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档大全 > 正文
文章正文

[k色情影片]《色情误》注疏--魏光庆

文档大全 > :[k色情影片]《色情误》注疏--魏光庆是由小学生作文网(www.zzxu.cn)为您精心收集,如果觉得好,请把这篇文章复制到您的博客或告诉您的朋友,以下是[k色情影片]《色情误》注疏--魏光庆的正文:

[k色情影片]《色情误》注疏--魏光庆

文/彭德

   《色情误》,两套,其一为布面油画系列,其二为装置系列。

作者魏光庆,黄石人。1963年9月21日子时生,生肖属兔。按四柱法推断,属兔人生于子时,风流之相也。1985年毕业于浙江美术学院油画系,曾参加赵无极绘画讲习班,与尚扬、耿建翌、刘大鸿等二十六位油画家同室作画。1986年12月,创作《秘密的节庆》、《昨天是永远不是》等油画,实为《色情误》的先声。

 

    《色情误》作于1993年。画家将现成的通俗刊物的封面裸女与现代版本《金瓶梅》插图叠合,形成画面。在《色情误》第二套作品中,魏光庆将录相带的磁带拉出,缠绕在剥光衣服的布娃娃上;裸体布娃娃又被一个笼子锁住,从而把色情的禁与放强烈地纠缠在一起。标题中的色情一词,中性,无褒贬。色情误的误,可作误区解。谁的误区?色情狂?色情爱好者?色情禁忌者?色空者?还是四者共同的误区?

   

    魏光庆《昨天是永远不是》

 

色情注疏

 

色,女人。《尚书·五子之歌》孔颖达疏:“女有美色,男子悦之。经传通谓女人为色。”《论语·子罕》:“子曰:‘吾未见好德如好色者也。’”色又作情欲、性欲。《孟子·告子》:“食、色,性也。”在佛教经典中,色则指一切有形的、会衰败的事物。女人堪称万事万物之首。所谓“色空”,即“五蕴皆空”。五蕴:色、受、想、行、识。

 

情,诉诸本能的心理现象。《荀子·正名》:“情者,性之质也;欲者,情之应也。”《礼记·礼运》:“何谓人情?喜、怒、哀、惧、爱、恶、欲。七者弗学而能。”在周代,情是一个俗字,迄今发现的金文中没有此字。孔子在《论语·子路》、《论语·子张》中两次提到情,都是指平民的心态。王公大人即使动情,也会落入市俗。《楚辞·天问》:“何繁鸟萃棘,负子肆情?”王逸注:“言解居父聘吴,过陈之墓门,见妇人,负其子,欲与之淫佚,肆其情欲。”姜亮夫《楚辞校注》则指认商朝帝王上甲微晚年淫乱,其弟也淫嫂、杀兄、篡位。

 

    色情,语于甚晚。国人好色而忌讳谈色情,凡正宗的词典如《辞源》、《辞海》、《四角号码词典》等均拒绝为色情设立条目。《水浒全传》第五十一回:“原来但凡世上的人,惟有和尚色情最紧。”和尚不编词典,故色情在坐怀不乱的文化人的冷落下沦为下流。

 

《金瓶梅》注疏

 

《金瓶梅》,明代长篇言情小说,章回体,100回。成书时间约在隆庆至万历年间。兰陵笑笑生作。兰陵即今山东枣庄。从书中的山东方言推测,作者当为山东人氏。明沈德符《万历野获编》以为是嘉靖大名士手笔,有人便猜测是王世贞。据说王世贞蓄意作此书,将毒药抹在书口,用以杀死仇人严世蕃—此人习惯于用手指蘸唾沫翻书。也有人猜测是李开先、冯惟敏、赵南星等,累计达三十余人。由此可见万历名士大都是作奸犯科的嫌疑犯。

 

