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档大全 > 正文
文章正文

反控老爸是巨贪,力挺父亲养情妇的儿子“法庭变节”

文档大全 > :反控老爸是巨贪,力挺父亲养情妇的儿子“法庭变节”是由小学生作文网(www.zzxu.cn)为您精心收集,如果觉得好,请把这篇文章复制到您的博客或告诉您的朋友,以下是反控老爸是巨贪,力挺父亲养情妇的儿子“法庭变节”的正文:

反恐法_反控老爸是巨贪,力挺父亲养情妇的儿子“法庭变节”

浙江省交通厅原厅长赵詹奇受贿620余万元,被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湖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宣判的那一刻,站在被告席上的赵詹奇泪流满面。然而,更让他伤心的是,他的铁哥们、红颜知己纷纷在法庭上和他“反目成仇”,就连自己一心想让其成为杭州城最年轻的富翁儿子赵广宇,也反咬一口说,这些钱都是替爸爸收的,他是个该杀的巨贪。亲情在法庭上,顿时变得苍白无力…… 中国论文网 https://www.xzbu.com/6/view-2439742.htm  
  
  把儿子推向前沿,
  交通厅长日进千金
  
  1947年1月,赵詹奇出生在江苏省宜兴市农村,兄妹六人,日子过得捉襟见肘,可自幼聪明好学的他硬是用努力告别农民身份,16岁考上南京一所中专学校,1968年毕业后被分配到浙江制药厂。
  赵詹奇勤勉有加,很快升为科长,接着升到市医药局办公室副主任,后来更是平步青云,34岁便坐上了杭州市拱墅区区委副书记、代区长的位置。期间,不时有人带着重金前来拉关系,可都被他拒之门外。赵詹奇不止一次告诉下属:“我是农民的儿子,权力是为老百姓办事的,而不是为自己捞钱的。”多年后,他们一家三口仍住在70多平方米的老房子里。
  1992年,赵詹奇出任市交通局局长。此时,杭州城市建设拉开大幕:绕城公路开始建设、钱塘江三桥破土动工……每个工程都上亿元,成了建筑商们眼中的“聚宝盆”。很长一段时间,赵詹奇都不为钞票所动,努力做一个清官。1993年夏日的一个周末,他实在抵挡不住一个包工头的盛情,多喝了几杯酒,被迷迷糊糊送到家,醒来后一摸口袋,里面多了一个红包,足足2万元。“退?还是不退?”随后几天,赵詹奇一直处于矛盾中。事也凑巧,一周后,他要到外地出差,等再次回到杭州,已经过了半个多月,退款之事慢慢被他淡忘了。
  2万元,可是半年的工资呀!赵詹奇的欲望之门从此被打开,他开始频繁接受邀请,穿行于杭州各大酒店之间。他清楚,从农民走到今天很不容易,于是定了一个原则:不安全的钱,绝对不能收。
