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档大全 > 正文
文章正文

潜规则干妈,官宦之家的“潜规则”撂倒交通厅长

文档大全 > :潜规则干妈,官宦之家的“潜规则”撂倒交通厅长是由小学生作文网(www.zzxu.cn)为您精心收集,如果觉得好,请把这篇文章复制到您的博客或告诉您的朋友,以下是潜规则干妈,官宦之家的“潜规则”撂倒交通厅长的正文:

官宦之家什么意思|官宦之家的“潜规则”撂倒交通厅长

母子联手,抵抗“狐狸精”入侵      1999年春节期间,浙江省发改委副主任赵詹奇拨通了远在新加坡的儿子赵广宇的电话:“新加坡英德龙机械工程公司的总经理林毅敏近日有事找你。” 中国论文网 https://www.xzbu.com/6/view-2380473.htm  赵广宇1976年10月出生,20岁那年被父亲送到新加坡一所名牌高校,自费攻读博士研究生。赵广宇心里纳闷:父亲为何要安排自己跟一个陌生老板会面呢,这太不像是父亲做事的风格。
  不久,林毅敏打来电话约见赵广宇。在一家富丽堂皇的大酒店包厢里,林毅敏态度谦恭地对赵广宇说:“我们拟聘赵博士为我公司的信息咨询员。”赵广宇吃了一惊,这与自己的专业八竿子打不着啊。林老板笑笑说,不用他给公司干活,他只要象征性地来应聘这个职位,领领薪水就可以了。林老板将1万元新加坡币和5.8万美元“咨询费”送到赵广宇手上,赵广宇立即明白过来:肯定是父亲和这个外商在搞权钱交易,让儿子当代理人,在境外受贿。
  “爸,这钱咱们不能要呀!”手捧着沉甸甸的“咨询费”,赵广宇吓得浑身发抖,连忙给父亲打电话。
  “傻瓜,这是外国人的钱,你就大胆地拿吧!”赵詹奇一边安慰儿子,一边讲出了拿钱的理由:英德龙公司想在投资30亿元的杭州萧山机场建设中分一杯羹,而赵詹奇是这个项目的副总指挥长,实权在握。林毅敏承诺,只要能得到赵詹奇的“关照”,他的公司将按中标价的3-5%以“咨询费”的名义支付给赵广宇。
  不费吹灰之力掘到第一桶金,赵广宇忐忑不安的心渐渐平静下来。后来,赵广宇成了父亲和林毅敏的传声筒,一有什么信息,赵詹奇立刻打电话告诉儿子,让儿子赶紧告知林毅敏。
  2001年,怀揣博士学位证书的赵广宇回国,注册成立了“杭州广字贸易有限公司”,主营建材批发业务。就在赵广宇准备大展拳脚时,他卷入了一场家庭纠葛之中。
  母亲阚玉梅眼泪汪汪地告诉赵广宇一个秘密:有个叫汪沛英的女人,曾经是赵詹奇的部下,10年前,汪沛英的婚姻发生了变故,赵詹奇给予了这位女部下许多帮助,汪沛英感激涕零,后来两人苟合在一起。由恩人变成情人后,赵詹奇为了避人耳目。动员汪沛英辞职,让她成立了一家公司。赵詹奇利用职权关照汪沛英的生意,得到好处的汪沛英对赵詹奇更加依赖,离异8年来她心甘情愿地做赵詹奇的情人,并且撺掇赵詹奇离婚,然后把她娶进门。
  “这个不要脸的女人,太无耻了!”赵广宇拍案而起,对汪沛英恨得咬牙切齿。在赵广宇看来,这件事如果不及时处理,不仅深深伤害母亲,还会严重影响到父亲的仕途。
  赵广宇让母亲多吹枕边风,将父亲出轨的心“收”回来。于是,阚玉梅一边对丈夫的起居更加体贴地伺候,一边回忆当年从“草根”起步,直到今日“贵族”的不易之路。赵詹奇心有所动,他的确有着既辉煌又坎坷的发展道路。
  1949年1月,赵詹奇出生于江苏宜兴农村,家中兄妹6人,他排行老二。1968年在南京读完中专后,19岁的赵詹奇被分配到浙江制药厂,与同厂女职工阚玉梅结婚,夫妻二人同甘共苦。赵詹奇工作勤勉有加,从制药厂设备科长被调至杭州市医药局任办公室副主任,34岁时调至杭州市拱墅区区委副书记、区长。1992年,赵詹奇被调任杭州市交通局局长,5年后出任浙江省发改委副主任。
  赵广宇单枪匹马找到汪沛英,开门见山:“过去的事既往不咎,从现在开始,请你离我父亲远一点。聪明的女人见好就收,如果你执迷不悟继续纠缠下去。肯定没有好下场。”汪沛英面不改色,笑吟吟地说:“广宇呀,连你爸爸也不敢这么对我讲话,亏你还是留洋博士呢,咋没有一点绅士风度?”
  赵广宇严厉警告汪沛英:“如果你敬酒不吃吃罚酒,老子就找人给你放血!”
  
