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故事 > 正文
文章正文

两性小故事农村大妈

故事 > :两性小故事农村大妈是由小学生作文网(www.zzxu.cn)为您精心收集,如果觉得好,请把这篇文章复制到您的博客或告诉您的朋友,以下是两性小故事农村大妈的正文:

第一篇:《【两性故事】两性实录(1)》

两性实录(1)

17岁被表哥夺去贞操的难忘性故事

我是个弃婴,养父母家里人很不待见我,上面还有一个哥哥,一个姐姐,因我长得比他们好,脑袋也比他们聪明。所以哥哥姐姐一直比较排挤我,哥哥上完高中就念不下去了,出去打工,姐姐只上到初三,就被学校勒令退学,因为她在学校和别的男孩子不三不四,他们都是我的好榜样。

我上学的成绩一直就不错,晚上的时候我喜欢看书,可是家里人认为我是瞎学,学了也不会有出息的。我不明白他们为什么会有那样的想法。很快我初三要中考了,这时在南方打工的姐姐回来了,这时的她打扮时髦,穿的也很洋气,带回来了很多花花绿绿的票子,家里人的眼睛都直了,他们以姐姐为荣。

这时有的邻居会说:你家小丫头也不错啊,又懂事,学习又好,以后你们肯定享福啊。听到这些的时候他们脸上露出来的表情我这一辈子都忘不了,那是一种蔑视:就她呀,别给我们拖后腿就好了,每天就知道念书,人都要念傻了,还不赶紧长大了,嫁个好人家啊,给我留点彩礼钱。

也许这个时候开始,就注定了我是一个悲剧吧。果不其然,中考的时候,家里人就不让我念书了,让我和姐姐一起去打工,不然就让我在家里种地。这时候的我已经长了1米六多的个子,因为平时吃的不好,有点偏瘦,可是长的还是不丑,我明白,如果我在老家呆着的话,过不了多久他们肯定会想方设法的让我嫁人的,我只有一条路那就是出去。

我跟姐姐来到了上海,这个一直我只在电视里面看到的城市,车水马龙,灯红酒绿,刹那间迷乱了我的眼睛......姐姐带我去买了漂亮的衣服,收拾了一下,我从她的眼光中看到了惊讶,镜子里的我不像我,我知道,我很漂亮,从一开始我就知道。姐姐的工作是在酒吧里面陪酒,也许这是她能拿回大把钞票的原因吧,她让我保密,我当然也不会傻到要回家跟家里人告密,因为他们不会相信我的。

而我的第一份工作就是酒吧的酒水推销员。不知道为什么,我可以那么快的接受我的新生活,我开始学会笑颜如花,学会怎么应付客人,慢慢的,我也会赚钱了,但是我很聪明,嘴巴也很甜,我会哄的那些客人乖乖的来光顾我的生意,店里的经理很照顾我,因为姐姐的脾气不好,他们都知道,我是她妹妹,他们也不敢欺负我,我的生活过的还算顺畅。

两性小故事农村大妈

这时一个阳光的男孩闯进了我的生活,他是一个歌手,准确的说是一个业余歌手,隔三差五的他会到我们酒吧来演唱,赚取一些生活费,他是一个艺校的大学生,家庭条件不好,只能半工半读,我很佩服他,对他的好感由心而发。我开始关注他,时不时的会跟他说点话,他很安静,喜欢静静的听我说,然后看着我,我沦陷在他的温柔里。

这一切都逃不过姐姐的眼光,各种各样的流言传到了她的耳朵里,她骂我,打我,骂我没出息,喜欢上一个穷大学生,骂我狐狸精转世,那么小就开始勾搭男人,她的眼光里我看到了那种熟悉的感觉:深深的看不起。姐姐开始和经理交涉,希望不让那个男的再来了,经理答应了,毕竟他不会拿一个流浪歌手,换两个漂亮的职工。

