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范文大全 > 介绍 > 正文
文章正文

歌词谁的心谁独自流浪-谁的心独自流浪

范文大全 > 介绍 > :歌词谁的心谁独自流浪-谁的心独自流浪是由小学生作文网(www.zzxu.cn)为您精心收集,如果觉得好,请把这篇文章复制到您的博客或告诉您的朋友,以下是歌词谁的心谁独自流浪-谁的心独自流浪的正文:

【独自流浪是什么歌曲】谁的心独自流浪

1.让人注意自己有很多种方法,他偏偏要选最烂的那一种   全班人都知道宋子铭又挨训了。   即使隔着墙、隔着门窗,大家也能清楚地听见班主任老师愤怒的声音:“你到底还想不想念书了?不想念就收拾书包回家去,以后都别来了!” 中国论文网 https://www.xzbu.com/5/view-11647612.htm  不用想也知道,宋子铭一定又是一副桀骜不驯的样子,将双手背在身后,垂着眼睛看着地面,拉着脸,一言不发。
  全班进办公室频率最高的人,非宋子铭莫属。其实很多时候都不是什么大事,但就是他这种大错不犯、小错不断的人,最让老师头疼。
  一中的校风是很严的,稍有不慎就会被勒令回家反思,班里因为犯错而回家反思的也不止一两个了,但不知道为什么,宋子铭无论让班主任老师多生气,都从来没有被勒令回家反思过。
  就拿今天来说吧,上历史课时,老师讲到戊戌变法,提到了谭嗣同,讲了很多关于他的故事,大家都很感动,老师朗诵谭嗣同的诗时,大家也仿佛感受到了那种悲壮和豪气。可就在老师念完“我自横刀向天笑”时,宋子铭马上就接了一句“笑完我就去睡觉”。
  所有人都哄堂大笑,而历史老师则气得手发抖,当场就勒令宋子铭去办公室站着。
  宋子铭毫不在乎地起身,把凳子拖开,凳子摩擦地面发出刺耳的声音,旁边有女生受不了地捂住了耳朵,又用厌恶的目光瞪了他一眼。
  他才不管这么多,而是光明正大地转头往自己的左后方看了一眼,这才满足地往教室外面走去。
  全世界都知道他在看谁,因为大家对他的这种行为已经习以为常了。而故事的另一个主角,李安然,也就是宋子铭左后方的那个女生,始终埋着头,并不曾看他一眼。
  跟往常一样,一顿暴风雨般的训斥之后,宋子铭又回到教室,个别跟他关系还行的男生冲他挤眉弄眼,他便也得意地回应。
  看吧,回家反思这种事情绝不可能发生在宋子铭身上。
  很多同学在私下里议论过,凭什么宋子铭有特权?要是他成绩特别好也就算了,谁不知道老师天生就偏爱成绩好的同学啊?但他哪次考试不是班里倒数十名?最后,大家一致认定,他家里一定有钱有权,这才能被老师特殊对待。
  不信你看他穿的鞋、戴的手表、用的手机,哪样不是好东西?
  不过,有些事情啊,光有钱,也没用。
  比如,他喜欢李安然,李安然却不喜欢他。
  李安然是个什么样的女孩呢?实在是……不好形容,非要说的话,她大概就是,一个没什么特点的女孩。她留着披肩的中长发,不烫不染,偶尔扎个马尾,她戴着黑框眼镜,脸上有几点小雀斑,个子中等,不算漂亮,但也不难看,总之,她就是那种扔进人群里就很难再找出来的女孩子。
  宋子铭那么有“特点”的一个人,怎么会喜欢她?
  没人知道。
  大家都以为,李安然这种女生应该是很好追的,毕竟像她这么普通的女生,有人喜欢就不错了,怎么会挑三拣四?
  可李安然却真的不买宋子铭的账。
  其实也很好理解啦,虽然宋子铭长得还不错,打扮也清爽,用着好东西,但就是让人很讨厌。男生们还好点,可是要说不讨厌他的女生,班里还真找不出几个。
  他最让人讨厌的地方就是他的哗众取宠。除了班主任老师的课,在其他科目的课堂上,他就没有不接老师的话的时候。有时候,老师会装作没听见,忍忍就算了,有时候实在忍无可忍,便会停下来训斥他,连累全班同学都挨骂,好好的一节课就这么毁了。坐在教室里的学生,虽然人人都难免会有厌烦和叛逆心理,但毕竟还是想好好学习,将来考个好大学回报父母的,他老是这样影响大家上课,谁受得了啊?
