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范文大全 > 介绍 > 正文
文章正文

中国政府与达赖集团在涉藏外宣上的比较和分析

范文大全 > 介绍 > :中国政府与达赖集团在涉藏外宣上的比较和分析是由小学生作文网(www.zzxu.cn)为您精心收集,如果觉得好,请把这篇文章复制到您的博客或告诉您的朋友,以下是中国政府与达赖集团在涉藏外宣上的比较和分析的正文:

中国政法大学|中国政府与达赖集团在涉藏外宣上的比较和分析

摘要:中国政府和达赖集团在涉藏外宣上是针锋相对的。两者涉藏外宣的方针、渠道、活动、内容和特点都各不相同。对两者进行比较和分析,有助于知己知彼、取长补短。中国政府要在外宣主体、手段、语言、内容等方面进一步改善涉藏外宣。中国论文网 https://www.xzbu.com/4/view-3831104.htm  关键词:涉藏外宣;中国政府;达赖集团;比较
  中图分类号:G206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8-6269(2012)06-0027-04
  涉藏外宣是指西藏问题的对外宣传。对于达赖集团来说,西藏问题的对外宣传是其生命线,也是其主要工作。达赖集团对此倾注了全部精力,国际社会主流媒体充斥了达赖集团的声音。对于涉藏外宣问题,中国政府过去并不十分重视,上世纪70年代末才开始起步。1991年中共中央外宣办、国务院新闻办成立后加大了工作力度,2001年形成了关于涉藏外宣的明确的方针政策,2008年“3·14”事件后中国政府对涉藏外宣给予了高度重视。2011年3月29日至4月1日,中共中央外宣办在长沙召开“全国涉藏外宣工作研讨会”。2011年4月8日,中共中央外宣办依托中国传媒大学举办第一期全国涉藏外宣干部培训班,寻求形成多渠道全方位的涉藏外宣合力。在涉藏问题上,中国政府的声音逐渐为国际社会所重视。
  一、涉藏外宣方针
  (一)中国政府的涉藏外宣方针。关于中国政府的涉藏外宣方针,江泽民在2001年6月25日第四次西藏工作座谈会《促进西藏实现跨越式发展和长治久安》的讲话中指出:“在外宣工作中,要继续坚持以我为主、以正面宣传为主、以事实为依据的原则,发挥我们事实在手、真理在握和能够综合运用媒体开展宣传的优势,有计划有步骤地就达赖集团对我们攻击最厉害、国际社会误解最深的重点问题,组织深入系统的研究,阐明基本事实,讲透基本道理,增强说服力和影响力。充分利用各种宣传方式特别是互联网等现代传播手段,增强在国际舆论斗争中的主动性。加强国内藏学研究机构和专家学者同国外非政府组织、媒体和学术界的接触,有组织地邀请国外专家学者和记者到西藏参观采访,发挥民间团体在对外交往中的积极作用。”[1]
  (二)达赖集团的涉藏外宣方针。达赖在1993年3月10日的讲话中说道:“我们不能对目前西藏所遭受的艰难困苦而采取听之任之的态度。应继续加强对外宣传,通过翔实的事实向全世界人民进行宣传介绍,争取更广泛、更实质的声援和支持。”达赖在2000年3月10日讲话中又说道:“我们还不断通过宣传西藏自由斗争的实质,保护西藏传统的宗教与文化,宣扬和平非暴力思想以加强民主制度,以及与国际间支持我们事业的组织或个人加强联系等方法,努力使西藏流亡社会制度更加稳固。”
  (三)分析。在涉藏外宣方面,达赖集团起步早,中国政府起步晚。涉藏外宣对于达赖集团来说是其全部,故其全力以赴;对于中国政府来说是由被动应战到主动宣传,还有一个发力过程,故在涉藏国际舆论中中国政府还不占上风。但中国政府在涉藏问题上有世界各国政府和重要国际组织承认的法定优势,随着中国政府和民间的共同努力,假以时日,中国政府在涉藏舆论上是会占上风的。