  重大工程尽显赵詹奇的才能和魄力。1997年4月,他因政绩突出升为省计经委副主任。这年,浙江省一号工程――总预算30亿元的杭州萧山机场和机场高速公路开始建设,作为机场建设常务副总指挥的赵詹奇再次成为建筑商们主攻的对象。
  “请赵指挥多加关照,我今后一定不会忘记你的大恩大德。”1997年10月,新加坡英德龙机械公司总经理林毅敏宴请赵詹奇。席间,赵詹奇没有应诺,却大谈儿子赵广宇:“我那个孩子太不争气,高中毕业不想上班。没有办法,只好送他到新加坡留学!”精明的林毅敏听出弦外之音,“让广宇帮我们公司做一些业务咨询工作,一旦中标,我们可以支付咨询费,是中标价的3%至5%。”他不失时机地说。
  听到这话,赵詹奇的酒杯举在半空中,足足停了几秒钟,他心里一盘算,数目相当可观,于是点了点头。林毅敏喜出望外,当即飞回到新加坡,找到赵广宇商定“合作”事宜。而在杭州,赵詹奇则大笔一挥,批准了英德龙公司参加机场行李处理系统投标。顺利中标的林毅敏感激不尽,很快将1万元新加坡币和5.8万美元“咨询费”给了赵广宇。
  赵广宇还是个孩子,第一次拿到这么多钱,既欣喜又担心,打电话告诉了爸爸。赵詹奇安慰道:“这是外国人的钱,你大胆拿!我让他们挣的是这个数目的很多倍。”
  钱江公司只拥有二级资质,按规定不能承接大项目。赵詹奇通过降低资质、建议推荐等方式,让其入围。不料,公司在机场物业楼工程的招标中仅获第二名,赵詹奇再次出马,亲自拍板让其中标。得知消息,经理毛建强哭了,怎么都不相信这是真的,更让他惊喜的是,赵詹奇还用强硬手段,让他没通过招标就揽下加油站、变电所、路灯安装等10个工程。
  1998年春节,毛建强邀请赵詹奇父子吃年夜饭。酒足饭饱之后,他递给赵广宇5000美元,赵广宇还在犹豫,倒是赵詹奇先开了口:“这是压岁钱,你收下吧,毛叔又不是外人。”第二年春节,毛建强又以同样的方式送给赵广宇5000美元。
  2001年年底,赵广宇留学回国,赵詹奇的眼前豁然开朗,儿子不正是自己苦苦寻找的最佳收钱人选吗?他授意儿子开贸易公司,“这能行吗?我虽然留学过,但对贸易一窍不通。”赵广宇担心地问。“放心吧,你开公司,什么都不做,也照样发大财!”赵詹奇笑着说。听到这话,赵广宇将信将疑。
  杭州广宇公司注册的第二天,赵詹奇找到毛建强说:“贸易公司缺一辆汽车,跑业务很不方便。”毛建强心知肚明,立即带着赵广宇来到汽车商城,选中一辆丰田佳美,将36万元购车款转至广宇贸易公司账户。很快,赵广宇如愿以偿地开上了汽车……父亲不仅说到,而且还能做到,赵广宇大吃一惊。
  见赵詹奇“胃口”开了,毛建强非常高兴,他知道要想发财,必须牢牢抓住这棵大树,他建议道:“聘请赵广宇为业务员,每年发给他‘业务费’。”用领“业务费”的方式领钱,确实是个隐蔽稳妥的好办法,赵詹奇当即赞同。于是,从2003年到2006年,毛建强先后发给赵广宇60万元的“业务费”。
  后来,不少企业纷纷效仿,萧山机场让赵詹奇捞了个盆盈钵满,可贪欲是个无底洞,他的胃口越来越大……
  
