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档大全 > 正文
文章正文

四川贪官进京行贿|赴京行贿47万:四川第一贪官栽倒在骗子手上

文档大全 > :四川贪官进京行贿|赴京行贿47万:四川第一贪官栽倒在骗子手上是由小学生作文网(www.zzxu.cn)为您精心收集,如果觉得好,请把这篇文章复制到您的博客或告诉您的朋友,以下是四川贪官进京行贿|赴京行贿47万:四川第一贪官栽倒在骗子手上的正文:

【赴汤蹈火】赴京行贿47万:四川第一贪官栽倒在骗子手上

2007年9月26日,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以招摇撞骗罪终审判决杜太平有期徒刑六年。现年49岁的杜太平,四川省仪陇县人。他曾是个在北京混世界的建筑包工头,获罪的原因,竟然是收受被称为“四川第一贪官”的四川省犍为县原县委书记田玉飞47万余元的贿赂! 中国论文网 https://www.xzbu.com/6/view-2328253.htm  消息传出,所有人都感到难以置信:一个在川南做县委书记的父母官,怎么会向一个素昧平生、又远在千里之外的农民包工头行贿呢?
  
  摇身一变,
  包工头成了“京城要员”
  
  2003年9月21日上午11点多,在首都国际机场出口的接机人群里,有一个约三四十岁的男人举着一块牌子,上面写着“日玉飞”三个字。
  这时,一个40多岁、干部模样的男人匆匆走出通道口。他举目朝密密麻麻的接机人群搜寻了好一阵,终于发现了这块在人群中若隐若现的小牌子。此前一直悬着的心放下了,他立即笑容可掬地奔了过去。这人就是时任四川省犍为县县委书记的田玉飞。
  “我就是田玉飞,请问……”
  接机的人见到田玉飞,微微一笑:“杜局长在外面等您,请跟我来吧。”
  听到此言,尾随在后面的田玉飞不由自主地把胸脯挺了挺。在机场停车场一角,田玉飞被领到一辆挂着军队专用牌照的黑色轿车前。
  见到田玉飞,坐在座位上的杜太平并没下车的意思,只是微笑着伸出一只手:“您好。”田玉飞上下打量了一下,见这个年纪和自己差不多的男人,西服笔挺,头发梳理得油光水滑一丝不乱,表情不卑不亢,果然是“京城要员”派头。他赶紧激动地伸出双手握住对方的手,充满虔诚和敬意地使劲摇晃着:“杜局长您好!能够结识您,真是三生有幸啊!”
  田玉飞上车后,轿车径直驶到位于东直门南大街的四星级商务酒店保利大厦。在田玉飞后来的回忆中,他第一次和“中央首长”见面的时间并不长。杜太平从机场把他接到保利大厦后,两人在宾馆餐厅吃了饭就回到预先订好的房间里。
  因为田玉飞已经预订了返程机票,急着赶回四川,所以两人匆匆拉了几句后,田玉飞就迫不及待地从怀里取出一个信封:“杜局长,我这次来没别的意思,一是拜访一下您,我们都是四川老乡嘛,联络一下感情,以后说不定有什么事情还得请杜局长多多关照。二来呢,听说您的女儿要出国了,作为老乡,我表示一点小意思,实在不成敬意,还望杜局长笑纳。”
