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范文大全 > 介绍 > 正文
文章正文

叫声父亲太沉重 下载|叫声父亲太沉重

范文大全 > 介绍 > :叫声父亲太沉重 下载|叫声父亲太沉重是由小学生作文网(www.zzxu.cn)为您精心收集,如果觉得好,请把这篇文章复制到您的博客或告诉您的朋友,以下是叫声父亲太沉重 下载|叫声父亲太沉重的正文:

[动物的叫声]叫声父亲太沉重

是的,人应该追求纯洁的爱。可是,理解纯洁二字的含义,需要真正读懂人生这本复杂的书……      惊闻身世秘密,   女大学生怒断父女情    中国论文网 https://www.xzbu.com/5/view-2109259.htm  2006年5月,即将从湖南师范大学外语系毕业的刘瑞遇上了一件闹心事。
  刘瑞家住湖南常德市熊家堆,毕业前夕,她回到常德一所高校实习。刘瑞家门口有一个枝繁叶茂的葡萄架,傍晚时分,总有三三两两中老年妇女在那打牌聊天。不知哪天始,刘瑞发现门口那些人看自己时眼神很怪异,时而嘀嘀咕咕。“像,太像了……”好几次刘瑞隐隐约约地听到这些话。
   “这黄玲也不知着不着急,丫头越长越像那陈浩……”终于有一天,刘瑞刚走进楼梯口就听到了她们的议论。这一次,她听得很真切,“难道她们在议论我?陈浩是谁?”刘瑞满腹狐疑。她转身下楼,盯着刚才说话的老太婆,问道:“你刚才是说我吗?请你说清楚一点!”老太婆一脸无辜,向身边的几个人望了望,说:“我说你了吗?我们谁说了呀?没有的……”
  回到家,刘瑞在镜子前反复地看着自己的长相,与父亲刘再春确是差异很大。刘再春身体微胖,而她瘦高纤细;他的脸方形,她却是瓜子脸;他有两颗大门牙,而她的牙齿却细密整齐……
  当时,父亲在常德卷烟厂上班还没有回家,母亲黄玲下岗后一直没有上班,她买菜回家刚一进门,刘瑞就将她拉进房间,关上门,劈头盖脸地问道:“陈浩是谁?你应该认识吧……”
  没有一点思想准备的黄玲一时面红耳赤,她慌张地说:“你问他干什么?不……我不认识他……”从母亲的表情里,刘瑞感觉到了什么,一向温顺听话的她对母亲大发脾气,母亲则颓然跌坐在床,脸色发青……
  不知什么时候,刘再春回家了,他显然听到了母女俩的争吵,默默地在客厅里抽烟。刘瑞打开房门上卫生间时看到了一脸铁青的“父亲”,她愣了一下,走进卫生间将门重重地关上了……
  当晚,刘瑞没在家吃晚饭,她去了姨妈家。一直以来,当医生的姨妈与刘瑞关系最好,视刘瑞如亲生。在刘瑞的“纠缠”下,姨妈讲述了关于刘瑞身世的秘密。
   原来,1984年,刘瑞的母亲黄玲与陈浩恋爱。当时,黄玲和陈浩都是常德二轻工业公司的职工,因陈浩脾气暴躁,黄玲的父母极力反对他们在一起,双方家长也闹起了很大矛盾。1985年4月,两人断绝往来。5月初在父母的介入下,黄玲和暗恋她已久的刘再春闪电结婚,当月底就生下了刘瑞。也就是说,黄玲是带着身孕嫁给刘再春的。
   得知这些,刘瑞几天没有回家,她和另一个实习女生挤在学校的集体宿舍里。期间,姨妈多次打电话找她,说她妈妈很着急,要她回家。刘瑞也不肯回家,每天晚上她等同寝的女生睡熟后,她都蒙着被子偷偷哭泣。她发誓要找到生身父亲,让他承担起责任,也让自己活个明白。
  6月初,刘瑞找到了陈浩。此时的陈浩早已下岗,在滨湖路自家门前开了一家小超市,他妻子是个小学教师,他们有一儿一女。刘瑞见到他之后,心中有数了,她深信眼前这个人就是自己的生身之父。她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只用手机偷偷给他拍了照片就离开了。她将陈浩的照片和自己的照片反复比照,发现两人真是惊人相像!
   刘瑞选择了一个刘再春不在家的时候回家了。她流着泪对母亲说:“既然事已至此,我也不想说什么,但我无法面对这一切,我要断绝现在的父女关系,回到真正的父亲身边……”
  “你疯了!这让我怎么活啊?”黄玲哭着求女儿不要这样绝情。可是,失去理智的刘瑞什么都听不进去。她说:“他明知道你怀着别人的孩子,还和你结婚,这样的男人,你不觉得窝囊吗?还有你,既然有勇气怀孕,为什么就没有勇气结婚呢?和一个没有爱情的人生活一辈子,你值吗?”
   黄玲被女儿这一番“慷慨激昂”的话“训斥”得面如土色。她说:“孩子,有些事是说不清楚的,我怎么会不想和自己相爱的人在一起呢?可是,身不由己啊!我们那个时代,和现在是完全不同的。况且,我和你爸,也不是没有爱呀……”
   黄玲将自己当时的无奈之举告诉了女儿,不知不觉间,刘再春下班回家了。刘瑞生气地将“父亲”叫住,冲动地说:“现在我当着我妈的面和你说清楚,从现在起,我们之间再也不是父女关系!这个家,我也不会再回来了!”刘瑞说完提着早已收拾好的行李,头也不回地离家而去。她没有看到,她的身后,那个被她喊了二十多年“爸爸”的男人,浑身颤抖,泪流满面。
  
