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话题作文 > 写人作文 > 正文
文章正文

插得冒浆的女人

话题作文 > 写人作文 > :插得冒浆的女人是由小学生作文网(www.zzxu.cn)为您精心收集,如果觉得好,请把这篇文章复制到您的博客或告诉您的朋友,以下是插得冒浆的女人的正文:

插得冒浆的女人篇一
《定向钻施工冒浆原因分析及预防措施》

定向钻施工冒浆原因分析及预防措施

在管道施工中,虽然定向钻穿越技术得到成熟应用,但在施工中也遇到了一些问题,如断钻杆、冒浆、卡钻、地表塌陷等,这些问题困扰着定向钻穿越技术的发展和应用,特别是冒浆问题,不仅给工程带来影响和经济损失,同时还对当地的环境保护造成一定程度的影响,为此,对定向钻穿越过程中的冒浆问题进行分析,并提出防范建议。

1、穿越路径和设计参数

(1)设计人员应根据不同的地质情况,正确选择合适的穿越位置,只有选择合适的穿越位置和穿越地层,才能确保穿越的成功。定向钻穿越应尽量避开不良的地质场地,如:松散的砂土、粉土和软土等对定向钻不利的场地。

(2)选择合适的设计参数,确定适宜的人出土角、曲率半径和埋深。设计人员应当根据地质情况和钻机设备的能力以及场地要求,选择尽量大的入出土角和曲率半径,使穿越曲线尽快地到达稳定地层。

因为冒浆是泥浆的压力大于其上的水的自重和土壤的自重(地下水位以下的土应取浮重度)之和,而水的自重和土壤的自重与深度成正比,所以定向钻曲线布置的深度必须满足水的自重和土壤的自重之和大于泥浆压力的要求,使上覆地层具备足够的压力。

为了防止穿越堤坝时冒浆,在场地允许的条件下,设计人员应该将穿越曲线的水平段适当延长,将曲线的变坡点设计到大堤以外,保证大堤下管道的埋深,同时也增加了土地对泥浆的自重压力。当然,这样会造成穿越段的增长,整个工程费用增加。

2、扩孔器和钻进速度

某河流地质情况为黏土,钻进导向孔、扩孔、回拖时的泥浆压力基本相同,均在0.8~1.0MPa。钻进导向孔和回拖时没有冒浆,但在扩孔时发生冒浆问题,经分析认为扩孔时的泥浆压力可能不止1.0MPa,造成冒浆的原因是孔洞中出现憋压和人为增压所致。

(1)孔洞中出现憋压的原因是扩孔器选择不当。常见的扩孔器和适用条件如下:

刀式扩孔器,适用于黏土、粉质黏土和一些塑性较好的土层。

桶式扩孔器,适用于淤泥质黏土和塑性差的土层。

憋压情况的出现是因为在粉质黏土层中使用了桶式扩孔器扩孔。桶式扩

插得冒浆的女人篇二
《冒浆的处理》

一、冒浆的处理

在旋喷的过程中,往往有一定数量的土颗粒,随着一部分浆液沿着注浆管管壁冒出地面,通过对冒浆的观察,可以及时了解地层状况、判断旋喷的大致效果和拟定旋喷参数的合理性等。根据经验,冒浆(内有土粒、水及浆液)量小于注浆量20%者为正常现象,超过20%或完全不冒浆时,应查明原因及时采取相应措施。

1、非正常冒浆原因

(1)流量不变而压力突然下降时,应检查各部位的泄漏情况必要时拨出注浆管,检查密封性能。

(2)出现不冒浆或断续冒浆时,若系土质松软则视为正常现象,可适当进行复喷;若系附近有空洞、通道,则应不提升注浆管继续注浆直到冒浆为止,或拨出注浆管待浆液凝固后重新注浆直至冒浆为止,或采用速凝浆液,使浆液在注浆管附近凝固。

