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范文大全 > 介绍 > 正文
文章正文

甜性涩爱女主演|2008春,甜爱涩性

范文大全 > 介绍 > :甜性涩爱女主演|2008春,甜爱涩性是由小学生作文网(www.zzxu.cn)为您精心收集,如果觉得好,请把这篇文章复制到您的博客或告诉您的朋友,以下是甜性涩爱女主演|2008春,甜爱涩性的正文:

【2008年金融危机】2008春,甜爱涩性

一场花事终了的喧哗过后。那个女人顷刻茶蘼的灿烂,却永远留在我今生的记忆里。她有一个美丽的名字:秧歌。      1      2008年4月,洛阳城。 中国论文网 https://www.xzbu.com/6/view-1169274.htm  我突然厌倦了商场的残酷,生活的激烈,当然,还有最重要的一点,相爱三年的女友,结婚前一个月,突然查出是HIV携带者。这果然是个乱世,无论你怎样洁身自好,灾难都会改头换面成种种诱惑扑面而来。我曾以为爱我如同热爱自己生命的女人,在我之外,居然一直频繁发生着一夜情。
  薄薄的诊断证明前,她哭泣哀告,徒然遗忘了生活从来都是覆水难收的本质。鬼才会相信爱和性是可以截然分开的谎言,男人不能借性发挥,女人更是没有理由以生理来逃避。真正的爱,拒绝新鲜和刺激。这是一种宗教,可惜如今这个时代,信奉者已然寥寥无几。
  在这个垃圾一样的女人面前转身而去是容易的,但是,在生命的隐患面前,我的心里却满是惶恐和不安。
  去做HIV检测,等待结果的漫长时间里,我选择离开,去异乡,面对末路,或者新的开始。
  
  2
  
  好友林的故乡在江南,他替我租下房子。“二楼,”他说,“打开窗子可以眺望整个旷野,这是全村最好的一个视角,所以,虽然有点残破,我想你还是会喜欢的。”
  我果然是喜欢的。
  喜欢上楼时咯吱咯吱的木楼梯的颤音,喜欢简朴房间内荒凉肃杀的气息,更喜欢豁然推开的窗子外,一望无垠的绿树蓝天。
  楼下的夫妻,30来岁的年纪,男人阿九,木讷少言,敦实厚重得好像一块青砖。他含混地介绍他的女人,“秧歌。”
  林说阿九在小镇上的工厂当保安,只在晚间回来,如果平常有事,使唤秧歌就可以了。
  阿九眉开眼笑地接过一个月的租金,粗笨肮脏的手指,一张张捻开纸币,这个景象,突然令人扫兴。我推了林走,然后兀自踩着木楼梯,咯吱咯吱地上楼去了。
  
  3
  
  已经夜半了,小村子成为浮在暗夜里的一座岛,在这样的静谧中燃起一支烟,我忽然听到低低的啜泣声。楼上的几个房间走过,终于确定,啜泣声来自楼下。
  这时,我忽然发现脚下的一块木地板有点松动,于是掏出随身带来的藏刀,轻轻旋转,一块五厘米见方的木地板很快就掀开了。
  低低的啜泣更加清晰,其中夹杂的还有重重的喘息和压抑的呻吟。我的眼光被烫伤一样抖了一下,楼下的阿九,正野兽一样赤裸着匍匐在自己女人的身上。白日里温顺的秧歌,此刻好像一尾被鱼网收住的鱼,她的全身,缚满红色的缎带,蜷缩在褐色的木地板上,哀哀哭泣如一条绝望的蛹。
  阿九笨拙粗重的手指,在她的身上仿佛一条丑陋的青虫,抓挠,噬咬,他甚至狠狠撕扯女人散开的发髻,运动到高潮时段,肥厚的手掌重重掴在秧歌的脸上。
  一声狼般的轻嚎过后,阿九翻身躺到地板上,伸手扯过红色缎带的一角,猛然一抖,那尾鱼扑棱扑棱地爬起来,冲到院子里去。
  那夜月色浮凸,避在窗后,远远看见秧歌赤裸的身体上覆满海藻样的长发。她细细的肩抖动瑟缩,在水池前一点点地清洗自己。
  