《金瓶梅》以《水浒传》中的西门庆为主角,敷衍出一个色情故事。西门庆有一妻三妾,后与潘金莲私通,毒死其夫武大郎。/疏:清河县武家那村发现武大郎墓地,墓碑犹存。当地文物部门于1993年初开棺探看武大郎体格,据骨骼推算,其身高竟在1.80米以上。当地史志记载,潘金莲系清河县黄金庄的大家闺秀,是才貌双全的贤德之妇。武大郎任知州时,一位同窗前往役奔,因误会而不辞而别,沿途编排诋毁武、潘二人的故事,致使潘金莲蒙冤千古。看来身前的贤德传承到死后也可能是一厢情愿的梦想。/武松为兄报仇,被打死的西门庆实为李外傅。西门庆娶潘金莲后,又与婢女春梅通奸,与李瓶儿淫宿并纳为妾。众妻妾争风吃醋,家无宁日。李瓶儿生下一子后,潘金莲设计弄死其子,李瓶儿也悲痛身亡。金莲与西门庆淫佚无度,后者饮春药过量而暴死。金莲、春梅于是与西门庆的女婿陈敬济私通。事发后,金莲被逐出,后为武松杀死;春梅则被卖为周守备妾,得宠,生子,册封为夫人。春梅与陈敬济重逢,以姐弟相称,私通于府中。周守备征宋江有功,升官,抗金身亡。春梅与其前妻之子乱伦,纵欲而暴卒。金兵将至清河县,西门庆妻携其子孝哥出奔,遇普净和尚,和尚用因果现梦进行感化,孝哥于是遁入空门。

 

    《金瓶梅》的三位女主角金莲、瓶儿与春梅,其一奸妇,其二妓女,其三淫妇。三人的名字,均为女人性器官的隐语。《金瓶梅》大可直译为《三女阴》,其中金莲尤为突出。

金莲原本是女子小脚的别名,南唐风流皇帝李煜首创。《南村辍耕录·金莲杯》:“杨铁崖耽好声色,每于筵间见歌儿舞女有缠足纤小者,则脱其鞋,载盏以行酒,谓之金莲杯。”女子裹脚曾是有钱人的特权。《万历野获编·风俗》:“明时浙东丐户,男不许读书,女不许裹足。”最终禁止不住,裹脚之风大兴。青楼娼妓竟相效仿,因足不出户,裹脚特别有效。妓院也就成了制造小脚的最佳作坊,金莲也就成了色情女性的同义语。宋明小脚推崇“三寸金莲”,宋尺三寸,折合公尺为9.213厘米;明尺三寸为9.33厘米

 

明代文化人最早发现并推广《金瓶梅》的是文坛公安派创始人袁宏道。时人于是将《水浒传》、《西游记》与《金瓶梅》并列,号称三大奇书,《金瓶梅》称为“第一奇书”。

 

《金瓶梅》现存最早刻本为万历丁巳(1617年)东吴弄珠客序刻本,现存三部,二部在日,一部在台。大陆通行明崇祯《新刻绣像批评金瓶梅》。魏光庆采用的图像即出自崇祯本。

 

《金瓶梅》是标准的通俗小说,不过它始终未能流通到俗人手上去。万历本原版只印20册,但它们却似乎闹得倾城倾国。尽管屡尽不止,它的发行范围总是局限在上流社会的小圈子。1957年,毛泽东下达指示:“《金瓶梅》可供参考,各省委书记可以看看。”于是2000册(一说1000册)影印本犹如中央文件一样下发到各省省府。其发行范围依旧相当传统。1983年,作家韩英珊将《金瓶梅》100万字缩写成17万字,发表在陕西《剑魂》1985年第1期上,《金瓶梅》才以简化的形式达到了通俗的目标。1985年,删去有关性描写的文字计19161字和色情插图的“洁本”一万册由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1988年,全本《金瓶梅》以线装书的形式由北京大学出版社出版并向全国征订,每套标有970元的辣价。文化界对这一大发奇财的作法曾议论纷纷。1992年,四川有人偷印足本28000册,创《金瓶梅》盗印的最高记录。到1993年,各种洁本与足本涌入书市,不再成为抢手货了。