(3)冒浆量过大的主要原因一般是有效喷射范围与注浆量不相适应,注浆量大大超过旋喷固结所需的浆量所致。

2、减少冒浆量的措施

(1)提高喷射压力(喷浆量不变)

(2)适当缩小喷嘴孔径(喷射压力不变)

(3)加快提升和旋转速度

对于冒出地面的浆液,可经过滤、沉淀除去杂物和调整浓度后,予以回收再利用。回收再利用的浆液中难免有砂粒,故只有三管法可以利用冒浆再注浆。

二、固结体顶部收缩凹穴的处理

当采用纯水泥浆进行喷射时,在浆液与土粒搅拌混合后的凝固过程中,由于浆液析水作用,一般均有不同程度的收缩,造成在固结体顶部出现一个凹穴。凹穴的深度随地层性质、浆液的析水性、固结体的直径和全长等因素不同而不同,喷射10m长固结体一般凹穴深度在0.3-1.0m,单管旋喷的凹穴深度最小,约0.1-0.3m;双管旋喷次之;三管旋喷最大,约0.3-1.0m左右。

这种凹穴现象,对于地基加固或防渗堵水,是极为不利的。产生凹穴使已加固地基与建筑物基础出现不密贴或脱空现象,必须采取有效措施予以消除。

1.对于新建工程的地基

当旋喷完毕后,开挖出固结体顶部,对凹穴灌注混凝土或直接从旋喷孔中再次注入浆液填满凹穴为止。或采取超高喷射,喷射处理地基的顶面超过建筑物基础地面,其超高部分大于收缩高度。

2.对于既有建筑物地基

高压喷射注浆处理地基时,浆液未硬化之前,有效喷射范围内的地基因受到扰动而强度降低,容易产生附加变形。因此,在处理既有建筑物地基或在邻近既有建筑物旁施工时,应防止施工过程中,在浆液凝固硬化前导致建筑物的附加下沉。通常采用控制施工速度、跳孔喷射、采用速凝浆液或冒浆回灌等措施,以防喷射过程中地基产生附加下沉和地基与基础间出现脱空的现象。为防止脱空现象,目前采用两次注浆的办法较为有效,即旋喷注浆完成后,固结体的顶部与构筑物基础的底部之间有间隙,在原旋喷孔位上,进行第二次注浆,浆液的配方应不收缩或具有膨胀性材料。国外有一种掺加铅粉的配方:1000L水泥浆液中,水泥为983kg,铅粉29kg,水为688kg。同时应对建筑物进行变形监测。

插得冒浆的女人篇三
《表现母爱的文章3篇》

  表现母爱的文章 感悟母爱

  微风携一阵温馨,云翳拭一角晴朗,便知是春了。又是一个饱含深情的节日——母亲节悄然向我们走来,随着节日的来临,我对母亲的思念也与日俱增起来。思念对于我—一个置身异地的游子来说,总是一张厚重的网,网住我,一尾从红尘出逃的小鱼。

  我曾在一本杂志上读过这样一个故事:一位美国母亲因事外出,将6岁的女儿锁在家中,当他回家的时候,发现女儿正悬挂在窗户的缆绳上,摇摇欲坠。母亲慌忙丢下手中的包裹,急中生智,拼命朝窗台下方跑去。孩子落下来了,接住孩子的母亲重重的摔在地上,她顾不上疼痛,大声地呼喊着孩子的名字,孩子安然无恙。事后,有人根据这位母亲当时的位置与窗台下的实际距离进行了测试,一个意想不到的结果出来了:母亲当时瞬间的速度已超过奥运会百米速度。是的,母爱创造了奇迹。

  母亲是苏北人,一个勤劳、善良、朴实的农村妇女,一个连自己生日都不知道的女人。也许在她的一生中无法创造美国母亲那样的奇迹,然而她像更多的普通母亲一样用自己独特的方式和行动,诠释着对子女所有的爱。

