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档大全 > 正文
文章正文

今日热点新闻_大象戒毒:充满阴谋与爱心的生命之旅

文档大全 > :今日热点新闻_大象戒毒:充满阴谋与爱心的生命之旅是由小学生作文网(www.zzxu.cn)为您精心收集,如果觉得好,请把这篇文章复制到您的博客或告诉您的朋友,以下是今日热点新闻_大象戒毒:充满阴谋与爱心的生命之旅的正文:

【大象节】大象戒毒:充满阴谋与爱心的生命之旅

2005年4月28日,云南省德宏州森林公安接到群众举报,有不法分子走私贩卖大象。德宏州森林公安迅速安排警力,秘密潜伏在盈江卡场镇乌鸦寨脚的杉木地,一举将犯罪嫌疑人抓获。警方解救了象群后,发现了一个惊人的秘密:头象库恩竟染上了毒瘾!原来,犯罪分子为了诱使库恩按照他们设置的路线迁徙,竟在香蕉上涂抹海洛因扔给库恩食用!当库恩染上毒瘾后,只好乖乖地跟在手执香蕉的犯罪分子身后,一步步地被诱拐他乡…… 中国论文网 https://www.xzbu.com/6/view-2439713.htm  大象染毒堪称世界首列,要想给大象戒毒谈何容易?海南省热带野生动物园临危受命,尝试用各种方法给大象戒毒。当海南省的老百姓知道动物园里来了头“吸毒大象”时,整个“岛城”沸腾了,有人出谋划策;有人千里迢迢带来一大摞戒毒资料;有人拨打动物园电话,要求尽一份心。全城百姓的心都被“吸毒大象”紧紧地牵扯住了……2007年8月,大象库恩终于战胜了毒魔,成为戒毒“明星”的它也即将返回大自然了……
  
