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档大全 > 正文
文章正文

被拐少女孤身万里追踪人贩

文档大全 > :被拐少女孤身万里追踪人贩是由小学生作文网(www.zzxu.cn)为您精心收集,如果觉得好,请把这篇文章复制到您的博客或告诉您的朋友,以下是被拐少女孤身万里追踪人贩的正文:

【被拐人生】被拐少女孤身万里追踪人贩

身陷“淫窟”,不懈抗争      1997年4月2日中午。鄂西南百乐乡中学。   初二年级14岁的宋兰英刚吃完午饭,就被同村的表姐谭小蓉亲热地拉出校门。宋兰英只知道舅父家这位20岁出头的表姐在南方发了大财,给家里盖起了两层楼房,她很是羡慕。 中国论文网 https://www.xzbu.com/6/view-2420250.htm  表姐给她穿上一套崭新的漂亮衣服,温和地告诉她:“姑父姑母已同意我带你到广州打工,现在就跟我去。”
  宋兰英信以为真,但她还是想等到初中毕业后再外出打工。再说父母还没有当面准许她外出,她想回家请示父母。表姐一再哄骗她:“别人想去我都不让去,机不可失。”不一会,一辆三轮摩托车停在宋兰英面前。表姐将宋兰英拽上车,宋兰英见车上有本村19岁的宋运红大姐同行,也就放心了。在国道边下了摩托车后,只见一个彪形大汉早已等候在那里。不一会儿,一行四人上了一辆直达武汉的长途客车。那彪形大汉自称丁建平,说是本乡人,一道外出打工。宋兰英多次想下车回家,或给学校老师请假,但人在车中已身不由己了。
  一行四人到了武汉,住了一夜,便乘火车直达广州。
  走出广州火车站,丁建平与谭小蓉拦了一辆出租车,直奔广州市南郊的“小美人发廊”。
  宋运红和宋兰英稍作休息,便提出要去工厂看看什么时候上班。此时,丁建平朝发廊内坐着的李正奇、方士权两位打手使眼色,让他俩搜光宋运红和宋兰英身上所有的钱物与证件。丁建平走到宋兰英和宋运红面前威胁道:“老子犯强奸罪坐了五年牢,我的这两位牢友也刚出来,合伙办了这家发廊。你们两人从今天起,就在这里接客,不听话老子就整死你们。”
  宋兰英听后毛骨悚然,吓得哭了起来。她跪着哀求谭小蓉看在亲戚的分上,放她回家。谭小蓉狠心地说:“我以前跟你一样不愿意卖身,但被丁大哥拉下水后,现在也习惯了。事到如今,你做也得做,不做也得做……”
  宋兰英紧紧地捂住自己的身子乞求:“表姐,你也是被人害的,为什么现在要来害我?我还小,我只有14岁。救救我吧,放我回家去上学……”
  夜幕降临,已饿了两餐的宋运红和宋兰英被方士权、李正奇牢牢地控制着,等待嫖客上门。晚上10时刚过,发廊里来了一位40多岁的嫖客。他一眼瞥见高挑秀丽且稚气未脱的宋兰英,淫性大发。丁建平、谭小蓉与嫖客谈妥3000元“开包费”后,逼宋兰英上暗楼接客。宋兰英双手死死抱住楼梯,不愿上楼,丁建平用电警棍触她的下身:“你老实接客,不然就电死你!”
