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档大全 > 正文
文章正文

卢业香:百岁老兵的红色传奇

文档大全 > :卢业香:百岁老兵的红色传奇是由小学生作文网(www.zzxu.cn)为您精心收集,如果觉得好,请把这篇文章复制到您的博客或告诉您的朋友,以下是卢业香:百岁老兵的红色传奇的正文:

卢广|卢业香:百岁老兵的红色传奇

马年央视春晚,冯小刚导演将《红色娘子军》歌舞放进春晚怀旧环节,不仅成功拉拢了50后、60后的中坚观众,同时也引发了网友们情感上的共鸣。而红色娘子军作为一个时代符号和历史记忆影响了几代人,她更多地存在于舞台剧和影视等艺术形式中。1961年,谢晋导演的一部电影《红色娘子军》就曾风靡一时。 中国论文网 https://www.xzbu.com/6/view-6454158.htm  1931年,一支由百名海岛女子组成的工农红军琼崖第二独立师第三团女子特务连,曾多次随同琼崖红军主力参与反国民党“围剿”的战斗,威震一时,被当时民众称为“红色娘子军”,毛泽东、周恩来曾高度评价红色娘子军为“世界革命的典范”。然而在反动势力的疯狂反扑下,成立仅500多天的女子特务连最后被迫解散。红色娘子军这支特殊部队虽然仅仅存在了500多天,却参加了50多场战斗,名震琼崖。
  时光荏苒,岁月蹉跎,女英雄们一个个离我们远去。2014年4月19日上午,最后一位红色娘子军战士卢业香在海南省琼海市的家中去世,享年100岁。
  卢业香老人虽然离我们而去了,但她那传奇的人生经历仍激励着后来者。
  巾帼不让须眉
  1914年11月13日,卢业香出生于海南乐会县(今琼海市)一个名为排田村的普通农民家庭。山高林密、地少人稀的自然环境,注定了他们的生活是清苦困窘的。卢业香的童年是不幸的,因为缺医少药,她的父母不幸患病双双过世,是叔公将卢业香和姐姐两人拉扯大。后来,叔公为了生计,到南洋去谋生,家里只剩下卢业香和姐姐相依为命。在那样的年代,日子是一眼能望到头的,所以,她和大多数海南女子一样,15岁时,为了生存,早早就嫁人了。
  好在婆家离娘家不远,就在邻近的土桥村,乡里乡亲的,大家都相互熟识。过门后,卢业香很快就适应了新的生活。嫁作人妇后,她仿佛一夜之间就长大了,明白了自己的责任,一心照顾公婆和丈夫,苦心经营自己的家庭。丈夫虽然只大她几岁,但为人成熟,有思想,和他谈话,让她学到不少新东西,心里便对他产生无由的崇拜。
  在那个不公平的年代,穷人是没有幸福可言的,官府的欺压、地主的剥削,自然激起了人们的反抗。卢业香的丈夫也是个热血青年,在思想上早就对这个不公平的制度深恶痛绝。后来,他还秘密参加了革命队伍。看着早出晚归的丈夫,卢业香心里虽然有些担心,但她能理解,就以照顾好家庭来默默地支持丈夫。后来,由于坏人告密,她的丈夫被反动派杀害了。从此,仇恨的种子就在她的心里埋下了,她一直想继续丈夫的未竟事业,可是,一个没有文化的农村妇女,要想走上革命的道路,谈何容易啊!
  1931年4月,当中国工农红军第二独立师要成立女子特务连的消息传到卢业香的家乡后,年仅17岁的卢业香内心激动不已。听说革命队伍正在招收女兵后,卢业香四处打听消息,很快联系到附近村庄的几个思想进步、有投身革命愿望的小姐妹,几个人翻山越岭,跋涉几十公里山路,来到红军第二独立师第三团驻地――乐会县赤赤乡园村。1931年5月1日,在乐会县赤赤乡园村操场上,红艳艳的凤凰花树下,卢业香佩戴着“女子军”的红袖章,和99名妇女一起,在“中国工农红军琼崖第二独立师第三团女子特务连”的旗帜下庄严宣誓,成为一名红军战士,开始了轰轰烈烈的革命战斗生活。“中国工农红军琼崖第二独立师第三团女子特务连”就是赫赫有名的红色娘子军。
