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年级作文 > 初三作文 > 正文
文章正文

史记·孙子吴起列传

年级作文 > 初三作文 > :史记·孙子吴起列传是由小学生作文网(www.zzxu.cn)为您精心收集,如果觉得好,请把这篇文章复制到您的博客或告诉您的朋友,以下是史记·孙子吴起列传的正文:

第一篇:《《史记》文章节选及测评习题(二)(重新排版)》

《史记》文章节选及测评习题(二)

6

【张良(西汉初年谋士)】

张良(约公元前250—前186年),字子房,汉族,颍川城父人,秦末汉初杰出的谋士、大臣,与韩信、萧何并称为“汉初三杰”。

张良的祖父、父亲等先辈在韩国的首都阳翟任过五代韩王之相。

曾劝刘邦在鸿门宴上卑辞言和,保存实力,并疏通项羽叔父项伯,使刘邦得以脱身。[1] 后又以出色的智谋,协助汉高祖刘邦在楚汉战争中最终夺得天下,帮助吕后扶持刘盈登上太子之位,死后被封为留侯。

他精通黄老之道。不留恋权位,晚年据说跟随赤松子云游。张良去世后,谥为文成侯。《史记·留侯世家》专门记载了张良的生平。汉初高祖刘邦在洛阳南宫评价他说:“夫运筹策帷帐之中,决胜于千里之外,吾不如子房。”[2-3] 表现出张良的机智谋划、文韬武略。后世敬其谋略出众,称其为“谋圣”。

【史书记载】 司马迁《史记·卷五十五·留侯世家第二十五》

【测评习题】

良尝间从容步游下邳圯上,有一老父,衣褐,至良所,直堕其履圯下,顾谓良曰:「孺子,下取履!」良鄂然欲殴之。为其老,彊忍,下取履。父曰:「履我!」良业为取履,因长跪履之。父以足受,笑而去。良殊大惊,随目之。父去里所,复还,曰:「孺子可教矣。後五日平明,与我会此。」良因怪之,跪曰:「诺。」五日平明,良往。父已先在,怒曰:「与老人期,後,何也?」去,曰:「後五日早会。」五日鸡鸣,良往。父又先在,复怒曰:「後,何也?」去,曰:「後五日复早来。」五日,良夜未半往。有顷,父亦来,喜曰:「当如是。」出一编书,曰:「读此则为王者师矣。後十年兴。十三年孺子见我济北,穀城山下黄石即我矣。」遂去,无他言,不复见。旦日视其书,乃太公兵法也。良因异之,常习诵读之。

一.翻译字词 (4)

1. 褐: 2.履:

3.鄂: 4.怪:

二.翻译句子 (3+3)

1.良业为取履,因长跪履之。父以足受,笑而去。良殊大惊,随目之。

2.五日鸡鸣,良往。父又先在,复怒曰:「後,何也?」去,曰:「後五日复早来。」五日,良夜未半往。有顷,父亦来,喜曰:「当如是。」

三.张良“欲殴之”后做了什么,为什么? (2)

四.张良的故事给了我们什么启示? (3 任意三点)史记·孙子吴起列传

7

【伯夷列传】

《伯夷列传》出自《史记卷六十一·伯夷列传第一》,作者司马迁。该篇是伯夷和叔齐的合传,冠《史记》列传之首。在这篇列传中,作者以“考信于六艺,折衷于孔子”的史料处理原则,于大量论赞之中,夹叙了伯夷、叔齐的简短事迹。他们先是拒绝接受王位,让国出逃;武王伐纣的时候,又以仁义叩马而谏;等到天下宗周之后,又耻食周粟,采薇而食,作歌明志,于是饿死在首阳山上。作者极力颂扬他们积仁洁行、清风高节的崇高品格,抒发了作者的诸多感慨。

【测评习题】

孔子曰:「伯夷、叔齐,不念旧恶,怨是用希。」「求仁得仁,又何怨乎?」余悲伯夷之意,睹轶诗可异焉。其传曰:伯夷、叔齐,孤竹君之二子也。父欲立叔齐,及父卒,叔齐让伯夷。伯夷曰:「父命也。」遂逃去。叔齐亦不肯立而逃之。国人立其中子。於是伯夷、叔齐闻西伯昌善养老,盍往归焉。及至,西伯卒,武王载木主,号为文王,东伐纣。伯夷、叔齐叩马而谏曰:「父死不葬,爰及干戈,可谓孝乎?以臣弑君,可谓仁乎?」左右欲兵之。太公曰:「此义人也。」

扶而去之。武王已平殷乱,天下宗周,而伯夷、叔齐耻之,义不食周粟,隐於首阳山,采薇而食之。及饿且死,作歌。其辞曰:「登彼西山兮,采其薇矣。以暴易暴兮,不知其非矣。神农、虞、夏忽焉没兮,我安適归矣?于嗟徂兮,命之衰矣!」遂饿死於首阳山。由此观之,怨邪非邪?