  除了接老师的话,他还有个常人完全无法办到的“特长”,那就是在教室里最安静的时候,打一个声音巨大的嗝,如果你这时候不小心从他们教室外路过,都能听见他打嗝的声音,任何人听了都会觉得,太恶心了。
  最开始,他打嗝的时候,所有人都会用厌恶的目光看着他,后来大家烦了,便装作没听见,他便用奇葩的语言去接老师的话,以此吸引大家的注意。
  其实,他到底是在吸引大家的注意,还是只是为了吸引李安然的注意,恐怕他自己都说不清。
  让人注意自己有很多种方法,他偏偏要选最烂的那一种。
  2.一直跑,一直跑,似乎永远都跑不到尽头
  周末,该回家了,有的同学有父母来接,没人接的也会三三两两结伴而行,只有宋子铭是独自一人。
  他会找没人的地方晃荡很久,然后才坐上公交车,转两趟车回家。
  其实,他回不回家都没多大意义,因为他的家,空无一人。他的父母在几年前就已经去世,而唯一的姐姐也已经结婚生子,另有家庭。
  他摸出钥匙,打开大门,走进去,又关上门,然后一屁股坐在玄关的换鞋凳上。
  他可以在那里一直坐着,坐很久很久,直到天色暗下去,直到外面有灯光照进来,直到他感觉有点饿了,这时,他才会站起身,去厨房煮一碗面条。
  煮面的过程中,他拿出一个大碗,依次放入酱油、辣椒、盐、鸡精和花椒油,然后盛一点面汤进去,再把面条捞起来放进去。
  那碗面条看起来不赖,闻起来也挺香,但吃起来,却索然无味。
  无论多美味的东西,重复吃很多次,而且永远是一个人孤独地站在厨房里吃,大概都不会让人觉得太好吃吧。
  此时的宋子铭,和教室里那个哗众取宠、让人心生厌恶的调皮男生,完全是不同的两个人。
  但他绝不会让人看见自己这一面,他不会给任何人可怜自己的机会。
  除了李安然。
  没人知道李安然的家就在宋子铭家的对面。老旧的家属大楼,两家人的厨房是对着的,站在厨房里就可以对话。   李安然是乖孩子,宋子铭吃面的时候,她多半正在厨房里洗碗。这便是他们唯一能够面对面的机会了。
  宋子铭家的厨房光线昏暗,而李安然家的厨房则明亮许多。他可以清楚看见她的一举一动,看见她因为头发散落下来而用手背去蹭的样子。李安然应该看得见他吧?他不太确定,因为,她从来都不会抬头。
  最初不是这样的。
  那时候他们都还小,在子弟校上小学。小学的男女生之间总是界限分明,男生讨厌女生,而女生也讨厌男生,或者说是假装讨厌,但宋子铭从来不讨厌李安然。
  李安然很喜欢宋子铭的姐姐宋子悦,李安然上小学的时候,宋子悦上高中。她觉得,宋子悦每天背着书包,骑着自行车,像一阵风一样来来去去,嘴里还念着她听不懂的英语单词的样子很厉害。周末,她总喜欢赖在宋子悦家,不止一次说过“我长大后也要像子悦姐姐一样厉害”。
  那时候,大人也会开玩笑,问她长大以后做子铭的小媳妇儿好不好,这样就可以当子悦的弟妹了。每次被问到,她都会把脸埋在宋子悦的背后,害羞得不说一句话。
  而宋子铭则会期待地看着她,虽然她总是不说话,但他还是盼望着有一天她会答应,或者只是笑着点点头也好。
  多年后回忆起来,他觉得自己真傻,难道她当时点了头,一切就会成真了吗?