  法庭确认生父?
  这一杯陈年的爱情苦酒
  
   刘瑞从家里搬出后,一度寄住在姨妈家。姨妈劝她将这一切默默承受下来,否则扰得谁都不得安宁。刘瑞对姨妈说:“我讨厌我爸我妈的虚伪,我没有办法说服自己接受一个假的爸爸。”
   “孩子,谁都有过这样的过程,”姨妈叹一口气,说,“你妈妈当初又何尝不是这样呢……”
   2006年10月初,刘再春忧郁成疾,大病一场,母亲打电话给刘瑞,要她到医院去看望一下,给他一点精神安慰,刘瑞说什么也不去,还将母亲又数落了一阵。这月中旬,刘瑞进入长沙一家翻译公司工作,上班之前,她决定将自己身世之谜解开。
  那是一个傍晚,刘瑞再次来到位于滨湖路的那家超市。她径直走到正在柜台前看电视的陈浩面前,说:“陈老板,晚上有时间吗?我有点事想和你谈谈。”陈浩吃惊地抬起头来,说:“小姐,你找我有什么事?我并不认识你呀……”
   “你仔细看看认不认识我?我母亲的名字叫黄玲!”听到这句话,陈浩的身子抖动了一下,张大的嘴巴半天没有合拢,他定了定神,问道:“你妈妈找我有事?她……还好吗?”
   “我妈很好!”刘瑞心情复杂地说,“可是,我很不好……你好好看看,我长得像谁!”陈浩心里咯噔了一下,他要刘瑞去金满地酒楼等着,他一会请她吃晚饭。
   在一个小包厢里,陈浩说起了与黄玲的那段尘封的爱情。
   “那时,我和你妈在同一个车间,她对我很好,我也关心她,我俩感情很好。可是,你外公外婆瞧不起我,说我脾气不好,嫌我们家没有房子,穷!你爸爸和你妈妈是高中同学,他在上学的时候就爱着你妈,可是,你妈并不喜欢他。后来他到卷烟厂工作,那单位效益好啊,还给他分了房,你妈就嫁给你爸了……”
   “你难道不知道我妈怀的是谁的孩子吗?你就这样不闻不问了,现在,我走到哪别人都对我指指点点,你叫我怎么生活?”刘瑞说着说着哭了起来。
   陈浩呆在那里半天没有吭声。当刘瑞抹干泪水,说自己已经和刘再春断绝父女关系,要陈浩认下这个亲生女儿时,他连连摆手,说:“这这……不行不行,也不可能,你怎么可能是我的亲生女儿呢?我现在有两个孩子,大的是一个女儿,正读大二,小的是一个男孩,在上高中呢……”
   “你敢作不敢当!”刘瑞很生气也很失望,她腾地站起来,说:“你不承认也没用,事实摆在这里,我只要往你面前一站,没有人会说我不是你的女儿。你考虑清楚,如果你硬不承认,我会有办法的。”
   说完这番话,刘瑞扬长而去。陈浩呆若木鸡。
   几天后,陈浩主动找到刘瑞,将一个信封塞给她,说:“孩子,你别犯傻,你这样做不仅会让我很难做人,你现在的家、包括你自己都会受到伤害,何苦呢?这里有一万块钱,算是我的一点心意吧!
   “你以为我是为了钱吗?我要的只是一个名分,一份亲情!”刘瑞拒绝了陈浩的钱,两人再次不欢而散。陈浩表示,他绝不会承认刘瑞是自己女儿,这让刘瑞很失望也很生气。
   2007年2月,刘瑞去长沙那家翻译公司上班了。临行前,她委托湖南经伟律师事务所黄志明律师向法院起诉,要求确认陈浩系其生身父亲。黄律师搜集相关证据后,于3月初向武陵区人民法院起诉。法院受理后认为,本案的关键是亲子鉴定的结论,刘瑞所提供的其他旁证材料不足以认定陈浩与刘瑞系亲生父女关系。被告陈浩也不承认与刘瑞的亲子关系,并于5月10日以书面形式向法庭表示不愿意进行亲子鉴定。当月底,武陵区人民法院驳回了刘瑞的诉讼请求。
   见此,刘瑞请假回到常德找到陈浩,要求他和自己去做亲子鉴定,陈浩说什么也不同意。刘瑞说:“我并不会进入你的家庭,也不会向你提什么物质要求,我只要一个名分,这一个小小的请求你也不能满足我吗?”“这没有意义,真的没有意义……”陈浩喃喃地说。这一笔情债酿成的苦酒,实在难以下咽。
   没有办法,刘瑞硬着头皮找到了陈浩的妻子吴丽星。因为刘瑞的起诉,吴丽星已经知道了此事。她对刘瑞说:“孩子,我并不知道这一切究竟是为什么,我尊重老陈的过去。但是,你这样一闹,我的两个孩子也很受伤,你能看在孩子的面上,让这事平息下来吗?如果你需要经济补偿,我们可以适当考虑……”
  刘瑞怏怏而回,但并不就此罢休。2008年1月,刘瑞以“陈浩确系本人生身父亲”为由,向常德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中院民事庭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当年3月做出终审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得知这一结果,刘瑞跑到陈浩的超市去吵闹了一次。陈浩骂她是“疯子”“神经病”,两人几乎成仇。
  此时,母亲黄玲找到刘瑞,说:“孩子,回来吧,不要折腾了,我和你爸会像以前一样疼你、爱你……”“打住、打住!”刘瑞做了一个停止的动作,打断母亲的话,说,“我没有这样的父亲,我嫌窝囊!”
  2008年5月,刘瑞恋爱了,男友张亮是长沙一家会计事务所的会计师。母亲从别人嘴里知道此事后,打电话对她说:“孩子,你今后结婚、生孩子什么的,总得有个娘家吧,带着小张回来吧……”
  刘瑞没有听完母亲的电话,无声地将电话挂了。
  
