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故事 > 正文
文章正文

乡村抽插

故事 > :乡村抽插是由小学生作文网(www.zzxu.cn)为您精心收集,如果觉得好,请把这篇文章复制到您的博客或告诉您的朋友,以下是乡村抽插的正文:

乡村抽插

第一篇:《乡村两性故事》乡村抽插

留守女人与乡村医生的性爱故事

马瑞萍,是龙桥头村的一名留守妇女,她或许是平凡的,但是发生在她身上的一件事却深深刺痛和警醒着每一个人。龙桥头村是一个非常贫瘠的村,相比临近几个村拔地而起的小洋楼,他们那里还矗立着几栋草坯房,显得格外扎眼。

或许,你生活在城中村,不相信这一切是真的,但是在遥远的一些地区,穷乡僻壤穷的掉渣那绝对不是夸大其词,这,一切都是真的,让你惊讶之余唏嘘不已。

马瑞萍就是这残存在风雨飘摇中用茅草覆顶的留守女人,她今年35岁,姿色中上,长年累月的劳作,在她脸上看到的是与年龄完全不相符的沧桑与尽显老态。

她给我看她的手指,临近深冬,粗短的指关节处还贴着创可贴,小拇指还用白布包扎着。我问,怎么了?她笑了笑,没什么,前些日子,捆柴火的时候,不小心叫被割了一下。没有上药吗?我问。她摇了摇头,苦楝树的果实晒干碾碎混上碎土就可以了。我不知道这样的效果怎样,但是我实在不能勉强她去就医。因为,那个叫兰强东的村医是她的噩梦,是她临近年末,老天给她的一个响雷,让她愤恨,让她几次都想了却此生。

她说,那天晚上发烧,估计是白天晒玉米时,穿的过于单薄感冒了,后引起的高烧。本以为睡着了就没事儿,可是,一觉醒来,看时间刚凌晨两点钟,头疼的像是要裂开一样,更让她无法忍受的是,全身软绵绵的,像极了一团棉花,连下床走动的力气都没有。本想着去找茶瓶给自己倒一杯水,走到半路,被桌椅绊倒,倒在地上,呼吸着微湿的地气,全身很快被虚汗落湿。

仅仅半个小时,她还是挣扎着自己披衣起床,村医兰强东就在前一排的平房里,十分钟的路程。只要叫醒了他,给她注入一剂退烧针就可以了。

兰强东很是热情,听到敲门,先是迷迷糊糊的应了一声,谁呀,大半夜的,还叫人睡觉不?马瑞萍略带歉意颤抖着声音说,是我,我现在很不舒服……兰强东立刻起床,甚至连裤子的拉链都没拉好,马瑞萍雨是一个中规中矩的女人,本想善意的提醒他,但是自己现在是病者,哪还有那个心情去管别的。

兰强东把她让到灰色的软皮沙发上坐下,之后走进药房,不一会儿就拿着一个针筒说,你忍着点痛啊,这药下去的时候,会不好受,但是效果立竿见影。

马瑞萍点了点头,打哪里?兰强东说,后面。马瑞萍本想说,要不,我不打针了,你给我输水,或着开药吧。兰强东婉拒,这怎么可以?!打针效果快,你这是高烧马虎不得,时间一长,烧坏了脑袋,你那两个孩子怎么办?

或许是被兰强东的说服所打动,马瑞萍鬼使神差般的褪掉了裤子的一角,她没有注意到兰强东的眼睛,此时正一脸的色迷迷,那完全不像是一个医生,倒像是一个地痞流氓。这针下去,马瑞萍雨一个激灵,很快困意袭来,就倒在了沙发上睡去。

等她醒来是一个小时以后,凌晨三点多,她觉得头疼稍微缓轻,于是把兰强东盖在自己身上的毛毯拿掉,穿上鞋,正要出门,后腰突然被牢牢的箍住。她扭转过头,怒视的脸因为被疼痛折磨的毫无血色此时显得更加的狰狞。你干什么?我可不是那种胡来的人。但是,此时的兰强东全然不顾她的怒斥,霸王硬上弓,在她的脖颈处开始狼吻。

马瑞萍觉得恶心,就威胁的说,你再敢这样,我就,我就死在你跟前,让你今早给我收尸。

兰强东像是被激怒了,老子可不是被吓大的,你舍得死,你家里(老公)在外打工,回家听说你是为了这事而死,脸上有光吗?估计你连祖坟都进不去。说我欺负了你,谁可以作证?再说我是医生,谁又敢作证?你死了,你的那两个孩子怎么办?你自己权衡利弊吧……