我开始想念他,想念那样心动的感觉,可是这一切都结束了,被姐姐扼杀在摇篮里,我一直以为他会来找的,可是我太天真了,我再没见过他,再也没有。过年的时候,我跟姐姐回了老家,邻居们都羡慕爸爸妈妈有一对好女儿,可以给他们赚好多钱,没人会看到我眼底的深深的不开心,这一年我17岁。

相关整本阅读

姐姐在爸爸妈妈面前调油加醋的把我的事情跟他们讲了,他们打了我,妈妈扇了我一巴掌,然后就骂道:你个小东西,想男人了是吧,好,那我给你找。于是我的第一个男人出现了,

第二篇:《【两性故事】性事实录(2)》两性小故事农村大妈

性事实录(2)两性小故事农村大妈两性小故事农村大妈

当看到从远处走来的游客和唧唧喳喳乱叫的小鸟时,女友红润的脸害羞地摆脱我的双手的温柔,然后轻轻地撕咬着我的耳朵,告诉我非常想做可又不敢做,只能晚上回到酒店再云雨一番了。可惜自己计划很长时间的海滩做爱到底没有实现,因为海滩不只属于我和女友,在众目睽睽之下做爱还真的不敢,毕竟我和女友的观念都非常传统,自己只能控制而悻悻做罢了。 我和女友做爱的质量非常高,双方的前戏也非常到位和高超,耳垂、嘴唇、颈部、乳房、下体都是她的兴奋点,而且女友做爱时的呻吟非常令我兴奋,她的肢体非常默契的配合,也经常尝试从论坛上学到的性体位,没有任何色情的味道和人为的造作,只有双方爱情彻底投入和心灵的释放,两人身体紧密接触带来的阵阵骚动,女友令人销魂的喘息和呻吟,短暂一泻千里带来登峰造极的高潮,我们大概每次做爱都能保持1个小时左右,几乎每次做爱我和女友都能达到高潮,甚至有时我们一天能够做好几次,连我自己都不太相信双方的性能力这么厉害,不过最后累的我和女友精疲力竭、蓄目养神。

因为我们自己都认为做爱做的是爱情,而不是性的感官刺激和短暂快感,甚至我们的口交从不懂、不会、厌恶到非常乐意、娴熟和默契,不同体位的变化让我们感觉到做爱的神圣和圣洁,也有了对男欢女爱有了更深刻的理解和体会,更愿意用自己的身体和心灵去抚摸和亲吻。

女友给人感觉非常温柔、浪漫、投入和体谅,每次看到我大汗淋淋地做爱、累得躺在床上不想动时,总是给我热烈的KISS奖励或轻轻地在我耳旁告诉我"辛苦了!"或者给累得腰疼的我做一下按摩,而我也会再轻轻地和女友短暂做爱,让快感在两人的紧密的爱扶中慢慢消失。

最特别的是我们在温泉山庄时,那里有热带植物和绿绿的青山,以及蜿蜒盘曲的小路和错落有致的别墅,尤其是进入非常典雅、温馨、浪漫的酒店房间后,我和女友相拥亲吻在宽大、柔绵的大床上,轻轻用嘴"按摩"女友的耳垂和乳房,她坚决不让我进入她的身体,轻轻地告诉我,"这么心急,要多留点,晚上泡完温泉花瓣浴后再好好做。"我和女友都非常喜欢浪漫做爱,当然不会放过今天晚上的绝佳机会,于是轻轻地摩擦几下就收起自己的武器。

在酒店里吃过晚饭后,我就和女友就沿着蜿蜒曲折小路散步,些许山风轻轻袭来给人带来阵阵凉意,但让人感觉到非常浪漫、温馨和惬意,让我和女友的手牵得更紧一些,但我和女友的心也走得更近一步,自己对生活的幸福更加充满憧憬和向往。两性小故事农村大妈

当我们再次回到酒店房间后,在房间浴池内放满温度适宜的泉水,关闭掉房间内客房、洗手间内全部灯光,燃起放出柔柔轻香的红色蜡烛,我和女友披着浴衣拉着手缓缓走进了浴池,不断吐着水泡和冒着热气的温泉让人感觉非常舒服,我和女友也有很长时间没有泡温泉了,都想泡在温泉里静静地享受着泉水的按摩和接触。

