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范文大全 > 介绍 > 正文
文章正文

李海峰:为害一方的黑帮恶霸

范文大全 > 介绍 > :李海峰:为害一方的黑帮恶霸是由小学生作文网(www.zzxu.cn)为您精心收集,如果觉得好,请把这篇文章复制到您的博客或告诉您的朋友,以下是李海峰:为害一方的黑帮恶霸的正文:

李海峰案_李海峰:为害一方的黑帮恶霸

提起李海峰,吉林省永吉县从乡村农民到城镇百姓,从小商小贩到企业老板直至政府官员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特别是在他的家乡,也就是他发迹和行走于“黑白两道”、“执政”14年之久的岔路河镇,更是人人皆知。据当地百姓传言,就连不懂事的孩子,听到大人说李海峰来了都不敢大声啼哭。 中国论文网 https://www.xzbu.com/5/view-1326865.htm  
  恶霸李海峰
  
  李海峰出生在永吉县岔路河镇头道沟村,1968年10月20日出生,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农家子弟,15岁时就辍学,2004年参军当上了武警战士,2006年复员分配到永吉县星星哨水库管理局渔场工作。1994年,曾因故意伤害罪(致一人死亡),于1995年被永吉县人民法院判处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五年。2006年11月2日,永吉县人民法院撤销原判决。因涉嫌犯非法拘禁罪于2006年10月9日被刑事拘留,同年10月31日被批准逮捕。2009年1月20日,吉林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宣判,首恶李海峰一审被判处死刑。
  长达10多万字的判决书足足写了173页,上面记载着李海峰等31名黑社会团伙成员所犯下的100多条罪行。
  李海峰本领“通天”,是个打死人都不用偿命、谁也惹不起的黑道“大哥级”人物。在这14年时间里,大到开发建设项目、国家投资的村村通工程,小到老百姓开买卖、卖房、卖地,很多事情都要经过他的手,甚至谁家死人想要土葬都得经过他的同意,必须在向他交完“罚款”后才能够入土为安。否则,李海峰将派人将尸体挖出来,再拉到其在政府承包的、当地唯一的一个火化场烧掉。
  也就是在这14年间,李海峰从一个不起眼的小混混,逐渐成长为杀人放火、无恶不作的执掌数十名黑社会团伙成员的黑帮老大。
  李海峰在当地的地位已经超乎常人想象,他利用各种卑鄙下流的非法手段垄断能够赚钱的众多行业、产业,狂敛了巨额的财产并逐渐组建了由冯国林、隋庆贵、刘树林等当地社会闲散人员和银行等行业人员为骨干分子的具有黑社会性质的黑恶势力团伙,编制了由司法机关及行政执法机关个别腐败人员形成的保护伞,手下打手数十人。
  2000年,岔路河镇要在本镇的头道沟村建殡仪馆,可始终遭到众多村民的反对和阻挠。村民堵住施工车辆、人员,使其无法进入工地施工。李海峰抓住这个机会和政府签订了协议,把政府无法经营的本该由国家民政部门管理的岔路河镇殡仪馆承包了过去。之后,他带领一帮打手,手持大砍刀、木棒等将围堵的村民赶走,强行在该村建立殡仪馆(火化场)。同年又在岔路河镇头道沟村承包了水库。
  这时,李海峰看好了水库边上的一处房子,这是一对60多的孤寡老人的住房,周围还有好多果树。开始他找到两位老人,老人拒绝出售房子。李海峰就安排手下打手,在夜间往老人的酱缸里扬鸡粪,扔沙子,砸玻璃。无奈,两位老人只得忍痛低价把房子卖给李海峰,就这样把两位老人逼走,老人被送进了孤老院。而后,李海峰在其住处建起了山庄。从此,这里便成为李海峰黑社会团伙吸食毒品、非法拘禁、容留(强迫)嫖娼妇女卖淫的据点。在这里还藏有供他们实施犯罪的枪支弹药。
  后经法院审理查明,李海峰团伙的多起犯罪都是在这两个据点,也就是山庄和殡仪馆实施的。
  此时的李海峰,已经成为远近闻名的大恶人。李海峰不但掌管着殡仪馆的经营,还行使着行政管理机关的执法权利。他在周边各个乡镇甚至村屯都设有眼线,谁家死了人或者谁家搞副业或者种地赚了钱发了财,他都了如指掌。如果谁家死了人不到他那里火化,他便组织手下打手到路上拦截,如果私自土葬,他便亲自到死者家进行“交涉”,行使他的“执法权”。
  在李海峰面前,死者家属只有两条路选择,一是交“罚款”,二是把尸体挖出来到他的火化场火化。罚款少则一两千,多则五千、八千,甚至上万元,“罚款”当然都进了李海峰自己的腰包,就连当地警察家属死后也免不了向他“请示”一下,但也得交上几百元罚款后方可入土为安。
  面对这样的一个社会治安环境,百姓看在眼里恨在心上。许多被害人曾多次到公安机关和有关部门报案或反映情况,但始终没有相关部门真正认真查办。被害人这边报案,那边李海峰马上就知道,举报人常常受到报复和威胁恐吓。
  对李海峰团伙的种种罪恶行径,作为当时刚刚上任副局长的朱勇非常憎恨,也感到这是警察的耻辱,他暗下决心,一定要搜集其犯罪证据,择机打掉这个无恶不作的黑社会团伙。
  