一.解释字词

1.兵: 2.耻:

史记·孙子吴起列传

3.义: 4.及:

二.翻译句子史记·孙子吴起列传

1. 伯夷、叔齐叩马而谏曰:「父死不葬,爰及干戈,可谓孝乎?以臣弑君,可谓仁乎?」

2. 父欲立叔齐,及父卒,叔齐让伯夷。伯夷曰:「父命也。」遂逃去。

三.伯夷、叔齐为何不吃周的东西?

四.你如何看待这样的行为?

8

【老子韩非列传】

《老子韩非列传》出自《史记卷六十三·老子韩非列传第三》,作者司马迁。这是一篇关于先秦道家和法家的代表人物老子、庄子、申子(申不害)和韩非子四人的合传。司马迁将他们合为一传,代表了汉朝人对道家与法家关系的重要看法。

【测评习题】

孔子适周,将问礼於老子。老子曰:「子所言者,其人与骨皆已朽矣,独其言在耳。且君子得其时则驾,不得其时则蓬累而行。吾闻之,良贾深藏若虚,君子盛德容貌若愚。去子之骄气与多欲,态色与淫志,是皆无益於子之身。吾所以告子,若是而已。」孔子去,谓弟子曰:「鸟,吾知其能飞;鱼,吾知其能游;兽,吾知其能走。走者可以为罔,游者可以为纶,飞者可以为矰。至於龙,吾不能知其乘风云而上天。吾今日见老子,其犹龙邪!」

老子修道德,其学以自隐无名为务。居周久之,见周之衰,乃遂去。至关,关令尹喜曰:「子将隐矣,彊为我著书。」於是老子乃著书上下篇,言道德之意五千馀言而去,莫知其所终。

一.解释字词

1. 适: 2.者:

3.修: 4.终:

二.翻译句子

1. 老子曰:“子所言者,其人与骨皆已朽矣,独其言在耳。”

2. 老子修道德,其学以自隐无名为务。居周久之,见周之衰,乃遂去。

史记·孙子吴起列传

三.孔子为何说“吾今日见老子,其犹龙邪!”

9

【孙子吴起列传】

《孙子吴起列传》出自《史记卷六十五·孙子吴起列传第五》,作者是司马迁。本文实际上是我国古代三位著名军事家的合传。作者着重写了孙武“吴宫教战”,孙膑以兵法“围魏救赵”、马陵道与庞涓智斗,以及吴起在魏、楚两国一展军事才能,使之富国强兵的事迹。全篇以兵法起,以兵法结,中间以兵法作骨贯穿始末。

【测评习题】

史记·孙子吴起列传

孙子武者,齐人也。以兵法见於吴王阖庐。阖庐曰:「子之十三篇,吾尽观之矣,可以小试勒兵乎?」对曰:「可。」阖庐曰:「可试以妇人乎?」曰:「可。」於是许之,出宫中美女,得百八十人。孙子分为二队,以王之宠姬二人各为

队长,皆令持戟。令之曰:「汝知而心与左右手背乎?」妇人曰:「知之。」孙子曰:「前,则视心;左,视左手;右,视右手;後,即视背。」妇人曰:「诺。」约束既布,乃设鈇钺,即三令五申之。於是鼓之右,妇人大笑。孙子曰:「约束不明,申令不熟,将之罪也。」复三令五申而鼓之左,妇人复大笑。孙子曰:「约束不明,申令不熟,将之罪也;既已明而不如法者,吏士之罪也。」乃欲斩左右队长。吴王从台上观,见且斩爱姬,大骇。趣使使下令曰:「寡人已知将军能用兵矣。寡人非此二姬,食不甘味,原勿斩也。」孙子曰:「臣既已受命为将,将在军,君命有所不受。」遂斩队长二人以徇。用其次为队长,於是复鼓之。妇人左右前後跪起皆中规矩绳墨,无敢出声。於是孙子使使报王曰:「兵既整齐,王可试下观之,唯王所欲用之,虽赴水火犹可也。」吴王曰:「将军罢休就舍,寡人不原下观。」孙子曰:「王徒好其言,不能用其实。」於是阖庐知孙子能用兵,卒以为将。西破彊楚,入郢,北威齐晋,显名诸侯,孙子与有力焉。

一.解释字词

1.许: 2.既:

3.布: 4.骇:

二.翻译句子

1. 孙子曰:「约束不明,申令不熟,将之罪也;既已明而不如法者,吏士之罪也。」乃欲斩左右队长。

2. 於是孙子使使报王曰:「兵既整齐,王可试下观之,唯王所欲用之,虽赴水火犹可也。」吴王曰:「将军罢休就舍,寡人不原下观。」孙子曰:「王徒好其言,不能用其实。」

三.孙子在本文中有哪些值得我们学习?