  杜太平微笑着说:“田书记,你太客气了。一回生二回熟嘛,以后有什么事情,打个招呼就是了。”对放在眼前的信封,他却未置可否。
  田玉飞千恩万谢地刚转身离开,杜太平就迫不及待地拿起信封三两下就拆开了,里面是一张银行卡和一张小纸条,纸条上写着银行卡的密码。
  走出酒店大门,回头望望高耸的楼宇,田玉飞不禁长舒了一口气,心想,总算和中组部领导联系上了!他感到不虚此行,飘然钻进一辆出租车,扬长而去。田玉飞做梦也没想到,此时背后楼上一扇窗户内一双狡黠的眼睛,正盯着他离去的背影得意地笑着。
  掂着手中的银行卡,杜太平在心里讥笑着这个身为父母官的县委书记:“他要是知道千辛万苦巴结上的只是一个泥水匠,会气得吐狗屎的哟!”
  原来,田玉飞千里奔波、专程上京来进贡的“京城要员”,竟然只是个搞建筑的包工头,之前和他素昧平生,毫无瓜葛。
  杜太平,1958年生于四川省仪陇县一个农民家庭。虽然只有初中文化,但他脑子特别灵活。从学校出来后,他先后在当地的旅行社和镇电影队干过。1985年,他瞄准了蓬勃兴起的建筑行业,遂转行到当地一家建筑公司谋了个小差事。
  1988年,已经混上小包工头的杜太平拉着一帮建筑工人来到天地更广阔的北京,挂靠在仪陇县建筑公司搞建筑。1999年,凭着精明能干和能说会道,他当上了建筑公司总经理,并把这个县级建筑公司挂靠到北京某公司名下。而这个公司是中央某部委的三产。
  挂靠上“中央企业”后,本来就喜欢撒谎、吹牛的杜太平,自然不会放过这一值得炫耀的良机。上任伊始,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给自己印制一盒新名片,上面特意标出了这样的头衔:“北京×××建筑公司总经理(正处级)。”并在随后对外联络业务和对朋友吹牛时,开始频频宣称自己是某部委的处长。时间一长,“杜处长”的称呼还真就在朋友圈子中流传开了。靠着这个唬人的头衔,杜太平不但拓宽了业务渠道,也结识了不少京城各界的朋友。
  北京某公司被解散后,又有朋友准备推荐杜太平到中组部属下的一家三产单位工作。虽然这事后来没有成,但杜太平仍没放过这个拉大旗做虎皮的好机会,又把自己吹嘘成了中组部的处长。
  “在外面做业务,就得这样吹吹呼呼的。有些人就喜欢来头大的关系,不然,要想联系业务非常难啊……”事发后,杜太平这样解释他当初的“创造性发明”。
  成为“中组部处长”,杜太平的身价立刻倍增,吸引力更强了。形形色色的人物嗅着这信息,纷纷聚集在他身边,逐渐形成了一个微妙的关系网络。而杜太平就像只大蜘蛛,在这个网中乐此不疲地编织着、觊觎着。
  杜太平怎么也没想到,远在四川犍为县任县委书记的田玉飞,竟然嗅到这股腥味儿,屁颠屁颠地也跑到京城和他拉“老乡”关系。
  