  朱 勇
  
  当兵出身的朱勇,虽然当过派出所所长、分局教导员、副局长,但在同事及老百姓眼中他还是个普普通通的“小警察”。他平时与人无争,工作中虽然表现得敬业认真,但也没有做出什么特殊的功绩。但他始终坚守着这样一个准则,作为一名人民警察,就要履行自己的职责,就应当承担起保一方百姓平安的职责,就要与一切邪恶势力坚决地斗争到底。
  朱勇自1999年6月调到岔路河镇公安分局任教导员,便得知当地有一个小混混名字叫李海峰,经常干一些寻衅滋事、打仗斗殴、敲诈勒索等偷鸡摸狗的勾当。后来永吉县公安局成立星星哨水库治安派出所,他被调去任所长。2005年10月,朱勇被调回岔路河公安分局任副局长,分管治安和特种行业。
  朱勇知道,岔路河镇的治安工作非常复杂。如今的李海峰已经不是从前的小混混,在岔路河镇乃至整个永吉县都有面子,已经成为“黑白两道”都好使的“社会大哥”。甚至在当地还流传着一句话,叫做:“三李执掌天下”。即:政府的一把手姓李,公安分局局长也姓李,社会大哥还是姓李。在岔路河只要是李海峰看上的生意或想做的事,其他人就别想做。无论是当地政府、公安、林业、银行,无论到哪个部门都有他的“朋友”,无论是多难的事、多大的事,只要他出面就都能摆平。
  2006年3月12日晚,朱勇按照惯例到镇内餐饮、娱乐场所巡查,当巡查到“天亿歌厅”后欲离开时,老板崔萌一把把他拉住说:“朱教(当地百姓习惯称朱勇原来的职务,教导员),你先别走,隋庆贵(外号:尿瓢子)在这,他们可能要闹事。”朱勇当即找到隋庆贵说:“这里是公共场所,你在这里玩可以但不要闹事,如果闹事公安机关可要处理你。”隋庆贵说:“放心吧朱教,我不能闹事。”随后,朱勇离开了这家歌厅继续巡查。没过多久,隋庆贵等人也离开了歌厅。
  令朱勇没有想到的是,当晚22时许,隋庆贵又与团伙成员胡建伟、张宝山等人来到天亿歌厅喝酒,由于歌厅服务员拒绝隋庆贵提出的一起出外过夜的要求,隋庆贵将其殴打,闻讯赶来劝阻的歌厅老板崔萌也被殴打致伤,随后隋庆贵逃离现场。
  朱勇闻讯后迅速赶到现场,详细询问了案情后感到,这是极好的机会,可以用这个案子作为突破口,加上之前秘密搜集的20多条案件线索和掌握的相关犯罪证据,一举打掉这个由李海峰精心组织的黑社会团伙。朱勇立即组织警力抓捕隋庆贵等犯罪嫌疑人。
  此时的李海峰早就听说公安分局副局长朱勇在搜集他的罪证,对隋庆贵等人的行为也表示不满,认为这样可能给自己惹来麻烦。但隋庆贵等人毕竟是他的手下,作为大哥的他还得出面为其摆事。
  他通过在公安分局的各种关系了解案件进展情况,安排隋庆贵等人逃到外地躲避公安机关抓捕。一天夜里,在公安分局值班的一名办案人员接到了李海峰团伙成员打来的恐吓电话,公然叫嚣:“如果再抓住这个案子不放就杀了你全家。”而此时的隋庆贵,由于李海峰为其坐镇撑腰,四处周旋,根本没把公安分局和朱勇这个副局长看在眼里。他四处扬言:我谁也不用找,用不了三个月,岔路河分局就会有变化,朱勇就得调走。
  朱勇知道,按照李海峰现在的能力,想把自己调出岔路河公安分局并不是件难事,如果自己离开现在的工作岗位,之前的努力和打掉黑帮的想法将无法实施。三个月,可能不到三个月,朱勇暗下决心,一定要在这有限的时间里抓到隋庆贵,拿下李海峰黑社会团伙的犯罪证据。他清楚地知道,公安分局内部就有李海峰的人,而且包括主要领导,如果自己走了,这个案子也就没有人再去调查。
  这时,朱勇的调查取证工作更加艰难。按照公安机关办案规定,调查取证、询问证人必须两人以上才符合办案程序,可原来配合他工作的民警因为接到李海峰团伙成员的恐吓,总以各种理由推托搪塞参加调查。更加困难的是,大多数被害人都不相信当地公安机关,许多被害人都曾经到当地公安机关报过案,但不是不出警,就是晚来个一两个小时或是一两天,最后都是不了了之。即便是把人抓住,也是前脚抓人,后脚就把人放了。因此,一听朱勇是岔路河公安分局的警察,被害人都不敢说出真相,还有的老百姓干脆就说:“你们都是一伙的,赶紧走吧!”
  朱勇只得耐心地向被害人和家属解释:“我是新调来的,警察队伍有败类,但不都是败类,请你们相信,大多数警察都是好的,我之所以不惧风险来调查李海峰团伙的犯罪证据,你们应该看出公安机关打黑除恶的决心,如果你们配合我工作,提供根据,我一定把这个犯罪团伙打掉。”朱勇承诺,如果当地公安机关不下决心打掉这个黑帮团伙,就是告到公安部我也一定坚持到底,给被害人和老百姓一个交待。
  尽管如此,被害人和家属以及当地百姓还是不予配合。
  他们的担心不无道理,如果说了,消息很可能马上传到李海峰那里,那样老百姓面临的就是残酷的打击报复,从此就别想再过安稳的日子。有的被害人即便是答应向朱勇反映情况,但不允许记录,否则什么都不说。朱勇只得用心去记,回家后根据记忆整理材料。就是这样,朱勇从来没有放弃,调查取证工作一直在艰难地进行着。
  
