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年级作文 > 六年级作文 > 正文
文章正文

小学五年级剧本

年级作文 > 六年级作文 > :小学五年级剧本是由小学生作文网(www.zzxu.cn)为您精心收集,如果觉得好,请把这篇文章复制到您的博客或告诉您的朋友,以下是小学五年级剧本的正文:

第一篇:《小学六年级学生课本剧剧本_绝对原创》

《穷人》课本剧

时间:俄国沙皇统治最黑暗的时期

地点:某海边

人物:桑娜 渔夫 西蒙 五个孩子 西蒙的孩子

布景:房间里打扫的干干净净,五个孩子正在安静的睡着,外面海风呼啸,波浪滔天,让人感到心惊肉跳。

桑娜:都这么晚了,丈夫为了一家人的生活辛苦的干活,却只能让一家人勉强填饱肚子。今天风浪这么大,他不会出什么事吧? 桑娜:都十二点了,他怎么还不会来,会不会???(桑娜站起身,慌忙朝海滩边走去,想看看丈夫的船在不在)

(丈夫的船并没有在海面上,大海一片死寂)

桑娜:上帝,保佑他,别让他出什么事啊,他要是出事了,我们一家就完了(桑娜眼里含着泪花,两只手在胸前不停的划着十字) 桑娜:邻居西蒙真可怜!一个人要养活两个孩子,如今还的了病,我去看看她吧!(桑娜走到了邻居西蒙家门前,敲了敲门) 桑娜:西蒙家没人吗?(见没人开门,桑娜继续瞧着门,但还是没人应答)

(桑娜顿时有一个一个不祥的预感,急忙猛地把门推开,果然,邻居西蒙躺在床上,一动不动)

桑娜:西蒙,你怎么拉?(焦急万分)

(桑娜看见西蒙死了,手从稻草铺上滑下来,稻草铺上谁着西

蒙的两个孩子。桑娜非常悲伤)

桑娜:唉,西蒙生病了,连去医院看病的钱都没有,只有在家里等死。她的两个孩子多么可爱啊,我应该把他们抱回去。(西蒙抱起两个孩子,回到家去了)

桑娜:(回到家自言自语)他看见了,会说什么呢?会扔掉这两个孩子吗?还是会揍我一顿呢?(她忐忑不安)

(这是,门开了,丈夫拖着撕破了的渔网,进了房间,他非常疲倦。桑娜非常害怕)

渔夫:桑娜,我会来了!

桑娜:(不敢抬头)哦,你会来了啊!你打鱼打得怎么样? 渔夫:(跺了跺脚)真是糟透了,不但没打着鱼,还把渔网给撕破了。我能活着回来就算不错了。对了,我不在,你在家里做了些什么?

桑娜:(脸色发白,节节巴巴地说)我嘛„„缝缝补补„„我真替你担心呢。。

渔夫:(擦了擦身上的水)是啊,这天气真是活见鬼!

桑娜:(胆怯的说)你知道吗,我们的邻居西蒙死了,死的好惨那!两个孩子在她身边,睡着了,他们那么小„„一个还不会说话„„一个刚学会爬„„

渔夫:(皱了皱眉,严肃的说)嗯,这是个问题。孩子和死人呆在一起怎么行?我们去把他们抱过来吧!

(渔夫站起身要走,但是桑娜一动不动)

渔夫:(非常疑惑)你怎么拉,桑娜,走啊?

(桑娜拉开了帐子,两个浅黄色的小脑带露了出来) 桑娜:(松了口气)他们已经在这里拉!

(桑娜向渔夫诉说了刚才事情的经过,渔夫这才明白了事情的真相)

——幕落

别饿坏了那匹马 人物:残疾青年、明明、碧云、父亲

地点: 明明学校附近的书摊、残疾青年家中

道具: 一些书,一些马草,轮椅,《红岩》,小凳子

旁白:明明上小学五年级那年,学校不远处的书摊是他流连忘返的地方。可是更多的时候,身无分无的明明,总是装作选书的样子,偷看几则小故事,然后溜之大吉。书摊的主人是一个坐在轮椅上的残疾青年,当明明偷看书的时候,总是不好意思看青年的眼睛。

{明明、青年上}

【书摊里,青年坐在轮椅上,手里捧着一本书,看得入迷。对面坐着明明,手里也捧着一本书】

明明(拿书挡着脸,眼睛时不时地瞄几下青年,一副做贼的模样)

小学五年级剧本

旁白:这种做贼的表现,让明明羞愧不已,可到了第二天„„ {青年上 }

【青年坐在轮椅上 明明走过】

明明(背着书包走过,还偷偷看着青年)

青年(看着明明,宽厚一笑)明明(放心下来)

旁白:因为有了青年这一笑,明明的心才得以平静。可就是这样,事情发生了。

{青年 明明 上}

【明明站在书摊前,捧着一本《红岩》,看得津津有味。看到江姐受刑,眉头皱紧,表情十分难受】小学五年级剧本

青年(定定地看着明明) 明明(无意瞥了一眼青年) 青年(指指旁边的小板凳):坐下慢慢看吧!