  不法分子的“毒香蕉”牵住野象群
  
  在中缅边境的茂密森林里,生活着一群野生亚洲象,而头象库恩和它的五位伙伴在此繁衍生息,一直过着无忧无虑的日子。然而,幸福往往很短暂,库恩不知道它和伙伴们即将面临一场生与死的考验……
  亚洲象是国家一级保护动物,它们体形较小,成年的亚洲象也只有四、五吨重,非常惹人喜爱。因为稀少,它们一直是不法分子捕捉的对象。如果能将它们带到云南境内,卖给私人的野生动物园,能让人一夜暴富。然而,野生亚洲象野性难驯,人力根本控制不了它们,但金钱的欲望可以促使一切罪恶发生,缅甸当地人称为“七哥”的西洛便是这种人,他早就打起了这六头大象的主意,只是苦于无策。
  2005年3月11日,西洛召集了几个哥们在一起商讨,如何才能将这些大象驯服并带到云南贩卖。一个哥们说:“要不,给大象注射迷药,将他们迷晕,偷偷运到云南。”这个提议立即遭到西洛否定,说大象不轻易让人靠近,再说用车运大象不是等着让警方来抓吗?最好是让它们自己走过边境,走到云南去。最后,西洛灵机一动,想出了一个绝妙的办法:在大象最爱吃的食物上涂抹毒品,只要它们一染上毒瘾,到时还怕它们不顺着他们设定的路线走吗!这种办法曾用在人身上,一用一个准。
  说干就干,西洛花了一个星期“蹲点”,他知道只要控制住了头象库恩,其它的象则不成问题,所以库恩成了他重点观察的对象。一个星期后,西洛有了库恩活动范围的路线图。于是,他选择香蕉作为引诱大象染毒的“钩”,因为香蕉携带方便,大象也最爱吃。西洛弄来了几十斤香蕉,将海洛因均匀地涂抹在香蕉上,制出了几十个“毒香蕉”。随后,他将这些涂上海洛因的“毒香蕉”撒在库恩经常出没的地方,单纯的库恩果然上钩,还兴高采烈地饱餐了一顿。
  随后,西洛每天都会派人去撒“毒香蕉”,而库恩每次都能大吃一顿,心满意足地回去。两个星期后,库恩要是一天没吃那些香蕉,就浑身没劲,全身难受。以后,库恩开始主动寻找“毒香蕉”了,狡猾的西洛也加大了“毒香蕉”的投入量。
  一个月后,西洛见库恩有了明显染上毒瘾的症状,流眼泪、淌鼻涕、不停地打呵欠。于是,他特意两天没去撒香蕉,想看看库恩有什么反应。果然,库恩像发疯了一般,直冲同伴发脾气,连平时最爱吃的西瓜看也不看一眼。伙伴们不知道库恩怎么了,只能跟在它后面,一刻也不敢离开,有时会用鼻子安慰库恩一下,但毒瘾发作的库恩丝毫不领情,震耳的吼叫声响彻了整个山谷。看来,库恩已经离不开“毒香蕉”了,西洛等人不由得暗喜。
  2005年4月20日,西洛将几根“毒香蕉”撒在了库恩活动的附近,又吃到“毒香蕉”的库恩舒服了,流眼泪、鼻涕的症状减轻了不少。但这几根香蕉对库恩来说远远不够,没过一会儿它又开始四处寻找。西洛边走边撒,库恩边吃边走,其余的5头象也跟在库恩后面亦步亦趋。它们知道离家越来越远了,还时不时地回头望望生活已久的家园,眼里全是不舍……
  4月底,一头大象因为野性太足,在经过缅甸边界的一个村庄时捣毁庄稼,被当地的村民打死。这样,库恩在“毒香蕉”的引诱下,跟在西洛等人后面,很快来到了中缅边境线附近的一处丛林里。西洛准备从云南德宏州入境将这些大象转卖内地,见目的地越来越近,几人兴奋不已。然而,西洛等人的行为早已引起了我国群众的不满,纷纷向德宏州森林公安局举报。
  随后,德宏警方秘密潜伏在盈江卡场镇乌鸦寨脚的杉木地。经过严密的部署,果真顺利截下象群,并抓获了西洛等人。然而,在赶着象群往回走时,公安干警张恒发现头象库恩情绪异常,眼泪淌成了河,还不停地乱吼乱叫,鼻子往地下直拱,样子十分可怕!
  张恒吓坏了,见大象的样子和人犯毒瘾时症状差不多,难道它吃了什么东西?他忙问西洛: “你们给它吃了什么?”西洛坚决不松口,他的一名手下声音颤抖地说:“它是毒瘾犯了。”张恒以为自己听错了,这些不法分子实在太没人性了,他咬牙切齿地说:“它们只是没有头脑的动物啊!你们竟然想出这么恶毒的办法。”这时,库恩已经长时间找不到“毒香蕉”吃了,如果它再不吃“毒香蕉”的话,肯定见人就攻击,后果将不堪设想。张恒等人来不及考虑,只好拿出西洛等人还没喂完的“毒香蕉”暂时安抚了毒瘾发作的库恩。吃到“毒香蕉”后,库恩这才安静了一会儿,全身瘫软地靠在树上休息,双眼微闭着似乎正在享受着毒品带来的快感。
  这样,干警们只好将这一消息报告给了上级,领导立即作出指示,将这些大象暂时安置在德宏州野生动物收容救护中心。然而,在收容救护中心里,仅一天时间没吃到“毒香蕉”,库恩就像疯了一样。为了防止出现意外,工作人员只得用一根铁链将它锁了起来。库恩一边流泪一边吼叫,为了挣脱铁链,它的四条腿被磨得血肉模糊,血顺着腿肚流下,染红了地面!不远处,4头小象见头象那么痛苦,不停地吼叫着,似乎在安慰库恩,而库恩不时痛苦地回应着……
  几个小时后,精疲力竭的库恳动作开始慢了下来,毒瘾折磨得它全身抽搐,嘴里直往外淌着白沫!它半跪在地上,头斜斜地靠在一边。工作人员小心翼冀地靠近它,采取了简单的急救措施。
  必须尽快给库恩戒毒,不然就是想救它也来不及了,但德宏州野生动物收容救护中心条件、场地都不适合给库恩戒毒。2005年7月1日,国家林业局获知消息后,决定将这几头大象划归中国野生动物保护协会秦皇岛野生动收容救护中心,到了年底,该收容救护中心的工作人员赶到云南,要求将5头亚洲象寄养到海南省热带动植物园戒毒、饲养,因为那里的气候最适合它们生存。
  在送往海南途中,库恩犯毒瘾 了,它不停地用身体撞击着铁笼,身上很快有着一道道的血痕。随行人员的心都揪起来了,一方面心疼库恩,一方面怕库恩把车子撞翻,只能让司机把车子停在路边,等库恩昏睡的时候继续赶路。
  
  全城百姓情牵“戒毒大象”
  