一席话,说的马瑞萍有点恍惚,可兰强东就是抓住这个空档,把马瑞萍给抱上了床,看着兰强东在自己面前宽衣解带,马瑞萍有一刹那的屈辱感,但随即被他的疯狂给洗刷的荡然无存。马瑞萍说自己很可耻,到后来竟还享受了一样,当自己的身体渐趋迎合时,她把自己骂了好多遍。

当兰强东的激情退去,他丢给马瑞萍一大笔钱,你去吧。

马瑞萍莫名其妙般接了那笔钱,没有说什么,甚至连啐他一口都无暇顾及,匆匆回到家。用凉水拼命的清洗下体,躺到床上一直两天,儿子担心过来弱弱的问,妈,你怎么了?

看着自己的小儿子,她再也不能选择伪装,任尽眼泪如泄了的堤坝再也无法止。儿子,答应妈妈,好好读书,将来咱们离开这里。马瑞萍把儿子揽入怀里,泪水溅湿了彼此的胸口,但是那一刻,她是幸福的。

这就是马瑞萍的故事,自己的男人远离自己在万里之外的大城市的打工,把自己的 老婆 儿子 留在家里,谁知道迎接他们的是怎样的恶棍和怎样的叵测,谁又该为他们的悲剧负责,谁又该为他们的安全做出庇佑。

大全 雨夜乡村女老师与我在床上翻滚

研究生期间,有段时间我出去山西一个贫困的小县城支教,经济条件那更是差得很多。当时去的人有好几个,当地教育部门很热情地招待了我们,说我们是县城里这些学生的最大的帮助。其它人都被安排在了县城里,或者呆在某个办公室里,而我呢,而是被安排到了一个镇上的村子里,相距十万八千里。

上级领导把我带到了一个民房里,让我暂时住在这里,说以后有更好的房间再搬过去。我知道这已经是最好的了,搬到别的地方已经是不现实的了。我没说说什么,可是我不太习惯这样的环境,甚至还拉肚子,弄得我身体很不舒服。

支教的地方就是在这个村子里的,附近村子里的孩子们也都过来上学。我进去学校的第二天,就已经了解地差不多了。整个学校大约有孩子二百多个,每年都在减少,一个女教师看见我来到他们这里之后,很激动地和我握手,说终于来了大学生了。

支教没几天,就遇上了大暴雨,当时下午我正在学校里教课,下午五点左右,我看着孩子们都放学了,家长们都过来接孩子。可是我的身上全都淋湿了,见办公室里没有别人,于是我就想着等暴雨停了再回家的,但是眼看着暴雨越来越大,几乎没有停下的迹象。

湿透了的衣服贴在背上很难受,冰凉冰凉的,于是我就把上衣脱了晾在椅子上。正当我一个人端着热水喝得时候,忽然听见门咯吱一声,门开了。我以为是风吹的,谁知道进来了一个人,我一看正是那个乡村女老师,手里拿着一个大杯子。

当时我忘记了自己已经脱掉了上衣了,于是就赶紧过去,让她坐下。我注意到她的脸色有些不正常,不太好意思看我,我这才发现自己失态了,居然赤裸着上衣。“我的衣服湿透了,贴在身上难受!所以就脱了,我穿上吧!”我忽然说道,但是被她挡住了“太凉了,别穿了,你先穿我带的衣服!”

就这样我们聊了起来,聊天中得知她现在虽然已经结婚了,但是她老公常年在外打工,只有她一个人留守在家里,看着婆婆和孩子,公公去世了,生活很艰辛。她对我说,其实生活艰辛倒是她可以忍受,可是她无法忍受这种守活寡的苦日子,很煎熬!

到了晚上七点多,外边还下着大暴雨,我住的地方还漏雨,于是我只好暂住在女老师家里边了。她的家里很不错,房子很大,于是我就一个人在客厅里看电视,或许是看电视入迷了,竟然没有注意到这个乡村女老师已经把自己的衣服脱掉了,只穿着内衣内裤,我当时就感觉脑袋很大很晕,下身胀胀的难受啊!