明明(忘了白看书的尴尬,正要坐下)

{父亲上}

父亲(揪住明明的衣领,眼睛瞪得大大的,十分生气) 明明(张皇地回头,看见父亲)

父亲(两巴掌抽在明明脸上)

青年(想从轮椅上挣扎起来):别打孩子!孩子看书又不是坏事!

父亲:我不反对他看书„„(嗫嚅起来):是,是为其他事„„ (夺过明明手中的书,匆匆地翻了几下,乘机塞了几张毛票,然后坏给青年,拽着明明走了)

明明(回头去看青年)

青年(愣在了那里看着明明父子)

夜晚。明明家。

{父亲,明明上}

【父亲和明明坐在凳子上】小学五年级剧本

父亲(对明明说):打你不为别的事。都像你这样白看书,人家怎么过日子?搬运队的马草夫需要马草,你可以扯马草换钱。

旁白:从此,明明每天清晨就上山去扯马草,上学前卖给那些车夫。攥着马草换来的钱,明明到书摊里看书时,总是泰然地坐下来,从容地读着一本有一本的书。可是,马草并不那么好卖。卖不出马草的时候,明明就强制自己不去书摊。直到那次——

{青年上}

【青年坐在轮椅上,明明从书摊前经过】

明明(提着马草从书摊前走过,四处寻找买主)

青年(叫住明明):怎么不来看书啦?

明明(抖抖手里的马草,无奈地摇头)

青年(先是一愣,继而眼前一亮,笑着对明明说):过来!让我看看你的马草。(认真地看着马草)

青年(认真地看完马草后,冲屋里喊道):碧云!你出来一下!{碧云上}

碧云(闻声走出来)

青年(对碧云说):咱家的那匹马正缺马草,收下这孩子的

第二篇:《小学生幽默搞笑相声剧本台词》

小学生幽默搞笑相声剧本台词:《珍惜时间》 甲:日月如穿梭,光阴快似箭。

乙:呦,你又在这拽呢?

甲:拿你来说吧,今年有11了吧?

乙:都12了。

甲:你瞧瞧一晃儿这么大了。

乙:一晃儿?

甲:这“晃”也是形容时间的词儿。刚生出来这么一点儿,一晃儿3岁进幼儿园,又一晃儿6岁读小学,再一晃儿12,该小学毕业了,你再这么晃几下...... 乙:怎么样?

甲:你就没了。

乙:敢情我一辈子净晃晃了。

甲:这个晃,跟刚才讲的箭是同一个意思。

乙:形容日月、光阴。

甲:让你自己说,时间快不快?

乙:太快了。

甲:可我们一些小伙伴不珍惜时间,嫌时间用不了。

乙:还有嫌时间多的?

甲:有个同学叫王小虎,老嫌时间过的慢。你看他那劲头,一天到晚两眼老跟挣不开似的,磨磨蹭蹭耗时间。听不见他说话,一说准是这句话。 乙:说什么呢?

甲:“怎么还不放学呀?”

乙:老盼放学啊?

甲:脾气倒是不错,冲谁都笑:“你这儿干吗呐”?

乙:我学习呢,你干什么呢?

甲:“嘻嘻,不知道。”

乙:作业写完了吗?

甲:“嘻――不知道。”

乙:考试及格了吗?

甲:“嘻――不知道。”

乙:这也不知道啊!

甲:“嘻――不知道。”

乙:你这次数学考多少分?

甲:“9分......”

乙:不是不知道啊?

甲:上次考试得10分。

乙:又少1分。

甲:你说,要这样发展下去,小学还能毕业吗?小学五年级剧本

乙:我看,再不珍惜时间,就不能毕业了。

小学五年级剧本

甲:我算了一下,我们小学生,能学习的时间太少了。

乙:是吗?

甲:每年两个学期,每学期20个星期。

小学五年级剧本

乙:一年就上280天的学。

甲:去掉周末两天,还剩多少?

乙:一年就上200天的学。小学五年级剧本

甲:每天睡觉八个小时,三八二十四,有三分之一睡觉了。 乙:那吃饭走路呢?