  父亲情妇用“潜规则”策反儿子
  
  汪沛英主动打电话约请赵广宇出来谈谈,赵广宇以为汪沛英害怕了,他雄纠纠气昂昂地赴宴。
  汪沛英打扮得雍容华贵,尽管她只比阚玉梅小9岁,但看上去显得很年轻。汪沛英一边敬酒,一边说:“你父亲是一个好男人,不像其他官员那样滥情。”言下之意,她是赵詹奇非常珍惜的唯一情人。汪沛英接着说:“你想过没有,我和你父母相处得风平浪静,如果你把水搅浑,绯闻对领导干部的伤害是致命的啊!妻妾共荣是许多达官贵族家庭奉行的潜规则,谁要是坏了规矩,那是一损俱损,两败俱伤的下场。”
  赵广宇瞠目结舌。从汪沛英的话语里,他感到这个女人手中很可能握有对父亲极具杀伤力的“牌”。见赵广宇蔫下来,汪沛英端起酒杯:“既然大家都是自己人。窝里斗多不明智呀,说不定将来我还能在生意上帮你出些点子呢!”
  本来是想收拾“狐狸精”,结果反而被劝降。赵广宇心里很不是滋味。汪沛英言出必行,立马为赵广宇捧出了第一个“金点子”,她准备让赵广宇充当父亲权力的“托儿”,从而快速壮大事业。
  赵广宇心领神会,他马上向父亲索要一部丰田佳美轿车。赵詹奇想到了浙江省钱江建筑公司三分公司经理毛建强。他曾帮助毛建强承揽了9个工程业务,还将其妻子刘群调入浙江航空投资公司。毛建强将36万元划进赵广宇公司的账户,还装模作样地与赵广宇签订了一份虚假聘用协议,每年给赵广宇发20万元“年薪”。以后的3年时间里,毛建强总共给赵广宇发放年薪60万元。
  2003年1月,赵广宇的公司流动资金困难。危难之际,汪沛英向赵广宇透露:“你爸帮助杭州市锦江集团迅猛发展,该公司资产达到40亿元。这家公司老总钭正刚为了感谢你老爸,一次次地送钱,都被你爸拒绝。”赵广宇向老爸一张嘴,那位钭老板马上出手,融资给赵广宇公司80万元。
  随着与汪沛英的接触增多,赵广宇对她的恨意和戒备一点点地减少。2003年2月,赵詹奇晋升为浙江省交通厅厅长、党组书记。红头文件下发后,汪沛英设宴为情夫祝贺,她特意将赵广宇也请来,与赵氏父子杯觥交错,欢声笑语,其乐融融。
  “赵公子快成新郎了,大家别忘了喝喜酒哦!”2005年春节前,一条消息在工程老板们之间传播,幕后操持者正是汪沛英。杭州国益路桥经营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郁国祥顿时兴奋不已,因为他正有求于赵厅长。郁国祥出手阔绰,拿出300万元为赵广宇购买和装修新房,连借条也不打。很快。郁国祥如愿以80多亿元中标,获取了绕城公路收费权益。
  赵广宇对汪沛英心存感激。但仍旧有一丝疑心。汪沛英心知肚明,为了彻底融化赵广宇心中的坚冰,她再次倾力帮助。
  2006年6月,有关企业共同出资成立杭州千岛湖绿城投资置业公司,斥资4.2亿元在千岛湖开发一片12万平方米的景观用地。汪沛英对赵广宇说:“你个人的贸易公司规模太小,不足以成大业,你要学会借势。”于是,二人一唱一和地向赵詹奇吹风,在厅长权力的运作下,30岁的赵广宇摇身一变,成了实力雄厚的大公司的总经理。
  “汪姐,谢谢你为我所做的一切!”事后,赵广宇专门宴请汪沛英。汪沛英亲热地说:“还客气啥,我早说过,咱们都是自己人嘛!”   眼看丈夫与汪沛英越走越近,阚玉梅的心事日益加重。赵广宇开导母亲:“汪姐和爸爸之间其实也没有你想像的那么严重,就是特知己的男女朋友。您要是不相信,哪天我让汪姐离我爸远一点。”
  此后,赵广宇不仅在母亲面前有意淡化父亲与情妇的关系。而且替父亲的风流韵事打掩护。有时赵詹奇在汪沛英的住处彻夜不归,赵广宇会安慰母亲说:“我爸是个大忙人,经常深入基层和工地抓工程,深得领导赏识,您就别多想了。”
  阚玉梅对儿子调转风向偏袒汪沛英感到困惑不解,但是现在她最相信的人也只有自己的儿子了,她相信儿子爱自己的母亲胜过爱世间的一切。
  
