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档大全 > 正文
文章正文

何畏将军的后代|历史埋没了何畏将军

文档大全 > :何畏将军的后代|历史埋没了何畏将军是由小学生作文网(www.zzxu.cn)为您精心收集,如果觉得好,请把这篇文章复制到您的博客或告诉您的朋友,以下是何畏将军的后代|历史埋没了何畏将军的正文:

【历史上被埋没的人才】历史埋没了何畏将军

原中国工农红军第九军军长何畏,由于种种原因被历史埋没了。幸得原琼海市政协副主席卢家昭,经过调查考证,掌握了何畏将军的一些珍贵资料,现刊登,以馈读者,并欢迎有关何畏将军的来稿。――编者 中国论文网 https://www.xzbu.com/7/view-12244786.htm  
  为了了解红军将领何畏在红军时期革命活动真实记录情况,笔者搜集有关何畏在红军时期事迹和鲜为人知的史实记述,现将部分资料记载摘录,以飨读者。
  ★……以第十二师为基础,连同巴中市、巴中、恩阳、仪陇、阆中等县独立团,独立营扩编第九军。军长何畏,政治委员詹才芳,副军长许世友,参谋主任王学礼,政治部主任王新亭,下辖第二十五、二十七师。第二十五师师长许世友兼,政治委员陈海松(辖七十三、七十四、七十五团);第二十七师师长王学礼兼,政治委员梅华樊(辖七十九、八十、八十一团);暂缺第二十六师及所辖之三个团,全军实有六个团。
  ……会议讨论组织问题时,通过了徐向前、陈昌浩、周纯全为中央委员、何畏、李先念、傅钟为中央候补委员,陈昌浩、周纯全为中央政治局委员。
  ……红军大学(校长刘伯承,政治委员何畏,参谋长张宗逊,政治部主任王新亭)。
  ……“西北特区委员会”和“西北联邦政府”于茂县成立。红四方面军第三十军政治委员李先念、第九军军长何畏各率一部西进,迎接党中央和红一方面军。(均摘自中国工农红军第四方面军战史)
  ★……组建岷江支队(王树声为司令员兼政委)、懋功支队(何畏为司令员兼政委)、后方警备部队(周纯全为副令员兼政委)。
  ……这时,不知谁喊了一声:“后面追上来了!”彭德怀往后一看,后面大路上果然卷起了一大溜烟尘,接着是急雨般的马蹄声。彭德怀立即布置好警戒,心想,果然追上来了!原来和第三军团住在一起的军政大学行动时,被这个学校的校长何畏发现了。四方面军红军大学政委何畏也急匆匆地赶来,问红四方面军政委陈昌浩是否下过开拔的命令。
  ……尽管有红一方面军的一些同情者如李卓如、何长工、还有何畏、许世友、王建安等舍死相抗,但在抗大的发动下和四方面军的一些时兼军区政治委员,随后红二、六军团挺进湘西,配合中央红军长征。
  ……长征路上组成红二方面军,同中央红军继续北上。还有红军大学:校长刘伯承、政治委员何畏;中共大金省委、省委书记何柱成;大金省苏维埃政府:主席邵式平。
  ……红军大学政委何畏等坐着担架(在懋功战斗中负伤)来到总指挥部,向陈昌浩报告:党中央、军委直属单位与毛泽东已率第三军向北挺进了。(均摘自《围追堵截红军长征亲历记》)
  ★当时,我们决定不带张国焘、何畏、周纯全,因为他们都要骑马。我们计划步行7天7夜,通过陕北,到达四川汉中靠巴山会合刘子才再说。(摘自许世友《我在红军十年》)
  ★在校期间与郭沫若、何畏等共同创办同人杂志,后发起成立创造社,并在《创造季刊》、《创造月报》等刊物上发表小说、戏剧……(摘自网络《评中共文艺代表作》丁森香港新世纪出版社)
  ★余天云在学校还散布要杀刘伯承校长和王新亭主任,也要杀张国焘(因没有要他当军长了,对张不满)。张国焘知道后,要刘伯承把余抓起来,刘说:“不要抓,我来教育他。”张说:不抓不行,余天云这个人说杀人就真要杀人的。刘伯承还是说不要抓,可以教育好的。张国焘就要何畏(当时的红大政委)把余抓了起来。在南下过大金川时,余天云跳河身死。(摘自网络《评中共文艺代表作》丁森 香港新世纪出版社)