  说起来,他到底为什么会喜欢她呢?也没有什么很特别的原因,无非就是两个人每天都一前一后出门上学,他走在后面,喜欢看她绑得高高的马尾辫,看久了就习惯了,觉得别的女生的马尾辫都没有她的好看;再无非就是她周末总喜欢赖在他们家,缠着宋子悦,以至于哪个周末她没来,他就觉得心里空落落的。
  但他们很少直接交谈,不论是在教室还是在家,似乎是心虚,生怕多说几句话,别人就会拿他们开玩笑。
  那时候的宋子铭应该是快乐的,他有爱他的父母,有懂事的姐姐,还有默默喜欢着的女孩子,并且还能每天见到她。
  直到父母突然离世。
  是的,一切就是从那一年开始发生改变的。
  那年他小学毕业,面临升初中,长长的暑假好像望不到尽头。他每天跟院子里的小伙伴疯玩,直到有一天,李安然的妈妈在家属院小孩常玩的一片荒地找到他,他看着她慌乱的表情,第一次觉得恐慌。
  李妈妈带他去医院,一路上他都在追问:“我爸爸呢?我妈妈呢?我姐姐呢?”但并没有得到回答。
  医院里,刚上完大一的姐姐正蹲在地上号啕大哭。从大人们的议论里,他知道,爸爸妈妈出车祸了,从此,他便没有爸爸妈妈了。
  他扑上去撕咬姐姐:“都是你!你这个灾星!爸爸妈妈要是不去接你,怎么会出车祸?我恨你!”
  那时,他其实并不太懂恨的意义,但他觉得,当时心里那种强烈的感情应该就是恨了吧,他甚至说:“为什么死的不是你?为什么我要有你这个姐姐?”
  如果没有姐姐,爸爸妈妈就会只爱他一个,他得到的爱会比现在多一倍;如果没有姐姐,爸爸妈妈不会去接她回家,也就不会出车祸了。
  然而,任凭他如何撕咬,他姐姐都无动于衷,只是哭,哭得天昏地暗,日月无光,在场的每一个人都感受到了她的绝望。
  李安然突然扑上来,推开了宋子铭,她从来没有那么凶过。她双手叉腰,挡在宋子悦前面,非常非常凶地对宋子铭说:“不准你再打子悦姐姐!”
  宋子铭哪里听得进去,又扑了上去,李安然又要推开他,混乱中挨了他一拳,痛得“哇”的一声哭出来。
  大概也有受到惊吓的成分吧。
  李安然的父母忙过来拉开她,心疼地察看伤势,想说什么,又觉得这时候说什么都不合适,最终什么都没说,只是死死地拽着她的手,不许她再过去。
  宋子铭的姑姑走过来拉开他,轻声训斥:“不许这样说你姐姐。”宋子铭挣脱姑姑的手,胡乱往外跑去。
  那一天,留在他记忆里的,便是耳旁呼呼的风声。所有的人和景物都在往后退,只有他一个人在拼命往前跑,一直跑,一直跑,似乎永远都跑不到尽头。
  3.最孤独的时候,没有人来陪伴你
  上初中以后,宋子铭变得沉默寡言。他住校,每周回家一次。姐姐那时候上大二,好在当初因为父母舍不得她走得太远,所以她报考了省会城市的大学,离家只有两个小时的车程。现在父母不在了,她便每周回来一次,给宋子铭洗攒了一周的脏衣服,给他做饭,给他送生活费。
  他们家本来就不是富裕家庭,父母过世后,也没留下多少钱,所以,他姐姐开始拼命打工,不仅要负担自己的学费、生活费,还要负担宋子铭的学费和生活费。
  宋子铭一直没有原谅她,但他在这世上最亲的人也只剩她了,所以在内心深处,他还是依赖她的。偶尔她实在忙不过来,打电话告诉他,她这周回不来,会拜托李安然的妈妈先借给他生活费,他就会很生气,在电话里吼:“不想回来就别回来啊!你以为我很想见到你吗?”
  这种时候,他姐姐总是沉默不语,然后挂掉电话。此时,宋子铭能感觉到她伤心了,而知道她伤心,他竟觉得快意,仿佛只有她为他伤心了,才能证明她在乎他,也才能稍微消解一点他心里的怨气。
  但吼过之后,挂了电话,他有时候会哭。他不知道自己哭什么,只觉得心里难受,必须哭一哭。
  他不是看不见姐姐越来越瘦的样子,也不是不明白她一个人撑起这个家的辛苦,但他恨她,这恨,足以蒙住他的双眼,蒙住他的心。
  李安然再也没来过他们家。
  有时候,她在楼梯上遇见宋子悦,会心疼地说:“子悦姐姐,照顾好自己的身体,别太辛苦了。”宋子悦总是夸她懂事,说要是自己的弟弟能有她一半懂事也好啊。
  但这样的话她不敢说,她怕不小心被宋子铭听见,又是一场风雨。
  李安然的父母偶尔会叫两姐弟去他们家吃饭,宋子悦总是拒绝,她觉得平时已经麻烦他们很多了,自己既然能做饭,就没理由再去麻烦他们。
  而宋子铭很矛盾,他想去,想见到李安然,但是又不愿意去,他似乎觉得这是一种施舍。   遇上宋子悦不能回家时候,李安然的妈妈就会到宋家,把生活费给宋子铭,然后一定要他过去吃饭。他去了,对上李安然的眼神,突然觉得无比自卑。
  自己什么都没有,凭什么喜欢她?