  入伍不久,她们就迎来了第一次大型战斗――纱帽岭伏击战。1931年6月,驻在乐会县中原墟的国民党乐会县的反动民团武装,对苏区进行骚扰。我红三团决定消灭这股敌人,女子特务连也参加。这次战斗,布阵于县苏区机关所在地的要道上,以配合主力歼灭进犯之敌。6月21日,红三团主力部队为诱敌深入,设伏歼敌,向万宁县方向开去;当天夜里,又悄悄撤回来,埋伏在从中原通往乐会县苏维埃政府机关驻地的纱帽岭山林里。敌人果然中计,误认为我军只剩下女子特务连保卫县苏区机关。27日一早,国民党反动民团武装200多人,兵分两路向县苏区机关扑来。女子特务连按作战计划,假装退却,诱敌深入。搏斗中,卢业香一个矮身,敏捷地躲开一个端着刺刀刺来的敌兵,敌兵举刀再刺,危急时刻,卢业香撒了一把沙土眯住敌兵的眼睛,继而死死咬住了敌兵的手。猝不及防的敌兵一声惨叫,被赶来增援的娘子军战士们当场消灭。当敌军进入红三团主力的埋伏圈时,突然遭到我军的猛烈打击,顿时乱作一团。经过1个小时的战斗,毙、伤敌军20余人,俘敌“剿共”总指挥和中队长以下70多人,缴获长、短枪90多支。女子特务连机智勇敢地配合红军主力英勇作战的事迹受到根据地军民的赞扬。从此,“红色娘子军”的英名威震琼岛。
  此后,卢业香又先后参加了火烧文市炮楼、炮轰白石岭等战役。在拔除琼海文市炮楼战斗时,卢业香的左手中指被敌人的子弹打断了。由于受到当时医疗条件限制,老人落下了终身的残疾。在艰苦的环境中,她很快成长为一名坚强的战士。不久,她被任命为红色娘子军2排2班班长。
  卢业香还曾化装成农妇,孤身到敌堡附近侦察,带回宝贵的情报;甚至还赤手空拳俘虏国民党的两名“民团”……
  时光背后的真英雄
  战斗之余,娘子军积极开展宣传活动,号召群众加入革命队伍,奋起反抗,因为娘子军的影响越来越不可小觑,反动派开始组织一次次的大规模“围剿”,白天搜山,晚上设卡,娘子军处境危险。战斗了1年多,娘子军多人牺牲和入狱,为了保存力量,1932年年底,上级决定将娘子军化整为零,疏散隐蔽,从此,队伍解体。
  部队化整为零后,卢业香回到家中,即使这样,反动派们仍不放过她们,四处搜寻娘子军的落脚点。为了躲避抓捕,她甚至剃光了头发,平日化装成男人,以免被人认出。好在,她所在村庄地处深山,森林茂密,尽管敌人经常搜捕,但机智的她凭着对地形的熟悉,每次都让敌人扑了空……
  放下了手中的钢枪,脱去了心爱的军装,可她那颗心却仍旧燃烧,只是,这一切,只能归于沉寂。那是段不堪回首的岁月,但生活还得继续,在好心人的介绍下,卢业香步入了第二次婚姻。   卢业香的第二任丈夫也是一位革命战士,他的主要工作是帮组织送情报和藏运粮食,有一次被人举报,差点死在牢中,敌人对他进行电击、灌水,使用各种酷刑,后来被保了出来。卢业香也正是因为他的不屈不挠精神才最终答应嫁给他。
  从硝烟弥漫的战场,回归到柴米油盐的主妇,人生的一页突然就变了主题。但她一直没有忘记曾经作为一名战士的誓言。在日本鬼子侵略海南时,卢业香主动请缨加入民兵队伍,主要负责在村口的大树上放哨。有一次她和同伴一起放哨到中午时,她先吃饭,另一人看守,结果因为太饿,另外一人看着看着走了神,这时一队日本兵突然出现。警觉的卢业香发现后,立即敲响铜锣,通知村民防范和转移,从而避免了一场灾难。
  抗日战争胜利后,卢业香一直和丈夫生活在排田村,过着淳朴殷实的田园生活。那段如火如荼的革命经历,仿佛已经远去,与她这个普通村妇再无关联。
  海南岛解放后,红色娘子军的故乡开始了惊天动地的土地改革。这次土改,由于受到“左”倾思想干扰,产生了“阶级划分”,此后,卢业香的不少战友竟成了“革命对象”,被扣上了“黑帽子”。直到1976年,“四人帮”被粉碎,受冤屈的老战士们才陆续得以平反。
  相对而言,卢业香是幸运的,解放后,她被村民推选为村里的妇女主任。就是这样一个不入品的农村小官,卢业香也做得尽心尽力,不留遗憾,是村民公认的热心肠。
  卢业香所在的排田是个只有10户人家的小村,却因为有个德高望重的卢业香老人,而使得小村远近闻名。村里夫妻吵架她要去劝架,谁家遭了欺负她要去评理,谁家生活困难她主动照顾,就连村里的小孩无人照管,她也要领过来抚养。