  宋兰英吓得晕倒在地。方士权、李正奇立即将宋兰英抬上暗楼,谭小蓉将宋兰英的衣服脱光,帮嫖客强暴……
  宋兰英渐渐苏醒后,浑身疼痛,下身鲜血直流。当听到丁建平数钞票的声响,满腔怒火的宋兰英真想与这帮恶魔拼了。
  凌晨打烊,三男三女同睡在发廊内。李正奇与方士权轮奸了宋运红,逼她明天自愿接客。丁建平想占有宋兰英,见她阴部还在出血,才肯放过她。
  凌晨四时,宋兰英推醒宋运红,商量从暗楼窗口逃跑。她俩用床单和毛巾悄悄地结成绳子。宋兰英试着顺墙而下的瞬间,绳子断了,两人的惊叫声惊醒了方士权和丁建平。丁建平和方士权、李正奇迅速开门将宋兰英拖回屋内,用胶布粘住宋兰英的嘴,而后将宋兰英衣服扒光,用铁链将宋兰英绑在按摩床上狠狠抽打。丁建平凶狠地吼道:“再不从,就整死你。若是你逃跑了,我们就回家去杀死你全家!”直到折磨得宋兰英示意屈服,他们才罢休。
  宋兰英和宋运红被看管得很严,每天不敢迈出大门半步。两人每天至少得接三位客人,每次100至200元小费均被谭小蓉搜刮一空,供丁建平等四人赌博、吸毒。宋兰英比宋运红长得端庄漂亮,嫖客来发廊大多点着要宋兰英“做业务”。宋兰英有时接完客,衣服都没有穿好,下一个嫖客又饿狼似地强暴她。她实在受不了这种非人折磨,一心盼望早日逃出淫窟。
  一天,一位年老的嫖客多给了宋兰英50元钱。宋兰英悄悄地藏在袜底,她小心翼翼积攒着回家的路费。她这一举动被李正奇发现了,惹来一顿毒打。
  宋兰英见硬拼拼不过这伙人,就佯装乖巧温顺,每天主动接客、做饭、洗衣、拖地……端午节这天,宋兰英服侍丁建平等四人喝得酩酊大醉。宋兰英拉着宋运红趁机逃跑,刚到车站,就被方士权、谭小蓉追来,将二人拖回发廊又是一顿拳打脚踢。
  宋兰英每天接待各种各样的嫖客,她也曾天真地想委托这些嫖客报案,但房间到处都有窃听器和暗孔监视着,她无从向人诉说自己的不幸遭遇。再说这些嫖客都是花钱来寻乐的,谁肯报案惹火烧身。
  丁建平为了更牢地拴住宋运红和宋兰英,强制她俩吸毒,使她俩染上了毒瘾。从此,丁建平除了用武力征服她俩之外,还以毒瘾来控制她俩。
  1997年8月,广州市公安机关加大查处娱乐场所和发廊非法经营活动。丁建平、谭小蓉等四人闻风而动,迅速将宋兰英和宋运红转移到东莞市虎门镇。在海边租了一套闲置的民房稍作装饰,发廊就开张营业。8月底,谭小蓉与丁建平一道回乡,以东莞某厂招工为名,又骗来了同乡的刘芸、周明洁两少女,强迫卖淫。
  宋兰英见刘芸、周明洁都是同乡,暗示一齐逃跑或报案,然而宋运红、刘芸、周明洁三人胆小怕死,只盼望各自为丁建平、谭小蓉等人挣足两万元后再求他们放自己回家。宋兰英看透了丁建平等人残忍贪婪的本性,指望他们放自己回家是不可能的,只有寻机逃跑,才能脱离虎口。
  