散开的花瓣在泉水里不停地走动着,我用手推起阵阵的水波荡漾,女友也用她的小手做起同样的动作,也许这就是爱的交融和汇合。女友闭上自己的眼睛让热气慢慢地从脸庞滑过,稍微烫手的泉水不停滋润着白皙的皮肤,来回荡漾的水波围绕在她的乳房周围,不停升起的热气也打湿了她的头发,透过柔软温馨的烛光看到她红润的脸庞,朦胧看见心爱女人的美丽诱人散发着沁人香味的胴体。而我和女友的身体在泉水的包裹下紧紧连在一起。

两性小故事农村大妈

温泉把多日的旅行疲劳和较长时间的心累轻轻地按抚,使自己的身体和心灵都得到释放和滋润,也许这就是来自天上人间浪漫情侣的天堂,当人脱去沉重面具和剥去心灵的包裹,惟有赤赤裸裸的心灵在水中游动,那是可爱小鸟在爱的天堂尽情的飞翔,那是精灵的小鱼在蓝色的海洋在遨游。

相关整本阅读

第三篇:《【两性故事】性爱故事大盘点(1)》

性爱故事大盘点(1)

和已婚男人同居生活的性爱故事

初见琳子,我有一种"惊艳"的感觉,坦白地说,采访了那么多的人,让我有这种感觉的不多。岁月几乎没有在她的脸上留下任何痕迹,加上小巧玲珑的身材和恰到好处的妆容和时髦的穿着,让人很难相信她已经是三个孩子的妈妈了。

谈话转入正题之前,琳子一直谈笑风生,这个时候的她越发明眸善睐、顾盼生辉,我不禁暗自思忖,这么绝色的一个女子背后,该会是怎样倾国倾城的一段爱情故事呢?

我们不约而同地要了玫瑰奶茶。一朵干枯的玫瑰花蕊漂在乳白色的奶茶上面,是一种别样的美,有一点颓败,有一点忧伤,像一段来不及绽放就夭折了的爱情。这样的联想让我在一瞬间心情黯然,而琳子的叙述也在此时切入正题。

我一直都在看《汕头都市报》上你的专栏,已经好几年了,几乎一期都不落下,我留意过,有很多故事都大同小异,却似乎还没有一期跟我的是相似的。从某种意义上说,你"专访"中的主人公大多数都可以归入"痴男怨女"的行列,尤其是女性,她们不论是"原配"还是"第三者",都无一例外地难逃被抛弃被伤害的结局。

两性小故事农村大妈

而我并不是这样的,直到现在,我们仍然相爱着,只是,我们彼此都很清楚,这种爱情见不得光,也没有明天,因此,我对这段感情究竟能够维持多久或者该不该继续维持下去深感困惑。

说了这么多,你多少听出来一些端倪来了吧?不错,我现在的角色,就是你专访中经常出现的"第三者",我被推到这样一个角色的位置上是自己始料未及的,确切地说,在此之前,我从来不曾想到自己有朝一日会"扮演"这样一个角色,尽管,我一直坚信自己的感情是纯粹的、没有半点功利的,一切的发展变化都是"水到渠成",但是,毕竟这样的角色并不光彩。 和他相识在6年前。他是我们公司的新客户,第一次洽谈业务时,我接待了他。他年龄比我大一点点,在当时已经算得上是"青年才俊"吧,他很早就在深圳发展,生意越做越大,年纪轻轻的但在业界已经小有名气。

第一次见面之前,虽然出于业务上的需要我对他的背景有一些了解,知道他早已是有家室的人了,并且我完全是抱着"公事公办"的心态去赴会,根本就不会有任何非分之想的。但是,当第一次见面,四目相碰的一瞬间,女人的直觉还是告诉我,我和这个男人之间,将会有什么事情要发生的。

