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档大全 > 正文
文章正文

第一婚宠总裁我会乖,名导胡玫赞学者丈夫信任我没有“潜规则”

文档大全 > :第一婚宠总裁我会乖,名导胡玫赞学者丈夫信任我没有“潜规则”是由小学生作文网(www.zzxu.cn)为您精心收集,如果觉得好,请把这篇文章复制到您的博客或告诉您的朋友,以下是第一婚宠总裁我会乖,名导胡玫赞学者丈夫信任我没有“潜规则”的正文:

名刀|名导胡玫赞学者丈夫信任我没有“潜规则”

曾导演过《雍正王朝》、《汉武大帝》、《乔家大院》的女导演胡玫,因擅长导演气势恢宏的男人戏,而在中国影视界独树一帜。胡玫的丈夫何新是著名学者,为了支持胡玫的事业,他甘愿回归家庭;当胡玫遭受一连串风波和打击时,他又用男人海洋般的情怀,为妻子拨雾启程…… 中国论文网 https://www.xzbu.com/6/view-2196179.htm  
   牵手幸福,名导演勇敢做妈妈
  
  胡玫和何新相识于1991年6月,在一次电影作品研讨会上。当时才33岁的胡玫已经成了国内非常知名的导演,所以大家对她的评价基本上都是一边倒的。只有一个人提出了自己的看法:镜头语言和叙事方法还有进一步提升的空间,画面可以再拍得唯美一些,这个人就是何新。
  正是何新这种“不合时宜”的声音,引起了胡玫的注意。何新穿着一件白色的衬衣,头发梳得一丝不苟,说起话来思维缜密慢条斯理,很有学者风范。胡玫特意打听了一下,这位温州男人是中国社科院的研究员,行事特立独行,读大学的时候因为不满呆板的教学方法,主动退学,后来是靠自学成才,在经济、历史、考古等方面有很深的造诣。
  两个月后,胡玫执导的故事片《鹭岛情》试演,她特意邀请何新一起去看电影。那天,从电影院出来,两人路过社科院时,何新看着胡玫的眼睛:“不去我陋室坐坐吗?”胡玫爽快地同意了。走进何新的家,胡玫大吃一惊,与其说这是个家不如说是个书库,房间里除了一张单人床外,其他的地方都堆满了书。何新除了上班,其余时间就是在这个狭小的空间里读书、做学问。何新的敬业和定力,再次令胡玫钦佩不已。
  经过接触,这对精英惺惺相惜,心灵的距离很快拉近了。这时何新虽然年过不惑,但因为一心钻研学问,耽误了婚姻,至今孑然一身。在何新眼里,胡玫端庄大方,又不失女性的温柔,所以爱慕之心渐起。第二年,何新主动将胡玫约到北海公园,向她表白了自己的心情。
  其实,何新的影子早已在胡玫心里跳跃,只是她之前经历过一次失败的婚姻,所以不敢展开新的恋情。面对何新的表白,胡玫毫不遮掩地将心头的顾虑吐露出来。何新一把抓住胡玫的手:“那段情感挫折不是你的错,我觉得经历过情感沧桑的女人,更懂得珍惜。”何新的勇气和真诚感染了胡玫,她勇敢地接受了何新的感情。1993年,两人组建了家庭。
  1998年10月,《雍正王朝》在央视黄金时段播出后,掀起了收视狂潮,胡玫的名字开始走进千家万户,成为中国最有名的导演之一。就在这时,她发现自己怀孕了,惊喜与忧伤顿时在她心头交织。她很想把孩子生下来,可又担心已经40岁了,高龄产子会不会风险太大。这种复杂的心情,让胡玫烦躁不安。在丈夫的追问下,她轻描淡写地将怀孕的事告诉了丈夫,49岁的何新激动得热泪盈眶:“我盼孩子盼了好多年,现在终于可以做爸爸了!”蓦然间,何新一回头,发现胡玫暗淡的眼神,不解地问:“你就要做妈妈了,应该高兴才是呀,怎么还愁眉苦脸?”胡玫告诉丈夫高龄产妇的种种危险。何新长叹了一口气,既然自己深爱妻子,就要尊重她的选择,他无奈地点了点头。
  一个星期后,何新接到母亲打来的电话:“听说胡玫怀孕了,我们太高兴了!我做梦都想抱孙子了!何新呀,不是妈说你,你和胡玫这么大年纪了,早就该有自己的孩子了!”何新对母亲说:“妈,胡玫40岁了,怀孕生孩子有风险,我们不想要这个孩子。”何母在电话那端哭了起来,何新劝说好一阵子,母亲才同意。
  放下电话,何新歪倒在沙发上泪流满面。霎那间,胡玫的心被深深地触动了,看得出来,丈夫多么想拥有一个自己的孩子呀!一个本来可以拥有孩子的正常男人,因为妻子担心承担风险,而剥夺他做父亲的权利,这实在是一种残忍!想到这些,胡玫觉得自己的想法太自私了。她从背后抱住丈夫,将脸埋在他头上,哽咽着说:“何新,对不起,我不该有那样的想法,我现在改变主意了,我要把宝宝生下来。”
  
