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档大全 > 正文
文章正文

王德显为何终身禁赛_为爱妻哭泣,终身禁赛后的王德显未言放弃

文档大全 > :王德显为何终身禁赛_为爱妻哭泣,终身禁赛后的王德显未言放弃是由小学生作文网(www.zzxu.cn)为您精心收集,如果觉得好,请把这篇文章复制到您的博客或告诉您的朋友,以下是王德显为何终身禁赛_为爱妻哭泣,终身禁赛后的王德显未言放弃的正文:

【爱妻日是哪一天】为爱妻哭泣,终身禁赛后的王德显未言放弃

王德显,国家女子长跑队前主教练。其队员邢慧娜获200年雅典奥运会女子万米赛跑金牌,另一爱徒孙英杰因在第十届全国运动会万米比赛后药检呈阳性,作为主管教练,他被判终身禁赛。
  都说“现代体育竞技是文明国家在和平时期的一种战争”,临近2008年奥运会,作为一个奥运金牌获得者的教练,一夜间被从火线上拿下,且终身剥夺其参战权,无异下了“地狱”。急风暴雨中,在田径界奋斗了30多年的王德显三缄其口,选择了沉默。最终,他和夫人朱凤玲在北京接受了本刊特约记者的独家采访。 中国论文网 https://www.xzbu.com/6/view-2327486.htm  他说:“我为田径事业付出多少都是应该的。可是我的两任妻子为此付出的太多了,我没能带给她们荣耀,却要她们跟我承受耻辱,我愧对她们!”说完,这个铮铮铁汉无语凝噎。
  
  发妻在他的怀里渐渐发沉变凉
  
  王德显永远不会忘记自己已经“死”过的那一次。1997年8月14日下午,王德显回到了家――北京崇文门外的一条小胡同――巾帽胡同26号。那是一片民国初年的建筑,低矮破旧,黑暗潮湿。王德显不时侧身与低头,才钻进他家仅有的那间11平方米平房。他的妻子刘淑珍正在埋头切菜。
  王德显仰脖灌了一大茶缸凉白开,一抹嘴:“八运会训练任务重,你赶紧跟我去趟兴隆,帮一把。”
  河北省兴隆县位于京东150余公里处,植被茂盛,那里建了一个田径训练基地,王德显就常驻那里,北京的家反倒成了旅馆。
  要是平时,刘淑珍肯定二话不说,提起早已收拾好的行李抬脚就走,但这次她有点迟疑:“不知为什么,我胸口堵。到山上受得了吗?”
  “没事!去吧,那里空气好。”妻高血压是老毛病了,王德显陪她看过几次医生,今天也没特别在意。
  夫妻俩出了门。车行三个多小时,离兴隆县城还有数公里时,刘淑珍使劲掐起太阳穴,痛苦不堪:“我今天是怎么啦?”王德显赶紧把车停在路边的一个小饭馆前,刘淑珍“啪”一声瘫软下来,双目紧闭。
  王德显拿起药丸就往她嘴里塞,可刘淑珍此时只往外吐气,把灌的水全都呛了出来。
  一会儿,兴隆县一位副县长带着县医院的两名医生赶到,告诉王德显,看来是脑室出血,也许过不了今晚12点!
  王德显脑袋“嗡”地大了,现在都晚上8点多子,一行人急速往北京赶。王德显将妻子平放在后座上,脑袋枕在自己大腿上,有点失态地催促司机:“快呀――快!”
  车飞速向前,王德显的心也在阵阵发毛,又阵阵下沉。不一会儿,他的双手、双腿被一股股又黏又热的液体所浸润,鲜血从妻子的眼、鼻、耳、嘴哗哗往下流淌,怎么也止不住。再过一会儿,王德显感觉到妻子的身体慢慢变凉发沉。而此时,他们刚刚进入北京市界!
  王德显深知大难临头,脑袋猛撞车顶,仰天长啸,成串泪水与妻脸上渐渐凝固的血痂和在一起……
  1971年,王德显与刘淑珍分别从黑龙江和北京来到北大荒同一个连队“上山下乡”,他俩相恋了。后来,擅长体育的王德显被黑龙江省体育学院录取,一毕业两个人就结婚了。从这之后整整20年,他们是牛郎织女,天各一方。直到1993年,王德显调进火车头体协,两人才在北京有了小窝。
  无论是作为黑龙江队还是火车头队的中长跑主教练,王德显长年南征北战,时不时转战途中带一大帮队员回家“充电”。这时, 已是一家针织厂副厂长的刘淑珍充当了炊事员、服务员、医护员与勤杂员……令王德显百感交集的是,这么多年来,他没有陪她逛过一次商场与公园,甚至在他们唯一的儿子王六一出生时,他都没在身边!妻子最大的心愿是能住上一间带暖气的楼房,火车头体协分房名单里有他的一套三居室,可就差那么两个月,妻子竟永远地离开了。
  王德显泪如泉涌……
  
