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档大全 > 正文
文章正文

浙江第一贪情妇妻儿携手捞|“浙江第一贪”,情妇妻儿携手捞钱内幕

文档大全 > :浙江第一贪情妇妻儿携手捞|“浙江第一贪”,情妇妻儿携手捞钱内幕是由小学生作文网(www.zzxu.cn)为您精心收集,如果觉得好,请把这篇文章复制到您的博客或告诉您的朋友,以下是浙江第一贪情妇妻儿携手捞|“浙江第一贪”,情妇妻儿携手捞钱内幕的正文:

恩施第一贪_“浙江第一贪”,情妇妻儿携手捞钱内幕

在一般人眼里,子女对父母的情人大都恨之入骨,然而,杭州海归博士赵广宇却视高官爸爸的“红颜知己”为座上宾。这中间究竟隐藏着怎样的秘密?   2007年4月3日,浙江省原交通厅厅长赵詹奇,被押上了湖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的审判席。至此,挪用9000万元巨款,贪污600万元赃款的“浙江第一贪”浮出了水面,而其捞钱的内幕更是让人叹为观止…… 中国论文网 https://www.xzbu.com/6/view-2201328.htm  
  奔前程:弱女子傍上大厅长
  
  宁波女子左宁颖从同济大学毕业后,回到宁波当了一名大学教师。婚后不久她就遭遇了感情危机,1992年,离婚后的左宁颖辞去工作,只身来到杭州,投奔同学――杭州龙元建设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经理徐文通。
  还在大学任教时,左宁颖就利用专业特长,和徐文通搞过合作开发,徐文通对这位老同学的能力很是欣赏。当时,徐文通所在的龙元建设集团正在竞争杭州萧山机场航站楼的工程,时任杭州市交通局局长的赵詹奇正是这个工程的负责人。徐文通私下了解到,赵詹奇比较“好色”,但却从来不收受金钱贿赂,也许,浑身散发着女性魅力的左宁颖能旗开得胜。于是,徐文通跟左宁颖谈了一次,希望她能去赵詹奇那里“公关”。
  活跃在浙江政坛上的赵詹奇1949年1月出生于江苏宜兴,上世纪80年代末出任杭州拱墅区区委副书记、区长,1992年7月出任杭州市交通局局长、党委书记。当左宁颖带着任务去找赵詹奇时,赵詹奇并没有给她见面的机会。初战告败,左宁颖很是沮丧,她开始挖空心思想办法接近赵詹奇。一个偶然的机会,听说赵詹奇的妻子患病回到乡下休养,他家正在四处寻找保姆时,左宁颖计上心头,她给赵家打去电话,表达了应聘的意向。
  一个周末,打扮一新的左宁颖来到了赵詹奇的家中。左宁颖不仅长得漂亮,而且气质高雅,她下厨做了几个拿手好菜,赵詹奇对这个档次很高的“保姆”非常满意。左宁颖也没有忘记自己的“使命”,使出了浑身解数,将赵詹奇侍奉得“身心愉悦”。很快,在她的帮助下,龙元建设集团在八十家竞标单位中胜出,拿下了杭州萧山机场航站楼的工程。龙元建设集团中标后,徐文通拿出55万元送给左宁颖作为酬金。当左宁颖将这些钱送给赵詹奇时,赵詹奇拒绝了:“我从不收这种钱,而且我的工资够我用的了,这钱你存着吧。等我老了,没有钱花了,你再来帮助我。”
  自从和左宁颖有了那层关系后,为偷情方便,赵詹奇将左宁颖安排进自己的下属单位上班。虽然在私生活上不检点,但赵詹奇在业务上却是技术能手,很快,他就升任浙江省交通厅厅长、党组书记。
  和赵詹奇在一起后,左宁颖的生活发生了极大转变,她死心塌地地成了他的固定情人。为讨得左宁颖的欢心,赵詹奇曾示意有求于他的一些公司老总送给她一些好处,但每次左宁颖都是再三推辞。不仅如此,左宁颖为人相当低调,从不向别人透露其与赵詹奇的特殊关系,更没有利用这种关系谋取个人好处。由此,赵詹奇感到“她就是我一直以来苦苦寻找的红颜知己,我希望长久与她保持这种关系”。
  正是在这种心理作用下,赵詹奇开始加大对左宁颖的关照力度。左宁颖不在乎钱,却很在意事业上的发展,为此,赵詹奇将左宁颖提拔为下属单位的副处长。浙江省交通厅是浙江省所有厅局级单位中数一数二的大单位,下面有着庞大的附属机构:省公路局、省港航局、厅运管局等等,其中有不少单位属于副厅级,交通厅就相当于一个小小的副省级单位,是个相对的独立王国,而赵詹奇就是这里的国王。
  左宁颖因此对赵詹奇心存感恩。作为一个下级,一个女人,除了努力工作,不给赵詹奇惹麻烦添乱子之外,她更是在感情上积极主动地“回报”对方……而这一切,很快被另外一个女人发现,她就是赵詹奇的妻子李蓉。
  赵詹奇和李蓉在上世纪70年代结婚,从江苏来到浙江打拼,仅仅只有中专文凭的赵詹奇生活得非常艰辛。李蓉一个人挑起家务的担子,相夫教子,让赵詹奇全身心投入到工作上。但自从赵詹奇当上交通厅厅长后,李蓉就发现丈夫回家的次数越来越少,最后终于知道了左宁颖的存在。为此,李蓉哭过闹过,但赵詹奇却依旧我行我素。
  在李蓉对丈夫毫无办法时,她的儿子赵广宇从新加坡留学归来了。李蓉将赵詹奇和左宁颖的事情告诉了儿子,让他帮忙想想办法,然而,赵广宇的做法却让所有人都大跌眼镜。
  