在这个乡村女老师的脱衣诱惑下,作为男人,我现在要是装作看不见的话,那就是自欺欺人;我要是趁机和她发生了关系,可是我感觉有对不起人家,不能为了我的欲望而玷污了人家的身体。就在我挣扎和犹豫的时候,她主动站起来,抱住我开始亲吻我,而我已经意乱情迷了,彻底和她倒在了大床上,开始翻滚起来。

那一夜很漫长,暴雨持续到了第二天早晨还没有结束,而我和这个乡村女老师的关系就这么一直保持着。或许当我支教结束的那一刻,才是我和她断绝关系的时间吧。唉!我和她都已经深深地陷入到了这个感情和欲望泥潭中了,别无他法了。

关于 与婶婶的荒唐性爱经历

我的老家在乡下。1980年7月,我考入距家17华里的县7中。这是一所重点中学,虽然面向全县招生,可除了分片和走后门入学的外,鲜有考生能凭学习成绩进入。只有我们10几个成绩特别优秀的才有幸就读。说是县中,其实校址在一个乡政府所在的小镇上。校舍破烂不堪,但比起我读书的小学还是好多了,至少房子排列的很整齐,而且还有一个全镇最大的操场。

大多数学生是官宦子弟,尽管学校给他们提供了更多的帮助,比方几间不大的宿舍都分给他们,但对我们这些凭实力考入的学生还是给了足够的重视。一是把我们每班分一个,既可作为同学的榜样也方便老师辅导;二是明确我们可以做课代表不允许担任班干部;三是暗地嘱咐老师们对我们在学习上给以特殊的关照。鬓发班白的老校长在单独给我们开会时说:“……现实就是这样,我也没办法,你们是学校的宝贝疙瘩,学校的这快牌子就靠你们撑着了……。”最后的几句话明显带着幽怨、凄凉和无奈。老校长是上世纪30年代出生的人,文化不高却很有正义感和人情味儿,我们都很感动。

开始,我们骑自行车来回奔波,可入秋后天越来越短,还没放学天就黑了。学校让几个女生挤在女老师宿舍,而我们几个男生实在没办法。那天校长和教导主任把我们几个叫到一起说:“唉!怎么办呢?看你们这么起早贪黑我心里也不是滋味啊!再说也不安全。你们在镇上有没有亲戚?能不能投靠一下?开了春天长了就好办了。”

几天后同学们都投亲靠友了,偏我在镇上乃至镇周围没有亲戚。只好继续起早贪黑。又过了几天老校长找到我说:“以前在我们学校驻校的老贫农家里有地方,老贫农是没了,他儿子很憨厚,同意你到他家去住。你自己带上粮食,学校有煤,乘没人的时候你推一车去,如果有人问你就说我让推的……。”

周六的下午,我推着自行车正准备回家,老校长看见了,有点不高兴的说:“给你说好了的为什么不抓紧办?”

“我想回家先把粮食带来。”

“恩,这样吧,今天我送你去认门儿,明天你带粮食来自己去。”老校长说完指着教师食堂门旁的手推车说:“去把车推来。”

老校长亲自操锹和我一起选大块煤满满装了一车向老贫农的家走去。边走边嘱咐我:“别贪玩,要有眼色,学习之余帮人家做点活……。”

说实话,由于自幼没离开过家,到老贫农儿子家住我并不大情愿,但我不能违逆老校长的一片苦心。扣响门环后,一个中年女人开了门,一看见校长就热情的说:“校长来啦,快进来。”又看见了我:“呦!多俊的小子啊。还推煤干什么?咱家不缺烧的。”

校长简单介绍了几句我的情况,又当她面嘱咐我几句我们就出了门儿。周日下午,我驮着粮食来了。女人热情的接过粮食袋子打开口儿说:“多好的小米啊,哦,还有白高粱米呢,可得好好学习,要不就对不起家里了。”

老贫农的儿子也在家,他粗门大嗓的说:“以后粮食得拿,不能白吃,煤就免了,咱家不缺那玩意儿。”说他直率是确切的,说他憨厚有点不准确。其实他很暴躁。开始,我根据自家兄弟姊妹的年龄试图叫他哥叫女的嫂子,被他断然拒绝:“不能那么叫!你才多大个小人儿?叫叔,叫婶子!”于是我开始叫老贫农的儿子为叔,叫他的妻子为婶。我成了他家编外成员。他们有一儿一女,儿子9岁,在镇东头的小学读书,女儿刚会呀呀学语。