  二、涉藏外宣渠道
  (一)中国政府的涉藏外宣渠道
  1.主管机构。中国政府主管外宣的机构为国务院新闻办。它与中共中央外宣办属于两块牌子、一个机构,成立于1991年1月。涉藏外宣是中国政府外宣的一部分,主要由国务院新闻办七局负责。国务院新闻办七局的职责是:推动对外介绍中国人权事业和西藏的发展情况,组织人权领域及有关西藏方面的对外报道和交流活动。中共中央统战部二局也具有这方面的职责,协同有关部门与达赖集团分裂祖国的活动进行斗争,做国外藏胞的工作。因此,中共中央统战部二局在涉藏外宣工作中能起到一定作用。
  2.纸质媒体。中国政府涉藏宣传的纸质媒体创办都比较早,主要有《中国西藏》、《北京周报》、《今日中国》、《布达拉》、《人民画报》、《民族画报》、《中国日报》、《环球时报》英文版、《西藏日报》、《青海日报》等。这些纸质媒体都用多种语言文字出版,同时都有网络版。
  3.网络媒体。随着网络媒体的发展,渉藏网站经历了从萌芽、兴起到快速发展的过程。政府、科研单位、高等民族院校、直属单位、个人相继创办了一系列具有浓郁地方色彩和民族特色的渉藏网站。中国政府的渉藏网站主要有西藏自治区人民政府网、西藏人权网、人民网西藏频道、西藏之窗、藏人文化网、中国藏族网通、中国西藏网、中国西藏新闻网、中国藏学网、新华网藏学频道、西藏文化网、中国西藏杂志、西藏文化经济交流中心、西藏在线、西藏网、中国西藏旅游、拉萨新闻网等。
  4.广播影视媒体。涉藏宣传的广播影视媒体主要有:中国国际广播电台藏语拉萨方言和康巴方言频道、中央电视台、西藏电视台藏语卫视、西藏人民广播电台藏语新闻综合频率和藏语康巴方言频率。中国政府还投资制作了一些西藏题材影视资料,拍摄了9部西藏题材电影和若干电视剧。这些都起到一定的外宣作用。
  (二)达赖集团的涉藏外宣渠道
  达赖集团广泛利用广播、报刊和互联网向国际社会宣传其政治主张,企图争取国际社会的同情和支持。
  1.主管机构。达赖集团“西藏流亡政府”于1972年成立了“新闻部”。据《流亡藏人》一书透露,当时“新闻部”肩负着对内、对外两项任务:对外主要通过国际新闻机构宣传西藏问题,对内旨在“将达赖喇嘛的讲话及其活动文本,以及流亡政府达成的重要决议,传达给各聚居区、福利处、学校以及印度内外藏民营”。1989年以后,“西藏流亡政府”将“新闻部”与德里办事处所肩负的“外交工作”合二为一,组成“外交与新闻部”。该部门分设两个秘书长,分别主管“外交”与宣传。另外,达赖集团下属的“藏青会”也参与涉藏宣传工作。
  2.纸质媒体。达赖集团主办或与达赖集团相关的纸质媒体有《西藏通讯》、《自由西藏》、《政治简报》、《前进报》、《独立》、《团结》、《事实》、《青年藏人》、《西藏评论》、《西藏新闻》、《西藏论坛》、《西藏社会新闻通讯》、《西藏新闻观察》、《世界西藏网络新闻》、《西藏公报》、《阿尼玛钦文化研究院学报》、《西藏简讯》、《明镜》、《西藏环境和发展新闻》、《达兰萨拉信使》、《知识》、《佛音》、《西藏自由报》、《西藏杂志》、《西藏信息网络》、《藏人原则报》、《西藏时事报》等。它们使用藏文、英文等语言,大部分在印度出版,小部分在欧美出版。   3.网络媒体。1990年后,达赖集团将视线投向更为先进的计算机技术,通过“国际互联网络”加强与世界各地“藏独”组织的联系,加大对国际社会的宣传力度,并增强对境内藏区宣传的针对性和时效性。1990年,“加拿大西藏事务委员会”开通“世界西藏网”,开始涉藏网络宣传。