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档大全 > 正文
文章正文

贪官的手铐有我一半,“贪内助”一声叹息:毕玉玺的手铐也有我的一半啊

文档大全 > :贪官的手铐有我一半,“贪内助”一声叹息:毕玉玺的手铐也有我的一半啊是由小学生作文网(www.zzxu.cn)为您精心收集,如果觉得好,请把这篇文章复制到您的博客或告诉您的朋友,以下是贪官的手铐有我一半,“贪内助”一声叹息:毕玉玺的手铐也有我的一半啊的正文:

[钱内助最新消息]“贪内助”一声叹息:毕玉玺的手铐也有我的一半啊

随着对京城巨贪毕玉玺的妻子王学英的审判,“贪内助”一词也随之成为一个流行词语。令人吃惊的是,王学英成为毕玉玺堕落过程中的催化剂,所有的起因竟然缘于一个“爱”字。她爱丈夫毕玉玺,所以纵容丈夫受贿;她爱儿子毕波,所以把贪来的钱财给了儿子。但她没有想到,正是这种畸形的爱,才害了丈夫和儿子,也最终害了自己。2005年9月26日,在王学英被判刑之后不到一个月,毕玉玺的儿子毕波被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3年缓刑3年。王学英在法庭上涕泪涟涟地哀求法官给她一次改过的机会,她想与亲人团聚想享受天伦之乐的哭诉,让人久久不能忘记。 中国论文网 https://www.xzbu.com/6/view-1178357.htm  
  
  丈夫发迹,军功章里曾有王学英的一半
  
  毕玉玺曾经也是一个身正不怕影子斜的好干部,这份曾经的荣耀不能不说与妻子王学英有关。甚至直到案发时,毕玉玺的钱包里还放着李世民对生活的百字箴言:“取本分之财,戒无名之酒。常怀克己之心,闭却是非之口。”这篇百字箴言就是王学英为提醒丈夫做一个好官而放到丈夫钱包里的。直到退休前,王学英一直在北京市通州区人民政府教育督导室工作,她经常做的工作就是教人怎样做一个清廉的好官。
  王学英择偶的标准自然与“廉洁奉公”是密不可分的,所以她嫁给了清正廉洁才华出众的毕玉玺。毕玉玺自从担任领导之后,不仅教育大家要廉洁奉公,他自己也是以身作则,从不接受乡亲们送的一分钱一件礼物。因为丈夫的关系,王学英也受到了群众的尊重,这让她感到非常骄傲。
  
  毕玉玺在通县工作时,能力强,胆子大,很有想法,也能从上头要来钱,其中就包括他为县里争取到资金修建运河大街和玉带路。由毕玉玺提议修建的运河大街一带,今天已经建成奥体公园和观光码头,成为通县著名的风景区。
  但毕玉玺离开通县也正是由于修路中出了问题。那条玉带路修建于1986年到1988年,主持者正是时任副县长的毕玉玺。在1990年,玉带路工程曝出一起贪污案件,工程包工头因经济问题入狱,其公司会计在狱中自杀。玉带路案件发生后,市里派人考察领导班子。调查后,虽没有证据显示毕玉玺与玉带路的贪污案有直接牵连,但不过案发不久,毕玉玺就离开了通县。在他离开通县时,并没有惯常的领导班子欢送仪式。
  
  治疗抑郁,怂恿丈夫受贿成为灵丹妙药
  
  1990年,毕玉玺到北京市交通局任副局长,主管公路工作,在重点工程中协助抓高速公路建设。毕玉玺认为,按照以往的规律,像自己这样的干部到市里工作,应该安排个正职才算名正言顺。别人到市里都是正职,他却是副职,就认为组织对他不公平。
  回到家,毕玉玺对王学英发泄她的不满说:“现在的官场规则是,在哪个职务上待几年是有不成文规矩的,到时候就应该升迁。否则,就是犯了错误;或没犯错误,被按犯错误的对待了。我认为自己属于后者。”
  王学英通过夫人外交打听到不少消息,常常听到一些当年一些同期的干部升迁的消息,王学英也为丈夫官场失意感到不满。她不失时机地在毕玉玺耳边唠叨起来说谁谁又升了,谁谁又发财了。
  
