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范文大全 > 介绍 > 正文
文章正文

陈独秀与潘兰珍的忘年恋

范文大全 > 介绍 > :陈独秀与潘兰珍的忘年恋是由小学生作文网(www.zzxu.cn)为您精心收集,如果觉得好,请把这篇文章复制到您的博客或告诉您的朋友,以下是陈独秀与潘兰珍的忘年恋的正文:

[陈独秀儿是什么意思]陈独秀与潘兰珍的忘年恋

潘兰珍,1908年出于江苏省南通一个贫苦农民家庭,又名潘若云,潘云仙,小陈独秀29岁。   十七八岁时,为了逃脱第一次婚姻的折磨,孤苦伶仃地隐居在上海熙华德路(今长治路)上一座石库门房子的后楼的亭子间里。整个地改变了她今后的生活。她陪伴着一位孤独的老人度过了他最后的岁月。 中国论文网 https://www.xzbu.com/5/view-2175936.htm  她和陈独秀成了邻居,住在同一幢楼房的同一层。在以后的相遇中,他们便开始以微笑互相打着招呼。
  长期的忧思,无定的饮食,躲避缉捕的紧张,失亲去家的苦痛,使陈独秀的身体状况处于垮溃的边沿,胃病如期而至。医院是不能去的,在不得已时他才去小药店抓点药,得过且过的迁就致使病情在不断地加深。
  一天晚上,他终于在买药归来的路上在极度紧张中倒在了地上。
  这时,远远地走来了一位刚下夜班的女子,见到地上躺倒的人她惊叫了一声,仔细一看,只见这人身穿破旧长袍,脖子里绕着条围巾,礼帽扔在了一边。他胡子拉碴,面色苍白。这不是那位邻居吗?她忙俯下身去呼唤道:
  “先生,侬醒醒,快起来,阿拉扶侬回家!”
  她就是潘兰珍。
  见没有反应,潘兰珍也顾不了许多,忙唤了一个邻人,一同将其抬到了自己的小屋里,又很快请来了大夫,医生把过脉后,给陈独秀注射了一支强心剂,并开了些药。
  陈独秀渐渐地醒了过来,他微启双目,看到这位邻居手中的药和汤,便明白了一切。他顿觉一股暖流涌遍了周身,素昧平生的女子让他陡然间感受到了一种博大的温情。他说了几句感激的话便问道:
  “姑娘,你叫何名?”
  “阿拉叫潘兰珍,在附近做工,与侬是邻居。”她停了一下问:“老先生怎么称呼?”
  “我姓李,是南京人,原在大学教书,与妻子离异后搬到这里,现在以为报纸撰稿为生。”安徽与南京的口音很相似,潘兰珍对陈独秀的话深信不疑,回想起自己婚姻的不幸,同情之心油然而生。
  软绵的苏白与安庆的方言开始了对话。有了这次机缘,陈独秀与潘兰珍的接触便多了起来。
  在和谐的相处中,潘兰珍惊喜地发现,这位李先生的儒雅与热情使她在男性的世界里寻到了女人的自尊,昔日在粗暴下的屈辱也在这种关怀下消逝得无影无踪了。
  贫难的家境,使得潘兰珍从未进过校门,看到陈独秀整天奋笔疾书,听到他常常谈天说地,便知他是一位学识渊博的先生,一种由衷的崇敬便定格在她的心里。于是,她便经常帮他烧饭、冼衣服,他的家务琐事几乎由她包了。
  从此,他们便象一家人似的,一起吃饭,一块说笑。陈独秀一有空闲便教潘兰珍识字读书,写写画画,唱歌诵诗,有时还讲一些历史、地理知识给她听。他在政治的失意与流离辗转的生活中意外地收获了一种家的温馨。
  在陈独秀的启蒙指导下,潘兰珍儿时的记忆唤回了不少。有时对着眼前的报刊也能略读几句了。
  在潘兰珍的悉心照料护理下,陈独秀的生活也逐渐地条理化。在吃上可口应时的热菜、热饭之后,他的身体与精神均有了很大的改观。他换上西服,打上了领带,染上秋霜的头发也梳得油光闪亮。颏下的胡须也刮得精光。
  对于身处此境的陈独秀,这样的生活未尝不是一种奢望。一处是险恶的政治争斗,一处是宜人的温馨港湾,他被这位质朴善良的女子深深打动着。白天,他在潘兰珍的繁忙中读书写作,深夜,他又在潘兰珍的催促中进入梦乡。
  在外人眼中,他们是父女,在二人心中,他们是师生,但是这种纯朴的师生关系在时间酵母的催化中也渐渐地发生转变。
  年龄已不足以成二人结合的障碍。
  经过一场场激烈的思想斗争,潘兰珍终于定下了心,在寒冷的冬季向陈独秀表达了火热的爱慕之情。