目前,达赖集团主办网站有100多个,有影响的网站有10多家,如“西藏之页”、“西藏信息网”、“西藏在线”等。这些网站每年都可以得到达赖集团经费开支的充分保障。这类网站的管理人员大多是青年人。达赖集团主办或与达赖集团相关的网络媒体主要有达赖喇嘛个人网站、西藏流亡政府、法国支持西藏人民委员会、国际西藏运动、米拉日巴基金会、西藏之家、西藏基金会、国际声援西藏运动、自由西藏学生运动、英国西藏会社、比利时支持西藏组织、瑞士——西藏友联会、西藏东突厥斯坦内蒙古联合委员会、支持西藏国际律师委员会、德国西藏论坛、意大利西藏协会、加拿大西藏委员会全国办公室、波兰西藏友谊协会、美国支持西藏百人委员会等。
  4.广播影视媒体。在广播影视媒体方面,达赖集团主要通过对外合作方式进行。“美国之音”藏语节目于1991年3月26日正式开播,被达赖集团视为“一个重要的反映藏人真实呼声的渠道”。达赖集团参与了其中藏语播音员的选定和节目设置等工作。1996年,美国“亚洲自由广播电台”藏语节目和“挪威西藏自由广播电台”开播,成为达赖集团从事涉藏宣传活动的喉舌。为加强宣传,达赖集团还制作大量影视资料进行广泛宣传。达赖集团利用西方影视界兴起的“西藏热”,与欧美一些影视公司合拍“西藏问题”题材影片。历年来,欧美等国拍摄的有关西藏的电影有262部,其中与达赖喇嘛有关的有133部,直接讲述达赖喇嘛生活的有39部。
  (三)分析。达赖集团的外宣渠道和工具比较全面,其最大特点:一是善于进行国际合作;二是资金来源多元化,以国外资金、民间资金为主;三是有大量年轻人自发投入。中国政府涉藏外宣渠道和工具也比较全面,其最大特点:一是国际合作不多;二是资金雄厚,以政府投入为主;三是藏学界专业人士大量参与。由于有国际合作这一最大优势,达赖集团的外宣渠道和工具相对比较得力。中国政府的外宣渠道和工具正在发挥其越来越大的作用。
  三、涉藏外宣活动
  (一)中国政府的涉藏外宣活动
  1.联合国活动。1971年中国恢复在联合国的合法席位,中国政府代表在联合国的一些涉藏活动也起到了一定的外宣作用。其中,以1992年在联合国人权会议的斗争较为典型。1991年,联合国第43届小组委员会通过了由荷兰专家特奥·范博文起草的“西藏局势”决议。该决议被列入第48届人权会议程。1992年1月27日至3月6日,在第48届人权会上,范普拉赫和格桑坚赞等分别就西藏自决权问题和宗教自由问题发言。同年3月4日,人权会拟就美国、欧洲、日本共同提出的“中国/西藏局势决议”草案进行表决。经过中国代表团做工作,大会最后通过了巴基斯坦提出的不对“中国/西藏局势决议”采取行动的动议。
  2.政府间交往。在政府间交往中,中国政府一直坚持西藏是中国领土一部分的原则立场。从21世纪初开始,中国政府在对外交往中,对达赖活动比较频繁的一些欧美国家就常常提出这一原则立场,要求对方恪守在这个问题上的承诺。目前,世界各国政府都承认西藏是中国领土一部分。
  3.议会交往。在全国人大方面:从2009年起,全国人大每年都组织西藏代表团赴欧美等国访问,介绍西藏现状和中国政府在西藏问题上的立场,与各国议会、政府部门、各界人士、华人华侨、藏胞广泛接触,介绍西藏民主改革以来所取得的成就和西藏的真实面貌。在西藏人大方面:从2002年起,西藏人大每年组织代表团出国访问,人员、批次逐年增加,并大量接待外国来华访藏团。这些外事工作,以客观真实、强而有力的声音打破了达赖集团在某些国家的舆论垄断。在西藏政协方面:2010年,西藏政协随团出访非洲,第一次组团出访美国,邀请尼泊尔驻拉萨总领事馆主要官员旁听政协会议,接访瑞士、日本、美国进藏访问团。