甲:每天不得四个小时啊。

乙:吃饭睡觉走路又刨去一半,还剩100天了。

甲:这100天也不能全是学习呀!

乙:还干什么呀?

甲:看电视,玩游戏。

乙:就这还玩呢。

甲:玩玩棋,打打球,没事来盘“争上游”。这又得占去一半时间。 乙:还剩50天了。

甲:上课走走神儿,下课闹闹事儿。

乙:这还不好好学习?

甲:考试前,抓时间,问前桌,问后位。

乙:着急了?

第三篇:《校园课本剧剧本---小学五年级教材《变色龙》改编》

编剧:深圳清华实验学校

王晓东

时间:深秋的一天上午

地点:车站广场

人物:奥楚篾洛夫——40多岁,警官。

叶尔德林——20多岁,巡警。

赫留金——30多岁,首饰匠。

普洛赫尔——50多岁,将军家的厨师。

独眼龙——20多岁,闲汉甲。

破帽子——30多岁,闲汉乙。

众商贩、工人若干。

背景:残破的小街,冷清的小酒馆。零零落落的几家小商铺。无精打采的几个商贩。

(幕启:警官奥楚美洛夫穿着新的军大衣,手里拿着个小包,腰间别着一把左轮手枪。巡警叶尔德林斜背着一支马枪,端着一个粗萝筛,上面盛着没收来的栗子,装得满满的,跟在奥楚篾洛夫身后。)

(奥楚篾洛夫横着膀子,吆喝着上场)

奥楚篾洛夫:大伙听着:我是本街区的警官奥楚篾洛夫,我就是法律的代表。我们生活在一个法制的社会,有法必依,执法必严,违法必究。摆在街面上的货摊一律撤走,否则,货物全部没收,全部没收罗!

(传来小狗凄厉的叫声)

(一条小狗,用三条腿跑着,不住地回头看)

(赫留金穿着浆硬的花布衬衫和敞开怀的坎肩。紧追那条狗,气喘吁吁地上)

赫留金:“你竟敢咬人,该死的东西!”

“伙计们,别放走它!如今咬人可不行!抓住它!哎哟,……哎哟!”

(赫留金身子往前一探,扑倒在地,抓住那条狗的后腿)赫留金:狗娘养的东西,你跑哇!怎么不跑了?哎哟,……哎哟!疼死我了。哎哟,……哎哟!

(一群人从不同的方向钻出来,围着赫留金和那只狗)

叶尔德林:“仿佛出乱子了,官长!”

(奥楚美洛夫把身子微微往左边一转,迈步往人群这边走过来。)

(赫留金左手抓住狗的一条腿,举起右手,伸出一根血淋淋的手指头给那群人看。他那张半醉的脸上露出恶狠狠的神情)

赫留金:“我要揭你的皮,狗娘养的东西!”

(奥楚篾洛夫两手叉腰,挤进人群)

奥楚篾洛夫:“这儿出了什么事?”

(无人理睬他)

奥楚篾洛夫:

“你在这儿干什么?你干吗竖起手指头?……是谁在嚷?”

(赫留金十分委屈地)

赫留金:“长官,我本来走我的路,没招谁没惹谁,……”

(赫留金放开小狗,凑着空拳头,一边咳嗽,一边说)

赫留金:“我正跟米特利·米特利奇谈木柴的事,忽然间,这个狗娘养的东西无缘无故把我的手指头咬了一口。……请您原谅我,我是个干活的人。……我的活儿细致。这得赔我一笔钱才成,因为我也许一个星期都不能动这根手指头了。……法律上,官长,也没有这么一条,说是人受了畜生的害就该忍着。……要是人人都遭狗咬,那还不如别在这个世界上活着的好。……”

(奥楚篾洛夫严厉地)

奥楚篾洛夫:“嗯!……好,……”

(奥楚篾洛夫咳嗽一声,动了动眉毛。)

奥楚篾洛夫:“好。……这是谁家的狗?这种事我不能放过不管。我要拿点颜色出来叫那些放出狗来闯祸的人看看!现在也该管管不愿意遵守法令的老爷们了!等到罚了款,他,这个混蛋,才会明白把狗和别的畜生放出来有什么下场!我要给他点厉害瞧瞧……叶尔迪陵,”警官对警察说,“你去调查清楚这是谁家的狗,打个报告上来!这条狗得打死才成。不许拖延!这多半是条疯狗。……我问你们:这是谁家的狗?”

(独眼龙探出头来)

独眼龙:“这条狗象是席加洛夫将军家的!”