“叔”那年36岁,是个车老板,长的五大三粗,没什么文化,张口闭口都“操!”总也见不到他的笑脸,没事的时候喜欢训我。一天晚上,他进门看见院子扫的很干净,把鞭子往门后一扔说:“操!鸡吧农村人院子整那么干净干什么?有那时间写几个字好不好!”我有点怕他。

“婶”是个很贤惠的女人,她从不大声说话,每当叔训我的时候她都看着我笑,即使训冤枉了她也不替我辩解。大概我那个时候正是生理逆反期,不管婶怎么表示亲近我都反感,特别是看见她穿着衬裤摇摆着丰满的臀部走动的时候更烦的厉害。

最令人讨厌的是他们的儿子,总翻我的书包,有时候还缠着我给他写作业。一次他摆弄我的钢笔,不小心掉地了,摔劈了笔尖,把我恨的真想揍他。倒是他们的女儿我喜欢,白白的胖胖的,还不会给我捣乱。一次大人都出去了,把正熟睡的她放到我的炕上,我边学习边看着她。一会儿她醒了,大概看见妈妈没在跟前咧嘴正要哭,忽然看见身边有个苹果,便费力的翻转身伸着小手去抓。她手小苹果大,她一抓苹果向前滚动一下,她手脚并用费很大劲向前蠕动一下再抓,可苹果又向前滚动一下,抓来抓去,终于苹果被她撵掉到地上了,于是她便大哭起来。我顾不上笑,慌忙把她抱起来模仿大人的动作悠着、哄着。我喜欢抱着她玩,可不能让叔看见。他看见了就会说:“喜欢抱孩子的老爷们没成色!”

现在回忆,对那个寄宿年代充满了感激,可当时因为我刚刚离开家,对外面的世界一点不了解,所以生活的很不轻松,唯一感到满足的是,每当我从家回来或回家之前,都能在“叔”家吃一顿雪白的大米饭或白面馒头。我家在山沟里,没有水浇地,一年到头除春节外难得见到细粮。而镇政府所在地是平原,出产大米和白面,尽管为了多打粮食种的稻子和麦子并不多。第一次吃大米饭的时候我有些难堪,转悠着想溜走。“叔”说:“操!吃你的得了,吃什么你也管!”

由于学习环境优越生活条件好,我不仅学习始终是尖子里的尖子,身体也象气吹的一样疯长。到初三的时候刚满16岁的我身高已经1.78米了。“叔”唬着脸说:“操!好东西都让你吃了。”天有不测风云,也就是这年冬天,“叔”在一次拉石头的时候马惊了,满载石头的马车从他身上轧过,送到医院不久就去世了。

对于“叔”的去世我的感情很复杂,虽然后来他在外出拉脚的时候不知从那里打听到我们还有转了好几道弯的亲戚,在他的强制下我称呼他们为表叔、表婶,实际上八秆子也表不上,亲情是没有的,加上他总训斥我,对于自尊心极强的我来说难免沉淀一些积怨,甚至瞬间产生一种庆幸心理——以后没人再训斥我了。但这种心理一闪既逝。一来毕竟在一起生活了2年多,尽管他训斥但从没影响我的学习和生活;二来他家发生这么大变故我能否继续寄宿还是未知数,难免有些顾虑;特别是对于这个家庭今后将如何存在充满担忧与同情。

我不会表达感情,每当表婶哭泣的时候我就走进她的房间默默的站在她面前,直到她停止哭泣。烧“五七”那天我回去的较晚,到家后听他们尚不谙世事的小女儿说:“妈妈给爸爸送钱去了。”我没顾上吃饭便赶到村头,表婶哭的气息哽咽,任谁都劝不了。我仍然默默站在她旁边,有人说:“别哭了,你家的学生来了。”表婶真的逐渐停止了哭泣,半晌问我:“吃饭了吗?”