  4.民间交往。从2006年起,中国政府每年都组织藏学家、活佛代表团出访美洲、欧洲、大洋洲、亚洲等几十个国家,与各国藏学界、新闻界、文化界、当地民众、侨居藏胞进行广泛交流,介绍西藏的历史和现状,了解外界对西藏问题的看法。
  5.新闻发布会。每年全国人大、政协开会期间,西藏代表团都会举行新闻发布会,介绍西藏最新情况,公布最新政策。每年西藏人大、政协开会期间,也会举行新闻发布会。国务院新闻办则在西藏和平解放60周年、民主改革50周年等重要历史纪念日邀请西藏自治区领导人举行新闻发布会,阐明中国政府相关立场。
  6.举办西藏文化周和中国西藏发展论坛。从2001年起,中国政府先后在多个国家和地区举办西藏文化周。西藏文化周向世界展现了西藏传统文化和中国政府保护及弘扬西藏文化所取得的成就。2007年11月29日至30日,国务院新闻办、中国驻奥地利大使馆、中国常驻维也纳联合国和其他国际组织代表团以及奥中经济关系促进会在维也纳联合举办了首届“中国西藏发展论坛”。2009年10月22日至23日,国务院新闻办、意大利意中基金会和中国驻意大利使馆在罗马联合举办了“第二届西藏发展论坛”,论坛的主题是“西藏:发展的前景,合作的机遇”。本次论坛通过并发表了《罗马声明》。《罗马声明》说,半个世纪以来,西藏已经从落后的封建式经济模式发展成为开放式经济发展模式,现代化发展取得了令人鼓舞的成就,西藏人民的生活得到巨大改善。
  (二)达赖集团的涉藏外宣活动
  达赖集团逃亡国外后,始终把迎合国际反华势力的需要和争取政治与经济利益作为其对外关系的出发点,并根据国际形势的发展和“藏独”活动的需要,不断调整对外方针,进行对外宣传。
  1.积极游说联合国等国际机构。1959年9月第14届联合国大会期间,达赖集团公开要求联大关注“西藏问题”。爱尔兰等国向大会提交“西藏问题”议案并获得通过。从此,达赖集团一直将围绕联合国这一重要国际组织开展“藏独”宣传攻势,作为其“藏独”分裂活动的中心任务之一。1961年第16届联大和1965年第20届联大又相继通过“西藏问题”决议案。1971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恢复在联合国组织中的席位后,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在对华政策方面作了一些调整。在此情况下,达赖集团被迫在外宣方面转而采取低调。上世纪80年代后期以来,随着苏东剧变,世界范围内的民族分离主义倾向日益抬头。达赖集团开始加紧进行以拓展“外交空间”、推进“西藏问题”国际化为目标的一系列外宣活动。从联合国1988年举行的第44届人权会议,到2005年召开的第61届人权会议,达赖集团均在会前会后开展“西藏问题”宣传攻势,为西方国家在联合国提交反华“人权”议案制造声势。1992年3月,它曾发起有61个国家25万人参加的签名活动,并向联合国提交了“请愿书”,呼吁联合国“干预西藏危机”,给予达赖“流亡政府”以联合国观察员地位。   2.频繁出访世界各国。据统计,从1959年到2000年,达赖共出访212次,到过51个国家和地区。尤其是1989获得“诺贝尔和平奖”后,达赖更是频繁游走于国际社会。他每去一个国家都要求与该国国家元首、政府首脑和政要会面。达赖集团还派出“流亡政府”噶伦、伪人大代表以及驻外办事机构负责人频繁出访,意图多方寻求同情和援助。
