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故事 > 正文
文章正文

老刑警谈大案背后的故事,大案背后的故事

故事 > :老刑警谈大案背后的故事,大案背后的故事是由小学生作文网(www.zzxu.cn)为您精心收集,如果觉得好,请把这篇文章复制到您的博客或告诉您的朋友,以下是老刑警谈大案背后的故事,大案背后的故事的正文:

南大案|大案背后的故事

蚍蜉难以撼动大树,个别人的堕落动摇不了整个民族的事业。即使位高如陈良宇,也同样要受到法律的严惩,因为我党对腐败决不容情,毫不手软!      2007年8月2日上午,上海市卢湾区经纬公寓,86岁的陈更华老人与他同岁的老伴李谋真神色忧郁,不时长吁短叹。 中国论文网 https://www.xzbu.com/6/view-2201583.htm  陈更华是上世纪四十年代的留美硕士,研究金属疲劳的高级工程师,李谋真退休前是医生。两人膝下有三子。而他们的长子即为在中国犯下惊天大案的前上海市市委书记陈良宇。“除了报纸上的通报,我们什么都不知道,没想到陈良宇犯下这么重大的案件,他辜负了我们的希望啊。”陈更华说。的确,作为新中国成立以来,上海市被查处的最高级官员,陈良宇不仅辜负了父母的希望,也辜负了党和国家对他的期望。
  
  妻妾共处一室,荒唐默契纵容贪官走向堕落
  
  陈良宇,1946年10月出生在浙江宁波,解放军后勤工程学院建筑系结构专业毕业。1983年,他当上了上海冶金矿山机械公司党委副书记,1984年升任上海电器公司党委书记,1987年位居上海市黄浦区区委副书记。在赴英国伯明翰大学学习一年归国后。陈良宇当上了上海市黄浦区区长。1992年12月,陈良宇当选为上海市委副书记。
  仕途上的一帆风顺,使陈良宇成为中国政坛,上冉冉升起的一颗明星,他的前程不可估量。然而,陈良宇却有一个嗜好:好色!色是凌驾于才情头上的一把利刃,胁迫陈良宇偏离了正常轨道,他开始享乐人生起来。1993年,陈良宇邂逅了第一位红颜知己钟玉虹。
  6月的一天,陈良宇在西郊宾馆招待外宾,邂逅了钟玉虹。当钟玉虹第一次出现在陈良宇面前时,陈良宇只觉得眼前一亮,时年20岁的钟玉虹高贵典雅、五官精致。这眼前的一亮,注定了陈良宇一生的错。
  钟玉虹自然从陈良宇的眼神中,看出了暧昧。能攀附上年轻的市委副书记,正是她梦寐以求的。于是,钟玉虹成了陈良宇的固定情人。
  为了讨得钟玉虹的欢心,陈良宇经常送给她价值不菲的礼物或金钱,他还将其调到一家银行工作,还先后让人安排钟玉虹出国旅游、考察。钟玉虹心甘情愿做陈良宇的情人,没有丝毫怨言。情人的体贴懂事,让陈良宇感动不已。此时,他发现自己深深爱上了钟玉虹,甚至产生了和妻子离婚的念头。然而,此时陈良宇又不得不考虑离婚对他的仕途带来的影响,市委书记的宝座他已经触摸到边缘,一招不慎,就会全盘皆输,陈良宇陷入了无边的烦恼中。
  一次,在和昔日部下、黄浦区常务副区长陈超贤喝酒时,陈良宇道出了他的苦衷。陈超贤决定出面帮他处理。
  陈超贤是陈良宇任职黄浦区区长期间结识的一个小兄弟,那时,陈超贤还是黄浦区一个饭店的经理,为了拉拢陈良宇,陈超贤设法送给陈良宇老婆周正玲近百万的巨款,最后得到陈良宇的赏识。陈良宇看中了其能言善辩、会察言观色的优点,将其提拔到手下工作。很快,随着陈良宇在上海市地位的高升,陈超贤后来官居上海市长宁区区长。他和后来成为陈良宇秘书的秦裕一起,被称为陈良宇的左膀右臂。
  当陈超贤找到陈良宇的妻子周正玲摊牌时,周正玲又哭又闹。陈超贤对周正玲晓以利弊,无奈的周正玲只好妥协。钟玉虹搬到了陈良宇的家中,后来,她还和周正玲成了一对好姐妹。
  2002年2月,陈良宇当选为上海市委副书记、市长。2002年10月当选为上海市委书记、市长。2003年2月当选为中央政治局委员、上海市委书记。但是,伴随着官位的上升,陈良宇却开始为钱发起愁来。
  
