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范文大全 > 介绍 > 正文
文章正文

李朝卉与刘正威_我与刘正威

范文大全 > 介绍 > :李朝卉与刘正威_我与刘正威是由小学生作文网(www.zzxu.cn)为您精心收集,如果觉得好,请把这篇文章复制到您的博客或告诉您的朋友,以下是李朝卉与刘正威_我与刘正威的正文:

刘正和向力力|我与刘正威

“刘正威同志走了!”这是他原来的秘书、现任省旅游局副局长的杨俊上北京参与协办丧事后告诉我的。几天后,人民日报正式刊登了正威去世的消息。这使我产生了许多联想:正威,比我小一岁,相处共事的6年,往事悠悠,宛如昨日。 中国论文网 https://www.xzbu.com/4/view-4302400.htm  我与正威初见是1987年的8月,我刚被中央批准为副书记不久。他从河南调来,也是任副书记,但排名在省长之后。在省委这边,除书记外,他就算老大了。1988年底,锦涛调走后,他补了书记的空缺。我则继续担任副书记兼组织部长,分工除组织外,还管了统战,联系政协和工交,直至那一届干完,我63岁到政协当主席为止,我们之间共事足足有6年还多。
  那些年,我们之间配合得还是比较好的。比如:他一上台就遇到了“六四”,我们互相配合,日夜值班在“十七号”,采取许多措施,尽量不使事态扩大,不使矛盾激化;到了后来的“清查”阶段,他也同意我的主张,对几个名作家采取“冷处理”的办法;对于组织部在农村开展的“双带”活动,即“党员带头致富,带领群众共同致富”,他较早地公开表示支持,认为牵到了基层党建的“牛鼻子”。我让组织部提出一个派县委书记和县长到深圳培训的计划,正威和朝文都赞成和支持,一共搞了三期或四期,记不清楚了,贵州时任县委书记和县长大部分轮训了一遍,开拓了他们的眼界和思维方式,对贵州的改革开放起到了一定的促进作用。对于“毕节试验区”,正威是很赞成的,也上了心做工作的。1989年4月正在敏感期间,他还亲自到北京参加主持“毕节试验区规划论证”会。
  相处长了,难免在一些问题上,特别是在人事上难免产生一些分歧和碰撞。在一般情况下,只要是符合原则的分歧,他都能接受并对自己的不规范行为作出纠正。应该说,那个时期的政治生态比较健康,领导层内部就不同看法和意见展开讨论,甚至争论,是一种正常状态,也是一种真实状态,大家都自然并习惯。
  在这类事件中,最有代表性的当属安顺专员张明义的调动。张明义当时还不到40岁,为人精明能干,长于协调关系。在组织部的名单中,他将是换届时拟推荐的省政府秘书长人选。有一天,正威到清镇植树,当时清镇还属于安顺专区,张作为专员前往陪同。下午临上车时,正威忽然向张宣布:“省委决定调你去省乡镇企业局当局长,你愿不愿意?”张习惯性地回答:“一切听组织的安排!”后来越想越觉得不对头,当晚便去找时任地委书记张世德反映。张世德便给我打电话:“怎么要调走专员也不事先给我们打个招呼?”我听了大吃一惊,没有这个意思呀!张便将他听张明义反映的事说了。我告诉他,省委没有研究过,我把情况弄清后再告诉你,不过,你还是对明义做好准备来的工作。当时已是晚上9点过钟,我便往正威家打电话。他说有这么回事,乡镇企业老上不去呀!我说:“你违反组织程序,事先也不商量!”他说:“这不就给你们商量吗?时间来不及呀!”最后,他同意第二天开常委会正式研究。第二天常委会之前,他同朝文(省长)和我三人先碰头。朝文也批评他不按程序办事,并强调张是正厅级干部,乡镇企业局是二级单位,不是要降人家的级?眼看正威已承认不按组织程序不对,但再三强调工作需要,该给一个台阶下了,最后达成妥协:张调任省政府副秘书长、党组副书记兼省乡镇企业局长了事。
  随同他的从河南调来的秘书杨某某的事也非同寻常。杨最初的一年多同正威一起住在“老干所”五号院,杨积极主动,正威用得顺手,二人配合很默契。正威当了省委书记后,其夫人阎建宏随即调来,全家住在广顺路“一把手楼”,二人之间的关系逐渐产生裂痕。大约到了1989年冬天或1990年春天,组织部副部长李培书对我说:“正威的秘书要调动工作,正威叫他联系。”那时我还兼着组织部长,显然是绕过了我直接向培书布置的。这我倒不在乎,于是对培书说:“本来一般干部的调动分工是由人事局管,既然书记布置了,你就办吧。”后来按本人的要求向深圳市发了商调函。经过几次往返的信函联系,对方同意接收。正待要办手续之际,培书又来告诉我:“杨不能走了,有问题要审查。”我立即猜到里面有文章,便对培书说:“他是办公厅的干部,调查的事你千万不能插手!”正威却从始至终没对我透露过一句秘书出事的话。他不说阎建宏却出面了,一天下午下班,我从“十七号”出来往家里走,阎堵住了我。我没有停下来,而是边走边听她说。她说了杨某某的几件需要查清的事,然后话锋一转:“这个人意识很坏,我初来时,他对我说你哪里都不要去,就去组织部当常务副部长,把人事大权从龙手中夺回来!”这是在调动我参与的积极性了,心里暗自好笑。听她说完后我只回答了一句话:“他是办公厅管的干部,组织部不能随便插手!”意思是组织部不能随便插手,你又能随便插手?人家是书记的秘书,又不是你的管家!她显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过了两天,省委秘书长李元栋很气愤地对我说:“阎建宏要他向她汇报杨某某的审查情况,我凭什么要向她汇报?”我说:“你当然不应向她汇报,只能向正威汇报,至于正威要不要她听,那又是另一回事了。”以后我也没有再过问这件事,不知李是如何处理的。