  3.加强与有关国家政府和议会的交往。在1989至1999年期间,达赖利用外访与30多个国家的领导人和政要会晤。达赖集团还注重与有关国家议会和“援藏”组织的合作。目前,世界上已有30多个国家的议会成立了“西藏问题”小组,其中许多国家议会表决通过涉藏决议。据不完全统计,美参众两院1959年以来共通过涉藏问题决议27个,欧洲议会1998年以来共通过涉藏问题决议35个。
  4.利用外设机构以及散居世界各地的藏人从事“藏独”宣传活动。达赖集团相继在16个国家和地区设立了办事机构,其中驻西方国家机构11个。这些驻外机构每年均要在诸如“3·10西藏起义日”、联合国召开人权会议等敏感期间,策划各种规模的示威活动,意图扩大“西藏问题”在所在国的影响。达赖集团还经常派团前往有关国家举办各种展览和巡回演出、参加“西藏问题”研讨会等,并伺机发起各种“藏独”宣传活动。达赖集团于1991年3月至1992年3月开展了“国际西藏年”活动,1999年开展了“声援西藏年”活动,2005年开展了“班禅喇嘛年”活动。2008年“3·14”事件以来,特别是奥运会火炬全球传递过程中,达赖集团更是频繁举行绝食、和平进军、游行静坐、出访游说活动,展开声势浩大的宣传攻势和奥运火炬狙击战。
  (三)分析
  在外宣活动方面,几十年来达赖集团不遗余力,已经形成了完善的外宣活动组织网络和活动模式,并凭借达赖的宗教领袖外衣和诺贝尔奖获得者的光环,形成了强大的品牌效应。达赖的品牌效应是达赖集团外宣活动的最强大武器。达赖集团外宣活动有着广泛的群众基础。广泛的群众性是达赖集团外宣活动的重要武器。中国政府的涉藏外宣活动起步晚,基本上还是局限于政府、人大和藏学界,既未形成品牌效应,也未形成广泛的群众基础,覆盖面和力度都有所不足。但在2008年“3·14”事件后,特别是奥运会火炬全球传递过程中,长期默默无声的海外广大中国留学生自发地站了出来,针对“藏独”分子的狙击骚扰活动,开展了声势浩大的奥运火炬保卫战甚至肉搏战,不仅震撼了国际媒体,也震撼了达赖本人,让世界见证了中国民间蕴藏着反“藏独”反分裂的巨大力量。
  四、涉藏外宣的内容和特点
  (一)中国政府涉藏外宣的内容和特点
  对于涉藏外宣,中国政府有一套统一的宣传模式。中国政府的宣传文本虽然各不相同,但其指导思想是一致的,主要包括四个结论性意见:西藏自古以来就是中国领土的一部分;民主改革废除了旧西藏政教合一的封建农奴制,当前西藏人民生活状况和人权状况是有史以来最好的;达赖集团勾结西方反华势力企图把西藏从中国分裂出去,恢复旧西藏政教合一的封建农奴制;西方某些反华势力勾结达赖集团企图分裂中国。中国政府在涉藏外宣中,强调“以正面宣传为主”,以讲成绩为主,事实和数据充分。但这些宣传对西方受众的分析不够,加上意识形态的限制,针对性不够强,以自我辩护为主,以被动应战为主,主动设置议题的能力不强。
  (二)达赖集团涉藏外宣内容和特点
  达赖集团也有一套统一的、被各个公众与媒体所认可的宣传模式。在达赖喇嘛及其支持团体建立的各类网站中,文本内容大同小异。这些文本是达赖进行宣传最基本的材料。这些文本解决了三个主要问题:达赖是什么人,达赖的主张是什么,下一步要做什么。其语言特点是:使用简单英文,抓住最广泛的受众;对关键词语,如“慈悲”、“和平”、“爱”、“非暴力”和“快乐”等人们爱听的词汇不断重复;关键之处使用形容词来画龙点睛;既有理性分析,又有感性诉求。其文本逻辑着重解决三个重要问题:为什么要支持“西藏”独立,为什么要相信达赖,为什么不要相信中国政府。其网站中对这些问题并没有直接回答,而是通过文本字里行间隐含的意思间接给出答案[2]。达赖集团针对西方受众特点,其宣传文本突出达赖民主、正义、诚信、以弱抗强的形象,注重事实和数据。这些非常合乎西方受众口味,有利于激发西方人的同情和支持。