  那之后,他便不肯再去,宁愿自己在家煮面吃。
  有时候,李安然的妈妈会派李安然去送一些食物,排骨啊,鸡腿啊什么的。李安然敲门总是很有礼貌,到后来,宋子铭一听敲门声就能听出是她。打开门后,她从来不进门,只是站在门口,说:“我妈让我送点吃的过来。”
  宋子铭说:“哦,谢谢。”
  她说:“不客气,待会儿你把碗送过来吧,不用你洗,我妈会洗。”说完转身就走。
  有那么一两次,他打开门,那样子看起来明显哭过,她便会静静地站一会儿,然后说:“会好起来的。”
  她不过只是个初中生,安慰起人来却是一副老气横秋的样子。
  第一次,宋子铭很介意自己狼狈的样子被她看见,但后来一想,他最狼狈的时候,她不是都在吗?那还有什么好介意的?
  后来,他甚至渴望在自己最狼狈的时候能有她陪在身边,但也只是渴望而已,并不敢开口说。
  宋子铭又进办公室了。
  这一次,他在办公室待了很久,但教室里的同学们却没有听见老师训斥他的声音。大家不由得好奇起来:他到底犯了什么错,要这样神神秘秘的?
  这一次,他其实没有挨训。
  学校每年都有不少的助学金名额,像宋子铭这种无父无母的,算是孤儿,是重点资助的对象,但上级部门在核实资助名单时,却发现他并不在名单内。
  这下出大事了,上级领导认为学校的资助体系有问题,马上来找相关的负责老师追责。
  负责老师简直冤死了,这种事,年年都是把相关制度贴到公告栏,符合条件的学生自己报名、提交资料,老师审核通过了再发放资助,而宋子铭从来没报过名,老师怎么知道他是孤儿?
  上级领导把宋子铭叫到办公室了解情况,问清楚之后,便让他回教室。
  正是课间,他刚走到门口,就看见李安然正跟一个男生站在走廊上有说有笑。那个男生叫邱瑞,是隔壁班的,跟李安然因为学画画而认识,两人最近的互动似乎越来越多。
  说到高兴处,邱瑞还拍了一下李安然的肩膀。
  宋子铭顿时像点燃的炸药,砰的一下爆炸了,冲上去对着邱瑞就是一拳,一边打还一边喊:“谁让你碰她的?谁准你碰她的?”
  李安然不管不顾地扑上去护着邱瑞,尖叫到:“我的事不要你管!你给我滚开!”
  宋子铭更气了,要拉开李安然再打邱瑞,邱瑞猛地站起来,把李安然护到身后,然后冲宋子铭说:“来来来!谁怕你谁是狗熊!”
  班主任老师正要送上级领导下楼,走出办公室就看到这混乱的一幕。
  这一次,宋子铭终于回家反思了。
  之前班主任老师从不罚他回家反思,是因为知道他的情况,所以自己无论多么生气,也会留他在学校,但这次事情闹得这么大,再保他就说不过去了。
  班主任老师给宋子铭的姐姐打了电话,他姐姐很快就赶到了学校。
  听班主任老师讲了事情的原委,她一个劲地给老师道歉,而宋子铭却站在旁边冷眼看着这一切,不为所动。
  收拾好书包,宋子悦领着宋子铭往外走,宋子铭懒洋洋地跟在她身后。
  “你去我家住几天吧。”宋子悦说。
  “不去!我有我自己的家。”他冷冷地说。
  “你刚才也听到你们老师说的话了,我不能让你一个人回去,这次必须去我家。”宋子悦难得对他强硬一次。
  “我说了我不去了!”他有些厌烦地说。
  走出校门,宋子铭姐夫的车停在那里,宋子悦叫他上车,他不肯:“你回去吧,我会回家老实待几天,不会到处乱跑的,你放心。”
  宋子悦拿他没辙,只好叫他姐夫下车,强拉他上车,他姐夫却不肯,说:“这么大的男生,在校门口拉扯起来多不好看!他不去就算了,随他吧。”
  宋子悦只好妥协:“行,那我回家住几天,陪着你。”
  宋子铭顿时就像�L毛的猫一样跳起来:“那怎么行?我不用你陪!”