  重病来袭哪里是家?
  再叫一声“爸爸”饱含深情
  
  2008年9月10日晚9点许,黄玲正在家里看电视,电话突然响了起来。“是黄玲女士家吗?你女儿病了,在脑科医院,必须马上手术……”
  电话是刘瑞的同事胡大姐打来的。胡大姐告诉黄玲,刘瑞下午三点钟突然头痛难忍,同事们扶着她去附近岳麓区人民医院检查后,医生初步诊断为恶性脑瘤,随即将其送往湘雅医院进行抢救。“医生说,刘瑞必须尽快手术,否则有生命危险,你们快过来签字吧!”
   接完电话,黄玲大惊。她忙将正在上网的丈夫叫出来,将女儿的病情说了。刘再春二话没说,马上穿好衣服,打电话叫其弟弟刘新春把车开过来赶往长沙。
   刘新春原系卷烟厂司机,这两年下海经商,自己买了小车。他也一直关心着这个个性很强的“侄女”,便连忙将车开了过来。
   在湘雅医院,刘再春找到医生详细询问了病情,医生告诉他:“刘瑞患的是原发性恶性脑瘤,肿瘤正挤压、推移正常脑组织,已造成颅内压升高,随时有生命危险,目前处于昏迷状态,只有开颅手术切除肿瘤才能救她的命,你快去交费、签字吧!”医生告诉他,手术费至少要5万元,还不算术后的恢复治疗。
  在手术方案上签字的时候,黄玲想了想,说:“还是我来签吧!”刘再春理也不理,抖索着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刘再春随身带有2万余元现金,又在医院附近的自动取款机上支取了2万元、向弟弟借了8千元,第二天上午医生一上班,刘再春就将医药费给交了。
  9月11日上午9点10分,刘瑞被推进了手术室。开颅后,医生用特制的动脉瘤夹,夹闭动脉瘤颈部,保护载瘤动脉的通畅性。因刘瑞动脉瘤基底呈梭形,无法夹闭,医生只得将载瘤动脉结扎,施行动脉瘤孤立术。
   等待手术的过程中,刘再春和黄玲手拉着手为女儿祝福。黄玲不停地流泪,刘再春一次次为她拭干,安慰她说:“这孩子命硬,肯定没事的……”
  手术持续了近五个小时。下午2点许,当护士推着刘瑞走出手术室进入无菌观察室时,刘再春和黄玲急切地上前向医生询问手术情况。医生表示手术成功,刘瑞已脱离生命危险,刘再春松了一口气。他向单位请了假,一直在医院陪伴着妻子。
   一个礼拜之后,刘瑞从重症室出来,刘再春却借口单位有事要赶去上班。其实黄玲很清楚,丈夫是不敢面对刘瑞,担心自己的出现影响刘瑞的情绪。
   刘瑞在医院住院近三个月,先后花费11万余元。刘再春手头共有积蓄6万余元,他找亲友和同事借了5万余元。这些日子里,刘再春一直给刘瑞筹钱,每隔一段时间他就去长沙,但他一直没去病房看一眼刘瑞。一次,他对黄玲说:“你用手机把瑞瑞手术的样子拍个照片给我看看……”黄玲理解丈夫的苦心,内心十分感动。
  让人痛心的是,刘瑞的男友张亮自她病后,仅到病房来送过一次鲜花水果就再也没有出现。刘瑞清醒后打他手机,那个熟悉的号码竟然成了空号。刘瑞的情绪一时变得很焦躁。黄玲安慰女儿说:“孩子,爱情这东西,只有经过了残酷现实的洗礼后还存在,才是真实的。失去了的,迟早会失去,不必伤心……”刘瑞握住母亲的手,似有所悟。
