第一份礼物,是一管唇膏。
  小小的圆罐子,黄色,美国原装的Carmex。她用了整个晚上的时间,在购物网上翻看无数品牌,参考若干评价,良久才作了决定。不贵,但那是她的心。
  货邮过来,她握在手里,爱不释手地看了又看,闻了又闻。薄荷味,混了些淡淡药香,清浅地飘了又飘,散了又散。
  她想过很多种送给他的方式。或者直接塞到他手里,或者写上一张小纸条放在他家门口,或者请人转交……可是最后,她只是在他来按摩的时候,悄悄地,塞进他的上衣口袋。
  这是她的爱,与他无关。
  下一次他来,她留心地看了看他的唇。没了脱皮,没了血丝,看起来不再干燥。她心情好到极点,整个下午都在笑,仿佛见到了自己的爱情,正在缓慢开花。
  小小的,独自芬芳的花。
  
  苏小落日记9月22日星期五
  起床开始,不停地呕吐。吃不下饭,喝了几口牛奶也吐得所剩无几。
  我想,我的身体在拒绝进食。它想干净地离开人世。连它也知道,我时日无多。
  是吧,我活不久了。
  周督不会放过我。我知道了太多秘密。这样的人总会被灭口,是吧,电视上都是这样演的。
  沈木白,因为你,我的人生变得如同一场戏剧。充满美丽,充满波折,充满惊叹。
  我并不畏惧死亡,我只是很遗憾。这么许久以来,你甚至,从来没有认真地注视过我。哪怕只有一次,一眼,一个刹那。
  我总是想,来得及的,还来得及。可是来不及了,沈木白。从此后,你将永远不会知道,有一个名叫苏小落的女子,怎样偷偷地爱着你,爱得这样执拗,这样长久。
  
  [旁白]
  沈木白踏进房门的那一刻,看到了站在窗前的那个女子。他就这样闯到她的家里,对她举起了枪,可她不躲闪,不惊慌,不尖叫。她像是一直就在等他,泪光闪闪,却又挂着微笑。
  他忽然有一点心痛。莫名地,隐隐地痛。
  如果他曾好好地看过她一眼,他会发现眼前的这个女人是多么地熟悉,多么地与众不同。可是他没有。从来没有。
  直到这一刻。他的眼透过准星,直直地落在她的脸上。那样专注。
  苏小落知道他要扣动扳机。她不是没有害怕,不是不想退缩,可是她看到了他的眼。
  她的泪涌出来。她飞快地记起这个时刻:9月22日,星期五。她认识他,两年两个月又八天――终于有这样一刻,他是深深地凝视着她的。
  她知道,她逃不掉。逃掉他的子弹,也逃不掉他的眼,逃不掉自己爱他的心。
  他终于,勾动手指。
  子弹射出的一刹那,她闭上眼,微笑了。她的手里有一张纸条,那上面写着:沈木白,周督出卖了你。她知道,他来检查她尸体的时候,一定能够看见。那上面熏了香,是他的薰衣草,他们共同拥有的薰衣草。在这样的香气里,她度过了人生最美丽的些许时光。
  她终于救了他,用自己的生命救了他。
  她没有写落款。她的落款在心里――永远爱你的,哑女小落。
  (选自红袖添香http://www.省略)
  
  写手自画像:
   凌九九:一个敏感又透明的小女人,天生拥护悲观主义的乐观主义者。
   喜欢穿宽袍大袖的衣衫,如风穿行。以此幻想能回到古代,身披绫罗挥舞水袖,对镜贴花黄。
   平日里尤爱用文字说话。一个个美丽的情节,似自她指间次第绽放的花朵,绮丽芬芳。所有的爱与恨,正义与邪恶,都只因一个理由。而这个理由――便是爱。为爱而升华,或是为爱而沉沦。对与错,仅在一念之间。而她即是为爱而生的女子。
  