  ★……一次上课时,他(余天云)与刘伯承当面顶撞起来。何畏碍于军规校纪,出面制止,余天云不服,仍然在刘伯承面前大喊大叫,口出狂言,惹得刘伯承大怒,表示,不处分余天云这样的学生,他决不上课。
  ……张国焘叫我(何福圣)给何畏送去两条特供给香烟。当时,何畏主持的四方面军彭扬军学校已经和中央红军大学合并,由何畏任政治委员、林彪任校长。
  ……原四方面军的高级指挥员也普遍存在着何畏那样的沉重的心理负担。因为事实已经一清二楚,毛泽东对了,张国焘错了。
  ……许世友上将在建国后有较详细的回忆。他说:到延安以后,有人说张国焘如何长如何短,我也不做声,只要你不说到我头上我就不管。……下边又谣传要枪决周纯全、何畏、张国焘,我也是张国焘的军级干部之一,也不能没有我的事。我自己也觉得在这里枪决太冤枉了,我南征北战带了这些彩,没有功还有罪吗?
  ……到第二天,有二十多个团级干部、两个营级干部、六个师级干部、五个军级干部都愿意走。当时我们(指许世友)决定不带张国焘、何畏、周纯全,因为他们都要骑马。我们决定步行七天七夜,通过陕北到汉中、巴山、会合刘子才的部队再说。一切计划是我作的,路线也是我划的。
  ……在审查过程中,负责这个工作的董必武同志发现许世友等人是冤枉的,向中央作了反映。张国焘回忆:“负责审理四方面军干部的董必武,更在事实上缓和了这个斗争,他和那些被捕者一个个亲自谈话,结果证明何畏、许世友、王建安等反对者并没有组织的行动,他们背后也没有人指使和操纵,只是对于抗日军政大学的斗争方式表示不满,因此愤而反抗。董乃将多数同志释放,少数人判短期监禁。被判禁闭的人,都是提前释放。所有被释放者,仍回到军政大学继续学习。”
  ……1935年5月,红一方面军渡过金沙江,进入四川,准备和红四方面军会师。红四方面军总指挥部接到电报,命令红30军政治委员李先念率第88师、红9军军长何畏率第25师、第27师各一部沿岷江流域星夜兼程,西进懋功地区,扫清这一带敌人,策应红一方面军的军事行动,迎接他们北上会师。
  ★共军在老匪区,所编练的赤卫队、少先队为数也近两万,故红四军在二十二年十月也共有能作战兵力六万人,而以何畏、王××确能协助军方,对敌作战,故刘湘一就任剿匪总司令后,五路出兵,土气稍振奋,而得此民众助力,复通巴与达宣,均有战功可记。(摘自花田八路:李璜《共匪西军观察记》)
  ★……稍缓国焘又说:“还有一位何畏军长,他实在可惜了。”我便询问张夫人(指张国焘妻子):“何畏是怎样一个人。”他说:“何畏与李先念一样,都是国焘直接部属。此人勇敢善战,满身是伤,当国焘与我脱离延安后,老毛把何部队改编,将何送禁闭……后来释放,派他到前线工作,彼时一样不得意的李先念等暗示他应该带妻子同往,并示意:走得愈远愈好(指重庆),如能见到我们老上司(指国焘),那我们都好了。”(暗示将军率队相投)(以上系何畏事后说出)(摘自成败之鉴:蔡孟坚发表《张国焘夫妇慨谈今昔》)(修订本)
  ……何畏,广东人,红四方面军九军军长,性暴烈,尤爱棍棒伺候。红军时期某战失利,何畏迁怒于时任九军作战科长的周希汉将军,将军当场顶之。何畏大怒,曰:“老子毙了你!”连发五枪,将军侧身挺立,仍目瞪何畏,无恙。后,将军曰:“何畏枪法不行,老子命大!”何畏曰:“老子不过吓吓你,哪舍得真打。”周希汉将军回忆言,后何畏命令打将军二十军棍,被送进医院疗伤。何畏有悔意,特意到医院看望,并交待医院政委董贤映:“对周科长要特殊照顾好。”何畏曰:“给周科长炖一只母鸡,没有就到老百姓那里去搞。”院长不懂广东话,何畏取纸笔写道:“炖鸡婆,加天麻。”继改“鸡婆”为“鸡母”(广东人称母鸡为“鸡婆”,四川人称母鸡为“鸡母”)。
  ……人谓:“天不怕,地不怕,就怕广东人说官话。”何畏讲话,广东人亦难懂。为此,何畏连换几任参谋。周希汉将军到任后,细心琢磨军长发言规律,一星期即能听懂军长之广东话。何畏大喜,逢人便夸:“这小子她妈的是天才!”