  “大秘”“小蜜”齐上阵,拱卫贪官猖獗大上海
  
  陈良宇玩弄女色需要钱,那些跟随者也将目光投向了钱。在上海这个国际大都市,目睹一些老板消费起来一掷千金,官居显位的他们心里很不平衡。这时,轮到陈良宇的“大秘”秦裕出场了。
  秦裕于1981年考入华东师范大学政治教育系哲学专业,1988年获伦理学硕士学位,随后留校任教。秦裕在继续攻读哲学博士时。意外获得了到上海市委办公厅工作的机会。秦裕凭借聪明才智很快在上海市委站稳脚跟,并迅速成为办公厅副主任,专门负责陈良宇在官场,卜的事务,人称“上海第一秘”。“像秦裕这样的‘大秘’,副市级干部碰到都要礼让三分。”上海市委办公厅一位工作人员评价指出。此后。大小官员及各类商人都乐于结交秦裕,接近他就是接近权力的核心。
  随着陈超贤被陈良宇提拔为区长,秦裕也为自己不能为陈良宇做“贡献”而感到焦急。当他了解到陈良宇开始为钱发愁时,他眼前一亮:该自己表现的机会来了。
  秦裕将目光瞄向了上海社保基金,因为就在不久前。他的校友张荣坤曾多次找到他,希望他能为其新成立的福禧集团弄笔巨额贷款。张荣坤许诺,只要资金到位,就会奉上红包。秦裕将这个消息告诉了陈良宇,并说,上海社保基金反正放在那里也是闲置,不如先“移”出来投资,也好为上海建设做点贡献。
  陈良宇明知这种做法不对,但心里却很高兴,正如秦裕所说的那样,上海社保基金数额巨大,只要将其移出来活动一圈后再还回去,这样社保基金不仅不会有分毫损失,而且还能为他们带来丰厚的回报,何乐而不为呢?
  于是,在秦裕的安排下,上海市劳动和社会保障局局长祝均一按照“秦大秘”的吩咐,将34.5亿元的社保基金贷给了张荣坤的福禧公司。很快,张荣坤就投入32亿元收购上海城市建设开发总公司持有的上海路桥发展股份有限公司99.35%的股权。之后。张荣坤又参与管理上海的高速公路,他参与管理的高速公路里程达到200公里!
  当然,张荣坤馈赠给秦裕和陈良宇以巨额的金钱,还曾安排秦裕和陈良宇到欧洲考察,花巨资让他们在红灯区玩得乐不思蜀。
  在张荣坤那里得到好处后,秦裕又在陈良宇的吩咐下,将上海社保基金中的10亿元违规放给了华闻控股公司,并为陈良宇的儿子陈维力换来了华闻上海公司的总裁和香港公司副总两大头衔,不用上班就有高薪享受。
  通过上海社保基金的违规发放,陈良宇解决了钱的难题。他和妻儿再也不用为钱发愁,而且有了这些老板的“鼎力支持”,陈良宇的妻子和儿子每年出国的旅游费就高达30万元。渐渐地,陈良宇贪财的名声在圈内传开。上海华安基金公司经理为讨好陈良宇,暗地赠给他价值近亿元的原始股,让陈良宇的妻子和情人钟玉虹共同挂名管理;一富豪为取得上海某黄金地段的地皮,将一栋豪宅以象征性每平方米一元的价格卖给陈良宇的一位新宠名模……