  保稳定,情妇老婆儿子组成“铁三角”
  
  赵广宇是赵詹奇的独子。1995年,赵詹奇将赵广宇送到新加坡留学,但儿子今后的出路,一直是赵詹奇的一块心病。赵广宇自小就仗着家里的权势在学校打架斗殴,被人们称为“赵衙内”。本来赵詹奇将儿子送到新加坡留学是想让他在国外磨练磨练,但没想到赵广宇的新加坡之行却成了赵詹奇疯狂敛财的开端。
  1998年春节期间,新加坡英德龙机械工程有限公司总经理林毅敏看中了萧山机场行李处理系统工程项目,但在当时,这个项目已经由上海一家公司中标,正准备签订合同。林毅敏对这项工程志在必得,他打听到赵詹奇的儿子正在新加坡留学后,立即派人去对赵广宇进行“公关”。
  林毅敏通过关系,帮赵广宇办理了硕博连读的手续。赵广宇马上按照林毅敏的吩咐向父亲吹风,说只要将萧山机场行李处理系统工程项目承包给林毅敏,林毅敏就可以负责他在新加坡的衣食住行,还能让他在新加坡干出一番事业来。
  赵詹奇自然知道林毅敏这是在曲线贿赂。赵詹奇认为商人惟利是图,不值得信任,坚决不接受一分钱的贿赂。但儿子出国需要钱,怎么办?林毅敏抓住赵詹奇的弱点,和他联系说:“可以让贵公子帮我们公司做业务咨询,他本来在新加坡就是学建筑的,刚好专业对口。如果他咨询的项目一旦中标,我们可以支付咨询费,是标的的3%~5%。这样一来,我们之间的合作就名正言顺了,您不用担受贿的罪名,我们不用负行贿的责任。”
  林毅敏顺利地拿到萧山机场行李处理系统工程后,按照事先承诺,将1万元新加坡币和6万美元分两次送给了赵广宇。
  见钱来得如此容易,赵广宇在新加坡过起花天酒地的生活。林毅敏的办法也给了很多送赵詹奇钱却送不进的老板们以启发,他们纷纷请赵广宇做“顾问”,变相向赵詹奇行贿。
  2004年,赵广宇从新加坡大学博士毕业,回到杭州成立了杭州广宇贸易公司。然而,他刚回杭州不久,就获知了父亲和左宁颖的事。赵广宇开始对左宁颖进行暗地调查。
  一调查不要紧,赵广宇发现父亲除了左宁颖以外,还有不少关系暧昧的女人,惟独左宁颖和父亲保持情人关系时间最长,和父亲关系最好。经过对左宁颖的仔细观察和多次接触,赵广宇也发现了左宁颖的优点,她虽然是赵詹奇的情人,但性格却比较温顺善良,对赵詹奇言听计从,没有什么野心。
  为此,赵广宇和母亲进行了一次交流,他认为还不如让左宁颖一直呆在赵詹奇身边,避免给其他居心叵测的女人钻了空子。考虑到左宁颖还算懂事,不会对自己的婚姻构成威胁,无奈的李蓉只好妥协。李蓉、左宁颖和赵广宇组成铁三角,将赵詹奇紧紧包围住,在这种畸形生活中,赵詹奇的仕途也突飞猛进,很快,他被列为副省长的人选,前途一片光明。
  赵詹奇深谙官场之道,副省长的位置竞争激烈,这就需要他四处活动。年逾六旬的赵詹奇这时候感觉到了钱对他的重要性,如何才能不被人发现而顺理成章地捞到钱呢?他管理的交通厅是个肥差,只要他一张口,就会有大把钞票飞来。吸取其他贪官落马的教训,赵詹奇思索出一条捞钱的新路子出来,那就是让儿子赵广宇和情妇左宁颖为他捞钱。
  经过密谋,赵詹奇和赵广宇、左宁颖达成一致意见:为避免暴露,由左宁颖担任赵广宇公司的副总经理,她出面拉业务回来由赵詹奇审批,然后将好处费收到自己手中,再将这些钱拿出来和赵广宇的公司一起承包工程,然后将钱洗进赵广宇的账户。这样一来,即使有人举报左宁颖收受贿赂,也不会牵扯出赵詹奇,而那些变相的贿赂也落在了赵家的口袋里!
  