从他的目光中我读出了爱慕,尽管这种来自异性的目光对于我来说并不陌生,但是,能让我"触电"的却很少。他的则不同,我第一次有一种心灵感应并且没有刻意去回避它,目光交汇的过程中我相信彼此都读懂了对方,这种心心相印的感觉前所未有,而它所带给我的心灵的震撼也是我从来没有体验到的,即便是初恋的时候也没有过这样的感觉。

那个时候的我刚刚结束一场婚姻。这场维持了将近10年的婚姻除了给我留下两个漂亮且可爱的女儿外几乎了无痕迹,甚至,连伤害似乎也是不着痕迹的,因为从表面上看,这不过就是一出"好聚好散"的戏剧。

其实,我也更愿意这样去看待这场婚姻,毕竟,两个人曾经也一起走过一段美好,而平心而论,我的前夫也算不上什么坏男人,确切地说,他应该是一个缺少责任感、对家庭不能有所担待的男人,虽然不曾背叛,但却没能给我足够的安全感,这样的男人,和他生活在一起永远都无法高枕无忧,因此,我选择放弃,离婚也是我提出来的。我们真的做到了"好聚好散",两个女儿归我抚养。

相关整本阅读

我断断续续地跟他讲了我的过去时,他一直默默地听,然后说了一句:"我相信你的选择

第四篇:《乡村两性故事》

留守女人与乡村医生的性爱故事

马瑞萍,是龙桥头村的一名留守妇女,她或许是平凡的,但是发生在她身上的一件事却深深刺痛和警醒着每一个人。龙桥头村是一个非常贫瘠的村,相比临近几个村拔地而起的小洋楼,他们那里还矗立着几栋草坯房,显得格外扎眼。

或许,你生活在城中村,不相信这一切是真的,但是在遥远的一些地区,穷乡僻壤穷的掉渣那绝对不是夸大其词,这,一切都是真的,让你惊讶之余唏嘘不已。

马瑞萍就是这残存在风雨飘摇中用茅草覆顶的留守女人,她今年35岁,姿色中上,长年累月的劳作,在她脸上看到的是与年龄完全不相符的沧桑与尽显老态。

她给我看她的手指,临近深冬,粗短的指关节处还贴着创可贴,小拇指还用白布包扎着。我问,怎么了?她笑了笑,没什么,前些日子,捆柴火的时候,不小心叫被割了一下。没有上药吗?我问。她摇了摇头,苦楝树的果实晒干碾碎混上碎土就可以了。我不知道这样的效果怎样,但是我实在不能勉强她去就医。因为,那个叫兰强东的村医是她的噩梦,是她临近年末,老天给她的一个响雷,让她愤恨,让她几次都想了却此生。

她说,那天晚上发烧,估计是白天晒玉米时,穿的过于单薄感冒了,后引起的高烧。本以为睡着了就没事儿,可是,一觉醒来,看时间刚凌晨两点钟,头疼的像是要裂开一样,更让她无法忍受的是,全身软绵绵的,像极了一团棉花,连下床走动的力气都没有。本想着去找茶瓶给自己倒一杯水,走到半路,被桌椅绊倒,倒在地上,呼吸着微湿的地气,全身很快被虚汗落湿。

仅仅半个小时,她还是挣扎着自己披衣起床,村医兰强东就在前一排的平房里,十分钟的路程。只要叫醒了他,给她注入一剂退烧针就可以了。

兰强东很是热情,听到敲门,先是迷迷糊糊的应了一声,谁呀,大半夜的,还叫人睡觉不?马瑞萍略带歉意颤抖着声音说,是我,我现在很不舒服……兰强东立刻起床,甚至连裤子的拉链都没拉好,马瑞萍雨是一个中规中矩的女人,本想善意的提醒他,但是自己现在是病者,哪还有那个心情去管别的。

兰强东把她让到灰色的软皮沙发上坐下,之后走进药房,不一会儿就拿着一个针筒说,你忍着点痛啊,这药下去的时候,会不好受,但是效果立竿见影。

马瑞萍点了点头,打哪里?兰强东说,后面。马瑞萍本想说,要不,我不打针了,你给我输水,或着开药吧。兰强东婉拒,这怎么可以?!打针效果快,你这是高烧马虎不得,时间一长,烧坏了脑袋,你那两个孩子怎么办?