  70年代的故乡,交通闭塞,山贫水瘦。在那个温饱都是奢望的年代,母亲是一株生命的劲草,她用柔弱的肩和粗糙的手为我们支撑起一方天空。母亲没有文化,但却尊重知识,她始终认为贫穷的根源源于知识的匮乏和教育的落后。我上小学五年级的那年夏天,赶上了百年不遇的大旱,大地像负重的老人,大口大口地喘着气,热浪一阵紧似一阵的掠过地表。田地干的裂开了嘴,庄稼无精打采地耷拉着脑袋,抗旱保苗成了当务之急。在这节骨眼上,外婆病重。万般无奈之下,母亲放下手头的活计,去了江苏。目睹父亲羸弱的身体,还有嗷嗷待哺的弟弟、妹妹,我选择了辍学。事后不久,母亲回来了,她把父亲狠狠地责怪了一番。第二天一早,母亲拎起我的那个时代特有的草绿色书包把我撵到了学校。

  和现在的孩子相比,农村孩子的童年没有卡通玩具、唐老鸭和米老鼠的故事,没有电视和肯得基,属于我们的是大自然的绿、夏夜的萤火虫、流星雨与小人书。那时的农村是没有电来照明的,老师布置的作业必须在天黑之前全部做完。在夏天,遇到月朗星稀的夜晚,我们便早早地卷了蒲草,到稻谷场上去听老人们讲一些草莽英雄或荒诞不经的神话故事。在那样的夜晚,母亲与叔婶总是四处寻找我们回家睡觉。我们总是表面应和着,暗地里又趁着她们的睡去,溜到李姨家的瓜地里偷摘一些成熟或半成熟的瓜果。为此,母亲没少到李姨家赔礼道歉。时间久了,李姨也不好意思再计较我们我们这些“蟊贼”了。每到瓜熟的时节,便主动分些给我们和邻家的小孩。

  过年是贫穷岁月里,我们最快乐的时光,那时,我们可以增添一件新衣服或获得长辈们的五毛压岁钱。贫穷是一种财富,它会使一个人早早地懂得是非、明白事理。每到春节,我总是告诉母亲,我什么都不需要,比起同龄人,能够让我上学已是我最大的知足。每每此时,母亲眼中便噙满了晶莹的泪水,母亲的泪水是幸福的。她知道,有一个懂事的孩子远比一切重要。

  静静流逝的岁月一晃三十多年,在这人生的长河里,理想隔着雾霭,重重复重重,追求横着坎坷,曲曲折折。不管怎么说,我和弟弟、妹妹找到了一个欲望与梦幻同在、属于自己安居乐业的城市,这是对母亲披星戴月、含辛茹苦几十年的最大慰藉。如今母亲,已是两鬓斑白,额角上爬满了纵横交错的鱼尾。我们总想把母亲接到身边,以尽孝心,母亲虽然也曾到城市里居住了一阵子,但最终还是选择了回去。她说城市是个笼子,她不习惯城市人之间老死不相往来的淡漠,不喜欢年轻人庸懒和大手大脚、铺张浪费的生活方式。住惯了矮矮的黄坯房,习惯了落日中袅袅炊烟的母亲,如今仍居住在乡下。

  “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萱草生堂阶,游子行天涯;慈母依堂前,不见萱草花。”思念的藤蔓,牢牢缠着的是母爱,因为母爱,无数寂寞的日子我已经把寂寞嚼碎,无数孤独的日子我已把孤独嚼碎,就像嚼了沾露夜草的马,使我变得膘肥体壮。

  在纤细青翠的花茎上,开出鲜艳美丽的花朵,花瓣紧凑而不易凋落,叶片秀长而不易卷曲,花朵雍容富丽,姿态高雅别致,色彩绚丽娇艳,使人目迷心醉,这就是康乃馨。母亲节快到了,本想送一束母亲之花,然而我的母亲,一个连生日都不知道的女人,她当然不知道安娜 (Ana Jarvis 母亲节创始人),也不需要康乃馨,她需要的只是子女的一个电话、一句问候,一份理解和常回家看看。

  表现母爱的文章 母爱不失忆

  母亲给他打电话时,费德兰正在公司里忙得不可开交。母亲在电话里说:“下班后,你带着我去姨妈家借一台收音机,晚上我要听广播。”

  望着窗外正飘着的大雪,费德兰试探着回答:“今天太冷了,我们改天再去取,行吗?”

