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档大全 > 正文
文章正文

草根导演和他的电影梦,“草根”娱乐秀:农民导演和他的剧组生活

文档大全 > :草根导演和他的电影梦,“草根”娱乐秀:农民导演和他的剧组生活是由小学生作文网(www.zzxu.cn)为您精心收集,如果觉得好,请把这篇文章复制到您的博客或告诉您的朋友,以下是草根导演和他的电影梦,“草根”娱乐秀:农民导演和他的剧组生活的正文:

[草根农民伦理]“草根”娱乐秀:农民导演和他的剧组生活

2005年,湖南卫视才在全国进行“超女”海选,而周元强1992年就在小镇的十六个村里进行了电视剧演员的“海选”;2004年,当陈凯歌带着庞大的摄制组进驻云南香格里拉,耗资上亿元拍摄《无极》的时候,周元强正带着七八百名农民演员,在景德镇近郊的深山里自带干粮拍摄《瓷都女侠》;同一年,以周元强为原型、由尊龙和李玟主演的卖座电影《自娱自乐》,投资超过了三千万元,而周元强“自娱自乐”拍一部电视剧只花费三四千元…… 中国论文网 https://www.xzbu.com/6/view-2352936.htm  
  2006年5月下旬,在大雨中穿过一个绿叶匍匐蔓延的葡萄架,记者找到了连门牌也没有的江西省景德镇市竟成镇文化站。周元强递过来的名片上写着:田野电影电视剧中心主任、总编导、总摄制。周导演边递名片边打趣说:“我其实就是带着大家一起玩,一起找点乐。跟那些正经剧组比,我就像是开了一个快乐大排档,是乡村版的‘超女’秀。”
  
  啤酒瓶盖做帽徽,木枪上放鞭炮
  
  1981年12月,担任公社文化站站长的周元强因工作出色到北京出席全国农村文化艺术“先进工作者”大会。临行前,他一咬牙花99元钱买了部海鸥牌照相机。从那时开始,人们就发现,周元强是一个逢事“喜欢走在前面”的人。
  1984年,周元强大胆地向银行贷款2万元,添置了录像机、放映机和彩电等在当时还很少见的设备,立刻就让文化站的文化娱乐设施“高档”了起来。1990年,周元强拿出文化站全部家底3000元,又向银行贷款7000元,从上海买回来一台M7摄像机,专门为乡亲们拍摄婚嫁寿辰庆典活动,为当事人记录幸福时刻……能让村民不断地享受“新生活”,周元强心里有说不出的满足和欣喜。
  上世纪90年代初,电视连续剧《渴望》热播,整个村里夜晚传出的都是《渴望》的主题歌,人们还把村里的憨男人叫成汪大成赵大成,贤惠女人喊作孙惠芳肖惠芳,好像这些人都是从《渴望》里走下来似的。
  电视剧里的人当然不可能真的走到村里来。但周元强却在心里琢磨起来:能不能让村里的人走到电视中去呢?文化站有DV机,自己何不拍部电视剧自娱自乐一下,让乡亲们过一把演员瘾?
  1992年,周元强把他拍电视剧的想法给大伙儿一说,文化站里顿时就炸开了锅,大伙儿七嘴八舌地泼凉水:“村里要钱没钱,要人没人,拍电视剧哪是咱们干的活啊?”周元强胸有成竹地对大家说:“以前农民们闲了自己唱大戏,演一场看一场,拍电视剧也是‘唱大戏’啊,反正都是演戏嘛!这样吧,等我先写好了剧本再说!”
  里村是方志敏烈士战斗过的地方。平时,村里的老人喜欢聚到文化站摆“龙门阵”,周元强在一旁听多了,他对村里的一个个传奇故事早已耳熟能详。他关起门来,把平时听来的历史故事一编排,剧本《火种》就成型了。
  当天,周元强找到妻子李美英说:“我拍电视剧需要600元钱,咱们先垫着吧。”600元在当时不是一笔小数目,尤其是对土里刨食的人而言,攒笔钱多不容易啊!李美英心里舍不得,但看到周元强手里厚厚的剧本和他为写剧本而熬红的双眼,她怎么忍心让丈夫辛苦写成的剧本变成一堆废纸?最终,她还是不太情愿地点了点头。
  第二天,周元强买来了几匹布,交给会裁缝的乡亲们在家里缝制。为了节约经费,服装多以夏天的为主,因为夏天只要一件薄衫就够了,冬天可就要里三层外三层了,而且演国民党的军官还要配靴子、呢子大衣,都是贵得不得了的东西。木匠黄老汉是个“能人”,周元强请他来负责道具,其实就是让他来省钱:比如国民党的帽徽吧,他小心地把啤酒瓶盖一个个敲平,然后用蓝白二种颜色的漆在上面画好图案,效果非常好;他用一块木板和三根木棍钉在一起就成了摄影三角架;接下来,黄老汉又做了几十件手枪、大刀、步枪等道具,他还细心地在木手枪上雕刻仿真细纹,在大刀柄上画上鲜艳的图案……当黄老汉在道具上费尽心思的时候,周元强则在一旁琢磨拍摄技术上的“鬼点子”:剧组没有血袋,可以用红墨水在衣服上画上一道道血印子;木枪哑音又冒不了火花,可以在枪头绑上鞭炮,再点燃它!这样,声音和烟火就都有了……
  剧本有了,道具有了,演员去哪儿找啊?没有钱聘演员的周元强玩的还是“鲜招”――他在大街小巷里贴出一张大红纸,上面写道:
  不管男女老少,如果你不要工钱,又愿意演,你就可以做演员!
  想不到,招募广告贴出的当天就有40多人赶到文化站报名!村民们把这当作一件新鲜事儿四处传说,第二天,文化站就像炸开了窝似的热闹,报名的人你推我挤,大热的天,把个周导演围在中间动弹不得,忙乎得热汗直流……
  6月中旬,周导演终于领着“红军”来到了里村前街村林产山,正式开拍电视剧《火种》!斜戴帽的土匪,绑头巾的百姓,五花大绑的妇救会主任,还有平日少见的奇奇怪怪的道具……往日沉寂单调的山林一下子鲜活生动了起来,一点也不亚于赶集会、过大年!当时,很多人心里都打了问号:“泥腿子”拉小提琴,到底会拉出什么样的怪调呢?
  