  ★何畏去看病是真的去了,给国民党抓坐牢两三年,没人过问,为什么何畏的脚到死都是走路一拐一拐的,是打仗打伤的,当时因国共合作了放了出来的,回红军也无望有什么好结果,所以回广州,遇到了张国焘,张想用何当叛徒,何不干……何福圣(张的警卫后来回忆)有讲:“何有骨气,但回去毛也不会重用他,他在国民党那边坐牢时,以前的部队也给陈昌浩打光了,毛又是当他是张的亲信,也当何畏是打废了的人,像长征路上的伤员丢了。他只能在广州当一般的教员,要是他想叛变的话,他一到就可以当官了,为何还要去受苦呢?张国焘不是说了要是何早出还能带人出来吗。”(摘自网络转载)
  ★1932年红军第四方面军张、陈、徐、张入通江,全军四个师,王宏坤、倪志亮、何畏、王树声任师长,李先念任政治委员15000人。(摘自网络转载)
  ★红四方面军军长何畏进入了川西的理县并建立了根据地,红9军下属的25师和27师在夹金山下的达维镇迎接到了翻越夹金山的中央红军,这样,红军的两支主军团,就在达维会师了。(摘自网络转载)
  ……那时1932年,红军入川之际,时年16岁的朱有德和21岁的同胞哥哥朱有吉在四川中恩阳区红军驻地正式参军,被分到中国工农红军第9军35团,军长是广东人何畏,军政委陈海松。(均摘自《带刀侍卫》何福圣自述 作者:罗学蓬)
  ★警卫员跟着我,监视我。不久,来了政治委员何畏,他是广东人,参加过广州暴动,原是红7军的连长,后任营长。他到江西时,离开部队去上海,后中央分配他到四方面军工作,任军长,他调任红大政治委员时,我即把李特诬蔑干部团的事告诉他,建议他处理。(摘自《莫文骅回忆录》)
  ★1933中华民国二十二年癸酉乙,四川红军徐向前、何畏再败杨森军,占渠县。(摘自《中华民国史事日记》)
  ★红军长征途中,我在“红大”先后给刘伯承、张宗述、何畏三位领导当过通讯员、警卫员……他身体不好,红九军军长何畏派人给他送来50块大洋让补养身体。(摘自《我的启蒙老师――刘伯承校长》)
  ★《蒋介石悬赏红军将领的赏格》1935年2月15日云南《民国日报》载,蒋介石悬赏红军将领的“赏格”为:㈠毛泽东、朱德、徐向前,生擒者各奖十万元,献首级者各奖八万元。㈡林彪、彭德怀、董振堂、罗炳辉,生擒者各奖八万元,献首级者各级五万元。㈢周恩来、张国焘、项英、王稼祥、陈昌浩,生擒者各奖五万元,献首级者各奖三万元。㈣王宏坤、王树声、何畏、孙玉清、余天云、王维舟、刘伯承、叶剑英、倪志亮暨伪中央政委、伪军团政委、伪军长等匪首,生擒者各奖三万元,献首级者各奖二万元。(摘自《文史博览》)
  ★何畏(?―1949)广西隆州人,曾加入中国共产党。参加过百色起义和省港大罢工。1930年任红4军第28团营长。1932年任第12师副师长。1933年7月任红9军军长。参加了鄂豫皖革命根据地反“围剿”斗争,西征转战,川陕革命根据地反三路围攻、反六路围攻和红四方面军长征。1935年7月,任红军大学政治委员。1937年在延安开小差,叛变革命。1949年在广东被抓获,执行枪决。(摘自《中国工农红军第四方面军人物志》第330页)