  力挺父亲包养情妇,
  贪欲让畸形家庭其乐融融
  
  赵詹奇非常好色,可对歌舞厅、夜总会的那些小姐不屑一顾,他不仅嫌她们脏,同时也感到不安全,于是开始包养情妇,汪沛英就是其中一个,两人经常出双入对。
  不久,杭州一个大工程即将招标,龙元建设集团股份有限公司项目经理徐文通获悉后,就找到汪沛英,希望帮帮忙,承诺事成后提成1%。在汪沛英的张罗下,徐文通和赵詹奇坐在了一张酒桌上。他说:“我很看重这个项目,如果中标,一定会给汪姐业务费的。”赵詹奇听后说:“合作是你们之间的事,不过现在合作人事后赖账的多。”徐文通马上站了起来,举起酒杯,罚自己连喝三杯,红着脸说:“不会的,不会的!我们一定不会失信的。”
  工程竞争激烈,七八十家单位参与投标,在赵詹奇的帮助下,龙元集团顺利夺冠。徐文通没有食言,送给汪沛英55万元。汪沛英不敢独吞,趁一次和赵詹奇在宾馆幽会时拿出10万元给他。赵詹奇佯装生气地说:“我现在不缺钱!等我老了你再给我吧。可我现在还没有老,最缺的就是你!”说完,顺势把汪沛英搂进怀里……
  宁波女子小英(化名)天生丽质,楚楚动人,同济大学毕业后当了教师。一次偶然的机会,徐文通见到小英,得知她已经离婚,眼睛一亮,这可是件绝好的“礼物”呀,于是极力收之门下。一天,赵詹奇的妻子患病回到乡下休养,四处寻找保姆,一直在寻找机会的徐文通获悉,要小英不管采取什么办法,也要“拿”下赵詹奇。
  打扮一新的小英通过中介公司,很快到赵詹奇家中“应聘”。她长相漂亮,气质高雅,第一次见面就下厨做了几个拿手好菜,赵詹奇看到这个高档次的“保姆”,眼都直了,非常满意。当晚,小英没有回家,在那张双人床上,她使出浑身招数,将赵詹奇侍奉得如醉如仙……
  通过小英,龙元集团自然从赵詹奇手中拿到了不少工程。后来,为了偷情方便,赵詹奇干脆逼着龙元集团把小英“转让”给他,安排进下属单位上班。情场得意,官场同样丰收。2003年3月,浙江省政府换届,刚满54岁的他走马上任省交通厅厅长,权力更大了。
  可是,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赵詹奇与小英的关系很快被赵詹奇的妻子李梅(化名)发现。李梅能够容忍丈夫的受贿,可容忍不了丈夫的出轨。她在家里大哭大闹,弄了个鸡犬不宁,但赵詹奇依旧我行我素,有时甚至让小英留宿家中。
  李梅见哭哭闹闹没有效果,就将丈夫和小英的奸情告诉了赵广宇,让儿子帮忙想想办法。此时,赵广宇早已没有刚毕业时的单纯幼稚,他当然知道父亲在外面有很多女人。可是,看到父亲的权力能给家里带来金玉满堂,让自己年纪轻轻就人前人后风光无限,本想拒绝母亲的,但为了平息她的怒火,就假装着答应劝说父亲。
  2004年7月,赵广宇通过暗地调查,发现父亲在众多关系暧昧的女人中,唯独对小英最体贴。经过仔细观察和多次接触后,他感觉小英性格温顺,对赵詹奇言听计从,没有什么野心,说不定还对贸易公司的“事业”有帮助。于是,他计上心来。
  一个风清月高的晚上,赵广宇和母亲进行了推心置腹的交流,他说:“与其让别的女人钻空子,让爸爸到处拈花惹草,还不如让小英一直待在他身边,反正你也已经年老色衰,是无法留住老爸那颗冲动的心。”闻听此言,李梅气得浑身发抖,恨不得扇儿子一个耳光。
  可是,无奈和失落让李梅最终妥协。不久,小英就正大光明地出入赵詹奇家。周末,李梅到农贸市场买了菜,小英拉着李梅的手,两人有说有笑地走进厨房,而赵广宇则跟在后面“小英姐长、小英姐短”地甜甜叫着……
  靠儿子摆平妻子不久,赵詹奇就得到“小道”消息,自己被列为副省长人选。他自认为深谙官场之道,副省长的位置竞争激烈,需要用钱四处活动,这样收受贿赂太慢了,风险也大。如何才能不被人发现,又能顺理成章地捞到大钱呢?赵詹奇整整思索了半个月,想出了一个惊天计划:安排小英直接负责交通厅的项目规划,然后利用这个得天独厚的条件,将交通厅的公款拿出来和广宇贸易公司合作开发项目。
  贪欲让三个人狼狈为奸达到了极限,小英、赵广宇很快就帮赵詹奇挪用公款9000万元。
  