 

    《金瓶梅》一书的内涵与旨义,据万历本东吴弄珠客序云:

《金瓶梅》,秽书也。袁石公亟称之,亦自寄其牢骚耳,非有取于《金瓶梅》也。然作者亦自有意,盖为世戒,非为世劝也。如诸妇多矣,而独以藩金莲、李瓶儿、春梅命名者,亦楚《檮杌》之意也。/疏:《檮杌》,楚史名称,失传。檮杌是尧舜时代被惩处的元凶,或说即鲧。《檮杌》可意译为《荆楚教训史》。/盖藩金莲以奸死,瓶儿以孽死,春梅以淫死,较诸妇为更惨耳。借西门庆以描画世之大净,应伯爵以描画世之小丑,诸淫妇以描画世之丑婆、净婆,令人读之汗下,盖为世戒,非为世劝也。余尝曰:读《金瓶梅》而生怜悯之心者,菩萨也;生畏惧心者,君子也;生欢喜心者,小人也;生效法心者,乃禽兽耳。

    文章写得振振有词,不过我们在作者道貌岸然的背后看到了某种积重难返的伪善。果真是正人君子,也就无须刻意隐姓埋名,弄出一个什么“东吴弄珠客”来训导读者;果真要生菩萨之心,何必不去研读《大方广佛华严经》?果真想了解世相,何必不去翻阅《明史》及有关的史料笔记?清人张竹坡评点《金瓶梅》,格调就显得真率。

 

也有以独特角度去读此书的。毛泽东在60年代初曾对人说:“你们看过《金瓶梅》没有?我推荐你们看一看。这本书写了明朝的真正历史。”在俗人眼里,这可谓“王顾左右而言他”的标准注脚。

 

目前市面上出售的《金瓶梅》洁本,每套35元,而足本每套高出300多元。这300多元只是要买删去的有关性描写而毫无君子之心、菩萨之心、学者之心的两万淫辞秽语而已。人们不喜爱被处以宫刑的《金瓶梅》。

 

被删去的淫词秽语究竟如何呢?且看第四回西门庆与潘金莲首次造爱的情态,其描绘形式为诗歌,张竹坡评点为“绝妙”。其诗曰:

交颈鸳鸯戏水/并头鸾凤穿花/喜孜孜连理枝生/美甘甘同心结带/一个将朱唇紧贴/一个将粉脸斜偎/罗袜高挑肩膊上/露两弯新月/金钗斜坠枕头边/堆一朵乌云/誓海盟山/搏弄得千般旖妮/羞云怯雨/揉搓的万种妖娆/恰恰莺声/不离耳畔/津津甜唾/笑吐舌尖/杨柳腰脉脉春浓/樱桃口微微气喘/星眼朦胧/细细汗流香玉颗/酥胸荡漾/涓涓露滴牡丹心/(重点号系张竹坡欣赏字句)

 

这诗与成书时间几乎同时的春宫图册《花营锦阵》配诗的内容与风格相似。都是用比喻与象征手法描写色情,试看《花营锦阵》前二图配诗:

 

《如梦令》:一夜雨狂云哄/浓兴不知宵永/露滴牡丹心/骨节酥熔难动/情重情重/都向华胥一梦/疏:华胥国位于中国的大西北,古代中国的伊甸园,详见《列子·黄帝》。(桃源主人)

《夜行船》:眠花卧柳情如许/一着酥胸/不觉金莲举/云髻渐偏娇欲语/娇欲语/嘱郎莫便从容住/(风月平章)

 

中国民歌中的色情歌,号称“荤歌”,实为性知识普及大全。荤歌数量约占民间情歌数量的一半,其作风亦如出一辙。请看《雨不洒花花不红》:

郎是天上一条龙/妹是地上花一丛/龙不翻腾不下雨/雨不洒花花不红/

 

在《金瓶梅》中,自从瓶儿与金莲矛盾公开化后,西门庆逐渐对金莲施行各种变态的性虐待。这不免使人推测本书的作者在性经验上有着无法排解的心理伤痕。作者大抵是曹操的同类。传为曹操所作的顺口溜写道:毒蛇口中剑/黄蜂尾上针/两者犹未毒/最毒妇人心/我若不是妇人生/天下妇人皆杀尽/

 

地摊出版物注疏

 

魏光庆在《色情误》中,直接使用了地摊杂志的色情封面。在中国每个城市的大车站、长途汽车站及轮船码头,都有数目不等的小书摊。带有色情意味的各种杂志封面充斥其间。这些杂志是销量最大的印刷品,它们对中国社会生活和民众精神的渗透力,比官方的或知识界的任何形式的疏导都要深刻得多。地摊杂志实为中国市俗文化之根。

 

当今中国流传的任何黄色读物,差不多都是通过地摊书市发行的。黄色读物通常可一分为二,即黄说与色情读物。黄说特指暴力和封建迷信,色情专谈男欢女爱。地摊书市提高了中国社会生活的透明度,它是取消贵族专利和把握上流社会秘密的钥匙。

 

由国家批准出版的通俗刊物近三百家,其中以色情见长的有数十家。这些刊物在地摊书市上占有显赫的地位,一本本赤身裸体的现代春宫玉照或画像成排地摆在街头与檐下,令过往行人中的正统男女不敢凝视。

 

色情出版物的第二大载体是录相带。色情录相带主要来自东南沿海,通过走私进口母带,复制后销往内地。从长江口到北部湾,这条防不胜防的万里海疆成了色情录相的集散处,其中以福建石狮独领风骚。这个新兴小镇经常出格的行为,对中国文化变革所起作用的是非曲直,可能要等三十年后才有结果。1989年,举国扫黄,色情录相带一度几乎销声匿迹。不过扫黄面临着比林则徐禁烟更艰难的困境。吸毒比不上色情,它不是人们直接的生理需要。本能的需要一旦成为社会禁忌,它就转化为双重的诱惑—追求需要与诅咒禁忌,而社会永远也不可能提供其他“高尚”的诱惑来消解这种诱惑。石狮因而不可能戏剧性地成为第二个虎门。色情录相的传播,主要通过卡拉OK和营业性的录相放映厅。卡拉OK中通俗歌曲多配以身着比基尼泳装戏水的妙龄女郎。录相放映厅则颇富弹性,从普通打斗、言情片到三级片,应有尽有。这两类传播场充当着十五至五十岁左右的未婚与已婚男女排放过剩性激素的地方。

 

90年代是中国色情大普及、大泛滥的时代。裸体画册、裸体影集、春宫扑克牌、裸体挂历、卖淫嫖娼、充斥电视电台黄金时间的滋阴壮阳广告、风靡全国的选美与健美活动,日新月异的桑那浴与按摩业等等方兴未艾。有人预言中国的三级片、花花公子杂志和红灯区的出现,只是一个水到渠成的问题。

 

    从禁欲到纵欲,只差半步。个人如此,民族也一样。欧、美、日、澳业已形成的潮流,将会毫不例外地淹没中国吗?