(奥楚篾洛夫大吃一惊)

奥楚篾洛夫:“席加洛夫将军家的?嗯!……你,叶尔德林,把我身上的大衣脱下来。……天好热!大概快要下雨了。……

(奥楚篾洛夫转向赫留金)

奥楚篾洛夫:“只是有一件事我不懂:它怎么会咬你的?”

“难道它够得到你的手指头?它身子矮小,可是你,要知道,长得这么高大!你这个手指头多半是让小钉子扎破了,后来却异想天开,要人家赔你钱了。你这种人啊……谁都知道

是个什么路数!我可知道你们这些魔鬼!”

(独眼龙幸灾乐祸地)

独眼龙:“长官,赫留金把他的雪茄烟戳到小狗的脸上去,拿它开心。小狗呢,又不肯做傻瓜,就咬了他一口。……他是个无聊的人,官长!”

(赫留金气急败坏地)

赫留金:“你胡说,独眼龙!你眼睛看不见,为什么胡说?官长是明白人,看得出来谁胡说,谁象当着上帝的面一样凭良心说话。……我要胡说,就让调解法官①审判我好了。他的法律上写得明白。……如今大家都平等了。……不瞒您说,……我弟弟就在当宪兵。………”

(叶尔德林仔细察看那条小狗,若有所思地)

叶尔德林:“长官,这条狗不是将军家的,……”

“将军家里没有这样的狗。他家里的狗大半是大猎狗。……”

奥楚篾洛夫:“你拿得准吗?”

叶尔德林:“拿得准,官长。……”

奥楚篾洛夫:“我自己也知道。将军家里的狗都名贵,都是良种,这条狗呢,鬼才知道是什么东西!毛色不好,模样也不中看,……完全是下贱货。……他老人家会养这样的狗?!你的脑子进水了吧?要是这样的狗在彼得堡或者莫斯科让人碰上,你们知道会怎样?那儿才不管什么法律不法律,一转眼的工夫就叫它断了气!你,赫留金,受了苦,这件事不能放过不管。……得教训他们一下!是时候了。……”

(叶尔德林再仔细地看了看那条狗)

叶尔德林:“不过也可能是将军家的狗……”

“它脸上又没写着。……前几天我在他家院子里就见到过这样一条狗。”

(破帽子挤进人群,看了看那条狗)

破帽子:“没错儿,是将军家的!”

奥楚篾洛夫:“嗯!……你,叶尔迪陵老弟,给我穿上大衣吧。……好象起风了。……怪冷的。……你带着这条狗到将军家里去一趟,在那儿问一下。……你就说这条狗是我找着,派你送去的。……你说以后不要把它放到街上来。也许它是名贵的狗,要是每个猪猡都拿雪茄烟戳到它脸上去,要不了多久就能把它作践死。狗是娇嫩的动物嘛。……你,蠢货,把手放下来!用不着把你那根蠢手指头摆出来!这都怪你自己不好!……”

(破帽子手搭凉棚,往远处张望)

破帽子:“将军家的厨师来了,我们来问问他吧。……喂,普罗霍尔!你过来,亲爱的!你看看这条狗。……是你们家的吗?”

(普洛赫尔大摇大摆地走过来)

普洛赫尔:“瞎猜!我们那儿从来也没有过这样的狗!”

奥楚篾洛夫:“那就用不着费很多工夫去问了,”

“这是条野狗!用不着多说了。……既然他说是野狗,那就是野狗。……弄死它算了。”

普洛赫尔:“这条狗不是我们家的,”

“可这是将军哥哥的狗,他前几天到我们这儿来了。我们的将军不喜欢这种狗。他老人家的哥哥却喜欢。……”

(奥楚篾洛夫整个脸上洋溢着动情的笑容。)

奥楚篾洛夫:

“莫非他老人家的哥哥来了?符拉季米尔·伊凡洛维奇来了?”

“可了不得,主啊!我还不知道呢!他要来住一阵吧?”

普洛赫尔:

“住一阵。……”

奥楚篾洛夫:

“可了不得,主啊!……他是惦记弟弟了。……可我还不知道呢!那么这是他老人家的狗?很高兴。……你把它带去吧。……这条小狗怪不错的。……挺伶俐。……它一下子就把这家伙的手指头咬了一口!哈哈哈哈!……咦,你干吗发抖?呜呜,……呜呜。……你生气了,小坏包,……好一条小狗。……”

普洛赫尔把狗叫过来,带着它离开了。

(奥楚篾洛夫把身上的大衣裹一裹紧,转过身来,恶狠狠地)

奥楚篾洛夫:“我早晚要收拾你!”