  “不行,就今天!”妈妈语气坚定。

  “好吧,那我提前下班,然后就开车送您去。”

  挂上电话后,费德兰无奈地摇了摇头——母亲的脾气真是越来越古怪了,居然突然想起要听广播!

  下班后,费德兰先去学校接上三年级的儿子菲利普,然后打算带着他和母亲一起去姨妈家。美国东部的冬天异常寒冷,可是母亲却一点也不在乎,早早就下了楼,站在大雪中等待着费德兰。

  把收音机借回家里,已经是晚上六点了。一回到家里,母亲便进了厨房,然后关上门,自顾自地在里面忙起了晚餐,谁也不让进。

  “老爸,奶奶为什么要这个破玩意——你和妈妈的手机不都有广播吗?而且家里的电脑也能在线收听啊。”菲利普手中拿着那台古老的收音机,一脸的不解。

  费德兰并没有向儿子解释这一切,只是说:“只要奶奶能开心,我们就应该去做,毫无条件地去做,不是吗?”

  菲利普点了点头。

  8点,厨房的门终于开了,母亲捧出了一个很大的奶油巧克力蛋糕:“儿子,生日快乐!”

  费德兰被感动得差点要哭——母亲居然记着他的生日,而且还记对了,他自己都完全忘记了这码事。

  除了蛋糕外,当天的饭菜全是由母亲做的,虽然其味道大不如前,但是,费德兰吃得很开心。

  吃完晚饭后,母亲对费德兰说:“儿子,现在你把广播调到波士顿电台吧,妈妈为你点了一首迈克尔·杰克逊的歌——你最喜欢的。妈妈祝你生日快乐!”

  费德兰更惊讶了,他大声地说道:“真的吗?妈妈您没骗我吧?”然后上去把母亲紧紧地搂在怀中。“是的,还有20分钟就到了,让我们一起静静地等待吧!”

  21:00到了,波士顿电台正在播报《世界新闻》的栏目内容,费德兰担心的事终于发生了,他不知道该怎么向母亲解释,但一秒钟后,他又转悲为喜——母亲不知何时已经在他的怀中沉沉地睡去了,根本无需解释。

  是的,母亲太累了,为了帮他过这个生日。

  费德兰就那么静静地把母亲抱在怀中,一动也不动,尽管他的胳膊因此变得越来越酸,但是这能让母亲好好睡会儿,母亲有多久没有这么沉地睡过了?

  一个小时后,母亲醒了过来:“天哪,我怎么睡着了?儿子,你听到他们念你的名字和我为你点的歌了吗?”母亲一脸的愧疚。

  “听到了,听到了,妈妈,我真的很感动,谢谢您!”

  “奶奶,奶奶,我也听到了,好酷的一首歌!”懂事的菲利普也在一旁帮腔。

  “那就好。我在半个月之前就给电台写了点歌的信,好早些排上号。我真怕他们忘了这事——你知道每天点歌的人都有很多。”母亲兴奋地说。

  “是的,他们把我排上号了!”费德兰激动地回应着,眼里闪动着泪花。

  “别激动,更不要轻易流泪。你都15岁了,变成一个大小伙子了,妈妈为你骄傲。”

  “我知道,谢谢妈妈,我一定不会让您失望的,那么现在我们进屋去睡吧。”

  母亲满意地点了点头。

  把母亲扶进房间后,返回客厅的费德兰用钥匙打开一个抽屉,从中取出了他藏起来的电台退给母亲的信,整整15封,每封上都写着:“请你们务必在广播里播出我儿子的名字,他一直很喜欢你们的节目,他是一个坚强懂事的单亲孩子,求求你们了。”而电台的回复信上则写着“点播节目已经于×年前撤掉,请勿再写信”。