   支持老婆,名学者甘当“家庭妇男”
  
  1999年6月,41岁的胡玫生下了儿子乐乐。见母子平平安安,何新流下了男人珍贵的泪水。住院一个星期后,何新将妻儿接回了家。他对胡玫说:“你现在主要的任务是休息,我的主要职责是照顾你和儿子。”
  何新是一介书生,以前很少做家务,而今他将照顾胡玫母子的任务包揽过来。胡玫喜欢吃鱼,何新隔三差五地去菜场买,将红烧鱼、清蒸鱼,糖醋鱼等各种花样都做了个遍,以至于那条街上的小贩都认识他,一见他挎着篮子来市场,大老远就争先恐后地叫他:“何老师,我这鱼新鲜,来这里买吧!”
  刚出生的儿子更难伺候,何新小心翼翼地给儿子洗澡、换尿布、喂开水,深夜起来睁着一双惺忪的睡眼,哄儿子睡觉……曾经,何新认为:一个大男人做琐琐碎碎的家务事,简直是浪费青春和生命,自从自己做了爸爸后,他发现为妻儿做每一件琐事都能给他带来幸福和快乐。原来一个男人,只有真正做了父亲,他的人生才能灿烂而丰盈!
  经过半年的休养生息,胡玫的身心状况回到了从前的状态。2000年春节一过,胡玫就要去天津拍电视剧《忠诚》,她狠心给儿子断了奶。这时儿子才半岁,看着丈夫系着围裙,坐在沙发上抱着儿子喂奶粉,儿子一尝感觉味道不对,将奶吐得满身都是,哭得撕心裂肺,酸涩的泪水在胡玫的心里倒流。拎着行李的她,站在客厅里再也迈不开步子。何新抱着孩子走了过来,对胡玫说:“你走吧,你做的可是大事,剧组耽误不起。你放心,我会把孩子和家里照顾好。”胡玫在儿子粉嫩的脸上吻了一下,含泪走出了家门。
  中年得子,乐乐成了何新生命里最重要的组成部分。本来他可以请保姆照看儿子,但当他看到英国社会学家研究得出的结论:父亲亲自抚育儿子,儿子长大后要聪明一些,性格要开朗一些后,他的心里格外不平静。为了让儿子多一些父爱的阳光,同时也为了给妻子一个稳固的后方,这年5月,何新辞去中国社会科学院的工作,回归家庭,做了一名不折不扣的“家庭妇男”。
  作为职业女性,胡玫常常一走就是三四个月,甚至大半年。但她毕竟是女人,是母亲,对丈夫和儿子的思念,常常令她愁肠百结。2002年10月,胡玫在安徽黄山执导电视剧《芬尼的微笑》,何新带着3岁的儿子去探班。几个月不见,儿子又长高了长胖了,一口乳牙长得洁白整齐,胡玫冲过去,将儿子紧紧搂在怀里,儿子则轻轻地叫了一声“阿姨”。就是这声阿姨,让坚强的胡玫泪如雨下。
  何新心里五味杂陈,他认真地对胡玫说:“虽然你是职业女性,但也不能生生割裂对孩子的母爱,这样不仅对他不公平,而且不利于他的成长。”丈夫的话让胡玫陷入了沉思……是呀,孩子在成长的过程中,父爱母爱同样不可缺失,否则孩子的童年会留下永远的遗憾。明白这些,胡玫告诉丈夫:“从今以后,我要坚持每个月与儿子见一面。”胡玫说到做到,此后她每个月都要抽时间回一趟家,有时工作实在太忙,何新就带着儿子去剧组看她,一家三口享受难得的天伦之乐。
  2005年5月,胡玫在山西执导《乔家大院》,何新又带着儿子来剧组与她团聚。此时的乐乐已经6岁,长得虎头虎脑,一双眼睛像两颗黑葡萄,亮晶晶的,很是可爱。何新父子来剧组不久,胡玫遇到了烦心事,扮演乔致庸孙子小栓的小男孩因为生病回家去了,她一时找不到合适的演员,急得满嘴都是水泡。
  何新知道后,指着在院子里翻跟头的乐乐对妻子说:“乐乐与小栓年龄相仿,何不让他试一下?”胡玫一拍脑袋:“是呀,为什么放着现成的小演员不用?”她问儿子:“你愿意去跟妈妈演戏吗?”乐乐眼睛骨碌碌转了一圈,挥舞着小手说:“演戏好玩,我愿意!”
  就这样,乐乐误打误闯地过足了一回戏瘾。也许是有胡玫的遗传基因,乐乐穿上戏服,拖着条小辫子,往镜头前一站,浑身都是戏,将小栓的活泼、调皮、懂事演得活灵活现。儿子出色的表现,让胡玫和何新乐不可支。这次,何新带着儿子在剧组足足住了一个月,这是他们一家三口相聚最久的一段时光。
  这年9月,胡玫的父亲胡德风患上了胃癌,胡玫是家里唯一的女儿,从小和父亲感情很深。父亲患上了绝症,而自己又不能在他跟前尽孝,让她痛苦不堪,经常以泪洗面。何新安慰她说:“乐乐已经上学了,我不用再为他操很多心了,我可以抽更多时间照顾爸爸。放心吧,你不在身边,我也会把爸爸照顾好。”丈夫的体贴真诚与善解人意让胡玫心里感动……
  