 

图形来源注疏

 

《色情误》装置利用现成品的作法,始于杜桑。《色情误》油画的叠合法,大卫·沙利(DAVID SALLE)创作的《无题》有类似的画法。见《CON TEMPORARY ART》。《色情误》油画的当代造型来自通俗刊物封面,即剪帖式色情照片与色情画中的裸露人体造型。

 

《色情误》油画的线描图形来自《金瓶梅》插图。这类插图古人叫“绣像”。绣像原指绣成的佛像或人像。明代中叶以来,通俗小说中附有书中人物的图像,用线条钩描精绘,也称绣像。制作方法多用单色、单线阳刻,木板水印。明万历后加用套色。魏光庆在古今人物的局部叠合处使用了套色方式以解决两种不同画法的过渡,不过,他使用的单线平涂法与明代刻板套色法不同。后者的色彩只用在线条上,形成白地多色线条的画面。

 

    《金瓶梅》绣像与明代春宫画同源。两者谁先谁后,难以考索。明代春宫画的全盛期在明朝后半期,传世之作计有下列8种:

    1、《胜蓬莱》,十五图,红、绿、兰、黑四色套印,每图配一首七绝,草书,共一卷。日本东京涩井清收藏。

    2、《风流绝畅》,二十四图,红、黄、兰、绿、黑五色套印,每图配诗一首,行书,合为一手卷。上海某氏收藏,东京涩井清藏有三部残册。

    3、《花营锦阵》,二十四图,红、黄、兰、绿、黑五色印成,每图配词一阙,草书,杭州养浩斋刻印,出版时问在1610年前后。

    4、《风月机关》,二十图,四色印刷,每图配一诗。日本九州毛利家族收藏。

    5、《鸳鸯秘谱》,三十图,红、黄、兰、绿、黑五色印成,每图配词一首,变体隶书,册页式。上海某氏收藏。

    6、《青楼剟景》,二十图,红、绿、兰、棕、黑五色印成,每图配词一阙,行楷书写,手卷。东京涩井清收藏。

    7、《繁华丽锦》,六十二页,图文结合,蓝色印刷,装裱为手卷,。日本田边五兵卫收藏。?  8、《江南销夏》,十六图,暗红色印成,蝴蝶装。上海某氏收藏。

上列春宫画册详见《秘戏图考》,荷兰学者高罗佩(R.H.VAN GULIK)著于1951年,西方人以高罗佩等人的著作为依据,中为洋用,拍成色情录相流入中国,成为中国色情术出口转内销的史实。

 

明代民间春宫画图形的直接渊源是唐寅与仇英的春宫画。直到民国时期,几乎所有的春宫画册仍署名为仇英或唐寅。据《秘书十种》介绍,仇英曾作已失传的春宫画《十荣》,描绘不同的造爱姿势。唐寅制作的春宫画中,有一部名叫《竞春图》。《风流绝畅》即以《竞克图》为蓝本。唐寅长住苏州桃花坞,后来此地变成明清书画刻印中心,也理所当然地是唐寅春宫图的再生与传播中心。

 

按年代顺序排一个座次:

唐寅(1470-1523年),字伯虎,吴县人。《无声诗吏》称其“任逸不羁,颇嗜声色”。自刻“江南第一风流才子”印。

    仇英(?-1552年),字实父,号十洲,太仓人,居苏州。与沈周、文征明、唐寅并称“明四家”。《无声诗史》称其“尤工士女,神彩生动。”

    春宫画《胜蓬莱》,约作于1567—1572年间。

    《金瓶梅》,约作于1567—1610年间。

《金瓶梅》崇祯本,刻于1628-1644年间。魏光庆采用的是这个刻本的黑白插图。

 

两点启示:春宫画的兴盛与“第一奇书”《金瓶梅》的出现互为前提。唐寅与仇英的春宫画是“第一奇书”问世的催生婆。

 

比唐、仇更早的春宫画作者是元朝赵孟頫。明代小说《肉蒲团》指出他画过一套三十六幅的春宫画。《秘书十种》也曾介绍他画过一套十二幅的春宫画。

 

文献中最早提到的春宫画出现在西汉末年。公元前59年,广川王海阳“坐画屋为男女裸体交接,置酒请诸父姐妹饮,令仰视画。”见《汉书·景十三王传》。诸父,伯父或叔父。

 