  黑老大终落法网
  
  在2006年3月末的一天,正在朱勇艰难取证、抓捕隋庆贵且孤立无援的时候,吉林市公安局刑警支队侦查人员来到岔路河镇,直接找到朱勇了解李海峰和隋庆贵的情况。朱勇说,我现在正在抓捕隋庆贵,但他已经跑了。随即,朱勇把隋庆贵在天亿歌厅的两起寻衅滋事情况向刑警支队的办案人员做了详细介绍后约定,朱勇继续摸查李海峰、隋庆贵等人的犯罪证据,随时保持联系。后来根据朱勇提供的案件线索,吉林市公安局于2006年4月24日在吉林市隋庆贵的临时住处将其抓获。
  抓住隋庆贵后,刑警支队侦查员再次来到岔路河镇秘密侦查。
  侦查人员为了避免打草惊蛇,约定在临近的永吉县万昌镇的一个洗浴中心与朱勇见面。见面后朱勇问道:“你们是真打黑还是假打黑,如果真打我就给你们提供李海峰团伙的犯罪线索。”当朱勇确定吉林市公安局确有决心打击黑恶势力时,向他们提供了一条重要线索――岔路河镇的一个五交化商店老板被三个蒙面人打伤,凶手就是李海峰的团伙成员。朱勇介绍,被害人曾多次到当地公安机关报案,也提供了相关线索和证据,但案件始终没有侦破。朱勇介绍,人们都知道这个案子是因当地一家液化汽公司为了垄断经营,花钱雇佣李海峰,安排隋庆贵等人干的。
  掌握这一案件线索后,在继续向朱勇了解案件线索的同时,侦查人员立即把这个情况向支队领导做了汇报,提出立即提审隋庆贵。很快,当日隋庆贵便交代了这起犯罪事实以及全部过程,同时又交代了李海峰组织策划的其它几起犯罪事实。与此同时,朱勇将自己掌握的李海峰团伙成员的活动规律、主要人员的相貌特征、使用车辆特征以及牌照号、联络方式向市局侦查人员做了详细介绍。
  此时的李海峰已经知道朱勇的打黑决心,也知道市公安局刑警支队在秘密调查他们的犯罪证据,他惧怕朱勇参与到市局打黑行动中去。他清楚地认识到,一旦市局刑警支队办案人员与当地的警察联手,特别是一直追查隋庆贵案子不放的朱勇,如果配合市局刑警队行动,将对他产生巨大的威胁,此前为营救隋庆贵所做的一切努力都将是白费心机。
  当晚,朱勇突然接到岔路河镇行政执法大队一名负责人的电话。他称,李海峰委托自己邀请朱勇吃饭,大家在一起谈谈,消除误会,以后互相给个面子,相互关照一下。朱勇立刻感到,机会来了,必须先稳住李海峰。他称今天没有时间,过两天再说吧。放下电话后他立即向市局刑警支队反映了这个情况,刑警支队决定利用这个机会抓捕李海峰。
  4月28日,行政执法大队人员再次找到朱勇,约定在岔路河镇的一家饭店一起吃饭化解矛盾。朱勇随即找了个机会给市局侦查人员打电话,告知李海峰已经出现并且已经约好和自己在一个名为“苦孩子”的饭店吃饭。刑警支队立即展开行动,当晚李海峰黑社会团伙10余名成员被抓,但精明的李海峰还是逃脱了这次抓捕。直至2006年10月9日,逃亡半年之久的李海峰才在哈尔滨市落网。
  