  到了海南省野生动植物园后,库恩和伙伴们被放置在了新建的象馆里。为了确保安全,动物园决定暂时将库恩隔离,安排工作人员24小时观察库恩的举动,以防它伤害自己。
  众所周知,人一旦染上了毒瘾就很难戒掉,何况是体积庞大的大象呢?如何让库恩脱离毒品,成了每个人头上的难题。消息传开,许多市民来到动物园,想看看那只被毒品折磨的大象,他们给库恩带来了西瓜、香蕉、干净的青草等,希望能尽自己的一份心。由于动物园里给库恩拟定了专门的食谱,这些食物只能让市民各自带回,但市民的热情却丝毫不减。
  那些天,动植物园里的电话都打爆了,工作人员接电话接到手软:一位小女孩打来电话说:“叔叔,你们别把大象锁住了,有时候爸爸妈妈把我一个人关在家里,我都觉得难受,何况大象还在生病呢!你们给它吃好吃的,它就不想吃毒品了……”住在海南省三亚市的柳女士曾在戒毒所里工作,她专门带来了一大摞戒毒资料,想看看人类戒毒的办法对大象有没有用;
  一位刚为人母的年轻母亲,看到伤痕累累的库恩时,情不自禁地伏在丈夫的肩膀上哭了……
  动植物园的领导感到责任重大,他们一定要拯救库恩,全城百姓可都在看着他们呢!经过商讨,领导决定从省内外寻找戒毒专家,配合几名兽医,给库恩寻找一个最合适的戒毒办法。
  几天后,专家们终于来了,他们来不及休息,连夜开会商讨给库恩戒毒的办法。经过商议,专家们一致决定对库恩必须采取强制戒毒,把给人戒毒的方法用在它身上,采用药物治疗加精神自制,分为三个阶段:脱瘾阶段、巩固阶段、康复阶段。在这之前,这种办法从未在动物身上用过,对库恩有没有用,谁的心里都没底。
  第一天,工作人员给库恩准备了许多新鲜的食物,试图引开它的注意力,好给它注射用来戒毒的盐酸美沙酮。成人的剂量是一次10mg,但库恩个体较大,专家们决定给它一次注射50mg。库恩不知道这是来帮它,根本不让兽医靠近,对于工作人员精心安排的食物它看也不看,两眼哀求地扫视着在场的每一个人,似乎期待别人缓解它的痛苦,但又不敢相信人类……
  于是,专家临时决定采用吹管注射,这个任务交由经验丰富的兽医陈万兴负责。一次、两次……因为库恩乱窜乱动,注射一直没有成功。一旁的工作人员连大气都不敢喘,心都提到了嗓子眼。陈万兴的心“砰,砰”直跳,手心里全是冷汗,这可是他从业以来最难的一次注射了。在失败了11次之后,他终于完成了任务,大家这才松了一口气。
  然而,药物并没有立即缓解库恩的痛苦,他还是不停地流眼泪,挣链子,新伤没好又添了旧伤,几位女工作人员不忍心看下去,偷偷地抹着眼泪。挣累了,库恩虚脱地倒在了地上,不知是毒瘾犯了难受,还是害怕,它不停地掉着眼泪,呜呜地哭泣。趁着库恩无力反抗的时候,工作人员立即给它腿上上药,每抹一下药,库恩都颤抖一下,工作人员动作是轻了又轻,可它还是在痛苦地呻吟……
  在最初的两个月里,库恩毒瘾不知发作了多少次,每次都弄得它浑身是伤,工作人员的心都跟着它一起跳动,库恩痛他们也痛,如果哪天库恩好好地吃食,大家比谁都高兴。
  2006年1月的一天,刚吃过早饭没多久,库恩毒瘾女发作了,这次毒瘾好像比任何一次都来势汹汹,工作人员准备的瓜果都被它用鼻子卷得满天飞,没有人敢靠近它。库恩在隔离室里乱窜,连给它打镇静剂都特别困难,大家只能干着急。在这样下去,就算库恩不毒瘾发作而死,它也会把自己折磨而死的。
  陈万兴不忍心看下去了,他请求去库恩旁边给它注射镇定剂,领导坚决不同意,那样太危险了,陈万兴说:“再不去就来不及了,难道我们要眼睁睁地看它死吗?这么多天的努力不能白费。”
  看着奄奄一息的库恩,领导无奈地同意了。陈万兴慢慢地考近库恩,在离它两米多远的地方,轻声地说:“‘库恩’,坚持住!我是给你治病的。”虽然库恩听不懂人类的语言,可动作的幅度却小了很多。陈万兴一步一步地靠近它,终于给库恩打了镇定剂,大家顿时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
  时间长了,库恩似乎领略到了工作人员的好意,不再那么冲动地抗拒了,有时还温顺地低着头任由兽医检查,像个犯错的孩子。一年以后,库恩慢慢地摆脱了毒瘾,用药量也是一减再减。即使不用药,有时候它也能安静地待上一天。
  