  机智脱逃,乞讨回乡
  
  1998年春节,丁建平、李正奇、方士权三人因赌博欠人四万元钱,三人与谭小蓉密谋将她们四人骗至海南,各以一万元卖给海口市“一品红”桑拿城作小姐。丁建平、李正奇、方士权、谭小蓉四人也都留在桑拿城,名为打工,实为打手,严密看管桑拿城小姐和宋兰英等四人。宋兰英等四人将卖淫挣得的钱一部分交桑拿城主管,一部分不得不暗地里上交给丁建平等四人,供他们赌博、吸毒。
  1998年7月16日中午,因丁建平强奸桑拿城妈咪阿青,导致桑拿城员工与丁建平等四人发生了一场恶战。混乱之中,宋兰英乘机逃跑。身无分文而又无任何证件的宋兰英,白天黑夜只能在小街小巷东躲西藏,逃匿了两天两夜,好不容易逃到了车站,正当她准备随乘客一道混进车站入口时,被等候在此的方士权一把拽住,将她拖回租住地等候处置。已被人打残了一条腿的丁建平一见宋兰英,两眼血红,认为宋兰英临危脱逃,不讲情义,将一腔恶气发泄在宋兰英身上。他用烟头在宋兰英胸部烫了十个血泡,又用玻璃片在她背上划了三道血痕,威胁她:“再逃,死路一条!”
  宋兰英疼得生不如死,饿了两天两夜的她已哭不出声来。此时,宋兰英的毒瘾又发作了,浑身如万箭穿心,她以头撞墙,欲死不能……
  丁建平示意方士权、李正奇将宋兰英捆住手脚,扔在一边任凭她挣扎。
  这群恶魔为了尽快捞取更多的钱财,商议就在租住的这套房屋里,合谋敲诈嫖客。谭小蓉带领宋兰英等人外出拉客。勾引嫖客回来后,等嫖客玩得正高兴,李正奇冒充这些女孩的男友冲进屋内捉奸,丁建平、方士权身着警服冒充警察抓嫖,直到嫖客花几千元甚至上万元私了才肯罢休。
  身在狼窝,宋兰英日日夜夜无时不在思念远方的父母和弟弟。她想逃,但又担心逃脱后,害怕无恶不作的丁建平这伙恶魔会真的杀害她的父母和弟弟。她不逃,整天过着人不人、鬼不鬼的地狱般的日子,终日提心吊胆,她常常梦中哭醒……
  1998年9月初,丁建平见宋兰英日趋消瘦,脸色枯黄,发现她已患有梅毒和尖锐湿疣,就以8000元价格将她卖给了广东省连县打工仔贺少兵。
  宋兰英不得不将计就计,与其被丁建平等人肆意折磨,不如随贺少兵远走他乡,日后寻机逃跑。
  1998年9月中旬,身无分文的宋兰英极尽温顺,以赢得贺少兵的信赖,随贺少兵来到广州。深夜,宋兰英在招待所趁贺少兵酣睡之际,从二楼顺着煤气管道溜下,沿小巷逃走。她这次没有逃往车站。她知道车站容易被贺少兵抓获。为了安全脱逃,宋兰英毅然选择步行乞讨回家。
  宋兰英在广州北郊拾了一周垃圾,卖掉废品后买了一本全国地图册、一张吊网床和一双碗筷,而后踏上了北上的艰辛征程。走出广州城,她重重地喘了一口气,为了防止沿途他人的欺凌,她有意穿得肮脏破烂,不梳头,不洗脸,让人见了避而远之。有时遇上歹徒,她装痴卖傻。“活着回家”这一强烈愿望支撑着她每天得赶100多里路。路上,她饿了,到沿途村子里讨饭吃。渴了,到池塘水沟里舀水喝。困了,就在林中的树上系上吊网床睡觉。有时毒瘾发作,她就死死地抱住树干啃噬着、撞击着……
  3个多月的艰难跋涉,宋兰英途经了广东、湖南两省20多个市县,她凭着顽强的毅力日夜兼程,竟奇迹般地戒掉了毒瘾。当她走过湖南的汨罗江,进入湖北省赤壁市境内时,她跪向北方哭泣:“爸爸、妈妈,我快到家了,你们的女儿还活着!”
  1999年元月3日上午,宋兰英终于跨进了百乐乡,她喜极而泣,一路小跑,远远地望见弯坡村,望见村中自家屋后那棵高大的柳树,她嚎啕大哭……为了不让父母悲伤,宋兰英在小河里洗净脸,拢了拢头发,换上乞讨路上好心人送的一套花格衣服,而后,一步一步沉重地向家中走去。
  父母见两年没有音讯的女儿骤然回家,一家人抱头痛哭。宋兰英望着苍老了许多的父母,心如刀绞。她安慰父母:“这两年自己不懂事,擅自跟人外出打工。现在工厂效益不行,我就回来了,回家的路上钱被人盗走了……”
  “只要你平安回家就算万幸了……”父母极力宽慰着女儿。
  宋兰英强忍着心灵深处的伤痛,对自己两年的遭遇缄口不提。   不畏生死,艰难缉凶
  