  宋子悦不再说话,只是跟在宋子铭后面,他走,她也走,他停,她也停。他看出她是动真格的了,只好让她跟他回家。
  已经两年了,宋子铭一直觉得,这里只是他一个人的家,这两年,他不肯让姐姐回来,而姐姐因为忙着结婚生子、找工作,也确实没精力跟他耗,就真的两年不曾回来过。
  直到姐姐踏进家门,换上她曾经穿过的拖鞋的那一刻,他才意识到,这里,曾经是他们共同的家。
  不过两年而已,他却觉得已经过去了太漫长太漫长的一段光阴。
  漫长到他都忘了他们一起生活是什么感觉了。这两年,他都只肯跟姐姐通电话,生活费让姐姐打到卡上,姐姐想见他,只能来学校,总是匆匆见一面他就要去上课了,她便只能离开。
  若他主动打电话过去,必然是要钱。他要买新款运动鞋,要买刚看上的手表,要换更高级的手机……他要钱要得那么理所当然,他觉得这是他应得的,这是姐姐欠他的,也是姐夫欠姐姐的。
  所以,他绝不可能报名申请助学金,因为,他不要任何人资助,他就要花姐姐和姐夫的钱。
  距离父母去世已经好几年了,他心中的恨意不仅没有消减,反而更加浓烈。
  4.有人关心,有人爱,有人在乎,便是这世上最幸福的事。
  宋子悦是在大四那年开始谈恋爱的。
  其实那个男生,也就是宋子铭的姐夫,追了宋子悦好久,可她一直没答应。她那时忙着上课,忙着打工,忙着回家照顾弟弟,哪有空去谈恋爱?但她越是这样,那个男生就越觉得她优秀,越心疼她,便发动一切攻势,承诺会把她的弟弟当成自己的亲弟弟一样对待,会跟她一起承担起这份责任,她才终于动了心。
  宋子悦也不是没有感情的人,其实那个男生追了她很久,她对他也有感觉,但她深知自己肩上的担子,不想成为别人的负担,所以才一直拒绝他。那男生是了解她的,因此才用她弟弟的事打动了她。   他也确实说到做到了。他家境不错,每次来家里看宋子铭时都会给他买很多东西,宋子铭还蛮喜欢他,对姐姐的恋爱算是默许了。
  可他没想到的是,大四一毕业,他们两个人就结婚了。
  原来,男方家长反对自己儿子找这么一个一穷二白、无父无母,还拖着一个弟弟的女生,为了表决心,男生一毕业就拖着姐姐去民政局领了证。
  虽然生米煮成熟饭,但男方家长的权威受此挑战,他们更是愤怒,扬言不认这个儿子了。姐姐体贴姐夫,不想他为了自己跟家人闹翻,便选择了怀孕。
  果然,姐姐怀孕后,姐夫父母的态度逐渐好转,最终把两人接回了家。后来,姐姐生了个儿子,一家人和和乐乐,仿佛之前从未发生过任何不愉快一样。
  唯一一个不愉快的人,应该就是宋子铭了。
  虽然姐姐当初提了条件,要宋子铭一起搬过去住,因为他只是每周末回家一次,所以影响不大,而且姐夫的父母也同意了,但宋子铭死活不肯。
  姐姐结婚了,有了自己的家庭;姐姐怀孕了,有了自己的宝宝要照顾。宋子铭觉得姐姐抛弃了他。
  既然她都不要他了,他干吗还要�`着脸跟过去?
  所以,他坚持自己一个人住在老家,并且不让姐姐回来,也从不到姐姐家里去。
  这时候,他已经上高一了,因为这件事,他的性情再一次发生变化,破罐子破摔,对谁都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铁了心要做班里的一粒“老鼠屎”。
  起初,李安然私下里还劝过他,希望他不要这么让人失望,可他却抓着她的手说:“我现在真的是一个人了,我只有你了。你跟我在一起,好吗?我不能连你也失去。”
  李安然挣脱他的手,说:“你的想法根本就是错的!子悦姐姐那么爱你,对你那么好,你怎么会是一个人?你什么时候才能成熟起来?”