10 【起之为将----《史记·孙子吴起列传》】

吴起若论起才华,绝对是顶天立地。战国初期著名的政治改革家,卓越的军事家、统帅、军事理论家、军事改革家。魏文侯因吴起善于用兵,廉洁而公平,能得到士卒的拥护,特别是周安王十三年(公元前389年)的阴晋之战,吴起以五万魏军,击败了十倍于已的秦军,成为中国战争史上以少胜多的著名战役,也使魏国成为战国初期的强大的诸侯国。吴起爱他的士兵,他会用人,懂得拉拢人心,为其效力。

【测评习题】

(1)

起之为将,与士卒最下者同衣食。卧不设席,行不骑乘,亲裹赢粮,与士卒分劳苦。卒有病疽者,起为吮之。卒母闻而哭之。人曰:「子卒也,而将,军自吮其疽,何哭为?」母曰:「非然也。往年吴公吮其父,其父战不旋踵,遂死於敌。吴公今又吮其子,妾不知其死所矣。是以哭之。」

(2)

吴起为西河守,甚有声名。魏置相,相田文。吴起不悦,谓田文曰:「请与子论功,可乎?」田文曰:「可。」起曰:「将三军,使士卒乐死,敌国不敢谋,子孰与起?」文曰:「不如子。」起曰:「治百官,亲万民,实府库,子孰与起?」文曰:「不如子。」起曰:「守西河而秦兵不敢东乡,韩赵宾从,子孰与起?」文曰:「不如子。」起曰:「此三者,子皆出吾下,而位加吾上,何也?」文曰:「主少国疑,大臣未附,百姓不信,方是之时,属之於子乎?属之於我乎?」起默然良久,曰:「属之子矣。」文曰:「此乃吾所以居子之上也。」吴起乃自知弗如田文。

一.解释字词

1.之: 2.论:

3.熟: 4.属:

二.翻译句子

1.母曰:「非然也。往年吴公吮其父,其父战不旋踵,遂死於敌。吴公今又吮其子,妾不知其死所矣。是以哭之。」史记·孙子吴起列传

2.起曰:「此三者,子皆出吾下,而位加吾上,何也?」文曰:「主少国疑,大臣未附,百姓不信,方是之时,属之於子乎?属之於我乎?」起默然良久,曰:「属之子矣。」

三.田文加了什么条件让吴起自知不如,为什么?

第二篇:《《史记》马陵之战诸疑问辨析》

《史记》马陵之战诸疑问辨析

历史学系2015级 黄昊 1500014510 马陵之战发生于战国中期,是影响齐魏两国乃至东方多国的一次重要战役,继桂陵之战后,魏国国力再次受到严重打击,且军事实力受到根本性削弱,并在秦齐等国的轮番军事打击下,最终丧失军事争霸的能力,迫于压力与齐国订立同盟条约,相互尊王,,这也代表了魏国国力衰弱,逐渐终止了对外扩张的步伐,三晋实力渐趋于均势,齐代魏成为东方强国1。

《史记》的《魏世家》篇及《孙子吴起列传》篇中的孙膑传记部分等内容对马陵之战始末有着详尽的记述,但马陵之战中的诸多问题,在各种历史资料上说法不一,部分内容却连《史记》本身的记述前后也有不相一致之处,我在此尝试整理一下对各个疑问不同的观点,并进行一些浅显分析。

一,战役起因疑问

此争议共有两种观点,《魏世家》篇所载为围魏救赵:“(魏惠王)三十年,魏伐赵,赵告急齐。齐宣王用孙子计,救赵击魏。魏遂大兴师,使庞涓将,而令太子申为上将军。······太子果与齐人战,败於马陵。齐虏魏太子申,杀将军涓,军遂大破。”2且《田完世家》中记载:“(宣王)二年,魏伐赵。赵与韩亲,共击魏。赵1