  创记录,曲线捞钱“不遗余力”
  
  赵詹奇当了十多年的交通局长、交通厅长,结识了一批做工程的企业老板,时间长了就称兄道弟。老板们称赵詹奇为“阿大”。1994年,赵詹奇任杭州市交通局局长时,在他的帮助下,杭州市锦江集团董事长钭正刚发展迅猛,资产达到40个亿。钭正刚要感激赵詹奇,一次次送钱给赵詹奇,都被回绝了。
  决定伸手捞钱后,赵詹奇让左宁颖借口赵广宇的公司资金出现困难,向钭正刚提出“借”80万元给赵广宇周转。一直想报答赵詹奇的钭正刚马上照办,他将钱打到左宁颖的账户上,提出“不用还了,让赵广宇在我的公司做顾问,我给他开80万的年薪”。
  2003年,杭州市绕城高速公路实施收费权益转让。对此觊觎已久的杭州国益路桥经营管理有限公司的郁国祥,与赵詹奇拉上了关系。2006年春节后的一天,郁国祥找到赵詹奇,提出希望尽快向交通部办报批手续,没想到赵詹奇却一再拖延。郁国详得知左宁颖有“通天”之力后,拜访了左宁颖。左宁颖说:赵詹奇的儿子快要结婚了,要买房子,听说正在四处借钱呢!
  郁国祥心领神会,马上找到赵广宇。赵广宇表示要借300万。郁国祥一拍胸脯:“如果绕城公路的事搞成了,这300万是小数目。”赵广宇假惺惺地说:“这钱算我借的啊,利息按同期银行利息算,3年后归还!”过了几天,郁国祥将300万元打到了赵广宇公司的账上。郁国祥也如愿以偿买下了绕城公路收费权益。
  2006年,时任湖州市委书记的徐福宁因龙元集团行贿案案发,赵詹奇得知后惴惴不安,儿子拿“年薪”和“借款”的事让他担心。他打电话给钭正刚和郁国祥,说要将以前的“借款”在账上转一下。赵詹奇让儿子将80万元和300万元分别“还”回锦江集团和郁国祥的公司,然后再找一家企业,重新由锦江集团和郁国祥的公司分别将80万元和300万元打到这家企业账上,再转到赵广宇的公司账上。赵詹奇运用他的“安全规则”,编织了一张“收钱网”。
  经过左宁颖之手的钱像夏天的野草一样在疯长着,她竟然很少动用,只是一门心思地帮赵詹奇拉业务,将钱“洗”到赵广宇公司的账上。至于为什么这么做,左宁颖后来解释说:“我看重的是我跟赵詹奇之间的感情,他那么信任我,看重我,提拔我,我要用忠诚来回报他对我的爱。”
  也许是嫌这么收贿赂来钱太慢,或者是担心如果竞争选不上副省长,就要从交通厅厅长这个财神爷的位置上退下来,赵詹奇又让左宁颖、赵广宇设计出了一个惊天的计划
  那时,左宁颖在赵詹奇的安排下,直接负责交通厅的项目规划。他们决定利用这得天独厚的条件,将交通厅的公款拿出来和赵广宇的公司合作开发项目。直到2006年,赵詹奇一共挪用交通厅9000万元公款为自己谋利。
  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自从龙元集团行贿案案发后,有关部门就对收受了龙元集团好处费的左宁颖进行过调查。由于左宁颖非常精明,在龙元集团行贿案案发前,她就预感到要出事,已经将当时收到的龙元集团的55万元还给了龙元集团,因此才没有被牵扯进去。但从那时起,司法机关就对左宁颖进行了秘密的监视,摸清了左宁颖洗钱的内幕。直到最后,人们才发现,最大的蛀虫,其实是那个满嘴清正廉洁、仁义道德的赵詹奇。
  兴许是听到了风声,赵詹奇感觉山雨欲来,于是紧急策划让儿子赵广宇外逃,这样洗钱的内幕就会“查无对证”。然而,赵广宇早就在检察机关的布控之中,出逃前夜,他就被秘密带走了。
  赵广宇的销声匿迹,让赵詹奇以为他已经安全逃离,于是悠闲地做起了美梦。他哪里想到,赵广宇被抓后,为求自保,就竹筒倒豆子般将父亲联合情妇左宁颖借助广宇贸易公司捞钱的黑幕和盘托出。2006年7月26日,浙江省纪委和省检察院联合专案组正式对赵詹奇所存在的问题进行调查。2006年8月19日,赵詹奇被刑拘。赵詹奇受贿案由浙江省检察院侦查终结后,由湖州市检察院审查起诉。
  2007年4月3日,湖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了赵詹奇受贿案。公诉机关指控:1994年至2006年期间,赵詹奇利用职务之便,在工程招标、建设中,为他人谋取利益,收受他人财物共计人民币566.77万余元、新加坡币1万元、美元7.省略

浙江第一贪情妇妻儿携手捞|“浙江第一贪”,情妇妻儿携手捞钱内幕由小学生作文网(www.zzxu.cn)收集整理,转载请注明出处!原文地址http://www.zzxu.cn/view/1252396.html

相关推荐
Copyright © 2006 - 2016 WWW.ZZXU.CN All Rights Reserved
小学生作文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