  4
  
  第二日下楼时,阿九早已不在了。
  秧歌穿粗布的长衣裤,在院子里洗涤衣物。看见我的瞬间,她的眼里有惊慌的鸽子,扑棱着翅膀挣扎两下,很快地垂下眼睛。
  我信步走到田野里去,转到中午才回来,进院子时,将一小束黄色野花默默放到水池旁边。江南无雨的午后,炽热异常。在午睡的汗水里醒来,楼下阗然无声。
  我悄悄打开那块木地板,一阵晕眩。安静的楼下,秧歌似乎刚刚清洗过身体,她全身赤裸着,久久立在窗前的阳光下,凝神望着手中的那束野花。
  细如金箔的阳光照耀着她突然焕发光彩的胴体,我的内心突然升腾起一种悲伤。
  秧歌慢慢地把那束野花举高,好像一把火炬般神圣。她闭着的睫毛上满是泪水,晶莹的泪水在阳光下折射出五彩的光线。相貌平常的秧歌,突然美得好像一个天使。
  野花渐渐垂下,轻抚身上纵横的红色伤痕,娇嫩的花瓣和丑陋的疤痕一一亲吻,秧歌忽然发了狠,花之吻的力度不断加大,它们终于成为黄色的汁液,涂满天使的伤痕。
  在秧歌压抑的号啕中,我慢慢合拢地板,满心索然地坐在椅子上。
  
  5
  
  这一夜,一如前夜。
  不同的只是阿九的道具,红色的缎带换成透明的胶带,秧歌的肩膀乳房小腹,都成了贴在玻璃上的脸,它们那么清晰地哀求着,然而,换来的不过是更残忍的蹂躏。
  壮实的阿九像头公牛一样横冲直撞,秧歌的身体在他的进攻下,迅速支离破碎。我不忍继续看下去,迅速放好了地板,但秧歌压抑的哭泣,好像小猫的爪子,挠在我柔软的心上,令人辗转难眠。
  一连五天,天天如此。我一日比一日长久地徜徉在村外的旷野里,给她带回的野花,一天更比一天璀璨。
  她开始简单地和我招呼,浓重的方言里,似水的温柔好像一抹微光,晃得人心里一荡一荡的。
  我想她已经知道自己的哭泣惊扰了这个异乡人,她的笑容满是赧然与羞愧。我将一把又一把的野花扎成更大的花束,放到清凉的水池边,生活里只要还有花开,就会有美好,我希望这个黑夜里绝望的女人,能读懂白天陌生的安慰。
  但是阿九的摧残似乎在变本加厉,他甚至动用了鞭子。
  第二天的中午,我回来时,秧歌的房门紧闭着。她没有像往常一样拿回那些野花,我忐忑地在楼上徘徊,终究忍不住打开了地板,一声惊呼,迅速跑到楼下去。
  穿了大红嫁衣的秧歌将脖子正放在一根绳子上,看到夺门而入的我,她一阵挣扎,终究在我的拥抱下,痛哭失声。
  绸缎的大红嫁衣已经陈旧,秧歌道, “我嫁给他五年……”我的心锥子般刺了一下,那是怎样的五年啊。
  手指轻轻滑过她后背纵横的伤痕,我慢慢低下头去轻吻那些耻辱的痛。大红嫁衣好像一片羽毛滑落下去,柔顺如初的秧歌,炽热光滑仿佛一尾鱼,一尾水里酣畅淋漓的鱼。
  她止住抽泣,一两声呻吟,微微地叫出来。我恍惚地抚摸温存着这个在无数黑夜里哭泣的身体,她的胳膊好像一条藤,紧紧攀附上我的身体。阳光毒辣肆意,一群黄蜂嗡嗡地在枝头喧嚣,激情奔涌的间隙里,我听见了那尾鱼儿的歌唱。
  哦,秧歌,她果然有天籁一样的声音。
  