“吃了。”我答。或许我的这种无声劝慰胜似有声,以后很少听见表婶的哭泣,应该说这期间不管愿意不愿意,不管是否出于感情我都在分担表婶的巨大悲痛。饭菜依然可口,甚至细粮比以前还多了。火炕依然温暖,由于他们的儿子回到他们的房间我由炕梢挪到炕头。但再没有了训斥声,没有了欢笑,曾经不绝于耳的“操”彻底消失了。表婶整天沉默寡言,孩子们似乎瞬间长大,静静的学习,静静的吃饭,静静的睡觉。【乡村两性故事】乡村两性故事。时光在沉默中静静的流失。

寒假到了,放假那天已经腊月23了。在学校开完会我没直接回家,而是来到“表婶”家。出于多种考虑,我准备回家住。到表婶家后我先是拼命劈了一大堆木柴,然后又将水缸压满水,最后把院子扫的干干净净。表婶一直狐疑的看着我。一切就绪后我走到表婶面前:“表婶,明年开春天就长了,我想回家住。这么长时间麻烦您了,将来……将来我会报答您。”不知为什么说这番话的时候我忽然心里酸酸的,言语有些哽咽。

婶听后默默的坐在灶前,没等说话眼泪一串串滴在地上。忽然她抬起头,脸上甚至带着笑:“我知道你要走了,走吧!这个阶段家里太乱,委屈你了。”

表婶的笑让我感到心悸,我赶忙解释“不……。”

“唉!不用解释……。家里这个样子,你学习也受影响。

诚如表婶所说,她娘家没几个人又离的远,表叔在世的时候脾气不好得罪不少村里人,孩子又都小,以后生活的艰辛可想而知。

30那天,家乡充满年的氛围。我和小伙伴们上完坟回到家里已经接近中午。看着到处花花绿绿的对联、挂钱儿和满灶间的菜肴,忽然想到“表婶”,在万众欢庆的时刻他们是个什么样子呢?小弟还吵着要炮仗吗?小妹有花衣服吗?表婶是不是又坐在炕上哭?刹时婶的千般好处齐集心头,情绪立即一落千丈,独自默默的坐在台阶上出神。欣赏完年画的爸爸从屋子里出来看见了我,诧异的盯着问:“怎么了?怎么了?哪不舒服?”见我不回答便有些急:“说话啊!你这小子!”妈妈听见了扎撒着沾满白面的手走出来,哥哥、嫂子、姐姐都拿着他们各自分工的活计围了过来。

我知道这种情况不说明白爸爸是不会善罢甘休的,爸爸爱子女,小病小灾他到不怎么在意,他最怕子女在外面受欺负,连妈妈都说他“护犊子”。此时随着年龄与学识的增长我已经能够完整的表达主观意念和客观事物,当我绘声绘色讲述了“表婶”对我的好处以及她家的遭遇,妈妈、嫂子和姐姐眼圈都红了。沉默片刻爸爸忽然说:“你去一趟,带上点年货,如果晚了就在那里住下明天早点回来。”妈妈不满的说:“大过年的,别人跑一趟不行?非得他去?”

哥哥听妈妈说完便说了句“我去”,然后到屋里换衣服。

爸爸说:“谁去能代表他?让他去吧,这么大了,要懂得知恩图报。”

于是,我带上妈妈和嫂子准备的一面口袋豆包、年糕、冻豆腐,还有一串自己采集的蘑菇骑上自行车风驰电掣地向“表婶”家奔去。

到“表婶”家大概是吃年饭(下午3点左右)的时候,推开虚掩的大门没有对联与挂钱儿,院子里随风滚动的枯枝败叶更增添了几分凄凉。我扛着面袋子进了冷冷清清的堂屋。大概是表婶听见了门响,带着悲怆之音问了句:“谁啊?”

“我!婶,我来了!”

婶掀开门帘,蓬乱着头发诧异的瞪大了眼睛:“你怎么来了?”

“我来看看你,来陪你过年。”

婶的眼泪立时淌了下来。

进了屋,小弟坐在饭桌前写作业,此时正瞪着大眼睛显得很陌生地看着我。小妹则牵着妈妈的衣襟亦步亦趋的跟着转。

我知道我不是为送年货才来的,我的主要任务应该是调节这近似僵固的空气。想了想我问:“婶,做饭了吗?”从表叔去世后我对她就简称为婶了。“你还没吃饭?”

“是,再说,你们也得吃。”

“好,我给你们做饭。”

婶说完来到灶间,我跟着出来,很老练的对婶说:“婶,我理解你的心情,叔已经走了,咱们还要过,同时弟妹还小,不能在他们幼小的心灵留下过多的阴影。”或许是我的话触动了婶的慈母之心,婶欣然道:“对,我们还要过,咱们过年!”