   谣言四起,夫妻同舟共济真爱依旧
  
  胡玫的父亲胡德风是中国有名的指挥家,曾在大型歌舞剧《东方红》中担任指挥;母亲马旋曾是解放军艺术学院声乐系的主任。两位老人都年近八旬,身体都不好,都需要人照顾。胡玫的两个哥哥胡铮、胡�都已各自成家,有一大摊子事要忙,照顾胡德风的重担落到了何新身上,他尽心尽力地替胡玫尽孝。他给老人洗脸、做饭、擦身子,像亲儿子一样不厌其烦,一天要在医院里待十个小时。
  一个月后,胡玫来医院看望父亲,见父亲气色尚好,精神状态也不错,身上的衣服干干净净,没一点味道,胡玫的感激之情溢于言表。晚上回到家,儿子睡熟后,何新又开始坐在灯下写学术论文。胡玫见丈夫胡子拉碴,将他拉到洗漱间,在他嘴角四周涂上白色泡沫,然后用剃须刀将丈夫的胡子刮得干干净净。何新抚摸着光洁的下巴,对镜一瞧,调皮地说:“哎呀,胡子一刮,我年轻了好几岁!”丈夫可爱的样子将胡玫逗笑了……
  在胡玫的要求下,院方组成了最强大的专家小组对胡德风进行精心救治,但年迈的胡德风生命火花一天天暗淡。2007年3月,胡德风的癌细胞已经扩散到全身,生命垂危,医生两次下了病危通知。那时,胡玫正在江西拍戏,何新将岳父的情况告诉了胡玫。
  第二天,胡玫心情沉重地赶回北京。夫妇俩守在病床边,一人握住老人的一只手。父亲有气无力地对胡玫说:“我这个病可害惨何新了,为了我他都没有自己的生活了。小玫,何新虽然是我的姑爷,但是和亲儿子没有什么区别,你以后可要善待他!”胡玫将父亲的手贴在脸上,任无声的泪水浸湿父亲青筋裸露的手……
  一晃三天过去了,胡德风始终处于昏迷状态,胡玫的心分成了两半,一边是牵挂垂危的父亲,另一边担心远在瑞金的剧组。何新知道妻子的焦虑,拎起她的行李包说:“那边那么多人在等你,你赶紧走吧。”胡玫挥泪和父亲与丈夫作别。胡玫刚到剧组,胡德风就安详地走了。想到胡玫从瑞金到南昌要坐七个多小时的汽车,再乘几个小时飞机到北京,实在太疲惫,况且那边拍摄太紧张,何新和胡玫的两个哥哥商量后,全家人向胡玫隐瞒了父亲去世的事实。
  几天后,老人的后事妥妥当当办理完毕,直到这时,何新才通知胡玫。胡玫赶回北京悼念父亲,在父亲的灵位前长跪不起:“爸爸,我对不起你,没有尽到女儿的责任!”何新将妻子拉起来,动情地说:“爸爸不想因为自己的病情耽误你的工作。他弥留之际还在问你的进度,你把这部戏拍好,就是对他老人家最好的纪念。”丈夫的开导让胡玫的心绪平复了许多。
  痛定思痛,胡玫蓦然悟道:生命太短暂了,只有珍视现实,才是对生命的尊重,才是对自己和家人的负责。明白这些,胡玫开始放慢工作的脚步,她推掉很多片约,抽出更多的时间来陪伴丈夫和儿子。一家三口戴着旅行帽穿着运动鞋,一起到外地旅游;她和丈夫在家包饺子,儿子将面粉涂在他们脸上,将两人弄成个大花脸,夫妇俩你看我,我看你,笑得前仰后合……胡玫惊喜地发现,疲惫的身心在家庭驿站休整后,才更有激情和精力投入到新的工作。