  他听不进去,后来,她对他彻底失望,从此当他是陌路人。
  可她越是漠视他,他就越要做一些奇奇怪怪的举动来吸引她的注意力。虽然她从不像其他人一样在他哗众取宠的时候笑出来,甚至看都不肯看他一眼,但他知道她是故意的,她不可能真的听不见他说的那些话、看不见他的那些行为。因此,只要对她来说他是存在的,他就不会放弃,继续刷存在感。
  姐姐回家后,先去了隔壁李家拜访。李安然的父母很久没见到姐姐了,有些陌生的客气,又有些惊喜。谈起宋子铭,他们都摇头叹息,姐姐则满脸愧色,怪自己没能教育好他。
  她跟公司告了假,真的每天在家守着宋子铭。
  她的宝宝才一岁,想妈妈了,姐夫就只好带着宝宝来这里找妈妈。宋子铭看着可爱的小外甥,于心不忍,便让姐姐回去,姐姐却不肯:“我必须在家好好看着你。你要认真反思,真的悔过了,老师同意了,我就送你去学校,然后我再回家。”
  宋子铭实在没办法,只好答应跟姐姐回她的那个家。
  因为没有提前准备,所以宋子铭只能睡在书房的沙发床上。这是他第一次来姐姐家,姐夫的爸爸妈妈一颗心都扑在孙子上,对他的到来表示无所谓。他住了两天后,最初的尴尬和不适渐渐散去,竟然有些喜欢上这里。
  姐姐、姐夫每天上班,他就窝在书房看书,而爷爷奶奶则一起带孙子,一起买菜,奶奶做饭,爷爷就哄孙子。晚上,一家人坐在餐桌前,一边吃饭一边逗着宝宝,因为宝宝的各种举动而发出笑声。
  有时候,宋子铭吃太快,会打嗝,姐夫就会顺手递给他一杯水,姐夫的爸爸妈妈偶尔会抱怨:“这孩子打嗝的声音也太大了吧。”只有姐姐默默低头吃饭,不说话。
  她一定也想起了父母还在世时的情景。那时候,宋子铭还小,有一次因为抢东西吃,不小心打嗝,好久都没止住,爸妈一直乐,笑他是个小馋猫,从那以后,每次吃饭,只要他一打嗝,爸妈就打趣他。
  那时的场景跟现在何其相似啊,都是再平凡不过的幸福,却也是最难得的幸福。
  虽然宋子铭觉得自己只是个外人,但他也受到这种幸福的感染。姐姐每天下班后抱一会儿宝宝,就会来问他的情况,他仍然不太肯跟她交流,但心里是安稳的。
  那种有人关心、有人爱、有人在乎的感觉,让他觉得安心。
  直到有一天,他在书房上网,发现姐姐的QQ挂着没关,他当时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来了兴趣,就点开了姐姐的QQ空间。
  于是,他看到了五年前,姐姐写的一篇私密日志。
  那是姐姐从没向任何人透露过的真相。
  原来,父母出事那天,他们本来是要去车站接姐姐的,但临时接到电话,所以去不了了,就给姐姐打电话让她自己坐车回家。而他们接到的电话,是关于宋子铭的。
  当时,宋子铭要上初中,好的初中竞争非常激烈,于是父母各方托关系,希望能把他送进一所好的初中。当时那个电话,就是中间人打来的,说联系到可以帮忙的领导了,要他们马上过去见面。
  他们匆匆赶过去,不承想,在路上出了车祸。
  姐姐这样写到:我没想到弟弟会把爸妈的离开怪到我头上,但我想,他是因为太小了,需要宣泄,需要寄托,所以才会这样吧。不然他该怎么办呢?让他去恨谁呢?他还不懂得命运的无常。我宁愿他永远都不知道事情的真相,这样他才会好受点吧?让他恨我,总比恨他自己要来得好吧?他总会长大,我们之间的血缘之爱,总会慢慢磨去他的恨的。
  宋子铭从未觉得自己这么可笑过。
  原来自己恨了这么多年,怪了这么多年,刁难了姐姐这么多年,都恨错了,怪错了,姐姐根本就是最无辜的那一个。她承受了那么多,却从来不说破,只为了保护他,不让他难过,不让他自责。
  他凭什么去怪罪任何人呢?这个世界没有谁亏欠他,是他亏欠了自己,亏欠了爱他的人。
  他已经很久没有哭过了,他曾经甚至一度以为自己的泪腺已经干涸,以为这世上再不会有任何人、任何事值得他为之落泪。
  但这一晚,他将书房的房门反锁,趴在沙发床上,狠狠地哭了一场。   谁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5.未来,会越来越好,我们,都会越来越好
  第二天,宋子铭央姐姐给班主任老师打了一个电话。
  关于那篇私密日志,他绝口不提。既然姐姐付出这么多,苦心经营一切,就是为了不让他知道,那他就当作自己不知道好了。
  在电话里,他用从未有过的良好态度向班主任老师认错,老师十分意外,同意他当天返校。
  姐姐在旁边听着他打电话,十分惊喜:弟弟怎么突然想通了?他为什么想通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想通了,一切就好了。
  回到学校,他还偷偷跟李安然道了歉:“对不起,是我太冲动了,以后不会了。”
  李安然半信半疑地看着他:“回家反思一次这么有效?你终于明白你姐的苦心了?”