  攀附达官,
  县委书记千里进京找靠山
  
  田玉飞1956年6月出生,四川省乐山市五通桥区人。他曾在商海里摸爬滚打,办过公司,开过娱乐城……1999年,他竟当上了乐山市沙湾区代理区长。没多久,他又当上区长。
  由于有着商场打拼的经历,田玉飞当上官后就立即把他对金钱的贪婪表现得淋漓尽致。他频频利用职务之便,以对属下一些企业在收购国有企业、征地、环保、承揽工程及税收、经营等方面予以帮助和支持为名,疯狂索贿、受贿。然后又用这些钱去买通关系,以求谋取更大官位。
  2001年12月30日,仕途得意的日玉飞调任犍为县县委书记、县人大常委会主任。到任之初,他就亲自起草了一份《关于进一步深化企业改革的意见》,要求犍为县在6个月内对全县涉及资产达17亿元、职工2.44万人的87户拟改制国有企业,全部进行改革。甚至在国务院下发了停止电力国有资产转让的紧急文件后,他仍顶住压力,将拥有4.6亿元总资产的犍为电力公司仅作价4000万元,就匆忙签约卖给了乐山市的民营企业――东能集团公司总裁王德军。仅此一项,田玉飞就获得价值1200余万元的现金、房子、车子等贿赂。
  “走得夜路多,总会遇到鬼。”田玉飞的妻子见他这样“大手笔”捞钱,担心地提醒他:“你这样明目张胆地干,不会出事吧?”田玉飞满不在乎地说:“只要上面有人罩着,能出啥事?你放心好了,我心里有数,几个虱子是顶不翻被子的!”
  久经沙场的田玉飞自恃摸准了官场诀窍:只要上面有人罩着,就可保证官运亨通只升不倒。他把这当成了 混迹官场的重要信条。
  妻子听他说在上面有些关系,还是一再劝他:“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啊!”这话多说了几次,田玉飞在心里也嘀咕开了。他现在的关系级别都不高,要是能够和省里甚至中央领导拉上关系,那就万无一失了。
  有着较强风险意识的田玉飞,为了确保自己有“事”时能有大官保护,开始寻求更大、更商的权力人物做自己的“保护伞”,以备不时之需。
  那段日子,田立飞经常无所顾忌地在一些公开场合对下属发出号召:“我给你们布置个特殊任务,凡是有外面关系的,比如在成都或者外省政府部门工作的朋友啊、亲戚啊、老乡啊什么的,都要把信息及时提供给我。当然,有在北京的关系更好。这对我们地方的经济发展很有帮助啊!”
  在田玉飞这冠冕堂皇的号召下,许多人争相给他提供、联络外面的关系。
  2003年年初,有人给田玉飞透露了一个重要信息,说原来在乐山市某书画院供职的画家岳夫之,几年前去了北京发展。前不久,岳夫之结识了中组部一个姓杜的处长,而那个杜处长也是四川人。
  骤然听到这个消息,田玉飞眼前立刻一亮,意识到这是一个千载难逢的良机!他喜出望外,立刻吩咐手下:“赶紧给我找到这个岳夫之的联系电话!”
  当田玉飞和岳夫之联系上才知道,岳夫之也是前不久在四川画家萧亚翎的一个饭局上认识杜太平的。萧亚翎告诉岳夫之,杜太平是中组部的一位处长,也是四川老乡。因为岳夫之听自己侄子说起过,田玉飞想联络一些在外面当领导的关系,所以他就特意向杜太平多敬了几杯酒,然后向他要了联系电话,并把这一消息透露给了侄子。
  “岳老师”,田玉飞给岳夫之打电话时,语气里充满了亲昵和热乎劲儿。当初岳夫之还在书画院时,田玉飞在当区长。那时,田玉飞根本没把这个小闲人放在眼里。“请您千万抓紧和杜处长发展关系啊!一有机会您就请他到乐山来玩嘛,一切我都会安排好的!”
  得到家乡领导的“重视”,岳夫之自然也很高兴。他当即就把杜太平的手机号告诉了田玉飞。田玉飞得到杜太平的手机号后,如获至宝。犹豫了好几天,他才壮着胆子给杜太平打电话,以老乡的身份邀请杜太平回四川玩。但老奸巨猾的杜太平以工作太忙为由,婉拒了。
  没多久,岳夫之受邀再次与杜太平同桌吃饭。在这次饭局中,岳夫之惊讶地发现,同桌的人已开始称杜太平为“局长”了。岳夫之自然又在第一时间把杜太平已“高升局长”的消息传给了田玉飞,并把他获得的另一重要消息也告诉了田玉飞:杜太平的女儿即将出国留学。
  田玉飞一听,知道这是个机会,立即给杜太平打电话,再次邀请他回老家看看。老谋深算的杜太平,仍然没有轻易答应,而是以要到内蒙古等地考察干部为由,再次拒绝了:“以后吧,现在没时间回四川啊。”
  杜太平的欲迎还拒,果然吊起了田玉飞的胃口。实在等不及,田玉飞决定专程赴京去拜这尊“大佛”。
  杜太平在确定田玉飞要来北京“拜访”自己后,不免心中窃喜。他匆匆到保利大厦预订了豪华套房,又找朋友借了一辆挂军用车牌的桑塔纳轿车和一名司机,然后花两元钱在大厦商务中心打印了一张接机牌。
  就这样,一幕贪官千里赴京给骗子送钱的闹剧上演了!
  