  笔者注:经考证,关于何畏出生年月、籍贯与其“1937年在延安开小差,判变革命。1949年在广东被抓获,执行枪决”完全不符合事实。笔者已去函解放军出版社要求更正。
  ★……将原第十师改称第四军,以王宏坤、周纯全分任军长及军政治委员;原第十二师改称第九军,由何畏、詹才芳任军长及军政治委员;原第十二师改称为第三十军,以陈世才、李先念分任军长及军政治委员;原七十三师改称为第三十一军,以王树生、张广才分任军长及军政治委员。
  ……这个训练班最初是由负伤病愈的干部组成,后来陆续从军队中抽调干部参加;直到我们与中央红军会师之后,才改为红军学校。担任这个训练班主任的,就是负着重伤的第九军军长何畏。他原系香港的洋服工人,参加过一九二五年的省港大罢工。在苏维埃运动时期,参加过广西越南边境的游击战争,曾与越南革命党人一起在越南与法国军队作战,一九三一年被调到鄂豫皖苏区任红军的团长,先后负伤十一次。这多次的枪伤,使他成了残废。因此,这个训练最初还带有点休养的性质。
  ……我们的训练中心是红军学校,由何畏任校长,刘伯承任总教官。何畏那时仍在养伤,事实上不能多管事,刘伯承则负责实际责任。这个学校有一百多名学生。多数是从四方面军调来的营连长,也有少数当过师长或军长的干部。
  ……他(指余天云)这个高级干部,就在好几个战术问题上与刘伯承等教官发生争执,这种争执发展成为违反学校纪律的事件,校长何畏是他的老上司,出面制止,他乃表示不服,因被判处短期禁闭。
  ……原任四方面军第九军军长、当时任红军学校副校长的何畏也被捕了。何畏自始即站在反抗这种斗争的立场,为四方面军的领导辩护。何畏出身工人阶级,在红军中战功显赫,负伤十一次之多,毛泽东等也轻易奈何他不得。他并未参加这次抗大学生的反抗风潮,但为了许世友、王建安等人的被捕,表示抗议。他愤慨申言,中共中央和“抗大”都变质了,变成了类似北洋军阀的统治。因此何畏被秘密逮捕。张闻天曾向我解释,何畏身体残废,且有战功,本应曲予优容,但他心情恶劣,可能自杀,故暂行看管,并不交法院审讯。我因不愿加深党内危机,对张闻天只有怒目而视,忍耐着一言不发。
  ……负责审理四方面军被捕的董必武,更在事实上缓和了这个斗争。他和被捕者一个个亲自谈话,结果证明何畏、许世友、王建安等反对者,并没有组织性行动,他们的背后也没有人指使和操纵,只是对于抗日军政大学的斗争方式表示不满,因而反抗。董乃将多数同志释放,少数人判处短期禁闭。最高的处罚没有超过三个月禁闭。被禁闭的人,都是提前释放,所有被释放者,仍回到军政大学继续学习。(均摘自张国焘《我的回忆》)

何畏将军的后代|历史埋没了何畏将军由小学生作文网(www.zzxu.cn)收集整理,转载请注明出处!原文地址http://www.zzxu.cn/view/1252680.html

相关推荐
Copyright © 2006 - 2016 WWW.ZZXU.CN All Rights Reserved
小学生作文网 版权所有