或许是被兰强东的说服所打动,马瑞萍鬼使神差般的褪掉了裤子的一角,她没有注意到兰强东的眼睛,此时正一脸的色迷迷,那完全不像是一个医生,倒像是一个地痞流氓。这针下去,马瑞萍雨一个激灵,很快困意袭来,就倒在了沙发上睡去。

等她醒来是一个小时以后,凌晨三点多,她觉得头疼稍微缓轻,于是把兰强东盖在自己身上的毛毯拿掉,穿上鞋,正要出门,后腰突然被牢牢的箍住。她扭转过头,怒视的脸因为被疼痛折磨的毫无血色此时显得更加的狰狞。你干什么?我可不是那种胡来的人。但是,此时的兰强东全然不顾她的怒斥,霸王硬上弓,在她的脖颈处开始狼吻。

马瑞萍觉得恶心,就威胁的说,你再敢这样,我就,我就死在你跟前,让你今早给我收尸。

兰强东像是被激怒了,老子可不是被吓大的,你舍得死,你家里(老公)在外打工,回家听说你是为了这事而死,脸上有光吗?估计你连祖坟都进不去。说我欺负了你,谁可以作证?再说我是医生,谁又敢作证?你死了,你的那两个孩子怎么办?你自己权衡利弊吧……

一席话,说的马瑞萍有点恍惚,可兰强东就是抓住这个空档,把马瑞萍给抱上了床,看着兰强东在自己面前宽衣解带,马瑞萍有一刹那的屈辱感,但随即被他的疯狂给洗刷的荡然无存。马瑞萍说自己很可耻,到后来竟还享受了一样,当自己的身体渐趋迎合时,她把自己骂了好多遍。

当兰强东的激情退去,他丢给马瑞萍一大笔钱,你去吧。

马瑞萍莫名其妙般接了那笔钱,没有说什么,甚至连啐他一口都无暇顾及,匆匆回到家。用凉水拼命的清洗下体,躺到床上一直两天,儿子担心过来弱弱的问,妈,你怎么了?

看着自己的小儿子,她再也不能选择伪装,任尽眼泪如泄了的堤坝再也无法止。儿子,答应妈妈,好好读书,将来咱们离开这里。马瑞萍把儿子揽入怀里,泪水溅湿了彼此的胸口,但是那一刻,她是幸福的。

这就是马瑞萍的故事,自己的男人远离自己在万里之外的大城市的打工,把自己的 老婆 儿子 留在家里,谁知道迎接他们的是怎样的恶棍和怎样的叵测,谁又该为他们的悲剧负责,谁又该为他们的安全做出庇佑。

大全 雨夜乡村女老师与我在床上翻滚

研究生期间,有段时间我出去山西一个贫困的小县城支教,经济条件那更是差得很多。当时去的人有好几个,当地教育部门很热情地招待了我们,说我们是县城里这些学生的最大的帮助。其它人都被安排在了县城里,或者呆在某个办公室里,而我呢,而是被安排到了一个镇上的村子里,相距十万八千里。

上级领导把我带到了一个民房里,让我暂时住在这里,说以后有更好的房间再搬过去。我知道这已经是最好的了,搬到别的地方已经是不现实的了。我没说说什么,可是我不太习惯这样的环境,甚至还拉肚子,弄得我身体很不舒服。

支教的地方就是在这个村子里的,附近村子里的孩子们也都过来上学。我进去学校的第二天,就已经了解地差不多了。整个学校大约有孩子二百多个,每年都在减少,一个女教师看见我来到他们这里之后,很激动地和我握手,说终于来了大学生了。