  被害人的遭遇
  
  李海峰道德品质极其败坏,实施犯罪手段残忍,性质恶劣的程度听起来让人难以置信。
  据岔路河镇头道沟村村民(被害人)刘宝祥介绍,2005年7月,刘宝祥正在家里睡觉,半夜突然听到有小孩说话的声音,但不一会声音就没了,他爬起来看到自己的外甥被人带走了,他赶紧跑到外面追了出去,没到近前就发现前面的车灯亮了,他知道不好,肯定是李海峰的人来了,随后就躲到路边的玉米地里,直到天亮才敢回家。刚到家不久,有亲属找上家门,告诉他,你快到李海峰山庄去一下吧,不然又到家里来抓你了。
  无奈,刘宝祥自己来到山庄。进屋看见有七八个人坐在沙发上,其中一个外号叫“尿瓢子”的说,还是你呀。
  刘宝祥说:“这时‘尿瓢子’隋庆贵向楼上喊,大哥刘老宝子(指刘宝祥)来了。李海峰从楼上下来后不由分说就开始对我拳打脚踢,看见李海峰动手,其他人也上来对我一顿毒打,打完后让我在沙发上坐着。李海峰说,我要不烫死你我就不是人。随后,他就让手下人用电水壶烧开水,不一会水就烧开了,李海峰接过水壶,把我拉到地中间让我跪下,然后拿起水壶,李海峰提着一壶滚烫的开水一点一点慢慢地向我的头上浇,当时我疼痛难忍,嗷嗷地惨叫,山庄内都是他们的人,任凭我怎样惨叫,跪地求饶都无济于事,根本无人理睬。这样足足折磨我一个多小时。”
  在此期间,刘宝祥的嘴被堵上、眼睛被蒙上、双手被绑上,李海峰和手下多次对其殴打,手段极其残忍。
  李海峰残害刘宝祥的目的是为了让其承认偷了其承包水库内的鱼。即使这样,刘宝祥始终没有承认自己偷鱼。李海峰一计不成又生二计,告诉手下人,把他拉到火化场去。就这样,刘宝祥又被带到火化场折磨、恐吓数小时。这次刘宝祥真的害怕了。他按照李海峰的要求,编造了一个偷鱼的事实:一共偷鱼7000斤,共同作案的则是编造出来的4名亲属。随后,李海峰将逼迫刘宝祥编造的偷鱼人刘宝忠、迟永怀、王君带至山庄内殴打,迫使三人承认刘宝祥编造的共同偷鱼事实。之后,又指使团伙成员冷小峰、韩永大等人做“笔录“,强迫刘宝祥等人在其手下打手李兴春所写的赔偿5万元人民币的协议上签字。
  刘宝祥和几个“偷鱼人”被放回家后,按照与李海峰签订的协议,凑足了5万元钱,送给了李海峰。
  刘宝祥回到家后,由于被李海峰用开水烫伤后疼痛难忍,第二天就到当地医院治疗,但由于伤势较重,当地医疗条件有限,转至吉林市治疗。
  在此期间,刘宝祥找到了在吉林市做生意的姐姐、姐夫,向她们诉说了被残害的过程,气得姐姐、夫妇浑身发抖。世上竟有这样的恶人。问其为什么不到当地公安机关报案,刘宝祥说:“李海峰在岔路河是一霸,是黑社会老大,黑白两道都好使,公安局里都有他的人,在当地报案李海峰马上就能知道,我们害怕遭到报复,不敢报案。”听到这里,姐姐夫妻俩决定带着弟弟到吉林市公安局报案。他们曾经到永吉县公安局、县人大等部门上访,但始终没有结果。刘宝祥从看守所出来后,李海峰多次找其发难,刘宝祥和家人整天提心吊胆地过日子,听到汽车响,马上就得跳窗户逃跑,有的时候整宿不敢回家。没过几天媳妇也回了娘家,不久就离了婚。
  无奈,刘宝祥再次找到吉林的姐姐,夫妻俩再次带着他来到吉林市公安局刑警支队报案,办案人员详细听取了案情并查验烫伤,照相取证。
  可令刘宝祥没有想到的是,当他刚刚报案回到家没两天,李海峰即派岔路河一个姓赵的人找刘宝祥“讲和”,称你别告了,这样对你也没什么好处。但这次刘宝祥是坚定了信心,一定要把李海峰告倒,为自己讨回公道。
  此时,一直在搜集李海峰团伙犯罪证据的朱勇也找到刘宝祥,帮助搜集、整理证据。
  这期间,吉林市公安局已经下决心打掉这个黑恶势力团伙。
  