  而秦裕和陈超贤也开始了更加疯狂的敛财行动。陈超贤被调任区长后,除了书记以外,属下官员都要向其进贡。案发后经查,陈超贤采用批地、批项目收受巨额贿赂总值达 5000万元之巨。而秦裕认为自己每天辛苦工作十六个小时,每月只能拿少得可怜的工资,心里很不平衡,他将手伸向了别人的口袋,套取了700多万元。
  按说陈良宇等人挪用大笔资金谋取暴利,总该引起税务和财政部门的注意吧。其实,这个担心是多余的,陈良宇早就考虑到了这一点,因为负责财政、税务的,正是他的“小蜜”赵红卫。
  赵红卫与陈良宇是老乡,虽然赵红卫已是徐娘半老,但她平日颇注重装扮且保养甚佳,特别是舞技一流,早在其任职某局副局长时,就被陈良宇看中。在很多政府部门舞会场合,都能见到陈良宇和赵红卫翩翩起舞的身影,舞池中的默契,让赵红卫在生活工作中也对陈良宇言听计从。陈良宇升任上海市委书记后,一举将心腹赵红卫提升,直接为陈良宇管账、理财、拨款。有了赵红卫的遮掩,国有资产成了陈良宇等人可以随心所欲支配的私房钱。
  陈良宇等人大肆包养情妇、以权谋私的行为引起上海部分正义人士的公愤,但因为他们害怕打击报复,只能匿名举报,但最后都被陈良宇――化解了。为此,陈良宇在上海市委常委扩大会议上。暗示他的“死党”们说:“只要你们把上海的经济搞上去、政绩摆到群众面前、百姓不闹事,在经济上搞些特殊、在生活上弄些花边,我会保你们的。”
  在陈良宇的纵容下,他手下的重臣干将、为其穿针引线的掮客、在上海煊赫一时的市场作手,开始以上海社保基金管理、上海电气两个平台为中心,上达官场显贵,下联市场作手,中间活跃着特殊的秘书群体。多条利益链彼此交织。互通利害,在上海暗地进行着严重的违法乱纪行为。
  曾经有人举报陈良宇的“大秘”秦裕有问题,中央建议陈良宇更换秘书。但陈良宇一口咬定自己的秘书没有问题,不仅继续让秦裕担任秘书一年多之久,之后更是将其安排到上海宝山区区长的高位。见陈良宇能“一手遮天”,那些正义之士开始沉默。
  在纵容手下违法乱纪的同时,陈良宇自己也极度腐化起来。案发后,据他本人交代,他找过的女性不计其数,但这些女人大多都是别人为他安排好的。因为和陈良宇发生性关系的女人实在太多,而且有的都是临时拉来的,最后都无法确认陈良宇到底与多少女人有染。陈良宇交代,他有个习惯,凡是与他发生关系的女人,他一般都会在生活上关照她们,她们对他的服务越到位,他就越关照她们。不仅如此,陈良宇还为这些女人的家属安排工作。这证明,所谓的“爱”和“感情”都不过是一种想要继续占有或永远占有的托词,真正的目的还是性和欲望。
  而对在家里痴心守候陈良宇的钟玉虹来说,她只不过是陈良宇众多女人中与其维持关系最长久、最稳定的一个女人而已。除了金钱和自己,陈良宇谁也不爱!
  