  大难临头各自逃,父子
  法庭反目留下嘘声一片
  
  2005年11月,原浙江省湖州市委书记徐福宁,涉嫌接受龙元建设集团的贿赂而被“双规”。得知消息,赵詹奇如坐针毡,因为他也拿了龙元建设集团的不少好处,特别是那个风情万种的小英。
  思来想去,赵詹奇最终有了安全方案。他让毛建强聘赵广宇为名誉监事,起草一份聘用合同,并把签订时间提前到2001年,让儿子的薪水拿得名正言顺。做完了这一切,他以为一切天衣无缝了。可仅仅半年多时间,还是东窗事发了。
  2006年7月26日下午,赵詹奇正陪小英悠闲地坐在西湖边,一边喝茶一边调情。忽然,手机响了,电话那头问:“是赵厅长吗?我是乔传秀。”乔传秀时任浙江省委副书记,分管组织工作。
  赵詹奇连忙唯唯诺诺道:“乔书记您好!您有什么指示吗?”“你马上到我办公室来一下,我们要找你谈话。”“好,好,我马上就到!”
  赵詹奇满脸笑容,一路上让司机开快点,再快点。心想,是不是副省长的事情有眉目了,不然,组织上怎么会这么快就找我谈话?到了乔传秀的办公室,他的目光里充满了期待。可是,当转到乔传秀的身边时,一下子傻了眼,原来同时坐着的还有省纪委副书记、监察厅厅长陈艳华。乔传秀郑重地说:“组织上给你一次机会,希望如实讲清自己的违法违纪问题。”
  顿时,赵詹奇脑子里一片空白,他不愧是久经官场,很快就镇静下来:“没有任何问题,请组织上调查,我经得起调查。”当晚,赵詹奇被浙江省纪委“双规”。
  无论赵詹奇如何顽强抵赖,检察机关还是从萧山机场厚厚的卷宗中发现了异常,萧山机场集体受贿案彻底暴露,除赵詹奇之外,还涉及6名指挥部官员,其中4名为正处级,总案值超过240万元。
  2006年8月19日,赵詹奇被依法刑拘,移交司法机关。第一次提审,说起儿子和妻子,他号啕大哭:“请司法机关照顾好他们,给衣服穿和被子盖,我愿意交代全部罪行。”此时,赵詹奇心中还惦记着宝贝儿子赵广宇。可是,他还不知道,儿子准备出逃时,被检察机关控制住。为减轻身上罪行,赵广宇已将父亲捞钱黑幕和盘托出。
  2006年9月2日,浙江省公安厅对赵詹奇执行逮捕,由浙江省人民检察院侦查终结后,移交湖州市人民检察院审查起诉。2007年4月3日和4月4日,湖州市中级法院连续两天开庭审理此案。庭审中,赵詹奇不时哭着说:“我是国家干部,直接收钱明显是受贿,我有罪,应该受到法律的惩罚,但钱都是广宇拿的,620余万元可不能够全部记在我的名下呀。你们要放我一条生路呀!”此刻,他的心里比谁都清楚,620余万元巨款如果全部都算在自己头上,那将意味着什么。
  不远处,赵广宇手戴镣铐,面色沮丧地站着。此时,戏剧性的一幕出现了,他哭着说:“那些送钱的都是冲着父亲来的,不关我什么事。当时,我还是个刚毕业的学生,什么都不懂,完全是被他拿来做幌子和工具。他不仅毁了自己的大好前程,也毁了我的一生。”听到此话,赵詹奇浑身一阵颤抖,额头上徒增了几根白发,一下子苍老了许多。他明白,儿子是自己一手拉下水的,可“挣”的那些钱都是为了儿子的将来呀!他实在不明白,亲生儿子为什么现在非要把老爸逼上绝路?
  不仅仅是儿子,为了寻求自保,和他在温柔乡里相拥无数次的红颜知己汪沛英,也在法庭上一口咬定:“55万元是赵詹奇收的,我只是替他保管。”那些过去信誓旦旦与他称兄道弟的“铁哥们”,也一个一个变成了“软柿子”,纷纷直截了当地指证,所谓的“费用”和“借款”,其实就是感谢赵詹奇的费用。
  旁听席上,人们纷纷为之瞠目,大跌眼镜。昔日呼风唤雨的赵詹奇顿时成了孤家寡人,他无奈地站在被告席上,几乎摔倒。
  2007年7月10日,湖州市中级法院开庭宣布一审判决结果:1994年至2006年期间,赵詹奇受贿620余万元,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听到判决,赵詹奇再次老泪纵横,他满是怨恨地看了儿子一眼,表示愿意认罪服法。
  赵詹奇成为1997年以来,继河南、四川、广东、贵州、江苏、安徽、云南等省市后,又一个落马的交通厅长。而贪欲背后的亲情扭曲与沦丧,不能不给世人另外一种意义上的反思。
  编辑/许玲

反控老爸是巨贪,力挺父亲养情妇的儿子“法庭变节”由小学生作文网(www.zzxu.cn)收集整理,转载请注明出处!原文地址http://www.zzxu.cn/view/1252501.html

相关推荐
Copyright © 2006 - 2016 WWW.ZZXU.CN All Rights Reserved
小学生作文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