  (三)分析
  达赖集团的涉藏宣传倾向于从受众角度考虑问题,其内容和模式设置显然更易为西方受众所接受。中国政府的涉藏外宣强调以我为主,倾向于从自己角度考虑问题,其内容和模式设置有些不为西方受众所理解和接受。
  五、对中国政府涉藏外宣的建议
  (一)拓展涉藏外宣主体。涉藏外宣主体不仅应包括党政民族宗教工作部门、各级人大和政协、官方及半官方的宣传出版文化机构,还要拓展到民营经济组织、非营利性民间社会组织和公民个人。要注重民族地区的少数民族、宗教界人士和宗教信徒在涉藏外宣中的作用。要以草根外宣、民间外宣为重点,把握我国与世界各国的人员、信息交流日益频繁的良好机遇,发动社会各界做好涉藏外宣工作。海外中国留学生能在平时的涉藏外宣中起到无可替代的作用。他们可以用合情、合理、合法的方式和途径来介绍西藏的真实情况,逐渐影响所在国主流社会和公众对涉藏问题的认识和看法。
  (二)丰富涉藏外宣手段。善于利用西方主流媒体的平台发出声音、传递信息。多与西方主流媒体接触沟通,主动邀请和接受它们采访,主动向它们提供涉藏背景资料。善于运用互联网、手机网等现代媒体在外宣中的作用。在互联网各处论坛讨论涉藏涉教问题,组织专家学者发表言论,解释和传播中国政府关于西藏问题的主张。此外,人员往来也是有效外宣载体,能为涉藏外宣发挥重要作用。藏学研究机构和专家学者要广泛开展与国外同行的学术交流,促使国外同行对西藏的真实情况做出客观判断,进而影响所在国政府和公众对于涉藏问题的认识,并影响后者的决策和民意。邀请更多的西方国家政要、议员、学者和主流媒体记者到西藏参观访问和采访报道,让他们了解西藏真实状况。
  (三)做好与西方话语体系的对接。在开展涉藏外宣时,要摒弃国内熟悉的政治性语言,把它们转变为西方受众习惯和易于接受的语言。具体来说,一要摆事实、讲故事,语言生动鲜活。二要善于比较,便于受众理解。三要注意平衡,既要正面讲成就,也要负面讲问题,使不同身份、立场的人都能发声,让外界得到多方面的信息,供他们分析判断。
  (四)加强涉藏外宣内容的主动性。一是加强对涉藏新闻事件的报道,在重大事件、突发事件发生的时候,第一时间对外发布权威信息,掌握主动权,提高自己的声音,影响国际舆论。二是变被动辩护为主动引导,根据国际社会普遍感兴趣的涉藏话题经常性地主动设置议题,特别是要加强对一些涉藏基本概念的定义和解释,及时澄清事实、答疑解惑,取得话语优势,进而掌握话语权。三是向普世价值靠拢,融入国际社会主流话语体系,熟练运用体现民主社会核心价值观的词汇和理念,用它们来分析西藏历史和现实,形成各式各样能为国际社会广泛接受和欢迎的阅读文本。
  参考文献:
  [1] 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中共西藏自治区委员会.西藏工作文献选编(1949-2005)[M].北京:中央文献出版社,2005:557.
  [2] 李希光,郭晓科,王晶."达赖集团"对西方网络宣传的文本研究[J].现代传播,2010,(5):27-30.
  责任编辑:周潞资

中国政府与达赖集团在涉藏外宣上的比较和分析由小学生作文网(www.zzxu.cn)收集整理,转载请注明出处!原文地址http://www.zzxu.cn/fanwen/jieshao/1252315.html

相关推荐
Copyright © 2006 - 2016 WWW.ZZXU.CN All Rights Reserved
小学生作文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