我回到屋里对已经流露出欣然之情的小弟说:“走,我带你们去买炮仗。”小弟乐得一下子窜在地上,小妹则喊着:“我也去!”

毕竟都是孩子啊!我感慨着抱起小妹领着小弟向门外走。婶似乎已经从悲怆的境遇里挣脱出来,脸上露出了久违的笑容:“我给你拿钱去!”

“我有钱!”

是的,我有钱。每当过年的时候,家里或其他直系亲友都会给我压岁钱,尽管很少但那个时候物价极低,500头的鞭炮只需几毛钱。来到镇上仅有的商店,早已闭店了,是啊!今天是春节,人们都早早回家过年了。看着弟妹失望的眼神,我决心不让他们失望。我想回家去取,把他们送回家让他们等,骗他们说到另一个地方去买。在骑上自行车向家赶的时候我想,拿鞭炮肯定没问题,可往返需要近两个小时,看来在自己家过年不可能了。

说实话,我并没想在婶家过年,最多晚点回家。因为过年没有在父母面前更温馨的了。边走边注视路两旁,希望看见挑着担子的小贩。小贩没看见,路过同学苗XX家的时候我突发奇想,和他借不好吗?一种强烈的心情驱使我在他家门前下了车。当我刚迈进同学家的门,苗XX就从窗户的玻璃里看见了。他一惊一乍的跑了出来:“哎呀,你干什么来了?”

在这个比较特殊的学校里,同学间的交往充分体现了人以群分物以类聚的哲理。那些官宦子弟自恃有钱有势,总是盛气凌人趾高气扬的;我们这些凭实力考入的学生虽然穷,但因为学习优异又看不起他们。那些分片进入的学生没有可资炫耀的本钱,自然就成了最不起眼的下等人。我的不速造访似乎使苗XX很有面子,所以他显得特别殷勤。

我说明来意后苗XX爽快的说:“借什么借,我多的很,给你一半。”说完就进屋去拿。苗妈妈听说了原委也走了出来,有些动情的说:“多好的孩子,还要别的什么吗?”不管我要不要老人家都装满一手巾兜大枣、酸梨、苹果什么的硬塞在我手里。苗XX拿出鞭炮后还感到少点,但自己的又舍不得再拿了,琢磨一会儿说:“你等会儿。”说完骑上我的自行车飞也似的跑了。片刻又气喘吁吁的返回来,手里拎一嘟噜鞭炮。他边下车边说:“在张X那抢的,他比我还多呢。”他将所有的鞭炮装在一个竹筐里塞给我。我有点难堪。他见我犹豫便连推带拽的向外撵我,说:“你先走,我吃完饭就去!”话音未落他已经窜进屋了。

回到婶家,小弟忙不迭接过竹筐,未几,院子里荡漾着新春的信息。

小妹则蹲在门槛边扒拉着兜里的水果,不时告诉妈妈都有什么。婶则亦悲亦喜的看着我们,手里不停的拉动着风匣。婶家的生活并不困难,只是因为心情不好没准备年货,大概此时婶感到有些愧对孩子吧?眼里流露的是无比慈爱的光。

正当我拿起扫帚准备扫院的时候,苗XX带着几个同学熙熙攘攘的来了,意想不到的是,平时从没有语言沟通的两名女同学也扭捏着走进了院。不待吩咐,人们自运行起来,有的扫院,有的压水,两个女同学挽起袖子擦拭屋子里的灰尘。苗XX虽然学习不好但对电有特殊的爱好,他逼着婶从破烂堆里找出一堆硬质电线,从屋子里扯出挂在院子里的枣树上,装上灯头,拧上灯泡,一打开关,亮了。

他又煞有介事的将电线富余的地方盘成各种图案,冷眼看去刹是好看。那个个子最小的同学叫什么名字我已经忘了,他看到万事具备只是没有对联便吵嚷着要回家取,说他家剩余不少呢。婶笑着阻止,他以为婶不好意思,便同我要自行车。我笑着对他使个眼色,他“哦,哦”两声便不在言语了。我懂,“慎终需尽三年礼,追远常怀一片心”。三年内婶家是不能披红挂绿的。

院子本来就小,房间也不大,不一会儿所有的活都干完了,正高速运转的几双手和几个大脑忽然停下来有点手足无措。苗XX盯着问婶:“还有什么活?还有什么事?”