  从渔场工人到杀人恶魔
  
  李海峰在部队复员后分配到永吉县星星哨水库工作,与同在水库渔场工作的于斌一直是要好的朋友。
  1995年,李海峰因犯故意伤害罪被永吉县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五年。
  在看守所回来后,由于水库主管领导不同意其继续留用,李海峰对这个领导产生憎恨之心,曾经扬言要杀害其孩子。这个领导害怕报复,称不同意李海峰上班是于斌的意思,如果想回单位上班必须征得于斌同意。而此时的于斌在渔场只是个普通的工人。
  此时的李海峰已经失去了理智,听这么一说,当即把报复的目标转向了于斌,他把恶毒的双眼盯上了于斌不满10岁的男孩,暗下决心,一定要找机会杀了他。但表面上还装作没事的样子,正常地和于斌交往。
  1998年7月,于斌在吉林市某小区买了一套楼房准备居住,李海峰知道后找到于斌,问,能不能帮我也买一套和你一样的房子,最好和你在一起。于斌满足了李海峰的要求,帮助找人在自己居住的小区也给他买了一套和自己同样的楼房。两人的房子中间只隔了一个单元,在于斌装修新居期间,李海峰还进屋看过房子。
  于斌利用近3个月时间完成了室内装修,选定在10月8日把家搬到吉林市新居。这时,于斌的妻妹已经带着于斌12岁的儿子在此居住,一是看房,二是照顾在吉林市上学的孩子。
  1998年10月7日,李海峰得知于斌之子与于斌妻妹住在吉林市船营区乐园小区于斌尚未入住的新居。
  10月7日22时许,李海峰打电话找其团伙主要成员冯国林到吉林市内于斌的新居,李海峰给冯国林一根螺纹钢棒子,他自己拿着一把三角刮刀。李海峰用事先偷来的钥匙将房门打开进入室内,二人随即持三角刮刀、铁棍对正在熟睡的男孩于志诚、妻妹谭丽群头部及身体其他部位反复猛攮、击打数十下,在确认二人已经死亡后,李海峰和冯国林将两具尸体放在了一起,并盖上被单。为防止留下罪证,将现场痕迹予以擦除,并在防盗门锁芯插一根火柴后逃离现场。
  次日5时许,李海峰逃回岔路河镇的家中,妻子刘海燕发现他的衣服上有血迹,问是怎么回事,李海峰如实告诉妻子,他和冯国林一起把于斌的儿子和小姨子给杀了,并让妻子马上把衣服洗干净然后扔到大河里,他还威胁妻子不要说出去。刘海燕按照李海峰的吩咐,一大早就把衣服的血迹洗净扔到了大河里。
  冯国林的妻子林华证实,在1998年于斌搬家的前一天,冯国林是后半夜回的家,第二天早上,其发现冯国林的衣服上有血迹,后冯国林被公安机关带走,四天后冯国林回到家里,在其追问下,冯国林把和李海峰杀死于斌的儿子和小姨子的事说了,并说凶器是用的刀和棒子。
  得知丈夫杀人后,林华知道这是死罪。她留了个心眼,把冯国林作案时穿的带血的衣服和鞋藏了起来。第二天,林华找到了她的旧情人,同村的(岔路河镇头道沟村)党支部书记王贵先。
  林华说:“你还跟我好吧,你放心吧,这回冯国林再也不敢管我了,他有把柄在我手里。”这时的王贵先,早就让李海峰和冯国林给吓怕了。问她有什么把柄在手里,林华说,你就别管了,反正现在他不敢惹我。王贵先还是不敢相信,不管王贵先怎样追问,林华就是不说。就这样两个人各自离去。