  牢笼之囚:
  骗子和贪官的必然结局
  
  拿到田玉飞专程进京送来的银行卡后,杜太平赶紧喜滋滋地到银行去查询,结果显示卡里只有7万多元,他不禁又疑惑又气愤:“这么远跑来给老子进贡,怎么才给这么一点点啊?连10万元都不够!”可当他第二天再去银行取钱时,惊讶地发现,他这张银行卡里又多出了40万元。
  一下子就凭空得到近50万元“巨额贡品”,杜太平是又喜又怕:“他妈的,这些当官的真大方啊,一出手就是50万元,还说是小意思……”但他后来一想,这些贪官的钱肯定也不是正道来的,就开始心安理得地享用了。
  杜太平还真猜对了,田玉飞行贿他的这张银行卡,原来是东能集团公司总裁王德军为收购犍为县电力公司“孝敬”田玉飞的。当时,田玉飞急着要去北京贿赂杜太平,就给王德军打电话:“王总啊,我马上要到北京去办点事,需要一张50万元的银行卡,你马上给我准备一下啊!”
  王德军自然不敢怠慢,就跟田玉飞说:“这好办,我有一张工资卡,里面有八九万元,我让人马上给您送去,随后我安排人再往里面存40万元吧。”
  田玉飞去北京前,在成乐高速路口与王德军会面,王德军就将这张实际上只有7万多元的银行卡给了他。田玉飞把这张银行卡又转手行贿送给杜太平。随后,王德军又安排手下在这张银行卡存进了40万元。
  从北京回来后,田玉飞自以为已有中组部的“大官”罩着自己,心里感到特别踏实。之后,他就更加肆无忌惮地鲸吞不义之财。
  2006年7月5日,田玉飞因受贿1859万余元和1330万余元巨额财产来源不明,被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
  听到这个消息,杜太平吓得魂飞魄散,终日惶恐不安。因为这时他已经把田玉飞送他的钱挥霍一空,银行卡上只剩下可怜巴巴的4.69元。
  根据田玉飞的交代,北京警方随即立案调查杜太平冒充中组部干部受贿近50万元的犯罪事实。2006年8月21日下午5点,杜太平在双安商场门前被抓获。
  消息传出,许多认识杜太平的人都觉得非常荒诞:一个农民包工头,骗术也不高明,怎么就会让一个堂堂的县委书记上当呢?
  杜太平老家的一个初中同学,听说杜太平冒充中央部局领导行骗,更是感到震惊和不可思议:“他那个人虽然从小就喜欢吹牛,但他再怎么吹,也不至于让人相信他是北京高官啊?他毕竟是只有初中文化的农民工嘛,怎么就把那些画家、县委书记都骗了呢?”
  据杜太平自己供述,为避免被人识破他的真实身份,他每次和别人吃饭时,都特别小心,只留手机号,不留座机电话。当有人问他在中组部具体哪个部门时,他都用一些模棱两可的话搪塞过去。每次有人请他吃饭,他都要先问有什么人参加。如果听到有在国家机关任职的人参加时,他就会找借口推辞掉。他说,其实他内心经常会浮现出某种不祥的感觉,担心会出事。但和其他许多骗子一样,贪婪和侥幸又让他欲罢不能。
  而画家萧亚翎在接受警方调查时说,他也是通过一个四川籍的江姓收藏家认识杜太平的。朋友、熟人之间的口口相传,成为杜太平虚假身份得以传播的重要媒介。岳夫之说,他和一名认识杜太平的一个酒店高管私下里也曾聊过,说这个中组部的处长怎么就一个手机号,也没办公电话?但这样的疑虑,也仅仅只是疑虑而已,谁也没有或者不愿意去深究,包括身为一县父母官的田玉飞。
  让所有人都感到疑惑不解的奇怪现象,还是杜太平向警方交代时说的一段话彻底解开了谜团:“田玉飞之所以那么容易就相信我是中组部的处长,主要是他一心想拉拢上级关系,为他以后做打算。至于萧亚翎很容易就相信我是中组部的处长,并把我引荐给其他朋友,是希望别人看在我这个‘京官’的面子上,多买他的画。而岳夫之极力向田玉飞介绍我,则是为了笼络家乡父母官,帮助自己侄子得到提拔……”
  贪欲,就是毒药;私心,会毁了自己。骗子的话,可谓一语中的。

四川贪官进京行贿|赴京行贿47万:四川第一贪官栽倒在骗子手上由小学生作文网(www.zzxu.cn)收集整理,转载请注明出处!原文地址http://www.zzxu.cn/view/1252473.html

相关推荐
Copyright © 2006 - 2016 WWW.ZZXU.CN All Rights Reserved
小学生作文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