  6
  
  此后的夜晚变得更加漫长,白昼却迅速短暂。
  秧歌格外贪恋我的温柔。她总是在阿九走后迅速清洗自己,然后裹一块粗布,直接就跑到楼上来。
  我告诉她,我可能存在HIV隐患,但是,她那么坚定地将脸埋在我的颈间,“跟着你,我死都愿意。”
  打开随身携带的行李,认真挑选送她的礼物,没想到秧歌对那把藏刀爱不释手。看着她娴熟地将藏刀拔出刀鞘,我赶紧制止她。这把藏刀锋利至极,我担心她伤了自己。
  秧歌回头对我甜美一笑, “我就要它吧。”
  十天之后,林的电话里,我如释重负地长出一口气,HIV检测有惊无险。我决定去小镇一趟,秧歌的衣服如此破败,我要在临走之前,送她一件绸缎的衣裳。
  在小镇里转到天黑,我终于找到一件团花玫瑰的绸缎长裙,看到它的一瞬,我仿佛看到秧歌站在这件衣服里的娇媚与艳丽。
  那晚我留宿小镇旅店,第二日清晨,我急急地赶回村子去。
  秧歌果然爱极了这件衣服。她拉着我的手飞步跑到楼上去,粗布长衫一褪,整个人立即就成了一束枝叶扶疏的春花。
  我欣喜地看着流光异彩的秧歌,忍不住轻吻她的耳垂。这朵刚刚盛开的花儿,迅速融化在甜蜜的吻里。她闭上眼睛亲吻我的全身,炽热的双唇喃喃低语,“谢谢你,你让我终于进入了天堂。”我的眼角不禁有泪,这是多么卑微的爱啊,一件衣服,竟然就让她进了天堂。
  我轻柔温暖地滑进她的身体,秧歌一把扯开髻上的银簪,黑色的长发好像一面旗帜,在她放纵的呻吟中,一起一伏地跌宕在阳光下,我穷尽毕生力气去抚慰她,真希望那一刻能让她永远留在天堂。
  
  7
  
  欢爱之后,我该离开了。
  秧歌的脸上,忧伤一闪而过,她重重地拥抱我,然后笑着挥手,眼神清凉平静,意蕴深远。从车窗里遥遥回望,远远的,绿色团花长裙中的秧歌,渐渐小成了一个点,终于,我的身后,只剩下一地苍茫。
  不到一个月的休整,我再次斗志满满。业务迅速扩大,我渐渐淡忘了秧歌。
  那天林突然提到了秧歌,他带来的消息石破天惊。
  秧歌杀了阿九,已经被判入狱。杀人的时间,竟然是我离开的前夜。
  五月的洛阳,那一刻,萧瑟如冬。我怔怔地想起离开的那一夜,以及第二日清晨,站在团花长裙中光芒四射的秧歌。恍若一梦。
  林继续说, “凶器是把藏刀,秧歌和警察交代,她是在你的行李中偷去的。真看不出那么柔弱的女人,竟然能做出如此凶残的事情……”
  眼中的热泪哗地一下子落下来,我转过头去,十里长街的流离光影中,我又看见了秧歌,她卧在灰暗房间的一侧,甜美一笑, “我就要它了。”
  五月之后,牡丹的花期已近终途。一场花事终了的喧哗过后,那个女人顷刻荼蘼的灿烂,却永远留在我今生的记忆里。 她有一个美丽的名字:秧歌。

甜性涩爱女主演|2008春,甜爱涩性由小学生作文网(www.zzxu.cn)收集整理,转载请注明出处!原文地址http://www.zzxu.cn/fanwen/jieshao/1252338.html

相关推荐
Copyright © 2006 - 2016 WWW.ZZXU.CN All Rights Reserved
小学生作文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