  东窗事发,亲人情人倒戈
  
  “广宇,我又弄了几瓶洋酒,有空过来干几杯。”2006年3月初,汪沛英打电话邀请赵广宇聚会。
  不知从何时起,汪沛英和赵广宇成了无话不谈的朋友,不仅保持着电话联系,而且聚会时互相邀请对方凑热闹。赵广宇对杯中之物情有独钟。汪沛英投其所好。让圈子里会喝酒的朋友陪他猜码划拳;汪沛英热衷于美容,赵广宇出国时总忘不了给她买几瓶高级化妆品。
  更令汪沛英得意的是,在赵广宇的协调下,她和阚玉梅的紧张关系得到了缓解。汪沛英还煞费苦心,暗中怂恿杭州一家公司帮助阚玉梅炒股票。这样一来,赵詹奇后院不起火,两个女人井水不犯河水,好一幅和谐局面。
  2006年7月26日下午,汪沛英和赵詹奇在风景迷人的西湖边一间茶坊内幽会。汪沛英再次提出了什么时候结婚的问题:“老赵,听说你马上又要高升了,省长这个位子早晚也是你的,但是你还要奋斗多少年呵,我已经跟了你12年,我想成为你的太太,不想不明不白地过一辈子。”
  赵詹奇拿儿子做挡箭牌:“广宇刚结婚,我要是也跟着做新郎。他不会答应的。”
  “广宇这边你不必有顾虑,我来搞掂,现在我和他是知心的好朋友,他会识大体顾大局的。”汪沛英的自信让赵詹奇目瞪口呆,他当然想不到这些年汪沛英暗中策反,早已将儿子的敌意瓦解,其目的就是为了铺平自己“转正”的道路。
  赵詹奇另有顾虑:“现在是什么节骨眼啊?我要是闹离婚影响不好,别说升迁了,就是现在的位置也会被别人抢走。”汪沛英道:“你可要凭良心说话,这么多年来,我逼过你吗?我就怕你当了省长后忘了自己许下的承诺了。”
  就在两人谈情说爱时,省委分管组织工作的女副书记乔传秀给赵詹奇打来电话,要找他谈话。赵詹奇兴奋异常,汪沛英连忙帮他整理西装和领带:“快去,乔副书记找你一定是好事,我提前祝贺你高升。”
  汪沛英忍不住激动的心情,立即拨通了赵广宇的手机:“广宇,告诉你一条特大喜讯!”赵广宇正和朋友聚会喝酒,一听到省领导找父亲谈话的消息,餐桌上顿时沸腾起来,哥们纷纷举杯向他祝贺。
  然而赵詹奇被叫到省委后,再也没有回来。原来,赵詹奇兴;中冲地来到乔副书记的办公室后,发现在坐的还有省纪委副书记、监察厅女厅长陈艳华,两位女领导神色凝重,赵詹奇顿感情况不妙。当天,赵詹奇被双规。8月19日,赵詹奇被刑拘,9月2日被省公安厅逮捕。
  “我愿意招供,求你们千万别动我的儿子和妻子。”被捕当天,赵詹奇号啕大哭。殊不知,当天赵广宇和汪沛英也被抓。赵詹奇更没想到,儿子和情妇几乎同时倒戈,狠狠地咬了他一口。
  “我不过是一个幌子,一个工具罢了。”赵广宇对办案人员说,“那些送钱给我的人,都是冲着我父亲来的。”众多行贿老板对司法机关的供述,都印证了赵广宇的说法:他确实只是一个权力的“托儿”。
  汪沛英不仅承认了和交通厅长长达12年的暧昧关系,而且招供了自己充当赵詹奇权力“托儿”的经历,她曾为浙江龙元集团公司招揽工程当说客,赵詹奇乐意做个顺水人情让她赚点钱,龙元公司项目经理徐文通以“业务费”的名义,分两次送给汪沛英55万元。
  一边是儿子,一边是情人,原本以为通过这两个最亲密的“托儿。”来收钱应该是天衣无缝的。殊不知,再隐蔽、再巧妙的受贿始终逃不过法律的制裁,赵詹奇迂回受贿之路终于走到了尽头。
  经浙江省检察院侦查终结,赵詹奇受贿案交给湖州市检察院审查起诉。2007年4月3日,湖州市中院公开审理此案,一幕幕肮脏的权钱交易令人咋舌。担任首席公诉人的湖州市检察院副检察长张雪樵指控:赵詹奇贪财之道另辟蹊径――不直接收取贿赂款,而是让情人拿业务提成,让儿子以咨询费、年薪、借款的名义捞钱。1994年至2006年期间,赵詹奇在工程招标和建设中,为他人谋利,授意和默许儿子与情妇共收受他人财物合计人民币566.77万元,新加坡币1万元,美元7.6万元。
  至此,一个由亲人和情人结成的利益联盟土崩瓦解,畸形的官宦家庭“潜规则”支离破碎,他们每个人都将受到法律的严惩。

潜规则干妈,官宦之家的“潜规则”撂倒交通厅长由小学生作文网(www.zzxu.cn)收集整理,转载请注明出处!原文地址http://www.zzxu.cn/view/1252437.html

相关推荐
Copyright © 2006 - 2016 WWW.ZZXU.CN All Rights Reserved
小学生作文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