  树倒猢狲散,利剑出鞘终现朗朗乾坤
  
  陈良宇肆无忌惮地霸占女性、和有夫之妇通奸,曾引起这些女性家属的不满。还有一些正义之士匿名举报其违法乱纪行为,但这些控告都被陈良宇通过相关部门,以私下解决的方式掩盖了事实的曝光。
  陈良宇在上海一手遮天,但他的腐败罪行最终还是暴露了。
  2006年7月,随着秦裕、祝均一等人被双规,中纪委调查组正式介入调查上海社保案。为了查清此案,中纪委调查组在上海一直保持着120人的项目规模。中纪委办案的力度让陈良宇忧心忡忡,他在中纪委调查组办公的马勒别墅对面的大厦里安装监视器,将进出马勒别墅的人员、车辆都拍摄下来,试图从中找到突破口。
  陈良宇找到“死党”陈超贤商量对策。最后,他们商定,让陈良宇的儿子陈维力将他们腐败的证据、金钱带到美国,这样,即使有一天他们被调查,他们还可以以查无对证为托词。对重大贪渎案进行否认,这样他们就可以减轻罪行了。
  2006年9月23日,陈维力在时任上海市委办公厅主任孙路一的帮助下,躲开重重关卡,从浦东国际机场潜逃到美国,此次,他带走了陈良宇、陈超贤名下的巨额金钱和大量违法乱纪的证据。陈维力成功潜逃后,陈良宇、陈超贤等人在被宣布停职接受审查后,他们的态度十分强硬,他们自恃对上海发展有贡献,拒不配合中纪委调查。
  中纪委调查组在掌握陈良宇等人抱着顽抗态度的原因是陈维力携带走大量证据后,开始暗中对陈维力展开了抓捕。陈维力在出逃美国后,仍然和他在上海的一位女友保持着联系,陈维力约女友在马来西亚见面。有关部门随即与马来西亚警方取得联系,并派多人前往马来西亚配合拘捕行动,终于在马来西亚将陈维力抓获。
  儿子被逮捕归案让陈良宇乱了阵脚,长时间的沉默之后。陈良宇的心理防线终于崩溃,他先后交代了相关犯罪事实,以求得宽大处理。
  2007年7月24日,上海市十二届人大常委会第37次会议和上海市黄浦区第三届人大第二次会议,依法罢免了陈良宇的第十届全国人大代表和第十二届上海市人大代表职务;7月26日,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审议了中纪委《关于陈良宇严重违纪问题的审查报告》,根据《中国共产党章程》、《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的有关规定,决定给予陈良宇开除党籍处分。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务员法》的有关规定,决定给予陈良宇开除公职处分。对陈良宇涉嫌犯罪问题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目前,陈良宇案已经进入司法程序,等待他的将是法律的严惩。力,工作能力强,又很会体贴人。尤其是得知朱新宇和妻子结婚多年没有孩子时,她凭直觉感到他们之间可能有问题。
  邢丹的意思朱新宇早就觉察到了,但邢丹并不是他所喜欢的那种类型。不过,有个年轻女孩关心的感觉很不错,如果找不到合适的情人,邢丹倒也可以备选。于是。朱新宇表面上对邢丹的痴情装糊涂,可又时不时地给她一些希望。他暧昧的态度让邢丹产生了错觉,她觉得朱新宇也是喜欢她的。
  2006年3月的一天,朱新宇参加朋友聚会时,认识了比他小6岁的重庆导游江圆圆。朱新宇对江圆圆一见钟情,得知江圆圆很想到北京发展。朱新宇立即动用自己的人际关系,将她安排进北京一家饭店从事秘书工作,并给她租了一套房子。江圆圆很快就被他俘虏了。朱新宇隐瞒了自己已经结婚的事实,他告诉江圆圆自己已经离婚了,目前暂时住在单位宿舍。从此,朱新宇常以单位工作忙为借口晚回家,或者干脆夜不归宿。
  