东汉中叶,科学家张衡作《同声歌》,诗的后八句写道:衣解巾粉御/列图陈枕张/素女为我师/仪态盈万方/众夫所希见/天老教轩皇/乐莫斯夜乐/没齿焉可忘/这首诗写男女解衣造爱前,将春宫画摆在床头进行观摩。素女,黄帝的性生活顾问,中国第一位性学专家。以素女命名的《素女经》,就是古代性生活指南。春宫画按素女的教导绘成,男女造爱后获得终生不忘的快感。

 

    张衡所见的春宫画,今后在可能会在某个汉墓中发掘出来。四川成都汉墓砖中的裸体男女造爱造形的《野合图》,当与张衡所见春宫图同源。从马王堆汉墓半裸人物导引图推断,明清春宫画同汉代线描裸体人物画,在图形风格上几乎没有什么区别。这或许是炎黄子孙的性器官、性行为与性快感千古不变的缘故吧。

 

画旨注疏

 

魏光庆的《色情误》画了和制作了色情,但并非色情画和色情装置,而是对色情现象的思考。《色情误》装置是个人对色情自我放纵与自我禁忌的写照,而不是社会或政府有关部门对色情现象的现实态度。当《色情误》装置同油画部分互相比照时,它们就对色情的历史和历史上的色情观形成了一种提示。

 

色情源于人的性本能。生物学家指出,没有性本能,人类的前身早在3500万年前就会停滞或灭绝。据《元古代生物圈》一书的作者肖夫普称:生命的性活动始于11亿年前的浮游生物;性活动是生物进化的伟大进步,因为结合两性的特征,新一代生物才具有更强烈的生命力。数千年来人类性禁忌的形成,与其说是道德的要求,不如说是人类社会生存能力、组织能力、交流能力虚弱的表现。

 

在中国,作为美术形态的色情现象最早见于七千年前的古遗址中,即辽宁东山嘴遗址女神庙中发现的两尊女裸塑像。它们是中国先民色情活动的证据。在时代稍晚的马家窟遗址中,也出土过一件彩陶,上面塑有生殖器炫耀图,现藏于北京中国历史博物馆。再后来是新疆的岩画,上面有人类造爱以及兽类造爱的巨大而壮观的场面,时在三千年前左右。

 

在礼教盛行的周代,中国先民们的色情活动又如何呢?绍兴306号战国墓出土过一件有图腾柱的铜屋,四方形,正面无墙面,敞开,内有一支小乐队,全为裸体少女。她们正在旁若无人地吹奏乐器。这个铜屋是标准的明堂造型。明堂,相当于当今美国白宫或中国人民大会堂。

    少女在大庭广众中裸体而不害臊,大抵需要有两种铺垫。其一是习俗感染,其二是强制性的教化。据大卫·刘易斯所著《色情间谍》披露,由克格勃在喀山办的一所性学校中,少女们当众裸体从尴尬到自然,要经历以下训练:接受爱国主义教育,使肉体成为瓦解敌人的武器/观看各种色情电影/在教室中脱光衣服、张开双腿让男女教员们议论/裸体少女们当众互相抚摩并接受男人们的抚摩/在教室中集体观看性交表演/同16—60岁之间各种年龄的男人性交并拍成电影,电影当众放映并接受性专家的指教。

 