2《史记研究集成·卷七·史记人物与事件》 《史记·魏世家》

不利,战於南梁。宣王召田忌复故位。韩氏请救於齐。······齐因起兵,救韩、赵以击魏,大败之马陵,杀其将庞涓,虏魏太子申。”3而《孙子吴起列传》篇则说马陵之战是围魏救韩:“后十三岁,魏与赵攻韩,韩告急于齐。齐使田忌将而往,直走大梁。······齐因乘胜尽破其军,虏魏太子申以归。”4这两种说法各不相容,因此可将赵国、韩国与魏国的关系作为辨析两种说法真伪性的关键,但是可以认同的一点,是魏国在桂陵之战中并未遭受巨大打击,并在战败后仍召开逢泽之会,赵肃侯参与此事,而韩国则未遣使赴会,可知韩国、魏国关系不善,且魏国极有可能因此对韩国施以军事报复,而赵国战后实力未复,自然不会轻易向魏国启衅,且逢泽之会后,韩魏之间关系远恶劣于赵魏,韩国为稳固实力地位,抗衡魏、赵,则较大可能会向实力强大且与魏国摩擦较频繁的齐国靠拢,且赵国残破之余,魏国二度攻伐,战果有限,且出尔反尔,撕毁盟约,在史料中并无赵国明显挑衅举动情况下,可能性较小。并且在韩君臣励精图治的背景下,且经申不害改革后,韩国势力增强, 野心极大的魏惠王更不会视而不见, 因此魏国伺机以军事优势压制渐强的韩国势在必然,而韩国对逢泽之会的抵制, 恰成引发魏伐韩之导火索,并且韩国地处中原,人文荟萃,地区经济也较为发达,而军力有限,战略收益明显,因此魏国在扩展过程中将之作为重要目标极有可能。因此就个人而言,我比较认同围魏救韩说法。

3《史记·田敬仲完世家》

《史记·孙子吴起列传》 4史记·孙子吴起列传

二,战役时间疑问

据《孙子吴起列传》篇,马陵之战发生于桂陵之战十三年后:“后十三岁,魏与赵攻韩,韩告急于齐。”5在《魏世家》篇中也有“十八年,拔邯郸。赵请救于齐,齐使田忌、孙膑救赵,败魏桂陵。······三十年,魏伐赵,赵告急齐。”6虽然记载大有区别,但在时间上是基本一致的。而在《竹书纪年》中却有如下记载:“(魏惠王)十六年,邯郸之师败我师于桂陵”、“二十六年,与齐田盻战于马陵”,7前后相距为十一年。钱穆先生在《先秦诸子系年考辨》中曾判断桂陵之战在魏惠王十六年,马陵之战发生于魏惠王二十八年,即支持桂陵、马陵之战相去十三年说法:“考《史记 年表》梁惠王十八年败桂陵,至三十年败马陵,自十八至三十,前后适得十三年。”8《秦本纪》中记载:“孝公二十年,秦使公子少官率师会诸侯逢泽,朝天子。二十一年,齐败魏马陵。二十二年,卫鞅击魏,虏公子卬。”9由此推知逢泽之会、马陵之战两事件约相去一年,而逢泽之会事在魏惠王二十七年,则商鞅攻魏应在魏惠王二十九年,而《商君列传索隐》援引《竹书记年》:“梁惠王二十九年,秦卫鞅伐梁西鄙。”10而《史记》误作为周显王二十九年,且周显王即位晚于魏惠王两年,由此推知《年表》中也应为“梁惠王十六年败桂陵,至二十八年败马陵”,因此我5

6《史记·孙子吴起列传》 《史记·魏世家》

7《竹书记年·魏纪》

8《先秦诸子系年考辨·第八十三·第八十四》

9《史记·秦本纪》

10《竹书记年·魏纪》

认同马陵之战应发生在桂陵之战十三年后,应为魏惠王二十八年观点,而非《魏世家》中的三十年。 三,战场位置疑问

对于马陵战场位置,史载不详,现共有三种主要说法,分别为河北省邯郸市大名县、山东省聊城市范县、山东省临沂市郯城县。而大名县与范县两地均有此“马陵”地名。并且,就齐魏两军的趋退而言,两地均在正常的行军路线上,而范县说长期位居主流。经过考证,范县的马陵现在属于山东莘县,所以,旧说中的范县马陵,就是现在莘县马陵。据张守节《史记正义》所引晋朝虞喜《志林》:“马陵,今鄄城县东北六十里,有陵,涧谷深峻,可以置伏。”而多种战址观点中仅莘县马陵在鄄城附近,由此而言,《志林》所言正是此地。并且,莘县战国时期是齐魏交界处,也是齐攻魏最便捷的路径,在齐魏两国交战且齐国战略为直突魏国中枢地区的情况下,齐魏两军绝不会进行大型的战略迂回,并且,《孙子吴起列传》记载:“膑生阿、鄄之间”11,即今鄄城附近,距莘县马陵仅数十公里,对这一带的地形较为熟悉,作为一个成熟稳重的军事指挥官,孙膑对于选择设伏地点的决策必定极为慎重,因此其更为熟悉的(莘县)马陵地区更可能成为第一选择。至于郯城说,不仅出现最晚,始于清代,且因马岭山地名读音相近而附会为古马陵战场,实不足取。因此,我倾向于古马陵战场位于今莘县(范县)一说。