  网友跟帖:
   Raven:还是那么动人。女孩们曾经,不,现在,仍然是白鸟。
   红袖网友:不知不觉,做了你忠实的读者,想象不出你的样子,却深深恋你的文字,加油,希望能经常看到你的新作。
   星星雪:席慕容的那首诗我读过不是一次两次了,可惜就写不出这样的故事来。九儿,赚我们这么多眼泪。
   杨戚:这对小落太残忍了。
   余小雨:结尾很精彩。以命换命。她竟然是哑女,这一细节布置得如此精彩。
   呆胖的企鹅:很好的技巧性,很强的驾驭能力,喜欢!
  • 儿童朗诵创意自我介绍
  • 儿童朗诵创意自我介绍(共4篇)幼儿诗歌朗诵比赛活动安排方案2015年秋季立达幼儿园幼儿诗歌朗诵比赛活动安排方案一、活动目的:为提高幼儿的语言表达能力及自我表现力,让幼儿在丰富多彩的教学活动中得到个性的张扬及能力展现,使幼儿在活动中得到锻炼,在学习中不断成长。我园在2015年12月31日,开展“颂经典”幼儿诗歌朗诵比赛,请家长们鼓

  • 朗诵3分钟自我介绍
  • 朗诵3分钟自我介绍(共6篇)主持人演讲大赛自我介绍3分钟稿篇一:主持人大赛自我介绍各位评委、各位老师,现场的所有嘉宾朋友们:大家好!我叫***,来自***,担任***工作。我担任主持人有**年的时间,在这**年的主持生涯中,锻炼了我很多,也教会了我很多,现在感觉很荣幸,我能够踏上主持人之路,能够每天站在这里和观众朋友们见面,感

  • 诗朗诵,介绍单位
  • 诗朗诵,介绍单位(共9篇)赞美企业诗朗诵**青年我们在这里相会,梦想在这里起飞青春也更加纯粹我们有了一个共同的名字--**青年曾经的我们年少轻狂,不懂涉世的艰辛 缘分让我们共同相聚在此曾经的我们走出校园,告别父母的怀抱 背上行囊开始人生新的征程曾经的我们桀骜不驯,不懂岁月的煎熬 在汪洋大海中漂泊曾经的我们,承载清澈的梦想迷茫

  • 朗诵稿介绍
  •   朗,即声音的清晰、响亮;诵,即背诵。朗诵,就是用清晰、响亮的声音,结合各种语言手段来完善地表达作品思想感情的一种语言艺术。小学

  • 【自我介绍30秒】20秒自我介绍
  • 自我介绍是每一个职场中人都必然要经历的一件事情,只不过,有的人一年用不上几次,而有的人则一个星期可能需要做N次。下面小编给大家带来20秒自我介绍,欢迎大家阅读。  20秒自我介绍1  各位老师:  您们好!  我很高兴在这里为大家作一个简短的讲话。 我叫xx,今年十二岁。 我认为人的一生是一个成

  • 高刚的介绍 夏建萍_(教师中心稿)
  • 1997年高刚先生的一篇《我所看到的美国小学教育》在全国产生了很大的影响(《中国教育报》刊登),这篇文章被许多报刊杂志转载,在此重温这篇文章,便可发现美国小学作文教学状况。当我把9岁的儿子带到美国,送他进那所离公寓不远的美国小学的时候,我就像是把自己最心爱的东西交给了一个我并不信任的人去保管,终日

  • 文天祥正气歌序赏析,《正气歌序》赏析
  • 原文   予囚北庭(1),坐一土室,室广八尺,深可四寻(2),单扉低小(3),白间短窄(4),污下而幽暗(5)。当此夏日,诸气萃然(6)。雨潦四集(7),浮动床几,时则为水气。涂泥半朝(8

  • [小脚丫走天下儿歌]小脚丫走天下
  • Day1   前往新加坡   00:30 首都机场集合。   走进新加坡,历史考察与建筑欣赏   清晨醒来时,可以读读首师大科技园“小脚丫走天下”户外课程开发部用独创的TAT教学模式编纂的《小脚丫图说

[白鸟之死 席慕容]白鸟之死由小学生作文网(www.zzxu.cn)收集整理,转载请注明出处!原文地址http://www.zzxu.cn/fanwen/jieshao/1252279.html

相关推荐
Copyright © 2006 - 2016 WWW.ZZXU.CN All Rights Reserved
小学生作文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