  村民翁祚兴早年失怙失恃,没有兄弟姐妹,飘零无依,卢业香把他当做儿子一样照顾,为他生火做饭、缝补浆洗,坚持了几十年。一年夏天,翁祚兴突发急病,病倒在床。卢业香不顾自己年老,每天给他洗脸擦背、熬煮稀粥、请医买药。翁祚兴病愈后,翻身下床,跪在卢业香的面前,动情地叫了一声:“妈!”
  由于村子一直很穷,年轻人想找到称心如意的对象都很难,热心的卢业香又主动承担起了红娘的重任,积极地帮村里的年轻人撮合。村里有个叫赵明的小伙子,老实勤快,由于家庭困难,27岁了还没娶到媳妇,卢业香看在眼里,急在心上,邻村有个叫李丽的姑娘,长得标致,年龄相当,卢业香张罗着撮合他们。在她的帮助下,两人情投意合,组成了家庭。婚后小两口日子过得甜甜蜜蜜,每年春节都要带着孩子给卢业香拜年。多年来,卢业香为村里的单身男女们不知牵起了多少条红线。
  安守清贫度晚年
  1954年,年近40岁的卢业香喜添贵子,儿子翁祚雄的出生,给这个清贫小家带来了一丝欢愉。初为人母的卢业香,也焕发了母性的温情。
  时光如流水一般悄然而逝,直到她儿子的孩子也陆续出生,把6个孙子、孙女拉扯大了后,卢业香也在这清贫而又忙碌的日子里渐渐老去。卢业香老人一直勤俭节约,每次看到孙子孙女们有剩饭剩菜,总会要求吃完,不能剩。虽然家里一直不富裕,但一家人和睦相处,温暖相依,于平淡中见温情。
  历史不会忘记那些为了新中国的诞生而浴血奋战的功臣。1998年,海南省相关部门开始在琼海市加积镇街心公园兴建红色娘子军纪念园,2000年5月1日建成开园。2002年中宣部又拨款修建了红色娘子军纪念馆。纪念馆对外开放后,卢业香和王运梅、欧花、王先梅等几位仍健在的红色娘子军战友,决定“发挥余热”,为纪念园做起“红色教员”。
  2004年之后,卢业香患上了老年痴呆。慢慢地,她不记得往事了,不认识人了。虽然她偶尔会不认得家人,但她喜欢看战争片。家里的电视,只要播放的是新闻,卢业香老人就会犯困睡觉。但听到“砰砰砰”的战斗枪声,她就会特别有神。早些年,卢业香甚至能挥着被打残指头的手,在家人的搀扶下走近乎标准的行军步。
  卢业香住在一间年代久远的瓦房里。房间的木门已朽旧,里面挤着两张床,一张供卢业香自己睡,另一张则供照顾她的人睡。照顾卢业香的,是她的孙女们。大多数时间,卢业香都会坐在院子里的一张椅子上,呆呆地望着远方。
  但是,不幸有时是不会放过好人的。卢业香的大孙女翁文雅初中毕业时,唇部开始变形,他们开始以为是中风,治疗一阵子后,一直未能见效。2006年以来,由于头痛难忍,家人带着翁文雅到医院检查才得知,原来是脑部长了肿瘤,要手术,最少得10万元的治疗费,这笔钱,对于他们这个贫困家庭来说,肯定是不堪重负。
  那些日子,卢业香的病情稍稍有了好转,面对病重的孙女,迫不得已的情况下,卢业香老人才想到向社会求助,她对儿子说:“家贫(穷),望政府能给些帮助。”这也是清贫一生的老人唯一一次开口求人。他们一家的情况,经过当地媒体的报道后,许多好心人纷纷解囊相助。当时,家里到处借钱凑了4万元,加上社会上捐赠的一些善款,最终为翁文雅完成了手术。手术后,逐渐恢复的翁文雅主动担起了照顾奶奶的重任。
  2014年1月15日晚,卢业香洗脚时,不慎烫伤了右脚脚背。经过草药等治疗后仍无好转,1月17日,被家人送到琼海市人民医院治疗。卢业香的这次意外受伤,造成右脚缺血坏死,并导致出现多种并发症,一直处于昏迷状态,随即被转到ICU病房治疗。
  2014年4月19日,卢业香老人在海南省琼海市排田村的家中去世,享年100岁。
  编辑/尤雅
  (E-mail:youya@yeah.net)

卢业香:百岁老兵的红色传奇由小学生作文网(www.zzxu.cn)收集整理,转载请注明出处!原文地址http://www.zzxu.cn/view/1252604.html

相关推荐
Copyright © 2006 - 2016 WWW.ZZXU.CN All Rights Reserved
小学生作文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