  躲过一场车毁人亡
  
  刘淑英死后两年多,比王德显小18岁的姑娘朱凤玲经朋友介绍,走进了他的生活。朱凤玲医校毕业,以前她只知道搞体育的很苦,但没想到会苦到这程度:天天闻鸡起舞出早操,下午还围着跑道拉磨似的转半天,不光风雪无阻,还没有一个固定点,长年“漂泊流浪”在野外拉练。
  朱凤玲很快适应了长年随着丈夫的队伍在外拉练的生活。她还将自己改造成一个“全能运动员”:学会了与队员一样泡五大连池的冷水浴;除当专业队医外,还学会了当执行教练,学会了察言观色,发现思想苗头及时解开疙瘩;还熟练地当起了厨师、管理员与保洁工,炖的鸡汤成为队里加餐的头号特色菜……
  满洲里住地初时没有车库,有时冻到零下三四十摄氏度,为了不让汽车水箱被冻,这对夫妇每晚都得起床两次发动汽车,每次还得等到水温升到正常值才罢手。这一醒一冻,哪还能轻易睡得香?朱凤玲早操时晕晕忽忽,“熊猫眼”也有了……
  苦也就罢了,有一次他们差点把命搭上。2003年底,为备战奥运,队伍从山海关拉到五大连池。王德显夫妇抄近道,从吉林省白城直奔黑龙江省齐齐哈尔。
  他们那辆丰田吉普转过一个山坳,突见两束强光利剑般刺来,喇叭尖叫不止。从两灯宽度判断,这是一辆大货车;从那气势汹汹的架势看,不是不愿浪费重载下坡的巨大势能,就是有可能刹车失灵!
  有着20年开山路车经验的王德显感到了险情:就地靠边停车?很难不被来车顶一下,留在路上开膛破肚事小,撞下山去车毁人亡不得了!这条路他走过几次,记忆中前边有个缓坡,他就猛轰一脚油门冲了过去。说时迟那时快,那两盏“探照灯”近了,临会车的瞬间,王德显眯着眼睛本能地躲了一把,车身向右一歪,而几乎就在同时,朱凤玲用双手将方向盘死命往左一顶,吉普猛颠几下,终于喘着粗气站在坚实的路面上!
  他俩都不敢回头看,刚才的一瞬间,他们的车右轮都已悬空,而在前后不远处,都是一二十米深的沟壑!
  