  没过几日,林华又在路上遇到了王贵先。“你就放心地跟我好吧,冯国林真的不敢管我了,他真有把柄在我手里。”林华说。王贵先还是表示不敢相信。在王贵先的一再追问下,林华把冯国林与李海峰共同杀害于斌儿子和小姨子的事原原本本地告诉了王贵先。自此,两个人在村里几乎就是毫无顾忌地公开“来往”,而冯国林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地装糊涂。
  林华和王贵先的情人关系,还要追溯到1996年冬季。一日,王贵先和同村的几个村民到冯国林家坐在炕上打牌,由于天气寒冷,农村屋内的温度低,妻子林华就拿来被子给大家盖腿,自己则坐在旁边看热闹,也将自己的腿脚伸到了被里。恰巧,她挨着的正是村党支部书记王贵先。此时的林华早已对王贵先有了暧昧之情,借此机会,林华示意王贵先出去一下,随后自己就先下地走了出去。这时,王贵先心领神会,推说有事要出去一下,找个人接替他打牌,也跟了出去。这次,两个人就在冯家的柴房发生了性关系。
  自此次之后,俩人经常在一起成双成对出出进进,长达一年之久。他们的不正当关系,几乎全村的老百姓都清楚,包括冯国林的父母以及亲戚朋友也全都明白,只有冯国林一人还蒙在鼓里。冯国林的父母实在忍受不了村民的非议,也无法在看着自己的儿媳与其他男人有那种关系,就把事情告诉了儿子冯国林。冯国林听后,一怒之下将妻子暴打了一顿,从此林华再也不敢和王贵先来往了。
  有了这个致命的把柄,王贵先和林华俩人再也不怕李海峰和冯国林的报复了。直至2002年12月末,林华才把冯国林作案时留下的血衣和鞋烧掉。
  2006年10月9日,李海峰归案后,公安机关对1994年所犯的故意伤害罪(致一人死亡)一案进行复查。
  经查,由于相关司法人员渎职,李海峰之行为被错误认定为是防卫过当,李海峰被判处缓刑。2006年11月2日,永吉县人民法院也发现原判决认定事实和适用法律上有明显错误,撤销了原判决,检察机关撤销了原起诉。
  可1998年李海峰和冯国林杀害于斌之子和妻妹一案却始终没有新的突破。原因是,案发至今已有近10年的时间,并且在案发当时李海峰和冯国林拿出了不具备作案时间的证人证据,在原办案单位已经蒙混过关。但在办案人员和许多知情人的心理,都清清楚楚地知道,这个案子就是李海峰干的。
  这时的于斌,早已对公安机关失去信心,他知道,公安机关每次接到举报调查李海峰时,事先李海峰都能知道,而举报人不是受到威胁就是遭到报复。他认为,当年他向公安机关提供的证据,足以证明李海峰就是杀人凶手,而公安机关没有认真调查,就稀里糊涂地把李海峰和冯国林给放了。他想,为儿子报仇,只能靠自己。
  于斌暗下决心,一定要为死去的儿子和妻妹报仇,宁可和李海峰同归于尽也不能让他逍遥法外。可是当公安机关找到于斌了解情况时,于斌表示已经多年不和李海峰来往了,李海峰的事他什么都不知道,自己的仇也不想报了,原因是时间都这么久了。
  