明堂裸体,史无记载。强制性的教化同习俗感染可能兼而有之。中国古代先民进行宗教、艺术乃至色情集会的地方叫“社”。宋人称这种泛官方的活动叫“社会”。社字是个典型的色情会意字。社由示和土合成,示在甲骨文中指祖先与神灵牌位,而牌位的原型即男性生殖器。土字是母系祖先牌位的符号化,周代称为“地主”,简称“主”。土又是社的代用字,甲骨文写作◇,有人说是母乳,我认为是女阴。云南剑川石窟女阴造像,外轮廓与此相合。社字因而可意会为男女交合之处。春秋列国都有社,相当于当代欧洲设有教堂、游乐场与情人旅馆的国家森林公园。齐国的社稷、楚国的云梦、燕国的祖泽、宋国的桑林,都是国社所在地。每逢春秋两季的社日,男女们便可在那里预约或临时寻找伴侣寻欢作乐。《墨子·明鬼》:“燕之有祖泽,当齐之社稷、宋之桑林、楚之云梦也。此男女之所作乐而观也。”公元前671年,鲁庄公专程赶到齐国社稷去玩乐,被曹刿责备了一通。《左传·庄公二十三年》:“夏,公如齐观社。”《谷梁传》:“以是(观社)为尸女也。”甲金文中的尸字,象人屈腿拱手之形,实为女性造爱的基本姿势。从东山嘴女神庙裸体造像到春秋社坛上的尸女,可以推测,这种集会当有专司性教育的女巫赤身裸体地进行性表演。《楚辞·九歌》表明有男巫配合表演。社坛又名春台。《老子》第二十章:“众人熙熙,如登春台。”在春社期间,男女幽会、野合、私奔,均不受到谴责。《周礼·地官·媒氏》明文规定:“仲春之月,会合男女。于是时也,(男女)奔者不禁。”开明的政策和尸女当众表演的习俗,应是国家明堂内裸体奏乐的依据。

 

中国先民在色情上的觉醒,远比他们在科学上的探索更富有成果,这从先秦以来历代人士对色情功能的把握可以断言。色情的功能,至少可归纳为6种。

 

    1、生殖功能。

    2、健身功能。孙思邈《房中补益》:

    以人疗人,真得其真。故年至四十,须识房中之术。一夜御十女,闭固而己。/疏:御,与女人同居。闭固,不射精。/《玉房指要》:“能一日数十交而不失精者,诸病皆愈,年寿日益。又,一夕易十人以上尤佳。”

    人常御一女,阴气转弱,为益亦少。但能御十二女而不复施泻者,令人不老,有美色。若御九十三女而自固者,年万岁矣。

凡妇人不必须有颜色妍丽,但得少年,未经生乳,多肌肉,益也。/疏:曾侯乙(公元前五世纪)墓陪葬女性21人,13—18岁少女6人,19—26岁15人,墓主曾侯乙42—45岁。/黄帝御女一千二百而登仙,而俗人以一女伐命,知与不知(房中术),岂不远矣。/疏:唐明皇后宫佳丽三千,史载专宠杨玉环,实则宠而不专,致使杨氏频频吃醋。/

 

孙思邈的这部书,历代只能对帝王有效。帝王者,色情之王也。帝王有众多妻妾还要寻找外遇如鲁庄公者,足见人的欲壑难填。西门庆本是药店老板,何尝不知房中术。其所作所为同帝王相比,实在是小巫见大巫。男女以色情方式入手,接触更多的异性,是人类演进的自然趋势。中国远古的帝王堪称表率。帝王特权的普及或平民色情的帝王化,会变成未来人类面对色情的议题吗?

 

3、享乐功能。房中术的操作方法对于生理反应正常的男人几乎是不可思议的。历代帝王除却唐明皇、康熙、乾隆等少数人年过古稀外,多数都是短命者。这同帝王有纵情享乐于色情的条件有关。使帝王们心安理得的是,国人自古就有一套享乐理论,即使早夭也死而无憾。孔子对此采取了折中的态度:“君子好色而不淫。”淫:过度也。《小尔雅·广义》则谓:“男女不以礼交谓之淫。”孔子父亲六十多岁时同颜家少女野合而生孔子,属于非礼,致使孔子平生不敢对色情采取严厉态度。1582年,明朝首相、万历皇帝敬畏的老师、57岁的张居正死于淫欲,据《国朝献征录》卷十四披露,张居正临死前几年,名将谭纶与戚继光争宠,前者向首相传授房中术,后者则进贡美女“千金姬”。