11《史记·孙子吴起列传》

四,“过而西”疑问

关于马陵之战过程,争议聚焦点为《孙子吴起列传》中的“齐使田忌将而往,直走大梁。魏将庞涓闻之,去韩而归,齐军既已过而西矣。12”根据上文战役旧址疑问,各观点间的共同之处在于,马陵之战应发生于齐魏两国边境乃至齐国境内,而已知韩国位于魏国以西,则庞涓率主力回防的行军方向应为自西而东,如何会致使齐军“过而西”?且假设此句无误,则其后战役过程应为魏军继续西行追击,易知不符史实。故判断,此句应在传世中有所讹误,依照其后战役进程为庞涓轻骑追击乃至孤军深入推断,齐军应已实施战略撤退,而庞涓在挥师反击之时,保护中枢地区应为其基本原则,故魏军行军轨迹应为始终的自西向东。

五,“减灶计”真伪疑问

据《孙子吴起列传》,孙膑在撤退过程中使用减灶诱敌之计(也可推断出上文齐军确为撤退):“(孙膑)使齐军入魏地为十万灶,明日为五万灶,又明日为三万灶。庞涓行三日,大喜,曰:‘我固知齐军怯,入吾地三日,士卒亡者过半矣。’13”此处细节颇具争议,如洪迈《容斋随笔》:“孙膑胜庞涓之事,兵家以为奇谋,予独有疑焉,云:‘齐军入魏地为十万灶,明日为五万灶,又明日为二万灶。’方师行逐利,每夕而兴,此役不知以几何人给之,又必人人各一灶乎?12

13《史记·孙子吴起列传》 《史记·孙子吴起列传》

第三篇:《《史记·孙子吴起列传》原文及翻译》

《史记·孙子吴起列传》原文及翻译

原文:

孙子传

孙子

孙子武者,齐人也。以兵法见于吴王阖庐。阖庐曰:“子之十三篇,吾尽观之矣,可以小试勒兵乎[1]?”对曰:“可。”阖庐曰:“可试以妇人乎?”曰:“可。”于是许之,出宫中美女,得百八十人。孙子分为二队,以王之宠姬二人各为队长,皆令持戟。令之曰:“汝知而心与左右手背乎?”妇人曰:“知之。”孙子曰:“前,则视心;左,视左手;右,视右手;后,即视背。”妇人曰:“诺。”约束既布,乃设鈇钺,即三令五申之。于是鼓之右,妇人大笑。孙子曰:“约束不明,申令不熟,将之罪也。”复三令五申而鼓之左,妇人复大笑。孙子曰:“约束不明,申令不熟,将之罪也;既已明而不如法者,吏士之罪也。”乃欲斩左右队长。吴王从台上观,见且斩爱姬,大骇。趣使使下令曰:“寡人已知将军能用兵矣。寡人非此二姬,食不甘味,愿勿斩也。”孙子曰:“臣既已受命为将,将在军,君命有所不受。”遂斩队长二人以徇。用其次为队长,于是复鼓之。妇人左右前后跪起皆中规矩绳墨,无敢出声。于是孙子使使报王曰:“兵既整齐,王可试下观之,唯王所欲用之,虽赴水火犹可也。”吴王曰:“将军罢休就舍,寡人不愿下观。”孙子曰:“王徒好其言,不能用其实。”于是阖庐知孙子能用兵,卒以为将。西破强楚,入郢,北威齐晋,显名诸侯,孙子与有力焉。

孙膑传

孙膑

孙武既死,后百余岁有孙膑。膑生阿、鄄之间,膑亦孙武之后世子孙也。孙膑尝与庞涓俱学兵法。庞涓既事魏,得

史记·孙子吴起列传由小学生作文网(www.zzxu.cn)收集整理,转载请注明出处!原文地址http://www.zzxu.cn/nianji/chusan/488408.html

文章评论
Copyright © 2006 - 2016 WWW.ZZXU.CN All Rights Reserved
小学生作文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