  铁证如山,多年沉冤得昭雪
  
  由于朱勇一直坚持调查李海峰的案子,又是岔路河主管治安的分局长,吉林市公安局成立李海峰专案组后,朱勇就被市局抽调过去,配合专案组工作。也就是在专案组工作期间,按照案件开始时隋庆贵所说,不出三个月朱勇就得离开岔路河。
  2006年7月,朱勇接到永吉县公安局通知,让他立刻到永吉县城南派出所报到,职务是副所长。朱勇没有感到意外,这是意料之中的事,他知道李海峰在公安机关的关系网和活动能力。
  朱勇这次没有服从“组织安排”,直接找到县公安局主要领导,要求暂缓调动。他说,按照规定,参加打黑专案组成员不能在办案期间调动工作,也不能免去职务。他说,我不能离开专案组,李海峰的案子一天不结束我就一天不能离开岔路河分局。
  朱勇知道,一旦离开岔路河分局,离开专案组,他将无法再继续调查李海峰团伙的犯罪事实,再也无法配合专案组工作。他知道,李海峰不打倒,岔路河镇就永无安宁之日,更可怕的还是公安局内部有人会暗中阻挠专案组办案,为李海峰通风报信。
  由于朱勇的坚持和吉林市公安局有关人员的协调,永吉县公安局同意了朱勇的请求,继续留他在岔路河公安分局工作,但免去了分局副局长的职务,成了一名普通民警。
  面对李海峰杀人疑案陷入僵局,朱勇多次找到于斌。他说:“市局这次是动真格的了,这次如果打不掉李海峰这个黑社会团伙,我认可工作不要了也带着你们去北京,到公安部上访,不打掉这个团伙我绝不能罢休。”于斌知道,朱勇一直在艰难地搜集李海峰的犯罪证据,开始他对朱勇几乎没有什么信心,他认为,李海峰认识的“朋友”哪个都比朱勇势力大,你怎么能把他打倒。但朱勇在李海峰案件中的表现却让于斌和所有的被害人和家属佩服,也为之感动。于斌动心了,朱勇和李海峰并无深仇大恨,只是尽一个人民警察的职责,他都能不怕打击报复,而自己作为被害人还有什么顾虑。于是他站出来和朱勇一起配合专案组工作。
  在此之后,于斌和朱勇找到许多被害人及其家属,向其说明市局打黑除恶的决心和有关领导对案件的指示,这时,许多被害人都站了出来,纷纷向专案组举报李海峰的犯罪线索,提供犯罪证据。
  于斌心里明白,自己的孩子和妻妹就是李海峰杀的。一是李海峰有杀人动机,二是搬家当日李海峰的行为可疑,三是案发后曾经有人说过,林华曾向情人王贵先说过丈夫冯国林和李海峰杀了自己的儿子和妻妹。于斌把自己掌握的案件线索详细地向专案组做了介绍,并将两个关键证人林华和王贵先的相关信息提供给专案组。
  专案组立刻传唤林华、王贵先。二人到案后,很快就交代了冯国林和李海峰共同杀人的犯罪事实,并交待了隐藏销毁冯国林作案时穿的血衣和鞋的犯罪事实。按照这一重大突破,办案人员又寻找当年为李海峰、冯国林出具伪证的证据,将李海峰和冯国林杀害于斌儿子和妻妹的多年疑案成功告破。