 

4、礼仪功能。初夜权,对于男女双方都是一种照章行事的义务。古代女子出嫁前,先被送到地方首领家里,如受宠即成为妾;或由首领占有其处女身,再归还给新郎。媵妾制,对于女性也具有礼仪性。《楚辞·招魂》:“二八列宿,射替代些。”(十六位少女两班倒,轮流陪君王就寝。)王昭君、貂婵、文成公主的性生涯,都带有礼仪性。

 

5、宗教功能。中国佛教密宗利用女性为修身伴侣,名曰“双空乐运”,又叫双身修法。即男女二人裸体相抱,交媾,在双方获得性快感的过程中进行修炼。所谓“先以欲钩牵,后令入佛智。”双身修法在名义上极为神圣,它可能是商周尸女遗风同佛教联姻的产物。

 

6、谋生功能。最普遍的是娼妓卖淫。商、周的女巫与男觋是中国妓女与男妓的鼻祖。娼妓并非人类堕落的标志。自古娼妓强调才、情、色、艺,她们的存在比自生自灭的自然女性对人类的发展意义要大。她们常常是艺术家的兴奋剂。没有娼妓,就无法设想李白、白居易、欧阳修、关汉卿、唐伯虎会创作出一批传世之作。

 

白居易在杭州当太守时,宠爱名妓玲珑,元稹在越州得知消息后,以重金借去月余,被人称之为“共妻”。《中吴纪闻》卷一:“乐天(白居易)为郡时,尝携容满、张态等十妓,夜游西湖武丘寺,尝赋纪游诗。为见当时郡政多暇,而吏议甚宽。”吏议,相当于当今干部民主生活会上的批评与自我批评。清赵瓯北题《白香山集后》不无羡慕地写道:“风流太守爱销魂,到处春翘有旧游。猜想当时疏禁网,尚无官吏宿娼条。”宋朝以后,明令禁止官员宿娼,这类佳话于是也就保持在三级以上的层面上。

 

据欧州社会学家统计,人口百万以上都市,每百万人中有三千公娼,私娼数目则高于公娼数的十至三十倍。中国现代娼妓,据1929年调查,北京妓院分为四等。头等四十五家,集中分布在韩家潭和百顺胡同;二等六十家,分布在石头胡同和朱茅胡同;三等一百九十家,在河里和四圣庙等地;四等三十四家,在乐培元和黄河沿等地。妓女总计3752人。公、私娼共计万人以上。据1926年调查,广州妓寨131间,分上中下三等,合计妓女1362名,私娼约2600名。据1920年调查,上海娼妓分为四类,合计6014人。行家估算,包括私娼和变相娼,上海娼妓达十二万人。详见《中国娼妓史》第六章。

 

民国初年禁娼至今,结果如何呢?据1991年台北传媒披露,台湾省仅雏妓数即以超过上列城市娼妓数的总和。真可谓抽刀断水水更流。禁娼的后果,要么使社会窒息,要么加剧社会中黑势力的猖獗。不禁,则有悖中国道统。

 

娼妓数与当地经济发展速度互为表里。1992年《朝日新闻》进行过一项调查,百分之六十的日本少女的理想职业之一是艺妓。魏光庆在他的每一件作品中都使用商品条形码。条形码为九十年代色情商业化与专业化的大趋势打下了印记。

 

    有人讲,恶是社会发展的动力。反思:一种力量如果能使社会发展,怎一个恶字了得?

 

《艺术潮流》(香港)第4期,1993年

[k色情影片]《色情误》注疏--魏光庆由小学生作文网(www.zzxu.cn)收集整理,转载请注明出处!原文地址http://www.zzxu.cn/view/1050058.html

相关推荐
Copyright © 2006 - 2016 WWW.ZZXU.CN All Rights Reserved
小学生作文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