  一周后,宋运红的父母听说宋兰英回家了,便经常来宋兰英家询问她是否知道宋运红的下落。宋兰英有苦难言:不讲真情,望着宋运红父母可怜的期盼神情,她于心不忍;吐露真情,又怕伤害老人的心。
  自从宋兰英回家后,丁建平与李正奇的兄弟姐妹们常来宋兰英家,暗中威胁宋兰英,如果她吐露半点实情,就杀她全家。
  胆战心惊的宋兰英不仅有来自外界的恐吓,更有来自自身身体的折磨。她偷偷到医院作了检查。检查结果,年仅16岁的宋兰英患有晚期梅毒、尖锐湿疣、淋球菌阴道炎。
  父母见女儿一反常态,生怕女儿出事,成天轮流照看着她,防备她干出什么傻事来。一天深夜,兰英被噩梦惊醒,见母亲仍坐在她身边。她再也忍不住心头的痛苦,向母亲道出了两年来遭遇的非人经历。母亲听完女儿泣血的倾诉后,抱着女儿痛哭了一夜。
  父母商量着是否去公安机关报案。不报案,女儿遭这么大的罪孽无法雪耻;报案,这种丑事被外人知道,女儿将来怎么做人?再说,报案后,娘家亲侄女谭小蓉会因此坐牢……宋兰英坚持要报案,她不但为自己,也要为正在遭受欺凌的三个无辜同乡姐妹雪耻。
  县刑侦大队根据宋兰英反映的情况,迅速组织警力调查,取证,并南下广东、海南追捕丁建平等四人。但因线索中断,此案一时陷入僵局。
  弯坡村的村民们对宋兰英有同情的,也有嘲笑的。但宋兰英依然坚定不移,豁出命来,决定孤身追查丁建平一伙人的下落。
  1999年4月12日,宋兰英筹借了1000元钱。第二天,她从武汉启程,三日后到达海口市。经多方打听,她好不容易找着了那套出租屋,然而房子易主,丁建平等人早已逃走了。
  夜幕降临,她蹲在车站一隅,记起了当地嫖客秦某曾告诉过她的一个电话号码。她试着打了十多分钟,终于接通了。她断定对方是秦某后,便装作风尘女子,约秦某见面。趁秦某高兴之际,她打听到一个消息:李正奇可能带刘芸去了西安。
  第二天,天刚亮,宋兰英就乘车去西安,在火车上蜷缩了两天两夜,终于到了西安。
  偌大的西安古城,宋兰英辨不清东南西北。她买了一份西安市区地图,挨街挨巷寻找刘芸的踪影。渴了,讨点自来水喝;饿了,就溜进餐馆,吃别人的剩饭剩菜。到了夜晚,她就换上破烂衣服猫在车站的角落栖身,以免遭他人欺侮。
  一个月过去了,宋兰英找得有些灰心了,正准备启程返乡。中午,她在街头捡到一张废弃的报纸,坐下来歇息时,看见报纸上刊登一篇《公安机关捣毁色情场所,抓获一批暗娼和嫖客》的消息。当她看到“刘芸”二字时,不禁心惊胆战。
  宋兰英迅速找到当地那家派出所,在看守所见到了刘芸。二人蓦然相见,抱头痛哭。刘芸将方士权的新手机号码告诉给了宋兰英。
  宋兰英到公安机关帮刘芸求情,并以自己的亲身遭遇赢得了公安民警的同情,刘芸被放了出来。
  宋兰英送刘芸上了开往武汉的火车后,她以刘芸的名义打通了方士权的手机。方士权仅说他现在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就关掉了手机。
  宋兰英当即踏上了北去的列车。到达齐齐哈尔市,宋兰英冒充人贩子,称手头上有两个16岁的少女急于出卖。此时的方士权一直在为逃到广东汕头开歌舞厅的丁建平、谭小蓉夫妇物色少女。一听有人送少女上门,他就高兴地答应在城南新菜园2号见面。宋兰英及时赶赴新菜园2号附近,暗中窥视方士权的动静。
  方士权果真来了。宋兰英冲上去和方士权扭打在一起。面对魁梧蛮横的方士权,她毫无畏惧。方士权抽出匕首朝宋兰英乱捅,宋兰英仍拼命抗争。警察赶来抓住方士权时,宋兰英已经奄奄一息,被送往医院抢救。
  见到家乡公安民警来齐齐哈尔押解方士权,宋兰英才缓缓地舒了一口气。
  据方士权交代,李正奇在新疆乌鲁木齐做生意,与武汉市汉正街做批发商的二哥李正新有密切联系。
  民警化装便衣,很快在汉正街找到了李正新。李正新只知道弟弟租住在乌鲁木齐火车站附近,在某商城女衣专卖店卖服装。
  由于经费短缺,刑侦民警一时难以远行追捕。宋兰英便主动提出自己先设法到新疆探听虚实,再电告县公安局刑侦大队。
  宋兰英为了早日抓到李正奇,她不得不在武汉港码头打短工。两个月后,挣足了100多元路费,便乘车到了北京。她在北京火车站帮人擦皮鞋、洗车,挣得200元后,再乘车到乌鲁木齐。此时已是1999年10月初,新疆气候寒冷,加之水土不服,她又冷又饿,但为了早日找到线索,她在火车站附近一边打工,一边到周围商城暗中寻访。一个多月过去了,仍不见李正奇的踪影。