  法院认为,被告人李海峰系黑社会性质组织的组织者,应对该组织的全部罪行承担责任;在故意杀人犯罪中致两人死亡,情节特别恶劣,手段特别残忍,后果特别严重,社会危害极大;在故意伤害犯罪中致一人死亡、三人轻伤,犯罪后果特别严重;在非法拘禁犯罪中殴打被害人,应从重处罚;在诬告陷害犯罪中犯罪数额巨大;在破坏生产经营犯罪中造成170亩农田数年绝收,情节严重;在聚众斗殴犯罪中作为首要分子组织多人持械斗殴,致一人轻伤;盗伐林木犯罪数量特别巨大;滥伐林木犯罪数量巨大;非法持有枪支、弹药犯罪情节严重,应依法惩处。
  2009年1月20日上午,吉林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李海峰黑社会团伙案做出一审判决并公开宣判。被告人李海峰因犯故意伤害罪、故意杀人罪、组织、领导黑社会组织罪、伪造国家机关公文罪等19项罪名,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罚金187万元;被告人冯国林犯故意杀人罪、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敲诈勒索罪、破坏生产经营罪等7项罪名,数罪并罚,法院决定执行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被告人刘树林犯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违法发放贷款罪、职务侵占罪、挪用资金罪,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十九年;隋庆贵等28名被告除3名被告定罪免于刑事处罚外,都被法院依法判处1年至20年有期徒刑。由于该案是吉林市近年来涉及被告人最多、罪名最多的一起重大涉黑案,光起诉犯罪事实就多达108起,判决书总页数有170多页,简直就像是一本厚厚的书,主审法官宣读了压缩后的54页的判决书,直到11时30分才宣读完毕。整个过程,主审法官喝了四五次水润喉。至此,这个由首恶李海峰精心组织策划的横行乡里10余载、无恶不作、百姓称之为“千刀万剐都不解心头之恨”的“黑帮”彻底覆灭。
  在宣判当天,包括近百名被害人家属在内的数百名永吉县岔路河镇的老百姓在法院门前燃放鞭炮,为检察机关送去锦旗、牌匾,为办案人员庆功。当日晚,岔路河镇大街小巷,商家店铺都像过年一样燃放鞭炮表示庆贺。
  来源:中国企业新闻网等

李海峰:为害一方的黑帮恶霸由小学生作文网(www.zzxu.cn)收集整理,转载请注明出处!原文地址http://www.zzxu.cn/fanwen/jieshao/1252296.html

相关推荐
Copyright © 2006 - 2016 WWW.ZZXU.CN All Rights Reserved
小学生作文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