  她并不知道事情的真相,但这句话却歪打正着。宋子铭一脸认真地说:“嗯,明白了。”
  不过,宋子铭可不打算给邱瑞道歉,他是情敌,揍自己的情敌,难道不是天经地义的事?当然,宋子铭更希望那家伙根本不是他的情敌,他希望李安然不喜欢邱瑞,邱瑞也不要来觊觎他的李安然。
  所有人都发现宋子铭变了。大家不禁怀疑:回家反思真的有这么大的作用?为什么别的人回家反思了,来学校没多久便故态复萌,而宋子铭却像被打通了任督二脉一般脱胎换骨了呢?
  他的学习成绩慢慢有了起色,虽然他已经高三了,而他荒废了两年,但只要肯努力,总比不努力要来得好。
  他也没有再回老家,虽然他很舍不得每个周末在厨房跟李安然面对面的机会,但他更舍不得姐姐,舍不得可爱的小外甥,舍不得家里做的饭菜。
  后来,李安然和邱瑞考上了同一所美术学校。高考后,他们大大方方地牵手,在路上遇到宋子铭,李安然跟他打招呼,邱瑞则把脸转到一边。
  宋子铭心里酸溜溜的,但竟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难过。可能是早就有心理准备了吧,也可能是因为他放下了心结,明白了自己是被姐姐爱着的,所以就不再那么依赖李安然了。
  李安然没有告诉他,最初她其实也会因为他而害羞,这种害羞的感觉是不是喜欢,她不敢说,但至少说明他对于她是不一样的。
  可他越来越让她失望,到后来,她甚至不愿意别人知道他们是从小一起长大的。
  最开始,她其实并不喜欢邱瑞,跟他聊得多,一方面是因为他主动,另一方面则是他们确实有共同的话题。那次,宋子铭打了邱瑞,而邱瑞将她护在身后,在那一刻,她才喜欢上他。
  这么说起来,他们还要感谢宋子铭,他无意中做了他们的媒人。
  但这些都已经不那么重要了。未来的日子里,他们都将开始新的生活,而新生活,一定会越来越好。
  宋子铭只考上了一所三本学校,但以他高一高二两年垫底的成绩来说,这简直是个奇迹了。姐姐喜极而泣,带他跪在父母的墓前,激动地说:“爸爸妈妈,你们看到了吗?弟弟考上了!我没有辜负你们,弟弟考上了!”
  宋子铭哭笑不得,到底还是有些心疼。他擦去姐姐的泪水:“姐,别哭了。”
  虽然他失去了爸爸妈妈,失去了自己喜欢的女生,虽然姐姐有了自己的家庭,有了自己的生活,虽然他也会长大,也会离开,但他却一点也不害怕。
  他觉得自己是幸福的。
  从前的那些怨气、那些恨意、那些荒唐,都已经成为前尘往事,因为那段黑暗的经历,他才会更珍惜幸福。
  他抬起头,看着天上的云彩,心里默默地说:爸爸妈妈,如果你们真的在看着我的话,就要相信,我会过得很好,我们,都会很好很好。
  编辑/眸眸

歌词谁的心谁独自流浪-谁的心独自流浪由小学生作文网(www.zzxu.cn)收集整理,转载请注明出处!原文地址http://www.zzxu.cn/fanwen/jieshao/1252305.html

相关推荐
Copyright © 2006 - 2016 WWW.ZZXU.CN All Rights Reserved
小学生作文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