  母亲患中度失忆症已经多年了,很多事都已经忘记了,包括她不断重复写点播信,但是母亲居然还能记得她儿子的生日,尽管她已经无法记得如今的费德兰已经是一位快40岁的中年男人了。

  费德兰依然很开心,因为他每天回来还能看到母亲,还能对着她叫声妈妈。这就已经足够了,这是幸福的欺骗,费德兰做得很甜。

  表现母爱的文章 催人泪下的母爱

  23年前,有个年轻的女子流落到我们村,蓬头垢面,见人就傻笑。因此,村里的媳妇们常对着那女子吐口水,有的媳妇还上前踹几脚,叫她“滚远些”。可她就是不走,依然傻笑着在村里转悠。那时,我父亲已有35岁。他曾在石料场干活被机器绞断了左手,又因家穷,一直没娶媳妇。奶奶见那女子还有几分姿色,就动了心思,决定收下她给我父亲做媳妇,给我家“续上香火”。父亲虽老大不情愿,但看着家里这番光景,咬咬牙还是答应了。结果,父亲一分未花,就当了新郎。

  尽管娘的奶胀得厉害,可我没能吃到娘的半口奶水

  娘生下我的时候,奶奶抱着我,瘪着没剩几颗牙的嘴欣喜地说:“这疯婆娘,还给我生了个带把儿的孙子。”只是,我一生下来,奶奶就把我抱走了,而且从不让娘靠近。

  娘一直想抱抱我,多次在奶奶面前吃力地喊:“给,给我……”奶奶没理她。我那么小,像个肉嘟嘟,万一娘失手把我掉在地上怎么办?毕竟,娘是个疯子。每当娘有抱我的请求时,奶奶总瞪起眼睛训她:“你别想抱孩子,我不会给你的。要是我发现你偷抱了他,我就打死你。即使不打死,我也要把你撵走。”奶奶说这话时,没有半点儿含糊的意思。娘听懂了,满脸的惶恐,每次只是远远地看着我。尽管娘的奶胀得厉害,可我没能吃到娘的半口奶水,是奶奶一匙一匙把我喂大的。奶奶说娘的奶水里有“神经病”,要是传染给我就麻烦了。

  那时,我家依然在贫困的泥潭里挣扎。特别是添了娘和我后。奶奶决定把娘撵走,因为娘不但在家吃“闲饭”,时不时还惹是生非。一天,奶奶煮了一大锅饭,亲手给娘添了一大碗,说:“儿媳妇,这个家太穷了,婆婆对不起你。你吃完这碗饭,就去找个富点儿的人家过日子,以后也不准来了,啊?”娘刚扒拉一大团饭在口里,听了奶奶下的“逐客令”,显得非常吃惊,一团饭就在嘴里凝滞了。娘望着奶奶怀中的我,口齿不清地哀叫:“不,不要……”奶奶猛地沉下脸,拿出威严的家长作风厉声吼道:“你这个疯婆娘,犟什么犟,犟下去没你的好果子吃。你本来就是到处流浪的,我收留你两年了,你还要怎么样?吃完饭就走,听到没有?”说完奶奶从门后拿出一柄锄,像佘太君的龙头杖似的往地上重重一磕,“咚”地发出一声响。娘吓了一大跳,怯怯地看着婆婆,又慢慢低下头去看面前的饭碗,有泪水落在白花花的米饭上。在奶奶逼视下,娘突然有个很奇怪的举动,她将碗中的饭分了一大半给另一只空碗,然后可怜巴巴地看着奶奶。