  为保情人和孩子,拉出痴情女做挡箭牌
  
  尽管朱新宇行事很谨慎,但时间长了。马萍还是敏感地觉察到了丈夫的异样。朱新宇接电话或者看短信都有意躲着她,以前可不是这样的!尤其令马萍起疑的是,丈夫几乎不和自己亲热了,有时她主动发出信号,朱新宇也以太累了来推辞。马萍想来想去,觉得如果丈夫真有外遇,一定是因为没有孩子造成的。要是能有个孩子,这个家肯定就稳定了。可自己不 能生孩子啊,拿什么来挽救婚姻呢?她愁得天天睡不着觉。
  2007年1月底,马萍的父母双双在车祸中丧生。料理完后事,马萍整整瘦了一圈。父母的离去对她的打击很大,她觉得这个世界上只剩下朱新宇一个亲人了。因此,她对朱新宇在感情上更加依赖。也更加坚定了保卫这个家的决心。她暗暗发誓。一定要找到那个破坏他们家庭的女人,让她离开朱新宇。
  2007年3月。江圆圆发现自己怀孕了,她高兴地催促朱新宇赶紧办婚事,朱新宇却“嗵”地一声跪在了她的面前:“圆圆,对不起,我还没离婚!”江圆圆如雷轰顶,大哭大闹起来。朱新宇忙花言巧语地哄她,发誓一定娶她。江圆圆平静下来后,觉得自己也非常爱朱新宇,已经离不开他了,那么,就给他一段时间吧。于是她辞了工作,在家安心养胎。
  2007年4月的一天晚上,朱新宇刚回到家,就接到了江圆圆的电话,说她下身流了血。朱新宇一听就急了,顾不上马萍在旁边,着急地问:“流得多吗?你躺下别动,我马上过去!”朱新宇匆忙往外走,马萍从他的话中已经猜了个八九不离十,她拦住他问:“是谁来的电话?你要到哪儿去?”朱新宇一把推开她:“别问了!”说完,匆匆地走了。
  朱新宇开着车将江圆圆送进了医院,经检查她有先兆性流产的迹象,但不太严重。医生给她开了些保胎药,并嘱咐她卧床休息。将江圆圆送回住处后,朱新宇陪了她一夜。第二天下班后,他又去照顾完江圆圆才回家。
  此时的马萍几乎要疯了,她已经断定丈夫在外面有了别的女人,而且那个女人已经怀了他的孩子!不能让那个女人把孩子生下来,不然自己的婚姻肯定保不住!朱新宇回来后,她逼他说出那个女人是谁,她要见那个女人。否则,就去他单位找领导。朱新宇很怕她去单位闹,于是,只好承认确实有个情人。马萍说:“我要见她。”朱新宇说:“我安排一下吧。”
  朱新宇知道不能让马萍知道江圆圆,否则,孩子肯定就保不住了。可是,如果不让她见情敌,她也不会善罢甘休的。怎么办?思前想后,他想到了邢丹。他知道邢丹爱他,如果让邢丹出面当挡箭牌,她一定会答应的,这样他也可赢得时间让江圆圆把孩子生下来。
  于是,朱新宇开始主动接近邢丹,再也不像过去那样对她若即若离,而是处处关心她,还约她一起出去吃饭、看电影。对于朱新宇身上发生的一切,邢丹一无所知,她仍然天真而疯狂地爱着朱新宇。过去,她曾因为朱新宇对自己冷淡而痛苦。现在,朱新宇的热情让她激动不已。她觉得,是自己执着的爱感动了他。
  2007年4月底的一天晚上,朱新宇和邢丹一起逛公园。朱新宇搂着她说:“我发现自己越来越离不开你了,这让我很痛苦。我想和你结婚。我和我妻子早就没感情了,但她不肯离婚。现在,她知道我在外面有了你,非要见见你,否则就到单位去闹,怎么办?”邢丹天真地说:“没有爱情的婚姻是不道德的婚姻,我愿意见她,我要好好劝劝她。”
  听了邢丹的话,朱新宇心中暗喜。
  
  阴谋爱情的背后哪有赢家?
  