(叶尔德林腾出一直手,握着拳头,对这赫留金扬了扬)

叶尔德林:“我们早晚要收拾你,还不快滚!滚开,都滚开”

(一阵哄笑声中,众人四散,奥楚篾洛夫腆着肚子,阔步下场)

——幕落。

第四篇:《校园课本剧剧本---小学五年级下册教材《景阳冈》改编》

旁白:今天,我们给大家带来一个课本剧——《景阳冈》,希望大家喜欢。个课本剧分为三部分。下面首先请我们的小演员与大家见面。

武松:我是武松的扮演者。今天为大家奉上景阳冈打虎的精彩片断,请大家不要见笑。(抱拳)谢谢!

店小二:(搭一下毛巾)稳中有位客官,下午好!我是悦来酒店店小二的扮演者吴旭,演得不好,希望各位多多包涵。谢谢!

老虎:我是老虎的扮演者沈肖波,希望大家待会为我的勇猛多多鼓掌!谢谢!

旁白:下面请看第一部分:二劝武松。

旁白:武松行了几日,来到阳谷县地面,离县城不远。正是晌午时候,武松走得肚中饥渴,望见前面有一家酒店。

武松:咦,三碗不过冈?待俺前去一看!

旁白:武松走进店里坐下,把哨棒靠在一边。

武松:主人家,快拿酒来吃。

旁白:店家拿了三只碗,一双筷子,一盘熟菜,放在武松面前,满满筛了一碗酒。武松拿起碗来一饮而尽。

武松:这酒真有劲道!主人家,有饱肚的拿些来吃。

店小二:客官,本店只有熟牛肉。

武松:好的,切两三斤来。

旁白:店家切了两斤熟牛肉,装了一大盘子,拿来放在武松面前,再筛一碗酒。

武松:好酒!

旁白:武松吃完了三碗酒,敲着桌了叫道——

武松:主人家,怎么不来筛酒?

店小二:客官,要肉就添来。

武松:酒也要,肉也要再切些来。

店小二:肉就添来,酒却不添了。

武松:这右奇怪了!你如何不肯卖酒给我吃?

店小二:客官,你应该看见,我门前旗上明明写着“三碗不过冈”。

武松:怎么叫做“三碗不过冈”?

店小二:我家的酒虽然是村里的酒,可是比得上老酒的滋味。但凡客人来我店中吃了三碗的,就醉了,过不得前面的山冈去。因此叫做“三碗不过冈”。过往客人都知道,吃三碗,就不再问。

武松:(笑)原来这样。我吃了三碗,如何不醉?

店小二:我这酒叫做“透瓶香”,又叫做“出门倒”,初入口时只觉得好吃,一会儿就醉倒了。

武松:别胡说!难道不付钱!再筛三碗来!

旁白:店家无奈,只好又给武松筛酒。武松前后共吃了18碗。吃完了,提着哨棒就走。

店小二:客官哪里去?

武松:叫我做什么,我又不少你酒钱!

店小二:我是好意,你回来看看这抄下来的官府的榜文。

武松:什么榜文?

店小二:如今前面景阳冈上有只吊睛白额大虫,天晚了出来伤人,已经伤了三二十条大汉性命。官府限期叫猎户去捉。冈下路口都有榜文,叫往来客人结伙趁午间过冈。单身客人一定要结伴才能过冈。这时候天快晚了,你还过冈,岂不白白送了自家性命?不如在我家歇了,等明日凑了三二十人,一齐好过冈。

武松:(笑)我是清河县人,这座景阳冈少说也走了一二十遭,几时听说有大虫!你别说这样的话来吓我。就算有大虫,我也不怕。

店小二:我是好意救你,你不信,进来看官府的榜文。

武松:就算真的有虎,我也不怕。你留我在家里歇,莫不是半夜三更要谋我财,害我性翕,却把大虫吓唬我?

店小二:我是一片好心,你反当做恶意。你不相信我,请你自己走吧!(摇头走进屋去)

旁白:接下来请大家欣赏第二部分:武松打虎。

旁白:武松提了哨棒,看见一棵大树,树干上刮去了上,一片白,上面写着两行字。

武松:近因景阳冈大虫伤人,但有过往客商,可趁午间结伙成队过冈,请勿自误。(

小学五年级剧本由小学生作文网(www.zzxu.cn)收集整理,转载请注明出处!原文地址http://www.zzxu.cn/nianji/liunianji/537623.html

文章评论
Copyright © 2006 - 2016 WWW.ZZXU.CN All Rights Reserved
小学生作文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