  11月26日上午11时,宋兰英路过新城蓝星歌舞厅门口,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走近细瞧,熟悉的身影竟是宋运红。两人异地相见,惊喜万分。宋运红告诉宋兰英,她已被迫做了李正奇的未婚妻,同居半年了,李正奇对她管制得很严。周明洁已被李正奇和方士权卖给安徽省金寨县一打工仔做妻子。宋运红还偷偷告诉宋兰英,李正奇在乌鲁木齐名为卖服装,实为躲在广东汕头开歌舞厅的丁建平、谭小蓉夫妇物色新疆女孩,骗往汕头跳脱衣舞……
  宋兰英一再叮嘱宋运红要为她的到来保密,正当她转身离开时,被住在蓝星歌舞厅背后出租屋的李正奇撞见。宋兰英沉住气,谎称自己来新疆做葡萄干生意。李正奇不相信她的谎言,一把揪住她的头发气势汹汹地往墙上撞:“老子看你还敢不敢报案。”
  宋兰英一脚狠狠地踹在李正奇的裆部,李正奇疼得蹲在地上呻吟,宋兰英趁机跑去拨打110。李正奇吓得起身逃窜。宋兰英紧追不放,边跑边喊“抓坏人”。此时,宋运红冲上来拽住宋兰英,求她放过李正奇,她肚里有他的孩子。宋兰英一边挣脱宋运红,一边追上李正奇,二人又扭打在一起。巡警赶来后将宋兰英和李正奇一同带到巡警队。宋兰英拿出自己的控诉书和法医鉴定,请求民警与家乡公安机关联系。
  三天后,宋运红和宋兰英随县公安局刑警一道踏上了回乡的列车。
  回到家乡后,李正奇的大哥,方士权的父母姐妹一齐找到宋兰英家,逼宋兰英撤案,并将她家砸得稀烂。她的父母被打伤,弟弟遭绑架,宋兰英面对危难处境,她佯装答应到县公安局撤案,脱逃后她直奔百乐派出所报案。派出所民警连夜出动,将她父母和弟弟解救,接到派出所住了下来。
  丁建平、谭小蓉没有归案,宋兰英死不瞑目。她安慰父母,说自己到武汉打工,嘱咐父母和弟弟今后多保重。临行前,宋兰英请民警一定要保护她的父母和弟弟的安全。宋兰英含泪告别了父母和弟弟,只身前往武汉。
  宋兰英在武昌东湖帮人运砂石,三个多月挣得500元钱后,独自南下。今年四月初,宋兰英来到汕头市,她化装成坐台小姐,出入于歌舞厅、娱乐城,暗中寻访丁建平、谭小蓉夫妇。
  4月22日,宋兰英听一位三陪女说,市郊有一家无名歌舞厅,生意十分火爆,每晚有俄罗斯小姐表演艳舞。宋兰英联想到宋运红曾说过丁建平、谭小蓉让李正奇从新疆骗招维族女孩,冒充俄罗斯小姐跳脱衣舞赚钱一事。她经过三天的跟踪暗访,终于查清了丁、谭落脚的窝点。
  4月26日,宋兰英电告家乡县公安局打拐办有关丁、谭的踪迹。4月28日,在当地公安机关的配合下,县公安局打拐办将丁建平、谭小蓉及其帮凶全部捕获。
  至此,丁建平、谭小蓉、方士权、李正奇及其他帮凶全部缉捕归案。经审讯,这个团伙自1997年以来,以介绍到广州打工为名,拐骗湖北、安徽、新疆等地少(幼)女14人,年龄最大的19岁,最小的13岁,强迫卖淫挣足钱后,卖掉了五人。他们作恶多端,手段凶残,致使这些受害少女身心受到极大摧残。这些少女被解救后都返回了家乡。
  5月18日,宋兰英回到阔别已久的家乡。亲眼目睹丁建平、谭小蓉、方士权、李正奇归案在押,等待着法律的严惩,她才如释重负。走在回家的路上,宋兰英安慰自己:噩梦般的灾难终于结束了。
  回到村子,宋兰英看到刘芸、宋运红、周明洁等六名姐妹与亲人团聚了,她深感欣慰。她想,不管自己今后的人生道路如何曲折坎坷,都决不会向苦难弯腰!
  (责编 莫非)
  • 2016年拐卖儿童案例
  • 2016年拐卖儿童案例(共9篇)2016年中国十大教育新闻,教育新闻热点事件1、留守儿童及流动儿童问题成焦点  事件回顾:2015年6月9日,在贵州省毕节市七星关区田坎乡发生了举世震惊的4名留守儿童自杀身亡事件。近年大规模的人口流动和城市化进程中,出现了两个新的教育边缘化群体:被称为“流动儿童”的进城务工农民工的随迁子女,以及他

  • 2016拐卖儿童的真实案例视频
  • 2016拐卖儿童的真实案例视频(共5篇)2016年315晚会曝光汽车名单,今年315曝光哪些汽车了2016年315晚会曝光汽车名单,今年315曝光哪些汽车了【车讯网报道】央视一年一度的3·15晚会如期而至,每年这个时候,亿万双眼睛都会聚焦到于此,今年又有哪些行业的潜规则会被揭露?又有哪些狡猾的骗局会被曝光?又有哪些隐藏的危险会被警示呢?

被拐少女孤身万里追踪人贩由小学生作文网(www.zzxu.cn)收集整理,转载请注明出处!原文地址http://www.zzxu.cn/view/1252492.html

相关推荐
Copyright © 2006 - 2016 WWW.ZZXU.CN All Rights Reserved
小学生作文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