  奶奶呆了,原来,娘是向奶奶表示,每餐只吃半碗饭,只求别赶她走。奶奶的心仿佛被人狠狠揪了几把,奶奶也是女人,她的强硬态度也是装出来的。奶奶别过头,生生地将热泪憋了回去,然后重新板起了脸说:“快吃快吃,吃了快走。”娘似乎绝望了,连那半碗饭也没吃,踉踉跄跄地出了门,却长时间站在门前不走。奶奶硬着心肠说:“你走,你走,不要回头。”娘反而走拢来,一双手伸向婆婆怀里,原来,娘想抱抱我。奶奶犹豫了一下,还是将襁褓中的我递给了娘。娘第一次将我搂在怀里,咧开嘴笑了,笑得春风满面。奶奶却如临大敌,两手在我身下接着,生怕娘的疯劲一上来,将我像扔垃圾一样丢掉。娘抱我的时间不足三分钟,奶奶便迫不及待地将我夺了过去,然后转身进屋关上了门。

  我们之间的交流是以我“吼”为主,娘是绝不敢顶嘴的

  当我懵懵懂懂地晓事时,我才发现,除了我,别的小伙伴都有娘。我找父亲要,找奶奶要,他们说,你娘死了。可小伙伴却告诉我:“你娘是疯子,被你奶奶赶走了。”我便找奶奶扯皮,要她还我娘,还骂她是“狼外婆”,甚至将她端给我的饭菜泼了一地。那时我还没有“疯”的概念,只知道非常想念她,她长什么样?还活着吗?没想到,在我6岁那年,离家5年的娘居然回来了。那天,几个小伙伴飞也似地跑来报信:“小树,快去看,你娘回来了,你的疯娘回来了。”我喜得屁颠屁颠的,撒腿就往外跑,父亲、奶奶随着我也追了出来。这是我有记忆以来第一次看到娘。她还是破衣烂衫,头发上还有些枯黄的碎草末,天知道是在哪个草堆里过的夜。娘不敢进家门,却面对着我家,坐在村前稻场的石磙上,手里还拿着个脏兮兮的气球。当我和一群小伙伴站在她面前时,她急切地从我们中间搜寻她的儿子。娘终于盯住我,死死地盯住我,咧着嘴叫我:“小树……球……球!”她站起来,不停地扬着手中的气球,讨好地往我怀里塞。我却一个劲儿地往后退。我大失所望,没想到我日思夜想的娘居然是这样一副形象。一个小伙伴在一旁起哄说:“小树,你现在知道疯子是什么样了吧?就是你娘这样的。”

  我气愤地对小伙伴说:“她是你娘!你娘才是疯子,你娘才是这个样子。”我扭头就跑了。这个疯娘我不要了。奶奶和父亲却把娘领进了门。当年,奶奶撵走娘后,她的良心受到了拷问,随着一天天衰老,她的心再也硬不起来,所以主动留下了娘,而我老大不乐意,因为娘丢了我的面子。

  我从没给娘好脸色看,从没跟她主动说过话,更没有喊她一声“娘”,我们之间的交流是以我“吼”为主,娘是绝不敢顶嘴的。

  奶奶喃喃地说道:“这个疯婆娘,心里也知道疼爱自己的孩子啊!”

  家里不能白养着娘,奶奶决定训练娘做些杂活。下地劳动时,奶奶就带着娘出去“观摩”,稍不听话就要挨打。

  过了些日子,奶奶以为娘已被自己训练得差不多了,就叫娘单独出去割猪草。没想到,娘只用了半小时就割了两筐“猪草”。奶奶一看,又急又慌,娘割的是人家田里正生浆拔穗的稻谷。奶奶气急败坏地骂她“疯婆娘谷草不分……”奶奶正想着如何善后时,稻田的主人找来了,竟说是奶奶故意教唆的。奶奶火冒三丈,当着人家的面拿出根棒槌一下敲在娘的后腰上,说:“打死你这个疯婆娘,看你还敢给老娘惹祸?……”

  娘虽疯,疼还是知道的,她一跳一跳地躲着奶奶的棒槌,口里不停地发出“别、别……”的哀号。最后,人家看不过眼,主动说:“算了,我们不追究了。以后把她看严点就是……”这场风波平息后,娘歪在地上抽泣着。我鄙夷地对她说:“草和稻子都分不清,你真是个猪。”话音刚落,我的后脑勺挨了一巴掌,是奶奶打的。奶奶瞪着眼骂我:“小兔崽子,你怎么说话的?再怎么着,她也是你娘啊!”我不屑地嘴一撇:“我没有这样的傻疯娘!”