  面对小爱神射来的箭矢,陈独秀在惊讶于她勇魄的同时劝她慎重考虑。潘兰珍则表示,只要老先生不嫌弃,愿陪伴服侍他到终生,患难与共,不弃不离。在她看来,国母宋庆龄比国父孙中山不是小20多岁吗?爱情应该没有年龄的界限。
  对于成熟的执著与痴情,陈独秀已无法再说什么,既然一位年轻的弱女子能对年龄比自己大将近30岁的老翁,如此表白衷情,将二人的情爱凌置于一切困难之上,那么自己还有什么顾忌与畏退呢?况且,在这段的“相依为命”的生活中,自己已从内心深处喜爱着这个纯朴善良的女子。既然拒绝对己对人都是残酷的,那么,只有准备着面对各种接踵而至的非议与压力了。
  爱情终于跨过年龄的鸿沟,在他们中间发生了。
  一个是尝尽悲欢离合、酸甜苦辣的“江州司马”,一个是饱受人生苦难被爱情抛弃过的“琵琶女”。两种情感终于在山呼海啸般的共鸣之后开始了爱情合唱,他们各自在经历过不同的磨难后,双双步入了简易的新房。
  爱情,自从人类有文字以来就不曾说清楚的问题,在陈独秀那里的“别番滋味”也还是说不清楚。糊里糊涂的爱情在个人的意念中升华。
  潘兰珍忠厚朴实,她十分敬重陈独秀,常称其为“李老先生”。她也从不询问陈独秀的往来去向,除了上班,使将全部的劳作放在了料理老先生的饮食起居上。
  此时的陈独秀面临着政治与经济的双重危机,他几乎没有什么收入。于是,潘兰珍就把自已菲薄的薪金用以维持生计。清苦的生活,温暖的巢,两颗和谐共振的心,彼此都在灵魂的孤寂中寻到了依托。
  遭受爱情欺骗的潘兰珍获得了真正的爱情,他将无限的珍惜付诸对陈独秀尽心尽力的照顾。
  爱情是不是需要结晶。在陈独秀,他是一个重视过程的人;在潘兰珍,则是需要结果的人。
  一种做母亲的渴望在潘兰珍的心中炽烈地燃烧,但陈独秀对此却相对冷淡:自身的漂泊流离能给后来者带来些什么?延年、乔年的惨死,对于他是一种痛彻于心的打击。由于年龄与身体的原因,潘兰珍一直未能如愿。1931年秋,他们收留了一名养女。
  有一天,潘兰珍与楼下的邻居在闲谈中得知,楼上住着一个“老西”(C、P,共产党英文名首字母谐音)。潘兰珍将传言告知了陈独秀:
  “阿拉听说咱们楼上亭子里住着一个‘老西’,侬晓得了!”
  陈独秀顿时吃了一惊,他己知身份有所暴露,但他故作镇静地说:“晓不得。”
  因为楼上不只一家住户,潘兰珍也没有往自己老头子身上怀疑。但言者无心,听者有意。陈独秀第二天便借故房子漏雨住着不便,先是由郑超麟帮助搬到周家咀路一条弄堂底裁缝铺的前楼居住。此时,两人的生活基本上由潘兰珍一人做工的收入支撑着,陈独秀的稿酬并不固定,而且还欠下了亚东图书馆一大笔债务,但这些她都不在意,难以寻求的真爱使她对一切都愿忍受。
  没有几天,陈独秀在周家咀路又觉得不安全,便又搬到岳州路永兴里11号楼上避居。而陈独秀每次寻居,都要租住楼上,以防不测,如有危险,尚有回旋余地。但他还是在11号的楼上被捕了。
  向往安稳生活的潘兰珍对频繁的搬迁不大满意,没有熟悉的邻居,在陈独秀忙于书中之时她便无人可以聊天,寻求邻人帮助也多有不便。陈独秀则为她不理解也不能让他理解而焦躁,于是二人也不免为此发生些小小的言语磨擦。
  此外,养女的到来如同给他们平静的生活湖面投下了一颗石子,泛起了层层涟漪。由于二人都十分繁忙,照看小凤仙的工作成了难以解决的问题,为此,二人终于爆发了一场口角。满腹委屈的潘兰珍一赌气带着小凤仙回了浦东娘家,所幸她为此而避过了一场劫难。
  蒋红摘自《飞扬与落寞:陈独秀的旷代悲情》编辑/李洁夫

陈独秀与潘兰珍的忘年恋由小学生作文网(www.zzxu.cn)收集整理,转载请注明出处!原文地址http://www.zzxu.cn/fanwen/jieshao/1252339.html

相关推荐
Copyright © 2006 - 2016 WWW.ZZXU.CN All Rights Reserved
小学生作文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