  师徒情谊受到严峻考验
  
  2005年10月21日零点,一个“晴天霹雳”中断了他一生的清白与辉煌,将他的命运线扭转了整整180度――十运会组委会兴奋剂检测中心电话通知:“孙英杰万米药检A瓶阳性。”懂体育竞技的人知道,最严厉处罚将在所难免。
  王德显蒙了,孙英杰也蒙了。怎么会呢?头天马拉松拿金牌药检还是合格的!这么多年来,什么大赛都经历了,影子一般的飞行检查从未断过,可以说大风大浪都过来了,今天怎么会在小河沟里翻船?
  孙英杰尿检结果“外源性雄酮阳性”,是属于一种作用于力量性的雄性激素类的兴奋剂,并不适合长跑选手使用,而且它在体内停留时间长达一周,多年前,就已经被认定是一种“自杀药”。“任何人脑子即便进水了也不会傻到用这种药的份儿上。是否搞错了?”
  但B瓶阳性确认!听证会又认定他们拿不出减轻处罚的足够证捌
  他几乎天天马不停蹄地奔波,游说,取证,力图扭转命运。但事件之发展步步击碎了他的困惑与幻想。
  他找到了下药者,在其户籍所在地五大连池打赢了官司,但命运并末逆转。国家体育总局田径运动管理中心负责反兴奋剂工作的副主任沈纯德定了调:反兴奋剂是专属体育竞技领域 的行业自律问题,法院的判决不能成为最终处罚的依据。孙英杰要禁赛两年。主管教练王德显,因十年前曾有一名男队员也被查出尿样呈阳性,要判终身禁赛。“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即使奥运冠军的教练也不能网开一面。”
  多年的训练,使王德显与孙英杰情同父女。灾难面前,这种亲情同样受到了严峻的考验。谣传乘机袭来。有人说孙英杰这么多年来大大小小的比赛下来,应得奖金260万元,但孙英杰只拿到10多万元。还说身为教练的王德显经常对孙英杰采取极端的训练手段,有一次甚至追着毒打几个小时……
  终于,2006年元旦前夕,在北京五棵松的家里,这位一贯沉稳的男子汉当着队员、当着孙英杰的面,将一沓小报狠狠摔在地上……
  见师傅气得直哆嗦,孙英杰赶紧递过一条热毛巾和一杯开水:“王导,事实我最清楚,你理那些无聊小报干什么?”随即,她给远在沈阳的父亲孙凤有打电话,孙父马上在电话里对王导申明自己从未对媒体说过这种不负责任的话。
  看着爱徒孙英杰那双布满血丝的大眼睛,王德显心潮难平。他永远忘不了10年前初见孙英杰时,她那忧郁、胆怯又充满期盼的眼神。在沈阳市体校那黑压压的应征者中,打动王德显的就是这双大眼睛。只不过,这双眼睛现在增添了苦楚、无奈与悔恨。在这次狂风与漩涡中,孙英杰竟产生过一死了之的念头,这令王德显夫妇不寒而栗!现在,再也不能让她承受任何压力了。王德显叹了口气,不再吭声。
  懂事的孙英杰接下来对几家主流媒体表明态度:“王导对我恩重如山,与我情如父女。没有王导,就没有我孙英杰。现在事情出在我身上,而处罚最重的是王导。我被判了两年,而王导可能是终身禁赛啊。现在我已经完全想通了。只要王导干,我一定坚持跟他练。我对王导最好的补偿与回报就是在2008年奥运会上为国争光。”人间真情,莫过于在患难时共鸣,这使王德显感慨不已。
  虽说在奔走的两个多月里有一定的思想准备,但当“判决书”里“终身禁赛”的字样真的赫然入目时,仍扎得王德显胸口生疼,眼前发黑。多半辈子了,跑道几乎是他生活的全部,他还从未想过,没有这份事业自己还怎么活。
  国家体育总局田径运动管理中心主任罗超毅同他作了一番严肃又交心的谈话,“从哪里跌倒还在哪里爬起来”……
  
  重创之下不能放弃的是跑道
  
  根据禁赛定义,从文件下发时起,王德显虽不被禁止参与训练与以非教练的身份在竞赛场外作实际指点,但他再不能以正式在编教练的身份在任何公开比赛中露面。一个奥运冠军的教练,一个国家队主教练,一夜间“沦落”到了一个普通观众的地步,且不说工作条件的缺失,就这种心理落差,谁能够轻易承受?
  王德显赶回满洲里训练基地。他发现妻子明显地消瘦了,脸上挂着苦楚与哀伤;妻子则感觉丈夫明显地憔悴了,眼神透出焦虑与渺茫。
  朱凤玲两眼一红:“你一定要振作起来,训练照常进行。既然不可挽回,就该勇敢面对现实。”
  “可目前中国体育界受到同样处罚的八个教练中,还没有成功的例子。”
  “那我们就争取做这样的典型!现在能证明自己价值的最好办法就是打好2008年奥运会!”朱凤玲告诉丈夫,出事以后,火车头体协领导都来看过,表示支持他们干下去。一帮朋友也让她捎话给他,需要什么直言相告,就是大家个人掏腰包,也不能放弃奥运会。
  王德显的眼前,恍惚间叠印出刘淑珍临终前的影子。仅仅几年,自己欠这位年轻新妻的太多太多了。
  2003年5月的一天,报丧电话打到山海关,老岳父去世了。王德显让妻子回去看老人家最后一眼,她最终摇头道:“人死不能复生,现在这么大的一支队伍,马上又是世界锦标赛了,我不回去了。”
  王德显老母瘫痪,王德显连买轮椅的时间都没有,朱凤玲亲自到一个大商场挑了一辆高性能带双刹车的……
  此时此刻,王德显不禁仰天长叹:“我知道你特别喜欢孩子,你这个年龄再不要也太晚了,但这一来又要不上了。”
  “那就再等到打完2008奥运会吧!”
  “可那时你都36岁了!”
  “我是学医的,问题不大”……
  看着爱妻故作轻松状,王德显哽咽了。但同时,他的心里渐渐坚定了一个念头:他这一生中,无论面对怎样的重创和打击,不能放弃的永远是跑道。
  责任编辑:杨立平

王德显为何终身禁赛_为爱妻哭泣,终身禁赛后的王德显未言放弃由小学生作文网(www.zzxu.cn)收集整理,转载请注明出处!原文地址http://www.zzxu.cn/view/1252442.html

相关推荐
Copyright © 2006 - 2016 WWW.ZZXU.CN All Rights Reserved
小学生作文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