支教没几天,就遇上了大暴雨,当时下午我正在学校里教课,下午五点左右,我看着孩子们都放学了,家长们都过来接孩子。可是我的身上全都淋湿了,见办公室里没有别人,于是我就想着等暴雨停了再回家的,但是眼看着暴雨越来越大,几乎没有停下的迹象。

湿透了的衣服贴在背上很难受,冰凉冰凉的,于是我就把上衣脱了晾在椅子上。正当我一个人端着热水喝得时候,忽然听见门咯吱一声,门开了。我以为是风吹的,谁知道进来了一个人,我一看正是那个乡村女老师,手里拿着一个大杯子。

当时我忘记了自己已经脱掉了上衣了,于是就赶紧过去,让她坐下。我注意到她的脸色有些不正常,不太好意思看我,我这才发现自己失态了,居然赤裸着上衣。“我的衣服湿透了,贴在身上难受!所以就脱了,我穿上吧!”我忽然说道,但是被她挡住了“太凉了,别穿了,你先穿我带的衣服!”

就这样我们聊了起来,聊天中得知她现在虽然已经结婚了,但是她老公常年在外打工,只有她一个人留守在家里,看着婆婆和孩子,公公去世了,生活很艰辛。她对我说,其实生活艰辛倒是她可以忍受,可是她无法忍受这种守活寡的苦日子,很煎熬!

到了晚上七点多,外边还下着大暴雨,我住的地方还漏雨,于是我只好暂住在女老师家里边了。她的家里很不错,房子很大,于是我就一个人在客厅里看电视,或许是看电视入迷了,竟然没有注意到这个乡村女老师已经把自己的衣服脱掉了,只穿着内衣内裤,我当时就感觉脑袋很大很晕,下身胀胀的难受啊!

在这个乡村女老师的脱衣诱惑下,作为男人,我现在要是装作看不见的话,那就是自欺欺人;我要是趁机和她发生了关系,可是我感觉有对不起人家,不能为了我的欲望而玷污了人家的身体。就在我挣扎和犹豫的时候,她主动站起来,抱住我开始亲吻我,而我已经意乱情迷了,彻底和她倒在了大床上,开始翻滚起来。

那一夜很漫长,暴雨持续到了第二天早晨还没有结束,而我和这个乡村女老师的关系就这么一直保持着。或许当我支教结束的那一刻,才是我和她断绝关系的时间吧。唉!我和她都已经深深地陷入到了这个感情和欲望泥潭中了,别无他法了。

关于 与婶婶的荒唐性爱经历

我的老家在乡下。1980年7月,我考入距家17华里的县7中。这是一所重点中学,虽然面向全县招生,可除了分片和走后门入学的外,鲜有考生能凭学习成绩进入。只有我们10几个成绩特别优秀的才有幸就读。说是县中,其实校址在一个乡政府所在的小镇上。校舍破烂不堪,但比起我读书的小学还是好多了,至少房子排列的很整齐,而且还有一个全镇最大的操场。

大多数学生是官宦子弟,尽管学校给他们提供了更多的帮助,比方几间不大的宿舍都分给他们,但对我们这些凭实力考入的学生还是给了足够的重视。一是把我们每班分一个,既可作为同学的榜样也方便老师辅导;二是明确我们可以做课代表不允许担任班干部;三是暗地嘱咐老师们对我们在学习上给以特殊的关照。鬓发班白的老校长在单独给我们开会时说:“……现实就是这样,我也没办法,你们是学校的宝贝疙瘩,学校的这快牌子就靠你们撑着了……。”最后的几句话明显带着幽怨、凄凉和无奈。老校长是上世纪30年代出生的人,文化不高却很有正义感和人情味儿,我们都很感动。

开始,我们骑自行车来回奔波,可入秋后天越来越短,还没放学天就黑了。学校让几个女生挤在女老师宿舍,而我们几个男生实在没办法。那天校长和教导主任把我们几个叫到一起说:“唉!怎么办呢?看你们这么起早贪黑我心里也不是滋味啊!再说也不安全。你们在镇上有没有亲戚?能不能投靠一下?开了春天长了就好办了。”