  大导演设“百花奖”,红纸做奖状
  
  第一天拍摄,周元强忙得只能用“上窜下跳”来形容:当演员举起木头枪朝天开枪时,他要指挥旁边的乡亲点燃鞭炮作枪声;农民演员普通话不标准,他得自个儿在一边用普通话做同期配音……一天下来,周元强累得腰都直不起来,浑身酸痛不已。
  夏收时节,村民要干农活和拍戏两头兼顾,《火种》直到10月份才拍完。当《火种》第一次在一个农家厅堂播放时,里三层外三层地挤了200多人,人人都瞪大眼睛,希望能看到自己熟悉的面孔。于是只要剧中出现一个人物,人群中就是笑声一片:“那不是俺孩子吗?”“是啊,还有咱二舅,哈哈!”演员们则好奇地看着屏幕上既熟悉又陌生的自己,兴奋极了,大伙儿看得比哪一部的电影电视都来劲!
  就是这部《火种》让大伙儿上了瘾。演过戏的碰到周元强就问:“什么时候拍第二部啊?”没演过的也问:“什么时候也让我做个演员?”周元强被大家的热情催着逼着,紧接着拍了《里村星火》《仇女》,国庆献礼片《风风雨雨五十年》,古装戏《血海深仇》。历史剧古装戏拍多了,周元强又想着给村民们换换口味,把身边的人和事搬到电视剧里。于是,宣传计划生育的《最可爱的人》,讥讽媳妇不孝顺婆婆的《婆媳情缘》,反映村民选举的《海选风波》……
  拍戏期间,周元强每天早上5点就要安排演员们报到,交待好买多少米几斤油,到哪儿开伙弄饭等鸡零狗碎的事儿,直到晚上九十点钟才能从片场回来。回来以后,他先要安排好第二天的计划,然后在没有隔音设备的屋子里进行剪辑和配音,通宵达旦是常有的事。有一段时间,录像机经常坏,为了省下一笔维修费,老周每次都自己动手修理。2003年8月的一天,周元强在后期制作时,却发现服役多年的剪辑机也“罢工”了。心急的周元强先把摄像机开着,然后大胆地把剪辑机大卸八块。他一边拆一边自言自语:“这个零件是从这儿拆下来的,放在桌子上……”一旁的工作人员乐得不行,以为他是精神病发作,问:“你没什么事吧?”周元强倒是老实,说:“我怕我拆开后组装不起来,有了录像,我就不怕了。”
  不知是当演员的感觉爽,还是周导演的魅力大,到2006年为止,里村1400多人,就有1300多人在周元强的电视剧里做过演员。甚至有些在外打工的年轻人辞了工赶回家里,就是为了过一把演员瘾。演戏的人多了,大伙儿甚至会为谁演男主角,谁演女主角争执起来,这让周元强很是犯愁。
  在拍电视剧《仇女》的时候,中央台正在直播中国电影“百花奖”的颁奖仪式。周元强心想,自己身边有那么多演员,何不也在镇里搞个“百花奖”评选?这既是演员的一种荣誉,也可以作为他们竞争男女主角的资格和条件。1996年第一次评奖,在经过1000多人投票后,周元强用红纸给每一个获得一二三级演员的村民写了一张奖状!
  现在,村里有“百花奖”一级演员24名,二级演员86名,三级演员1000多人。虽然没有奖品,更没有奖金,但走在村里人羡慕的眼光里,演员们仍然能感觉到一种做明星的感觉。而更让周元强偷着乐的是:闲暇时光琢磨剧中的角色、背台词、表演,已经成为里村人的一种新的生活方式,而且大伙儿都沉醉其中,欲罢不能!
  