  不久,北京的一家网站刊载题为《我曾经被导演胡玫潜规则过》的重磅新闻。一个署名丁军的男演员在博客中说是胡玫的地下情人。一石激起千层浪。第二天,全国各大网站和报刊纷纷转载这则新闻,胡玫被推到了风口浪尖。她既惊讶又气愤,自己和丁军只见过一次面,当时丁军的妻子也在场。胡玫怎么也不明白,丁军为了炒作自己,会这样不择手段地牺牲自己的名誉。丁军这样做,对自己和丈夫何新将会造成多大的伤害呀!
  那段时间,胡玫的精神几近崩溃,生物钟彻底被打乱了,她噩梦连连,睡不了几分钟,就从梦中哭醒。她一连几天不吃不喝,脸色很黄,精神状态极差。何新也感到了舆论的重压,家里的电话成了热线,一些人打着安慰的幌子开导何新,实则探听隐私。何新一出门,就感到背后投来刺一样的眼光,这让他痛苦万分。但何新是个理智的男人,他相信妻子的清白,相信妻子是被人陷害。何新知道,娱乐圈鱼龙混杂,一些人为了出名,什么损人的阴招都想得出来。因此,尽管自己如坐针毡,何新始终没有说一句埋怨妻子的话。
  随着外面的炒作一浪高过一浪,胡玫的痛苦一天比一天加深。尽管何新百般安慰妻子,但他的话对胡玫来说是那么苍白无力。何新明白,只有还妻子一个清白,挽回妻子的声誉,胡玫才能真正从精神上站立起来。很快,何新为妻子聘请了律师,准备与丁军对簿公堂。就在这时,丁军主动向胡玫道歉,说他也是受害者,那篇文章不知是谁写的,他在网上发表了道歉声明。这样一来,外面纷纷扬扬的谣言不攻自破。胡玫和何新都是善良的人,没有再追究对方的责任。经历了这次风波,胡玫和丈夫都有一种相依为命的感觉。
  虽然经受了一连串的打击和挫折,但有了丈夫的关爱和呵护,胡玫没有倒下,依然在艺术道路上探索前行。而这些年,何新虽然回归家庭,但他从没有放松自己,短短几年,他相继写出了《世界经济形势与中国经济问题》等多篇颇有影响的学术文章,为相关部门决策提供了可靠依据。不仅如此,何新还应邀与美国、古巴、日本等国家领导人探讨国际经济形势,这使他在中国学术界有着特殊的地位。夫妻俩比翼齐飞举案齐眉,在演艺圈被传为佳话。

第一婚宠总裁我会乖,名导胡玫赞学者丈夫信任我没有“潜规则”由小学生作文网(www.zzxu.cn)收集整理,转载请注明出处!原文地址http://www.zzxu.cn/view/1252425.html

相关推荐
Copyright © 2006 - 2016 WWW.ZZXU.CN All Rights Reserved
小学生作文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