  最初一段时间,刘瑞术后反应较严重,眼睛重影,肢体麻木,严重晕眩,好在肿瘤细胞已得到有效控制。为了更好地照顾刘瑞,刘再春和医生商量后,于2009年春节前将刘瑞转到常德市第一人医院做康复治疗。
   陈浩得知刘瑞的病情后,托人将1万元钱交给黄玲,黄玲原封不动地退还给了他。她给陈浩带话说:“一切都会过去的,孩子最需要的不是钱。”
   春节前几天,刘再春要妻子和刘瑞商量将其接回家一起过节,刘瑞想了想,说:“过一段时间再说吧,谢谢你们,让我一个人在病房里安静地想想吧……”
   从女儿的语气里,黄玲感觉到了矛盾和解的希望。
   3月15日,刘再春给刘瑞写了一封很长的信,托黄玲交给她。
   “瑞瑞:好久都没能亲口这样叫你了,今天我在信中这样叫你,以一个长辈的名义,你不会反感吧?这些日子以来,我一直想给你写一封信,可是,我知道,这需要勇气……我和你妈妈是相爱的,请相信这点。至少,在我们结婚之前,我真诚地爱着她。是的,我很清楚她怀着谁的孩子。但是,一个连孩子都可以不要的男人,他会是真心爱着的吗?正因为我看出了陈浩的虚情假意,才愿意不顾一切地接受你妈妈的一切,包括她腹中的你。在你出生后,我们也想过再要一个孩子,但我考虑再三,决定将全部的爱都给予你……流言和世俗,让一切都变得那么陌生,那么可怕。你受到的伤害,让我心里深深不安。我不求你原谅,但我希望你能明白,有爱,就没有任何东西可以成为人生的障碍。你还年轻,你的冲动恰恰是很可贵的品质。是的,人应该追求纯洁的爱。可是,理解纯洁二字的含义,需要真正读懂人生这本复杂的书……瑞瑞,我每夜都在心里呼唤着你的名字。在我心里,你永远是我的好女儿……”
   刘瑞读着信,泪水一次次将信纸濡湿……
   4月初,常德市第一人民医院的向旭教授在给刘瑞做了全面检查后认为,目前刘瑞的身体各方面指标都已基本恢复正常,可以办理出院手续回家调养。“刘瑞至少需要调养一年以上才能正常工作,这一段时间,亲人的爱与温暖,对她来说,比什么药都管用!”向旭医生对黄玲说。
   4月10日,刘瑞从妈妈手中要过手机,拨通了那个曾经十分亲切的手机号码:“爸爸……我要回家……”
   “好,瑞儿,我马上来接你!”听到这一声久违的爸爸,刘再春流泪了。刘瑞更是泪花闪亮。可是,他们没有看到彼此的泪水。
   爱,在广袤时空化作绚丽的弦弧。
  摘自《女报》

叫声父亲太沉重 下载|叫声父亲太沉重由小学生作文网(www.zzxu.cn)收集整理,转载请注明出处!原文地址http://www.zzxu.cn/fanwen/jieshao/1252330.html

相关推荐
Copyright © 2006 - 2016 WWW.ZZXU.CN All Rights Reserved
小学生作文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