几天后同学们都投亲靠友了,偏我在镇上乃至镇周围没有亲戚。只好继续起早贪黑。又过了几天老校长找到我说:“以前在我们学校驻校的老贫农家里有地方,老贫农是没了,他儿子很憨厚,同意你到他家去住。你自己带上粮食,学校有煤,乘没人的时候你推一车去,如果有人问你就说我让推的……。”

周六的下午,我推着自行车正准备回家,老校长看见了,有点不高兴的说:“给你说好了的为什么不抓紧办?”

“我想回家先把粮食带来。”

“恩,这样吧,今天我送你去认门儿,明天你带粮食来自己去。”老校长说完指着教师食堂门旁的手推车说:“去把车推来。”

老校长亲自操锹和我一起选大块煤满满装了一车向老贫农的家走去。边走边嘱咐我:“别贪玩,要有眼色,学习之余帮人家做点活……。”

说实话,由于自幼没离开过家,到老贫农儿子家住我并不大情愿,但我不能违逆老校长的一片苦心。扣响门环后,一个中年女人开了门,一看见校长就热情的说:“校长来啦,快进来。”又看见了我:“呦!多俊的小子啊。还推煤干什么?咱家不缺烧的。”

校长简单介绍了几句我的情况,又当她面嘱咐我几句我们就出了门儿。周日下午,我驮着粮食来了。女人热情的接过粮食袋子打开口儿说:“多好的小米啊,哦,还有白高粱米呢,可得好好学习,要不就对不起家里了。”

老贫农的儿子也在家,他粗门大嗓的说:“以后粮食得拿,不能白吃,煤就免了,咱家不缺那玩意儿。”说他直率是确切的,说他憨厚有点不准确。其实他很暴躁。开始,我根据自家兄弟姊妹的年龄试图叫他哥叫女的嫂子,被他断然拒绝:“不能那么叫!你才多大个小人儿?叫叔,叫婶子!”于是我开始叫老贫农的儿子为叔,叫他的妻子为婶。我成了他家编外成员。他们有一儿一女,儿子9岁,在镇东头的小学读书,女儿刚会呀呀学语。

“叔”那年36岁,是个车老板,长的五大三粗,没什么文化,张口闭口都“操!”总也见不到他的笑脸,没事的时候喜欢训我。一天晚上,他进门看见院子扫的很干净,把鞭子往门后一扔说:“操!鸡吧农村人院子整那么干净干什么?有那时间写几个字好不好!”我有点怕他。

“婶”是个很贤惠的女人,她从不大声说话,每当叔训我的时候她都看着我笑,即使训冤枉了她也不替我辩解。大概我那个时候正是生理逆反期,不管婶怎么表示亲近我都反感,特别是看见她穿着衬裤摇摆着丰满的臀部走动的时候更烦的厉害。

最令人讨厌的是他们的儿子,总翻我的书包,有时候还缠着我给他写作业。一次他摆弄我的钢笔,不小心掉地了,摔劈了笔尖,把我恨的真想揍他。倒是他们的女儿我喜欢,白白的胖胖的,还不会给我捣乱。一次大人都出去了,把正熟睡的她放到我的炕上,我边学习边看着她。一会儿她醒了,

  • 两性故事成人
  • 两性情趣故事
  • 两性故事细节
  • 两性成人故事
  • 两性小故事51
  • 两性激烈故事
  • 两性,故事
  • 两性小故事有图
  • 两性小故事要过程
  • 两性故事网
  • 两性农村小故事
  • 两性小故事农村大妈由小学生作文网(www.zzxu.cn)收集整理,转载请注明出处!原文地址http://www.zzxu.cn/gushi/201683.html

    文章评论
    Copyright © 2006 - 2016 WWW.ZZXU.CN All Rights Reserved
    小学生作文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