  不怕上“老虎凳”,就怕拍亲热戏
  
  2006年5月中旬,剧组最年轻的“百花奖”一级演员汪艳正对照《一网打尽》的剧本提纲酝酿台词。说是剧本提纲,其实也就是周元强手写给她的两张普通信纸。作为女主角的她要在这个基础上,延伸出电视剧的每一个故事情节。然后再和周导演一起商量,由周导演写成厚厚的剧本进行拍摄。《一网打尽》讲的是一个解救被拐卖女孩的故事,这些日子,汪艳的主要工作就是在文化站搜罗相近题材的电视电影,仔细体味片中的情景设计、角色的台词和表情。
  排演的时候,另一位演员刘国霞用一根粗绳把汪艳五花大绑,两位反派演员凶巴巴地在后面推搡她走……十几分钟后解开绳子,汪艳的手臂已经有了一道道绳索勒出的红印痕。记者问:“排演时也这么当真啊,那真正式拍摄的时候,不是更痛苦吗?”
  周导演在一旁笑说:“你别看她们年纪轻轻细皮嫩肉的,她们两个可都是上过‘老虎凳’的人。大冷天往她们脸上泼冷水,五指间上竹签,烙铁烫身……凡是敌人在红军身上用过的酷刑,我们都在她们两个身上用过。她们最怕的不是这个。”
  原来,拍了十几年电视剧,周元强一直都在为一件事犯怵:那就是拍“感情戏”。前几天排演“绑匪非礼女主角”时,本来有一个绑匪抱住女主角强吻的镜头,但周元强给女主角说了半个小时的戏,女演员就是不肯让男演员碰到自己的身子,说都在一个村子里,要是在戏里让人给亲了,见了老公会多难堪?!没办法,周元强只好让男演员做出一个张开双臂就要抱住她的动作,然后,没等有身体接触就紧急刹车,用“因为势单力薄,她受到了绑匪的凌辱”来解说这场戏……
  一直以来,凡是遇到情戏,周导演用的都是“点到为止”加解说这一招。其实,演员的丈夫或者妻子都很支持他们,常常是,一个在空地上演,另一个必定在人群里抱着孩子或干脆把孩子顶在肩头观看。尽管没有报酬,还要自带伙食,村里也从没有发生因为家里人演戏耽误了农活而吵架的事,反而常常在一边出主意、做评委,甚至充当戏里的拍挡与对方一起对台词……就像方春燕、刘国霞和汪艳三位导演助理,她们在文化站的工资都不高,但三个人的丈夫对爱人不赚钱却为演戏痴迷,说的都是同样一句话:“管它有钱没钱,你只要喜欢,就去演呗。”说的也是,谁让他们是电视“明星”的家属呢?
  …………
  多让人迷醉的乡间快乐盛宴!从1992年第一部电视剧《火种》开始,到正在排演中的警匪片《一网打尽》,周元强在14年的时间里一共拍摄了28部63集电视剧。他因此而名噪一时,带着他的演员们先后走进了《实话实说》《东方时空》《鲁豫有约》等节目,跟撒贝宁、崔永元、鲁豫等进行过“亲密接触”,甚至日本的电视台和美联社等媒体也都赶到小镇来进行追踪报道。周元强当选全国首届十大时代新闻人物时,记者问他:“你拍电视剧赚不赚钱?”他答:“我们不赚钱。”记者问:“那你们赚什么?”他答:“我们赚来了乡亲们的快乐啊。”周元强的乐呵模样,引得现场观众一阵开怀大笑……
  
  ○采访片花
  看到演员们演戏时投入的神情,听他们说起家里人时语气中和眼神里的纯净、沉静和幸福,很容易让人想起来青藏高原的天空,想起《无极》进驻前的没有受到过丝毫污染和破坏的香格里拉……在记者看来,那是一个精神的世外桃源,是一个别样的娱乐圣地。
  享受过一场平民的快乐盛宴后,坐在回程的汽车上,记者在想:如此清贫如此平淡的日子,却被周元强导演得如此丰富和乐呵。住在城市高楼大厦中、被水泥森林包围着的郁闷的我们,到底是什么让我们的内心多了一份沉重?又是什么让我们快乐的心情来得如此艰难呢?

草根导演和他的电影梦,“草根”娱乐秀:农民导演和他的剧组生活由小学生作文网(www.zzxu.cn)收集整理,转载请注明出处!原文地址http://www.zzxu.cn/view/1252445.html

相关推荐
Copyright © 2006 - 2016 WWW.ZZXU.CN All Rights Reserved
小学生作文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