  2007年5月2日,马萍约邢丹在一家咖啡厅见面。马萍压着心里的火,对邢丹好言相劝:“我和新宇已经结婚8年了,我们有着很深的感情。而且,我不能生育,已经很可怜了,我的父母也去世了,我不能再失去婚姻了。求你放过新宇,好吗?我可以给你补偿。”
  邢丹却说:“我爱新宇,我是心甘情愿和他好的,我不要什么补偿。我很同情你,但你也要为新宇考虑考虑啊,他这辈子没个孩子就不可怜吗?而且,新宇告诉我说,他早就不爱你了,你又何必非耗着他呢?没有爱情了就分开,这都什么年代了,你的思想太保守了。”
  马萍望了望邢丹的肚子问:“你怀孕了吗?”邢丹有些意外,说:“没有啊。不过。你不能生孩子,我愿意为朱新宇生孩子。”马萍没想到这个第三者气焰这么嚣张,她气得一拍桌子:“我告诉你,邢丹,你必须马上离开我丈夫,否则,我对你不客气!”邢丹站起来说:“我以为你也是受过高等教育的女性,没想到,就是个泼妇!”马萍气得扬起手就给了邢丹一个耳光,又揪着邢丹的头往桌上撞。把邢丹的头撞了一个洞。马萍气冲冲地走了,邢丹急忙打车去了医院。
  邢丹打电话告诉朱新宇自己住院了,朱新宇立即买了许多营养品去医院看她,搂着她安慰她,显出很心疼的样子。他一个劲地骂马萍,说一定要和她离婚,并夸邢丹懂事,识大体,说自己一定会好好爱她的。看朱新宇对自己这么好。邢丹觉得为朱新宇做什么都值得。
  当天晚上朱新宇回家后,马萍把与邢丹见面的情况告诉了他,并说要到单位去找领导,让领导管教一下这个第三者。朱新宇急忙搂住她说:“老婆,你千万别去闹,不然我的前途就毁了!反正你们话都说明白了,我保证以后和她不再来往就是了。”马萍相信了他的话。
  那段时间,朱新宇做事更加小心谨慎了。他特意为江圆圆请了个保姆,这样他就可以少去几次。为了让邢丹继续帮他打掩护,他仍然和邢丹来往,给她点甜头和希望。
  2007年6月中旬,朱新宇通过关系带江圆圆去做了个B超。得知她怀的是个男孩,朱新宇欣喜若狂,激动地说:“我要有儿子了,我要当爸爸了!”此时的朱新宇已经做好了打算,等江圆圆把孩子生下后,他就和马萍离婚。于是,他频繁地往江圆圆那里跑。只要江圆圆打电话说要吃什么,他马上买了送去。
  朱新宇又频繁地晚归,让一度放松警惕的马萍再次紧张起来。一天晚上朱新宇回来后,她质问他说:“你是不是又去见邢丹了?”朱新宇装可怜地说:“唉,我现在真的很后悔惹上她,当初她主动勾引我,我没经住诱惑。谁知,她这么难对付!她就是不肯和我分手。她说如果我离开她,她就到领导那里去告我。我只好先稳住她,慢慢再摆脱她,我这么做也是为了咱们这个家啊!”
  马萍再次相信了朱新宇,把一切都怪罪在邢丹头上。于是,她不断地给邢丹打电话、发短信,警告她不要再缠着朱新宇,还说了许多难听的话。邢丹本来就对马萍动手打她耿耿于怀,索性故意气马萍说,她已经怀上了朱新宇的孩子,没有名分也要给他生,让马萍知趣点。
  马萍傻眼了,左思右想,她决定向邢丹服软,请她别把孩子生下来。邢丹却说:“这个你就管不了了,我愿意,这孩子我生定了!”气坏了的马萍打电话质问朱新宇想怎么处理那个孩子。朱新宇怕把事情闹大,不承认邢丹怀孕了。马萍觉得他们在合伙欺骗自己,愈加愤怒。
  一想到丈夫和情人有了孩子,自己很快就会失去深爱的丈夫和温暖的家,孤独痛苦地生活在这个世界上,马萍就觉得仿佛世界末日到了。绝望中的她冒出了一个念头:灭掉邢丹!
  2007年6月30日,马萍通过网友介绍,认识了刚刑满释放的张东,出8万元雇他去杀邢丹。7月3日晚上9点左右,张东尾随逛商场晚归的邢丹走到小区门口,见周围没人,就冲过去对着邢丹的后背猛扎了五六刀,邢丹立刻倒在血泊中,张东随即逃离。
  警方根据侦查,于7月4日和7月6日将马萍和张东分别抓捕归案。
  当马萍得知自己杀害的邢丹并不是朱新宇真正的情人。也没有怀孕时,不由得悔泪长流。江圆圆到这时才知道真相,她没想到朱新宇这么卑鄙,愤然去医院做了引产手术。此事在朱新宇的单位也传开了,鉴于朱新宇道德败坏,上级领导给予他停职处分。朱新宇没有脸再呆下去,只得办理了辞职手续。2007年12月14日,北京市人民检察院第二分院以故意杀人罪对马萍和张东提起公诉。
  一场阴谋式的爱情以悲剧落幕了,留给人们的是沉重的思考。马萍为了保护婚姻不惜铤而走险固然令人扼腕;江圆圆明知男友是有妇之夫仍然为他生孩子也实属可悲;机关算尽的朱新宇也没有得到好下场;而最富悲剧性的人物则是邢丹:她为了一份虚无飘渺的爱情,甘愿做第三者,结果糊里糊涂成了替罪羊,搭进了自己年轻的生命。爱情是非常神圣而严肃的,如果一开始就以阴谋开始,为达到个人目的而把爱情当成工具,那最终必定以悲剧收场。
  
  (责编 王 蕾)

老刑警谈大案背后的故事,大案背后的故事由小学生作文网(www.zzxu.cn)收集整理,转载请注明出处!原文地址http://www.zzxu.cn/gushi/1252397.html

相关推荐
Copyright © 2006 - 2016 WWW.ZZXU.CN All Rights Reserved
小学生作文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