“真的没活了,吃饭吧!”婶说。

“我们都吃过了。”同学们异口同声。

“那就少吃点,尝尝婶的手艺。”

我也饿了,而且看到小弟小妹饥肠辘辘的样子知道不好在推脱就劝说大家:“都少吃点!”[NextPage]

桌子小,人多。大家站着的坐着的吵吵嚷嚷围在一起,一忽儿就吃完了饭。没等收拾家什,苗XX就喊:“放炮仗去,人们一下子拥到院里。”此时已经暮色苍茫,邻居的灯已经点上了,我们也打开电灯,院子里顿时雪亮。人们放鞭的,点花的,摔炮的,欢歌笑语充斥小院。左右邻居不知是羡慕还是嫉妒,不时从墙头探过头来。我知道,叔在世的时候和邻居的关系不好,此时婶是需要有人来撑门面的。果然,我看到婶的脸上流露着一种满足苗XX正聚精会神的点一个“二踢脚”(双响),婶忽然大声对他说:“根子(苗的乳名)。”

“哎!”苗XX并没回头,只是将耳朵支向婶的方位,手仍然鼓捣那个二踢脚。

“求你个事!”

“说!”二踢脚已经点燃了,苗XX趔趄着身子伸着左手等待二踢脚炸响。

“你们几个把我们送回去呗?”婶的这个“我们”把我也弄懵了。

“砰……咣!”二踢脚上了天。

苗XX甩了甩被震麻了的手诧异的问:“谁?”

“思揩!”婶指着我说。

苗XX将狐疑的目光移向我。

我知道,如果留下来婶会很高兴。但家、父母对我的吸引力没有力量可以匹敌。婶深深知道这一点,所以她求同学们送我回家。

苗XX见我没有表态,读懂了我的心:“操!你不在这过年啊?” 本文来自高考资源网这一声“操!”震撼了我和婶的心。自“叔”去世这个院子里在没有了这个字。我每天和同学在一起自然不鲜于听到,只是此时此刻触景生情。而婶整天大门不出二门不入是不会听见这个近似下流又流传甚广的国骂。这个字伴随她十年,忽然销声匿迹她将会是什么心情?我不由自主将目光转向她,果然她的脸色黯然下来。这一场景几乎

在人们向外送我的时候我乘婶不注意悄悄对两个女同学说:“求求你们,多待一会儿好吗?”最后几个字明显带出悲戚。女同学本来爱哭,听了我的话立时眼里充满了泪,只是用力的点点头……。今年是初三年级的中考年,学校要求初三的学生正月初七就要返校。

我本拟初七早晨早点走,妈妈提醒我说:“既然还到人家去住不如就早一天去,到那帮人家干点活,没事的时候去给你”叔“上上坟,大过年的,上坟只能中午上,别的时间不管用。”

说实话,这几天疯玩把婶家都给忘了。妈妈的话提醒了我,我催着他们给我打点行装,上午10点多重新回到婶家。

婶听见院子里车铃响就迎了出来,看见是我,不无欣喜的说:“我估摸着你该来了。”我给婶拜年,装做要跪下去的样子(农村近亲拜年都要磕头),婶一把拽住我说:“快不要这样,留着我侄儿长个儿吧。”结果我只是一揖了事。婶边埋怨我不该带这么多粮食边帮我将粮袋行李往房间搬。进屋后婶问了我父母的好,介绍了年30我走后的情况:“那天你走后,那两个女的没走,那几个男同学返回后也来到了咱家家,他们打扑克,玩跳棋,一直闹到发纸(迎财神)才走。正月这几天他们也三三两两的来过。我嫁到他家11年,今年过年是最热闹的,什么愁事都忘了。”婶边说边拍拍我身上的灰尘:“看来你不仅学习好,人缘也满不错呢!”

说完话婶开始做午饭。我见没什么活干便叫上小弟走出家们。婶以为我们是出去玩,就嘱咐说:“快点回来,饭一会儿就好。”

小弟虽然只有十岁,自从没了父亲他似乎一夜之间长大了。不仅好好学习而且经常抢着帮妈妈做力所

乡村抽插由小学生作文网(www.zzxu.cn)收集整理,转载请注明出处!原文地址http://www.zzxu.cn/gushi/30847.html

文章评论
Copyright © 2006 - 2016 WWW.ZZXU.CN All Rights Reserved
小学生作文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