  类似的事,还有好几件。这里顺便谈谈阎建宏的工作安排问题。阎的关系转到贵州后有一个重新安排的问题。我对组织部的同志说,你们先看看档案。他们看了档案后告诉我,阎在河南任过省计委副主任和南阳专区副专员,来贵州前是郑州铁路局的政治部主任,曾受过中组部表扬。我对他们说,征求一下本人的意见(但根据当时的回避政策,省委各部委不要考虑),遂去了计委。谁知她不仅不听计委主任的意见,连省长们也爱顶。没过多久,成立“国投”,她很乐意去,省政府便来了个“顺水推舟”。
  我与正威相处的几年中,如果说有较大的矛盾,那就数朝文落选和后来的分工了。1993年换届时,我因年龄关系去了政协(主席那时为70岁),朝文和我从年份上来看虽然只相差一年,但按中组部规定,他比我小了两岁,故而依然在省长候选人的名单上。政协开幕的那天,正威给我打了个电话,说政协的事就由我全部负责,他负责人大这边的事。我虽是人事小组副组长和人大会的常务副主席,因为有了这样的分工,人大会我只参加没有参与掌握,也不太清楚会议的进程。后来才听说由于有部分代表联名另提人选,此后的几个环节正威没有掌握好,朝文落选了。联系到上一届换届时有的代表团联名提出了张树魁为省长候选人,因锦涛把握较好使朝文顺利当选的情况,我暗自对正威产生了不满。朝文不当省长了,但他还是副书记。常委重新分工时,我提出既然到了政协,就要把它干好。省委这边,换届前我暂时管宣传和统战,把别人眼里最有权的组织人事拿出来,把工青妇也拿出来。谁来管组织人事成了焦点,正威的意见是他兼管,大家都不同意,有人甚至说:“你说志毅到了政协,无法再管组织人事了,你又当书记又管人大,还有时间管组织?”会议弄得很僵,一致同意组织人事由朝文来管,就这么定了。
  经过这些折腾,加之阎建宏的事当时已弄得沸沸扬扬,满城风雨,正威在常委中的威信急剧下降,几乎不能主持日常工作。每次常委会前都必先开书记会,统一认识,这又带来了常委们的非议:“你们几个人先商量好了再拿来叫我们通过,这不是走形式?”于是纷纷向中央反映,要求换人!在这样的情况下,我去出席全国政协会议。到达的那天下午,给陈世炬打了个电话,托他向锦涛说:我来北京开会了,若有机会想来看看他。为什么事前要打电话?因为锦涛的身份变了。过去他在西藏时,我们曾多次在北京见面。特别是3年前,他知道丁廷模我们两人分别代表广西、贵州到北京出席中组部会议,便特别叫陈世炬用车将丁和我接到位于西直门的他家中叙谈,还送给我一件西藏解放四十周年的纪念品,情深意长地说:“这是专门为你留的!”现在他成了党中央的常委和书记处常务书记,大事太多,看望须先预约,看他有没有时间安排。我的意思是在半月的会期中抽时间,听他通知。第二天下午我正在参加政协预备会,忽然大会秘书处的一个女同志走到我座位前告知:“中南海来了通知,叫我等这边会完就去。他们已经安排了一台小面包,并已将车号报过去了。她还对小车都是在京委员自己带来的不便安排,表示歉意。”散会后,我和秘书李泽乘上小面包直奔中南海,果然一路畅通。陈世炬已经在办公室门外等候多时。锦涛我们谈了两个多小时,主要是我谈他听,并不时插问,说明他对贵州情况是了解的。在去中南海的路上我考虑了一下,如果他问到正威,便坦然地说出自己换人的主张,这不仅对正威负责,更是对党和地方事业负责。自己已经60多岁,不存在个人野心问题。当我向锦涛说出自己的意见时,他没有明确表态,只说要尽快派考察组去。
  正威到了国家机关工委并退休后,我趁出席全国人大会的机会去探视过他,是和李万禄一起去的。他住在农展馆附近一所高干宿舍里。房子很宽,那天就他一人在家,我们相谈甚欢。每年春节,我们都还电话拜年问候。前年,他还到北京后海出席叶小文为我们举办的聚会,谁知这是最后的诀别。世事如此,难以预料啊!
  (作者系中共贵州省委原副书记,贵州省政协原主席)

李朝卉与刘正威_我与刘正威由小学生作文网(www.zzxu.cn)收集整理,转载请注明出处!原文地址http://www.zzxu.cn/fanwen/jieshao/1252282.html

相关推荐
Copyright © 2006 - 2016 WWW.ZZXU.CN All Rights Reserved
小学生作文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