  “嗬,你真是越来越不像话了。看我不打你!”奶奶又举起巴掌,这时只见娘像弹簧一样从地上跳起,横在我和奶奶中间,娘指着自己的头,“打我、打我”地叫着。

  我懂了,娘是叫奶奶打她,别打我。奶奶举在半空中的手颓然垂下,嘴里喃喃地说道:“这个疯婆娘,心里也知道疼爱自己的孩子啊!”我上学不久,父亲被邻村一位养鱼专业户请去守鱼池,每月能赚50元。娘仍然在奶奶带领下出门干活,主要是打猪草,她没再惹什么大的乱子。

  记得我读小学三年级时一个冬日,天空突然下起了雨,奶奶让娘给我送雨伞。娘可能一路摔了好几跤,浑身像个泥猴似的,她站在教室的窗户旁望着我傻笑,口里还叫:“树……伞……”一些同学嘻嘻地笑。带头起哄的是小范,当他还在夸张地模仿时,我抓起面前的文具盒,猛地向他砸过去。他冲上前来掐住我的脖子,我俩厮打起来。我个子小,根本不是他的对手,被他轻易压在地上。这时,只听教室外传来“嗷”的一声长啸,娘像个大侠似地飞跑进来,一把抓起小范,拖到了屋外。都说疯子力气大,真是不假。娘双手将欺负我的小范举向半空,他吓得哭爹喊娘,一双胖乎乎的小腿在空中乱踢蹬。娘毫不理会,居然将他丢到了学校门口的水塘里,然后一脸漠然地走开了。

  娘为我闯了大祸,她却像没事似的。在我面前,娘又恢复了一副怯怯的神态,讨好地看着我。我明白这就是母爱,即使神志不清,母爱也是清醒的,因为她的儿子遭到了别人的欺负。当时我情不自禁地叫了声:“娘!”这是我会说话以来第一次喊她。娘浑身一震,久久地看着我,然后像个孩子似地羞红了脸,咧了咧嘴,傻傻地笑了。那天,我们母子俩第一次共撑一把伞回家。我把这事跟奶奶说了,奶奶吓得跌倒在椅子上,连忙请人去把爸爸叫了回来。爸爸刚进屋,一群拿着刀棒的壮年男人闯进我家,不分青红皂白,先将锅碗瓢盆砸了个稀巴烂。这都是范家请来的人,范父恶狠狠地指着爸爸的鼻子说:“我儿子吓出了神经病,现在卫生院躺着。你家要不拿出1000块钱的医药费,我一把火烧了你家的房子。”

1000块?爸爸每月才50块钱啊!看着杀气腾腾的范家人,爸爸的眼睛慢慢烧红了,他用非常恐怖的目光盯着娘,一只手飞快地解下腰间的皮带,劈头盖脸地向娘打去。一下又一下,娘像只惶惶偷生的老鼠,无助地跳着、躲着,她发出的凄厉声以及皮带抽在她身上发出的那种清脆的声响,我一辈子都忘不了。最后还是派出所所长赶来制止了爸爸施暴的手。派出所的调解结果是,双方互有损失,两不亏欠。谁再闹就抓谁!一帮人走后,爸看看满屋狼藉的锅碗碎片,又看看伤痕

插得冒浆的女人由小学生作文网(www.zzxu.cn)收集整理,转载请注明出处!原文地址http://www.zzxu.cn/huati/xieren/94311.html

文章评论
Copyright © 2006 - 2016 WWW.ZZXU.CN All Rights Reserved
小学生作文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