  毕玉玺总是觉得组织上亏待他,一度患上了抑郁症。王学英为此焦急万分,为了让丈夫找到一个发泄的出口,王学英暗示毕玉玺,既然总是觉得待遇不公,不如不卷入官场升迁,好好为自己、为家人弄点钞票,让毕家过上好日子。这仿佛是治愈毕玉玺抑郁症的灵丹妙药,慢慢地,毕玉玺开始收礼了,从半推半就到照单全收。
  毕玉玺受贿的心理也从战战兢兢到心安理得。毕玉玺还记得第一次做保龄球生意,对方提出给佣金,他不敢要。回家告诉王学英这事时,王学英没夸他,反而数落了他一顿,说他傻,哪有送上门的还不要的道理。后来毕玉玺实在经不起金钱的诱惑,王学英也时常“教导”他。从不敢要到开口要,毕玉玺在妻子的怂恿下完成了从一个廉官到一个贪官的蜕变。
  2001年,毕玉玺的思想彻底地扭曲了,成为了金钱的俘虏。毕玉玺每次出国都由其部下或一些个体商人陪同豪赌,自己从不花一分钱,赌博筹码都是他人送的。毕玉玺经常进行高档奢侈消费,大肆挥霍。同时,他将大量款物送给其情妇和与其保持不正当两性关系的人。毕玉玺在一个高级娱乐场所按摩脚时,听按摩小姐张某说买房缺钱,他一次送给张某20万元。
  
  
  索贿妙招,烟酒糖茶变成几十万巨款
  
  在丈夫一步步滑向贪婪的深渊时,王学英不仅没有帮丈夫认识到他的错误,反而认为丈夫的权势是她炫耀的资本,可以开发利用,让自己和宝贝儿子荣华富贵。
  手握工程审批大权的毕玉玺也成了大大小小包工头争相讨好的对象。家里的烟酒茶叶也多了,家也常搬,有一次王学英尝到了搬家的“甜头”。2001年春节,家中的烟酒堆积成山,扔也不是,送人也不是。这时,王学英突然想到了一个叫兰义的承包商。王学英想,就让兰义去处理吧。于是兰义拉走了3箱烟,还有一些洋酒和茶叶。第二天,兰义提着一个手提包到了毕家,王学英没说什么就收下了。等兰义离开,王学英打开提包,发现里面是用报纸包好的一捆捆崭新的人民币,一共10万元!
  当然,王学英也明白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当晚,王学英就在毕玉玺耳边吹上了枕头风,夸兰义会办事。王学英充分发挥自己教导主任的特长,将毕玉玺目前面临的形势、官位的价值、家中的状况分析得头头是道,只不过平时她教育别人讲的是舍己利人、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而具体到自己就是要老毕舍人利己、全心全意为家里服务。
  这个兰义是挺会来事,他见毕玉玺很爱赌,尤其喜欢玩一种叫砸金花的扑克牌游戏,于是投其所好,经常约了几个朋友和毕玉玺一起玩“砸金花”。吉星高照的毕玉玺是玩一次就赢一次,而在生意场上精明能干的兰义在赌场上却成了“霉星”,只要碰到毕玉玺就必输无疑。兰义因前前后后总共输掉了80万元而被赌友们封为“兰精光”,这些钱都被兰义存进了毕玉玺让他保管的存折里。来而不往非君子,毕玉玺送给了兰义一些不大不小的工程。
  一年后,毕玉玺又搬家。王学英的电话又打给了兰义,一车价值8万元的烟酒茶,换来了20万元!不久,没有任何资质的兰义又顺利地拿到了800万元的工程。
  这种无本生意让王学英心花怒放,她渐渐喜欢上了这种好买卖,她的胃口也渐渐大起来。王学英开始频繁出入毕玉玺所在单位的一些重大活动当中,俨然是毕玉玺的出纳。
  