  人象共处演绎动人一幕幕
  
  “脱瘾阶段”结束后,库恩便开始接受新一轮的巩固治疗。工作人员准备了大量的瓜果,让库恩每天少吃多餐。库恩成了其它大象羡慕的对象,有时工作人员给库恩洗澡时,其它的大象会嫉妒地仰天吼叫。
  虽然每天享受着工作人员的细心照料,但库恩还是显得很忧郁,眼睛总是直直地看着前方,如果同伴吼叫的话,它则会愉快地附和着。工作人员了解它的心思,库恩想家了,他们在心里暗暗地发誓,尽早将库恩治好,将它送回到它的故乡。
  巩固阶段是一个长期的过程,接近一年多的时间才完成。除了日常用药外,饲养员还经常给它洗澡,带它去溜达散步等等。库恩似乎能懂人心,偶尔犯毒瘾,它只是痛苦地低吟,很少再挣链子。
  2007年7月31日,有关专家对库恩进行了全面体检,发现它的毒瘾早已得到了控制,现在只要对它进行康复疗养一段时间,它完全可以恢复到当初的健壮。专家们认为,库恩取得的成绩除了药物的作用外,还与它顽强的意志力有关。
  于是,工作人员偶尔给库恩用点药外,就极力改善它的生活,除了给它常备水果、鲜草和牛奶外,还经常将它在象馆里赶着来回地跑步,加大它的运动量。很快,库恩恢复得比往日更加强壮了,它的体重增加了几百斤,又恢复了头象的气势。
  库恩戒毒成功的消息传开后,动植物园每天都是门庭若市,大家都想一睹“戒毒英雄”的风采。2007年8月2日,记者在动植物园看到,聪明的库恩又开始带着自己的部落,一边将泥土踢碎,用水拌和成泥浆,再用鼻子甩到身上,故且当作“防晒霜”,防止紫外线伤身,它们是那么的悠闲恬静,好像生活在自己家乡的原始森林一样……
  这时,动物园里来了一对特别的中年夫妇,他们特意从秦皇岛赶来,要感谢“戒毒英雄”库恩的。原来,中年夫妻名叫郑天、杨小霞,夫妻俩经商积累了百万家财,但因为生意忙碌忽视了对儿子的管教,儿子两年前染上了毒瘾。杨小霞已经不记得多少次把儿子送进戒毒所了,但儿子出来后总是控制不住自己又复吸,最终越陷越深。
  杨小霞从电视上看到库恩的戒毒事迹后,就语重心长地对儿子说:“大象戒毒都能成功,你还是一个人呢!难道连大象的意志力都没有吗?儿子,我不想你连一头大象都不如。”第二天杨小霞一早起床,见儿子已经收拾好东西说要去戒毒所。这是儿子第一次主动要求戒毒,杨小霞激动得泪流满面。
  近日,杨小霞从戒毒所方面了解到,儿子戒毒的过程虽然痛苦,但却在往好的方向发展。这次,他们是专门来拍摄一些库恩的图片带去鼓励儿子的。杨小霞笑着说:“我儿子从小到大都没什么偶像,但这次他说他服了这头大象了。”
  日前,记者前往海南热带野生动植物园采访,该园领导介绍说,这几只亚洲象目前很是健康,它们将于9月份被送会家乡――中缅的原始森林,因为那里才是它们真正的家园,才有利于它们的繁衍生息。不过,它们那时会记住这一段美好的生命之旅的!(文中部分人物用了化名,本文拒绝任何形式的转载、摘录)
  
  编辑 春萍

今日热点新闻_大象戒毒:充满阴谋与爱心的生命之旅由小学生作文网(www.zzxu.cn)收集整理,转载请注明出处!原文地址http://www.zzxu.cn/view/1252494.html

相关推荐
Copyright © 2006 - 2016 WWW.ZZXU.CN All Rights Reserved
小学生作文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