  爱子心切,贪婪夫妻张开鲸吞之口
  
  “就算你不为我和你考虑,你也总得为咱们的宝贝儿子考虑吧,人活一辈子不就图下一代更强嘛!”这是王学英常常挂在嘴边的话。毕玉玺和王学英最溺爱的就是自己的儿子,他们甚至不惜重金把儿子送到国外读书,目的就是让孩子有个好前途。
  王学英常说:“我太爱儿子了,我希望别人有的他也能有,他能够过得更好!”如同每一位母亲一样,王学英眼中的儿子是天下最棒的。王学英希望儿子能接受最好的教育,过最好的生活。当然,这一切都需要钱的支持。
  毕玉玺也特别溺爱他的儿子,每次提起儿子都一口一个“大波”,对儿子的要求也是有求必应,不管合理不合理。远在英国留学的儿子是他敛财的最大动力。
  由于心里深深地“爱”着儿子,毕玉玺和王学英逢人就夸自己的儿子如何如何。一次,某建筑公司的老板张桂军和毕玉玺吃饭时,听说毕玉玺儿子毕波要出国,于是张桂军就从他的存折上提出5万美金,送到毕玉玺的宿舍,毕玉玺在半推半就中接受了。
  毕波出国后,2003年8月,张桂军和毕玉玺夫妇吃饭,王学英又夸自己的儿子很聪明,现在英国留学。众人自然跟着附和赞赏一番,王学英却叹了一口气,开始哭穷:“你们在国内,不知道在外面有多苦啊。在国外需要花钱的地方比在中国多,我儿子还要自己做饭。想起来都觉得心酸,是我们这些当爹妈的没出息,不能让他享福啊。”一番话说得众人面面相觑。
  张桂军决定趁这个机会以资助毕波留学为名再次送钱给毕玉玺。第二天,张桂军一个存有18万元美金的存折交给了王学英,但毕玉玺觉得数额太大害怕出风险,让王学英退还给张桂军。但张桂军并没放弃,又向里面存了5万美金,再次送了过去,这次王学英没有再退回,之后又一次性地转到了儿子的帐上。当然,张桂军“仗义”的行为随后被王学英告知了毕玉玺,张桂军慷慨大方,并且以送存折的方式让“老毕”很放心,就这样张桂军从“老毕”手里赢得了6个工程标。
  从此,心存着对儿子的“爱”,王学英在丈夫毕玉玺这把大伞的荫凉下,开始为所欲为地四处“掠财”。王学英经常会故意在公开场合表示,儿子毕波留学费用高昂,暗示他人“送钱”,而有求于毕玉玺的人自然“心领神会”。
  毕玉玺则将他人孝敬的赃款通过美国花旗银行,由行贿人汇入毕波在英国开设的账户,毕波需要钱时随时都可以提取。比如,一些行贿人在得知机场高速路需要建加油站等附属设施时,都想尽办法来承接这些项目。当然,这些行贿的钱很多都汇至毕波在英国伦敦的学生账户中。
  
  双双入狱,毕玉玺的手铐也有王学英的一半
  
  2004年5月,毕玉玺被“双规”。同年8月,毕玉玺涉嫌受贿被刑拘。毕玉玺东窗事发后,王学英在背地里也加紧活动。为了销毁证据,王学英联系亲属转移了大量的赃款赃物。花甲之年的王学英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自己有一天也会站在审判席上,以前都是身为人民政府教育督导室主任的她教导别人,对于一些教育人的大道理她是烂熟于心,倒背如流,现在她却成了这些话语的聆听者,成为了被告人。
  2005年8月25日,在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的法庭上,在每每提及儿子的时候,王学英眼睛里都会闪出极其慈祥、母性的光。这种母性让人们很难把她和“贪内助”的特别称谓联系起来。王学英哽咽着说:“说句心里话,我现在的心情很痛苦、很沉重,我受了一辈子教育,可是却不懂法,没有考虑自己行为的影响和后果。我上有年近90岁的老父母,下有儿女、外孙,由于我们夫妻的缘故,给他们带来很大的伤害,我希望能给我一个机会重新回到他们身边,再给我一个做女儿、做母亲的机会……”
  2005年8月30日,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对王学英涉嫌受贿一案作出一审判决,以受贿罪判处王学英有期徒刑10年。庭审后,王学英说:“现在我只有一句话,最对不起的就是儿女了。我没有好好照顾他们,给他们更多的爱,现在最受伤害的就是我的儿女。”
  而让王学英牵挂的儿子毕波,也在2005年9月26日被法院以转移赃物罪判处有期徒刑3年,缓刑3年,并处罚金人民币3000元。宣判前毕波坐在被告人席上表情紧张凝重,听罢判决后,毕波一改严肃表情当即笑了,挥笔在判决回证上写明:不上诉。随后毕波大步走出法庭,头也不回。
  而他的父母,此时正身陷囹圄,独对秋风!
  
  编后:
  毕玉玺的妻子王学英并不是第一个随贪官丈夫落马而被查处的“贪内助”。有很多的领导干部的腐败,正是从夫人的怂恿变坏开始的。前山东省烟台市副市长受审时曾说过一句令人深省的话:“我戴的手铐有我的一半,也有我妻子的一半。”对这句话,想必毕玉玺也深有同感。在反腐倡廉斗争中,不能忽略“官太太”的贪婪,必须依法给“贪内助”以必要的打击,使将人民赋予的权力化为私有的贪官们受到震慑。(作者声明:拒绝一切形式的转载)
  责编/刘薇

贪官的手铐有我一半,“贪内助”一声叹息:毕玉玺的手铐也有我的一半啊由小学生作文网(www.zzxu.cn)收集整理,转载请注明出处!原文地址http://www.zzxu.cn/view/1252409.html

相关推荐
Copyright © 2006 - 2016 WWW.ZZXU.CN All Rights Reserved
小学生作文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